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1章 郑底波拉:火炼过的金子,高压过的宝石(上)——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简介

本书中所列的见证都是实人实事,这些见证人都是国中最忠诚、最优秀的战士。在他们之后更有无数爱主的圣徒,继续接过他们手中火炬,正式前仆后继,奋不顾身的踏着他们的步伐往前。

揭开教会历史中空前未有的中国大复兴的一角。神在这末后时代,亲自伸出祂大能的膀臂,在整个中国广大版图中,到处点起复兴的火焰。 盼望每一位读者都能将此书介绍给未知此书的神的儿女,不仅使我们的心得激励,更盼望在万王之王的宝座前屈膝,为着在前线奋战的弟兄们祷告。

【1、郑底波拉:火炼过的金子,高压过的宝石】

郑底波拉姐妹的见证——火炼过的金子,高压过的宝石一个活在主面前,对圣灵的感觉敏锐的见证人

在中国见到的许多基督徒领袖中,郑姐妹留给笔者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斗室之中与郑姐妹交通两个多小时,郑姐妹不停地述说她这多年的经历,虽然她的经历震动笔者心灵,但最使人刻心难忘的是郑姐妹的属灵生命,如同火炼过的精金,高压过的宝石,笔者三次被圣灵充溢,如同静坐在恩主脚前,不觉时间过去。

及至我们告辞离开后,带着笔者去的几位弟兄,他们深感惊讶,对笔者说郑姐妹平常很少讲话,今天滔滔不绝地讲了两个多小时,是很少见的情形,并且她所讲的许多内容连与她常见的人也从未听过。

这篇见证除了稍许的更改,为使读者能读得流畅之外,整篇见证都是郑姐妹亲口所诉说。今敬将见证原稿实录于后。

灾难的开始——主已说话,主的话句句都带着能力

从去年刚刚被释放后,我就很少接见国外来的肢体。这一次我们见到弟兄,一起交通,也是经过多少次祷告之后决定的。你们在上海的弟兄姐妹们真是要非常地小心,你们不像别的地方那样谨慎,所以我真是为你们担心,你们见这一个,也见那一个,你们也跑这儿,跑那儿,跑来跑去,你们真应该好好地跟随主

我自己在年轻的时候,是在学生当中服侍的,当然那是很早的事情,在各大学里面很活跃。我是一九五八年被捕的,在劳改场和工厂里,一共有二十年。被捕之前三天,主已经清楚告诉我:”要被捕。”但是我和主的关系非常亲密,充满了主的甘甜,和主从来没有这样甘甜的交通过

被捕那一天终于来到了,那天他们来了,来的时候很凶,他们车子上有一个铁笼子,叫我上手铐,进铁笼子。按理说,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并且我是一个没有结婚的单身姐妹,应该十分惧怕,但当他们有两个人守着我时,圣灵大大地充满我,圣灵的力量实在太大,充满了荣耀。我喜乐的泉源在我里面一直地涌流上来,叫我实在受不了,我就大唱,因为我没有办法禁止。我就唱那首”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编者注:这是Fanny Crosby写的一首名诗)。

我一路上就大唱,唱到后来圣灵的浇灌越来越厉害,喜乐太大了,就禁止不住。一路上,在那个笼子里面,我就一路上咯咯咯咯地放声笑,看守我的人气得不得了。说:”哦,你这么笑啊?你哭的日子在后面呢!你哭的日子还长着呢!”我就这样进入监狱了。

四次审判的见证——因为不是你们自己说的,乃是你们父的灵在你们里面说的

我开头有一段日子关在里头,而主的灵天天充满我。我也不敢有一点时间离开主。头四次的审问很特别,因为我祷告主,在那里不能回答错一句话,但也很难回答对的话。他们总是要你做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放弃信仰;第二件事,要交代,就是交代你的工作和秘密;第三,当然你要控告别的弟兄姐妹

