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1章 郑底波拉:火炼过的金子,高压过的宝石(下)——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过了四十天,他们再次把我提出来,我仍旧说一样的话。他们说:”好,这次我们给你带扁铐。”扁铐是一种扁的手铐,这是一种很残忍的刑罚。扁铐会压着骨头,使你的骨头像碎了一样地疼,所以他们用扁铐来伤我。扁铐又戴了十几天。接下来,他们又换了一个地方。

这次就说:”好,你真是顽强哦,扁铐也不行。”那个时侯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在那个地方就热得不得了,监房里头更不通风,像火烤一样。他们那一次不给我戴扁铐,而是给我用种最重的重铐——重手铐;而且让我穿上钢衣,那种衣服是用钢编的。女犯人很少用这种刑罚的。那一天,他们将重的扁铐一戴上去,再把钢衣往我身上一穿的时候,我整个人和骨头都在发抖,汗像水一样地往下流。

坐在监牢里头,这个痛苦假使没有圣灵的力量,没有主在我们里面,是没有人能受得住的。所以,我们也很同情很多软弱的弟兄姐妹们,他们也是很爱主的,但是没有主的怜悯实在是站不住的。有很多监牢里面的人,一同坐监的女犯人,看见我这个样子,都为着我流泪。当她们流泪的时候,我在那些日子当中,常常被圣灵充满,就对她们说:”你们为什么要哭?为什么害怕?你们看见怕不怕?这么热的天。但是你们知不知道,将来有一个地方,火是不灭的,虫是不死的;现在你们看见我戴着手铐,反铐着,而且戴着重铐,又穿着钢衣,像个火炉一样,受不住的。但是这个日子会过去的。你们为什么不相信主,我们有一天都要站在主面前的。”

在那些日子,主的恩典真是数不尽。我真是第一次想到,主的救恩实在是全备的救恩。这全备的救恩那么丰富,是我们想象不来的。现在开始尝到了主的全备救恩,稍微明白一点什么是主的救恩。主的救恩实在是太丰富了!

还有一次,我又被换到另外一个地方被审的时候,又被圣灵充满。而那次圣灵充满,我就在那儿大笑,而他们就大怒了,说:”你为什么笑?你应该哭。而且在法庭上是不许可笑的,不准你笑。”我就回答他们:”我没有笑。”他们说;”你明明这样子笑,还说没有!”我说:”不是,是我的喜乐在我的里面一直涌流。我在喜乐,我不知道我外面在笑。所以我说:’我没有笑。'”而那次审判,他们就嘲笑我,说:”像你这样披头散发(因为我的手被反铐着),你死了耶稣也不会喜欢你。”我就说:”耶稣才喜欢我。”他们说:”你这个样,耶稣会喜欢你?”我说:”我这个样子,我死了,耶稣才会喜欢我。”他们旋即就用非常污秽的话骂主耶稣。

十几年了,我在监牢里头从来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因为不需要流泪。主的恩典那么大,主那么甜美。但是那天我流泪了,不仅流泪还放声大哭。我大叫,主的力量在我里头冲着我,一直往上冲。那个力量让审判官吓得要命,快快从位子上站起来,一直往后躲。我往前冲,他就往后躲,我就把他逼到角落上。我就说:”你可以用手铐铐我,你可以把我反铐,你可以叫我穿钢衣,你可以把我每根骨头都拆散,但是你不可以侮辱我的神。”两个卫兵就把我拉下来。拉下来仍然关在原来的地方去。

王女的尊贵——神圣生命成了众人的医治

一关回原来的地方,我就祷告,我说:”主啊,他说的话也是不错的。我这样披头散发,实在也不荣耀你,实在不荣耀你。”就在那个时候发了大神迹。

我祷告完了以后,我全身的骨头竟软得像棉花一样。我可以做一切的事情,而且整个的时间,我的骨头一直都那么软。这是真的神迹,我自己挂毛巾,自己折被,然后用一根绳子把我的头发绑起来。绑起来了,绑一条一条的,都梳开,分开。好久没有梳头发了,我把它梳成两根大辫子。我梳的时候,仍是反戴着手铐。戴着手铐梳头发真是不可能的,所以,旁边的人都来看,他们说:”哦,郑小姐,你把头发梳干净了,更漂亮了。”

这句话,给外面的人听见了。他们绝不相信一个人手反铐着,可以梳头发。他们就进来,很凶地问:”谁给你梳的?”我说:”我自己梳的。”他们就问大家:”你们一定要说出来,究竟谁给她梳的?”我重新把我的头发统统拆开,又统统把它们辫起来,梳起来。他们看着,没有话讲。

在这之前,我受很大的痛苦,因为反手铐着,不能梳头,时间久了,都结块了,而且疤长了很大,流的脓像眉毛那样粗,还一直流,臭的不得了。但是主的爱胜过一切的痛苦,所以我对主说:”你虽然要杀我,我仍旧要信你。”他们把医生叫来,开始嘲笑,我就知道要出事。他们就开始嘲笑我:”你的神怎么不救你呢?你的神怎么不医治你呢?”医生说,第一件事情,要把辫子割掉,因为这样烂太危险,头上这样太危险了。我就大叫:”你们不可以动我的辫子,你们也不可以割我的辫子。”医生说:”你这样不听话,我也没有办法,你只好死。”他们出去了之后,我就在很短的时间仰望主。很短的时间,主就医治了我,而且医治的非常好。所有的脓疤统统好了。

