《得胜撒但诡计的秘诀》第14章 撒但用来不让人履行神圣职责,拦阻人进行神圣服事,不让他们做信仰方面工作的诡计(下)——汤姆斯•布鲁克(1608-1680,清教徒)

(音频在最下方)

对付措施之五  

对付撒但这种诡计的第五个措施,就是思考,这世界所有的幸福都是掺杂不完全的。我们的光掺杂着黑暗,我们的喜乐掺杂忧愁,我们的快乐掺杂着痛苦,我们的尊荣掺杂着耻辱,我们的财富掺杂着缺乏。

如果我们的思想是属灵的,清晰敏锐,我们就可以看到在这世界的幸福中——我们的酒掺杂着水,我们的蜜掺杂着苦胆,我们的糖掺杂着茵陈,我们的玫瑰掺杂着刺。愁苦伴随着世上的欢乐,危险伴随着世上的安全,损失伴随着世上的劳苦,眼泪伴随着世上的计划。在这些事情上,人的盼望是枉然的,他们的愁苦是确定的,他们的欢喜是装出来的。

使徒把这个世界称作是“玻璃海”,称它是海,因为它有麻烦,称它作玻璃,因为它易碎、苦涩。(启4:6,15:2,21:18)。这世界的尊荣,益处,欢乐和喜悦,就像阿多尼斯(Adonis)的花园一样,在其中我们能采到的是,只有被许多荆棘包围的平凡花朵。

对付措施之六  

对付撒但这种诡计的第六个措施,就是更深认识更有福、更荣耀的事,对这些事有更确定的把握。(注13)那使他们振奋精神(来10,11章),践踏世界一切美好、华丽和荣耀的,就是他们认识,“确定更美、更长存之事。”“你们的家业被人抢去,也甘心忍受,知道自己有更美常存的家业。”他们“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他们“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0:34;11:10,16,26,27)。

这让他们计算这世界一切的荣耀和华丽,在他们看来是太糟糕、太可鄙,不配他们把心倾注其上人溺爱世界,为要得到世界,不惜让他们的灵魂下地狱,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不认识一种更大的荣耀

在人知道小麦的用处之前,人曾经以橡子为食。哦,愿人更明白与神联合,与神相交的意义,何为“石上写着新名,除了那领受的以外,没有人能认识”(启2:17);只要他们更多尝过天堂的滋味,更活在天堂之中,有更多上天堂的荣耀盼望,啊,他们就会多么轻而易举把世界踩在脚下。

德国的皇帝,巴伐利亚的路易斯所言甚是:“这样的好处是值得争取,值得拥有的,就是如果船坏了,也不会沉没,被水冲去,而要涉水,和我们一道游出水面的好处。”(注14)

根据记载,拉撒路在从死里复活之后,人就从未见他笑过,尽管他身在世上,他的心思情感却是如此集中在天上,所以他的心如此专注于永恒,倾注其上,他只能轻看世上之事

有施恩座的好处——正如神、基督、圣灵、得儿子名分、称义、罪得赦免、与神相和,良心平安。也有脚凳的好处——正如尊荣、富足、得人的恩宠,以及今生其它的安慰和供应。那认识、确知宝座好处的人,就要轻而易举践踏脚凳的好处。

愿你们把更顾念永恒的大事,对此自己心里更有把握,以此作为你们的事业、你们的工作,这大事要给你们带来在生时的喜乐,死亡时的平安,还有在基督显现那日公义的冠冕,这要抬升你们的心,超越这迷惑人的世界一切的美好和华丽,这要抬起你们的脚,高过别人的头。当一个人终于确定可以得着冠冕、权杖和王袍的时候,他就开始轻看、蔑视他曾极为重视的卑贱之事。同样,得到更伟大和荣耀之事的确据,要在人心里生出对这些人从前看重,胜于神、基督和天堂的糟糕、卑贱之事圣洁的藐视和轻看。

对付措施之七  

对付撒但这种诡计的第七个措施,就是严肃思想,享受世物是得不到真正的幸福和满足。真正的幸福太浩大、太荣耀,在任何不及神的事情当中都是找不到的——神是基督徒的至善。(注15)蒙福的天使,那些闪闪发光的朝臣,拥有一切的幸福和祝福,然而他们却没有金银珠宝,或者这个世界任何的美好和华丽。