你总是要举出一些例子来,而且还要表现积极,要起带头作用,要劝别人也放弃信仰,这样你自己才能得到安全。这三样事情我绝对不会做的,因为我一进去,我就打定主意准备在这里不出去了。我从没有想怎样做才可以得释放,而主也保守我的心灵。

主就告诉我:”不要说什么话。到了时候,圣灵,父的灵,父亲的灵已经在你们里面,会叫你们说当说的话。”

在第一次审判,只问一句话审判就完了。他问我说:”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被关进来?”我就安静,注视主,我就只回答一句话:”这就是我要问你的话。”他就用力一拍台子,大怒了。他说:”到底是你审判我,还是我审判你?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但他话说到这里自己也问不下去了,所以就停在那里。

第二次审的时候,他一开头就说:”你这信耶稣的,为什么还不出嫁?”我又在那里仰望主。我只说了一句话:”这件事与案情无关。”他气得不得了,又拍台子说:”到底是你审我,还是我审你?”但是说到这里,他又问不下去了,所以就只说了一句话,第二次审判又完了。

第三次审判,他说:”你在各大学里跑来跑去,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你现在要给我交代,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讲出来。”我只说了一句话:”我都知道,但我不能讲。”这次他最动怒了,他说:”什么!我没有看见过这样一个犯人。每一个人都说’我不知道’。但从来没有一个人说’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我不讲,我不能讲。'”审判到这里也完了。

第四次审判的时候,主就告诉我:”你不要再讲话了,你就是安静坐在那里。”我安静坐在那里,心里想,主既然叫我安静坐在那里,就没有我的事。所以审判官在上面,威胁我讲许多话,或者问很多的话,我都没有听见。我只是看见那个人旁边有个窗,我眼睛就看着窗外面。我心里很安静,充满了主的同在。因为主叫我不要讲话,我就没有事

我就看见窗外有一朵云飞过来,那朵云很特别,那么美丽,我的眼睛就一直看着那朵云彩,根本就忘记我坐在那里,我也没有听见他的话。就在那个时侯,忽然,主的灵、主的爱在我里头就涌溢起来,大大地充满我。我觉得主的爱那么的甘甜,这样联结真是何等甘甜。

主耶稣是那朵云彩接去的,而我们将来也要和主一样被接去,我们是主的新妇。我在那里和主交通的时候,忽然他把台子猛力一拍,把我惊醒过来了,他说:”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的话?”我就说:”对不起,我没有听见你的话。”他动怒了,说:”你在做什么?看外面?”我就说:”我在看外面的云彩,那里有一朵云彩飞过去,好美丽。”这句话更把他激怒了,他说:”好啊,你还有心看云彩呢!”

面如天使——审判官的妻子因暗中观看而得救

但就在这几次的审判中,也发生了一件事。审判官的妻子也在审判庭后面。她从前是个天主教徒,但跌倒了,也被迫放弃主。在后面看着,觉得我脸上有荣光,当然这也是主做的,而不是外面的。有一天,她偷偷地把我找去,那时候,我已经被送到另外一个地方。她向我坦承说:”我是个天主教徒,”她说:”你每次被审判的时候,我就听说有那么一个在各大学中做工的小姐被抓过来了。我在审判庭背后看,我看你的时候,我觉得你的脸有光辉,好像那个画片的圣母一样。”我就心里大大地受感动,我就想并且祷告主耶稣,在那个机会,我可以对她讲什么?我就跟她说:”这不是圣母,这是圣子。”我说:”圣母不能信的,这是主耶稣的光辉,我自己并不知道我脸上有光辉。”结果,她那天就流泪、悔改、认罪,从这时开始她真的就很爱主。但是她保密得很好,没有被发现。

手铐、扁铐、重铐、钢衣——你虽然杀我,我仍然信你

那个时候,我又回到监里面。监里面关着很多人,也有基督徒。有一天,真是受不了了,因为戴着手铐。戴手铐是一种刑罚,每天从白天到晚上都戴着,不开的话,过三个月,手就残废了,而骨头像碎裂了一样地痛。戴手铐是大家都怕的。