我穿着钢衣的时候,是最热的时候,按人来说真是受不住。全身每一个地方都像火烫一样。我全身都长痱子,而且痱子到了后来,变得异常痛苦。我只是很安静地坐在那里和主交通,尝到主救恩的伟大。他们给我一种药,因为他们怕我精神错乱。我真是整个人都昏了,自己会吃脏东西,整个不能控制,还会咬自己的鞋子。但是我从来没有羞辱过主。我眼睛看过去,看到每一个地方都藏着虫,到处都爬满了虫。但是忽然之间,主又医治我了。我又传福音给他们:”你们看见了吗?火是不灭,虫是不死的。我的痛苦是暂时的,而且主也保护我。主也不叫我羞辱祂。你们要快快地信耶稣。”

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

有一天,他们又把我转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他们笑着说:”今天要为你开手铐了。是不是想一辈子戴着手铐呢?不想开,也得开,但你总要交代的。在我们手里头,还有不能折服的人呀?我们倒不信呢!”他们也由不得我讲什么,就给我开了手铐。在那段时间,我和汪小姐,李小姐关在同一个监牢里面。她们是先被放出去的,就是到农场去。我是最后一个被放出去的。

到农场去做工的时候,手铐刚刚打开,手痛苦得的不得了。我就祷告主:”主,恳求你医治我的手。”主也行了大神迹,使我的手比别人的手更好。我的手非常细嫩,连皮肤都没有伤,都很嫩。我到农场去采茶叶,有一位弟兄是医生,他的手是很灵巧的,采得比别人快,一天最多采二十多公斤,而我一天能采七十多公斤,这是个神迹,没有人办得到的。人家说:”这双手的速度啊,和最好的钢琴家弹得最快的速度一样。”他们只好给我一个最好的劳动奖。我说:”我这些事情都是为主做的。”

试炼之火可加七倍,仍有神与我同行

另外有一次,他们又用另外一种可怕的办法对付我,把我放在一个大的监狱里面。在这里面,全数都是男犯人。这些男犯人被关在里面并不是因为信主的缘故,是因为真正犯罪而被抓过去的。你想,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姐,单独地关在这一群几百个男人当中,真是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太可怕了!而我一进去,开头我真是吓坏了,看到几百个男人,我就大叫说:”我不要在这里。”我就挣扎,当然也由不得我挣扎。他们就把我抓过来,马上把我和一个年青的男人铐在一起。

之后,我慢慢地恢复平静,主也对我讲话:”多年来我和你在一起,这么多的风浪危险都已经过了,你为什么要怕这几百个男人呢?”我心里就充满了力量,充满了平安。我就看看我旁边的那个男人,是个年轻人,就问他:”先生,你为什么被关进来?”他说他是复旦大学历史系的学生,还差半年毕业,就被关进来了。那个时候,我就问他:”你知不知道耶稣的名字?”他说他的父母亲都是很好的基督徒,而他自己也是基督徒,但是他的信仰却已经被破坏了。我就跟他说:”神是亚伯拉罕的神,是以撒、雅各的神,也是你父亲的神、你母亲的神,也是你的神。你不可以丢弃神。”一面讲着,圣灵的能力使他扎心,他就痛苦流泪。我们头靠着头,两人在一起祷告。

他们看见了,说:”哦,我们把你和这个男人铐在一起,要叫你传耶稣的啊!”就把我们拉开。他们就看见另外一个男人,是个四十多岁,脸长得很凶的男犯人,就把我们两个铐在一起。过了一会儿,我又对他说:”你信耶稣的名吗?你信耶稣的名吗?”刚说了这句话,他就流泪了。这样子,我们又祷告,他又得救了。这样子铐一个,得救一个;铐一个,得救一个。铐到十几个以后,他们就把我拉出来,说:”不能再把你放在这个地方,如果再把你放在这个地方,这几百个男人都要得救了。”

审判官问我说:”你的判决书在哪里?”我就说:”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我的判决书。”他们就说:”为什么你不看你的判决书?”我说:”因为我进去,根本就没有想要出来过。”后来,共产党发一些书下来,都是政治的书,其中有四本,是毛主席写的。他们就警告我说:”要好好地读,你要为你自己的将来着想。”我就回答说:”我不必为我的明天着想,更不用说将来着想。明天是属于神的,明天的事,我们不知道。《圣经》说,明天的事是属于神的,所以我不会为着将来着想。我只要能够天天看见祂的脸面,我的心就满足了,喜乐就满溢了。”

那个时候,因为他们四面都要我学政治,就给我一本名为《红岩》的书。内容是关于一个始终爱他们的党,而为他们党牺牲的故事,也是政治的事。我也看了,看了之后,里头越坚定;越看,我里头越坚定。我觉得我们何等羞愧,我们是神的儿女,反而不像他们党员能够彼此帮助。基督徒若不能够彼此相爱,我们将来怎么能够站在审判台前呢?我看完了这些书之后,就说:”我心里更坚定,一点都没有动摇。”

这样的苦楚要换来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

在里面二十一年,虽然经过许多的事,但是这些事情实在不算劳苦。生活苦,也不苦;劳动苦,也不苦;就是这些刑罚,他们的折磨,也不能说是苦。因为主的力量和同在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只要我们能舍己。我最苦的一件事,就是与这些人相处,那真是太苦太苦了。

我常常祷告说:”主,你为什么把你的儿女放在这样一群污秽的人当中?他们所做的事,他们所说的话,我们的眼睛也看脏了,我们的耳朵也听脏了。

主对我说:’你比我还圣洁吗?’到了时候,他们叫我交保就医。交保就医的命令下来了,我跪下来感谢神。主问我,并责备我说:’你不是说要做殉道者吗?你心的最深处是不是还想逃避?就你来说,监里监外又有何分别呢?'”

没有进监之前,我觉得我能为主耶稣而死。而经过了二十一年,我出来了。现在,我深深觉得,我也需要救主恩典。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