肯定的是,如果在这些地上的事物当中可以找到幸福,那么那合法,为王承受万有的主耶稣,就会用祂的摇篮交换冠冕,用祂出生在当中的马槽交换一座皇宫,用祂的贫穷交换丰富,用祂遭人蔑视的跟随者交换发光的朝臣,用祂糟糕的食物交换最精巧的美味。肯定幸福并不在一个人能够享受,却是永远悲惨的事物当中。

一个人可能和法老一样强大而没有蒙恩;像扫罗王一样有尊贵却被定罪,像圣经中那财主一样富有,却是凄凄惨惨;所以幸福并不在于这些事情当中。肯定的是,幸福在不在于那些不能在一个人躺在临终床上时给他安慰的事物当中。当你将死的时候,能安慰你的是荣誉、金钱或朋友吗?而难道不是对基督的血的信心,基督的灵的见证,对基督的爱和恩待的感受和体会,与基督一同作王直到永远的盼望吗?

幸福能够在于那些不能给我们健康、力量、安适、或一夜安稳的歇息、或一个小时的睡眠、或者一个好胃口的事物当中吗?嗨,这世界一切的尊贵、金钱和欢乐,都不能把这些可怜糟糕的事情赐给我们,所以肯定的是,幸福并不在于对这些事物的享受。(注16)肯定幸福不能在那些不能满足人灵魂的事物中找到

这些事情没有一样能令人的灵魂满足。“贪爱银子的,不因得银子知足。贪爱丰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这也是虚空。”(传5:10)人的灵魂若能因着享受任何世物而得到满足,那么石胎、蚂蝗的女儿、坟墓和阴间都能得到满足了。对于只有靠外在之物活着的灵魂来说,总有一件或另外一件事物是它所缺乏的。

如果能用地上任何事情使人心满足,你就能用口袋装满智慧,用箱子装满德行了。一个人可能拥有足够的世物,使他沉没下去,但他绝不可能拥有足够的世物,使他满足。

对付措施之八  

对付撒但这种诡计的第八个措施,就是严肃思想灵魂的尊严。哦,人的灵魂比千个世界更有价值!它能与基督联合、与神相交、享受对神永远的看见,却让它溺爱小小闪光的地上,溺爱一点点画出来的美丽和消褪的荣耀,这是对灵魂价值最大的贬低。

赛内加(Seneca)可以说:“我太伟大,为更大的事而生,我不可作我身体的奴隶。”啊!你要说我的灵魂太伟大,为更大的事而生,我不可把它限制在一堆消亡的尘土上。(注17)

我在能够帮助我们抵挡撒但这危险诡计的各样措施上花了更多的时间阐述,因为牠通常使用这条诡计,伤害人的灵魂,超过使用所有其它的诡计。

结束的时候,我想要和屈梭多模那样,希望把这句话(传2:11),“后来我察看我手所经营的一切事,和我劳碌所成的功。谁知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

刻在你们出入大门的门框上,刻在你们围坐的桌子上,刻在你们吃饭用的碟子上,刻在你们喝水用的杯子上,刻在你们躺卧的床架上,刻在你们居住的房屋的墙上,刻在你们所穿的衣服上,刻在你们驾驭的马匹的头顶,刻在你们与之见面的所有人的额头上——好使你们的灵魂,不会被这世界的美观和华丽拦阻,不去尽那能让你们活着时候蒙福,你们死的时候快乐的神圣属天的服事;使你们能向那永活,能使那些喜爱基督属灵和永恒之事,胜过所有暂时、一瞬即逝之物的人永远幸福的那一位的怀中,呼出你们最后一口气息。

注1:世界的动人要比它的强力,奉承的阳光要比狂暴的风暴更能挫败基督徒。在风暴中我们更紧紧把衣服裹在身上。

注2:住在尼罗河边的居民因着水的噪音变得耳聋;同样这世界在人耳边发出如此的噪声,以致他们不能听到天上的事情。世界就像那使托比亚斯(Tobias)失明的燕子的粪便。冠军们不能用手强力从麦洛(Milo)手中夺去一个苹果,但是一位柔弱的使女,使用软弱的手段,马上就把它取了过来。