有一次,一位姐妹实在受不住,就软弱了,哭着请求他们为她开手铐。总是这种人有软弱的事情,也会影响别人的。主的事情都是这样的。因此,她就请求给她开手铐,她愿意说他们所要问的话。我心里真是难过。我就坐在那里,看着我的姐妹。我心里也爱她,实在也同情她,因为这个痛苦我也受不住的。

但是,就在看着她的时候,我忽然被圣灵充满,我看见一个异象:在大的旷野上,主的旗子正往前面走,有好多好多人在往前走的时候,相继倒下来了。主的声音在我里面说”前仆后继”。过几天,他们就传我去了。

那天,他们就把手铐放在台子上。在主给我那异象之后那几天,主和我的关系特别亲密。我看见那个手铐放在台子上,我就站在那里不说话。圣灵就大大地充满我,圣灵的力量那么强,主的荣耀那么大,所以我就把我的两只手往上面举起来,再向上举起来。我很安静地站在他们面前,而那个时候,他们看见我这个样子,当然,他们也是被魔鬼所用的,他就大怒,说:”哦,你这么坚强啊?我今天成全你。”就把我铐起来。当然带了手铐,一切都不方便,很痛苦。但是主的同在充满我的心,就不觉得那么痛苦,特别正当与主的交通非常地甘美时。我就坐在那里。

在监狱里面,我盖的被子虽然很简陋,但是我睡觉起床后都是折得很好。因为我是主的使女,我是神的儿女,我有主。所以虽然戴了手铐,我每天睡觉的时候,就用我的一把扇子把被拨开;而我起来的时候,我用我的脚把被折好。虽然有一点麻烦,但是这么长的时间,我总是把我的被弄得很好。我每天用我的两条毛巾洗脸和洗脚。毛巾挂得很高,我总是找着一根棒,我反面拿着那根棒,看准了往上一挑,就把毛巾拿下来了;洗完了我就再一挑,又把它们挂上去了。当然要洗身体,怎么办?都要人帮助的。我是一个小姐,当然人家看了很痛苦,但是我说那些日子真是快乐,心中真是快乐。就这样铐了很多日子。

再这样下去,他们心中也怕,因为过了几个月,手会残废的。案子还没有问出来,手真残废了,他们也有责任的。

所以,他们那天把我叫出去,说:”今天我们要给你开铐了,但是你要好好地交代。”他们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面那么安静,而那安静是从主来的,力量在我心里面。我就跟他们说:”同志们,不需要开铐了。”他们真是被激怒了。他们说:”哦,你这么厉害。还第一次碰到像这样的人。你喜欢戴手铐是不是?你戴的日子还不够是不是?”我说:”不是,不是,是因为开了之后仍旧要戴上的,那就不用开了。因为三件事情我都不会做的。我是个真信耶稣的;我不会放弃主耶稣;我不会否认信仰,我也不会交代的,我也不会控诉别的弟兄姐妹们的。这三件事情我都不会做的,那你们开了我的手铐,过些日子还不是要再铐起来,那么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他们听了之后,真是被激怒了,就说:”好,现在叫你尝尝味道,就把你反铐起来。”于是他们把我反手铐起来,铐了四十天,反手铐着,按人看实在是很痛苦的,连睡觉都不方便,整个人都不能动,而且手的骨头痛得更厉害。但是当我被反铐的时候,我心中的喜乐更大了,荣光更大了。我觉得主用手托住我,一点都不觉得痛。比方一件事,像睡觉就很为难,你怎么睡呢?反铐着,你只有一个办法睡觉,就是脸趴着睡。这样每天睡的时候,整个监牢里的人(她们都是女犯人),都说:”郑小姐,你不晓得,你这样反面趴着睡,我们没有一个人受你这样的痛苦的。但我们看见你睡觉,你自己不晓得,你睡得那么沉,睡得那么甜,而你脸上有的时候还在笑,然后,你的脸上显出一个力量。常常我们心里觉得忧伤、痛苦的时候 ,我们找到一个方法,就是看你的脸。我们看你脸的时候,就睡着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