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叶提取物阻止刺突蛋白与 ACE2 细胞表面受体结合——Lance D Johnson(兰斯·D.约翰逊)

(音频在最下方)

来自SARS-CoV-2的工程化刺突蛋白可以被一种每年从草坪上消灭的常见“杂草”所阻止

德国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普通蒲公英(Taraxacum officinale)可以阻止刺突蛋白与人肺和肾细胞中的 ACE2细胞表面受体结合

从植物干叶中提取的水基蒲公英提取物对刺突蛋白 D614和许多突变菌株有效,包括D614G、N501Y、K417N和E484K。

蒲公英提取物可阻断SARS CoV-2刺突蛋白及其变体

研究人员使用从水基蒲公英提取物中提取的高分子量化合物,并在人类HEK293-hACE2肾细胞和A549-hACE2-TMPRSS2肺细胞中进行测试。

蒲公英阻断了刺突蛋白的S1亚单位与人类ACE2细胞表面受体之间的蛋白质间相互作用这种效应也适用于流通中主要变体的刺突蛋白突变,包括英国 (B.1.1.7)、南非 (B.1.351) 和巴西 (P.1) 变体。

蒲公英提取物阻止了SARS-CoV-2刺突假型慢病毒颗粒附着在肺细胞上,并阻止了一种称为白细胞介素6分泌的炎症过程。由于该研究是在体外进行的,因此需要进一步的临床研究来了解蒲公英提取物是如何被人体生物系统吸收和利用的。

由于疫苗削弱了群体免疫力,天然草药保证了真正的预防,更多的免疫力

即使数以百亿计的公共资金被投入到实验性的疫苗开发和宣传活动之中,世界仍在与新的呼吸道感染作斗争,因为SARS-CoV-2迫于压力而变异为不同的变种。

没有证据表明冠状病毒可以从地球上根除,因此人类的适应性将是未来的关键。蒲公英提取物是许多将协助健康免疫反应的草药之一。更好的是,蒲公英提取物可以证明能够完全防止感染,因为它阻断了刺突蛋白附着并导致病毒复制的精确通道

使用分子对接研究对其他天然化合物进行了调查。Nobiletin(川皮苷)是一种从柑橘皮中分离出来的类黄酮。新橙皮甙是橙皮甙的衍生物,是一种黄酮甙,也在柑橘类水果中发现。甘草酸是一种从甘草根中提取的分子化合物。

这三种天然物质也都能阻止刺突蛋白与ACE2受体结合水醇石榴皮提取物在ACE2受体上阻断刺突蛋白,功效为74%。当其主要成分被单独测试时,punicalagin(石榴多酚)的功效为64%,而鞣花酸的功效为36%。

这些天然化合物(连同蒲公英提取物)可以很容易地大规模生产、组合和部署,作为所有未来刺突蛋白变体的预防药物。这些草药通常被认为是安全的,并且没有已知的蒲公英叶提取物过量的案例。根据欧洲植物疗法科学合作社的说法,蒲公英叶的推荐剂量为4-10克热水浸泡,每天最多3次

该研究的作者警告说,依赖疫苗是有风险和危险的,不仅对个人健康而且对群体免疫也是如此。疫苗依赖仅侧重于抗体增强,并且被证明是一种具有短期效果的高风险干预措施,经常报告疫苗伤害,疫苗接种后的再次感染也很常见因为疫苗会对原始工程化刺突蛋白施加压力以使其发生变异

作者得出结论,”因此,这里在体外报告的,对人类的低毒性,和对人类ACE2受体的五种相关刺突突变的有效结合抑制等因素,鼓励对铁皮石斛在SARS-CoV-2预防中的有效性进行更深入的分析,现在需要进一步确认临床证据。”

https://www.naturalnews.com/2021-06-28-dandelion-leaf-extract-blocks-spike-proteins-binding-to-ace2-receptor.html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