注3:墨兰顿(Melancthon)说,一位修道院长在一个装满金币的盆子里上下搅动他的手,以为这样就能治好他的痛风,但这并不能够。赛西亚人奴加斯(Nugas),看不起君士坦丁堡皇帝送给他的丰富礼物和装饰品,问这些东西能否驱散灾难、疾病或死亡。

注4:哦,我们至为奴颜婢膝跪拜的那些被造之物,是何等不完全、忘恩负义、轻浮、反复多变、无常、背信不忠。啊,只要我们用人的所得衡量他的痛苦,用他的侥幸衡量他的挫折,用他的欢乐衡量他的悲惨,我们就会看到人得不到任何便宜,就要得出结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注5:林前7:31表明,被造之物没有丝毫的稳固、实在的始终一贯。

注6:钱财绝不会忠于任何一个信靠它的人;它欺骗了他们,就像约伯讲的溪水,欺骗在夏天行路的客旅(伯6:15)。

注7:最著名的弗雷德里克失去了一切,恳求只要作他亲自建造的那座教堂的教堂司事。我曾看见有记载说,一位贫穷的渔夫在晒渔网,他在礁石上睡觉,发梦他成了一位国王,突然扎起身来,高兴得跳起来,就从那石头上坠落下来,不是得到他想象的幸福,而是失去了他那一丁点的欢乐。

注8:约翰把这世界的浮华比作是那盈亏的月亮(启12:1)。

注9:亨利二世听说他主要的城市勒芒被攻占,就说这句亵渎神的话。他说:“神容许我如此钟爱的城从我手上被夺走,我就不再爱祂了。”

注10:四个好母亲生出四个坏女儿:极大的亲密生藐视;诚实生仇恨;德行生嫉妒;富足生无知(法国谚语)。

注11:坡旅甲(Polycrates)把五千银子给了一位阿纳克里翁(Anacreon),这人有两个晚上如此受担忧的困扰,不知道该如何保管,该如何使用这笔钱,以致他把钱送回给坡旅甲,说它抵不上他为此已经付出的痛苦代价。

注12:西西里如此满布充满香气的花朵,以致猎犬都不能在那里狩猎。这世界一切芬芳的事物能作什么,不过是使我们失去对天上的嗅觉罢了!

注13:让天堂成为人所看重的,地很快就要变成他所轻看的。马丁路德有一次遇上缺乏,正巧出乎他的预料,德国的一位贵族送给他一大笔钱。对于这让他惊奇的事,他说:“我是担心神要给我地上的赏赐,但我要抗辩,我不会如此感到满足。”

注14:奥古斯丁说,有宝座的好处,有脚凳的好处。巴西流(Basil)受到金钱和高升的试探时,他说:“请给我可以持续到永远的金钱,可以兴盛、直到永远的荣耀;因为这世界的样子,就像在一座城边流过的河水一样,将要过去。”

注15:真正的幸福只有在我们享受一种合适的善、一种纯全的善、一种完全的善和一种永恒的善时才能得到。唯有神才是这样的善只有这样的善才能令人的灵魂满足。哲学家们说得对,一个后来变得凄凄惨惨的人,从来就不是一个真正幸福的人。

注16:格利高里大帝常说,可怜的人是灵魂没有蒙恩的人,而不是那些银柜里没有金钱的人。明白事理的人可能会忙于其它的事,但不会被这些事情占据。

注17:普卢塔克(Plutarch)讲到提米斯托克利(Themistocles),说他认为弯腰去捡敌人逃跑时四处抛弃的战利品,这与他的身份不符;但他对一位跟从他的人说:“你可以拿这些东西—因为你不是提米斯托克利。”哦,一位异教徒竟然践踏大部分口头认信之人的心爱之物,很多人为了得利,就和巴兰一样,甘冒永远失去他们不灭灵魂的风险,这是何等令人难过。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