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2章 你们是我的见证,我也是神(下)——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爱神,且进入基督忍耐的伟大生命

我心里一直惦念着外面的弟兄姐妹,他们已两天没有收到我的信息稿了。

在主那样甜蜜的同在里,时间过得特别快,一下子就到了回家的时候了。回到家,我就在我的那张破桌子面前坐下,把纸放平,然后回到里面仰望我的主,聆听今天主要对我说什么,这样和主交通差不多一小时,当我睁开眼,就看见我妻子站在对面,两只眼睛狠狠地盯着我看。从我和她结婚以来,从来没有看见她这样可怕的眼神,她用很凶狠的态度说:”你在找死,你在找死!你要找死就应该到外面去死,不要在这些事上找死,死了还要连累我。”那天晚上,她没有给我一碗”糊涂”喝,她口中还一直骂、一直骂,骂累了就上床睡觉去了。

看她这个样子,我也真的很心痛。这些年来,我也实在使她受了连累,为着我的缘故,也实在受了许多苦。我就为她祷告了一段时候。主忽然对我说:”我会把她带回来,她仍旧是我的女儿,你还是要好好写稿侍奉我。”我也不知道主要怎样把她带回来,看看她的样子,实在难以相信她会再回到主面前。但主既然说了,我就安心了。拿起笔来,主的话源源不断流到我里面,从我的笔尖流到纸上。我真的不能相信,这一篇信息能写出这样好的生命来,写完稿再誊清一遍,已经到凌晨四点钟了,稍休息了一下,又要到田里去工作了。

等到我工作回来,进家第一眼就看见我昨晚写的稿不见了,我问我妻子,她说是她把稿烧掉了。我听了不仅没有生气,反而里面觉得那样滋润、那样甘甜;主的能力忽然在我里面高涨起来,我和主的关系好像蜜果调糖一样。我里面实在喜乐,所以我就带着满脸笑容,再在桌子面前坐下来,还是照往日一样,先祷告仰望主赐给话语。

主说:”今天的话和昨天的话一样,你只要把昨天的稿重写一遍就可以了。”我就把昨天的稿完全一样重写一遍。我们那里缺少纸张,又因要节省纸张,故把字写得很小,但却是每一笔都是端端正正写得很整齐,虽然没有”糊涂”喝,空着肚子写,但我竟然完全不感觉饿,写完之后,我抢着时间睡一会儿,虽然睡的时间很短,但却是睡得那样沉,那样甘甜。

这样,每天都是同样的故事,到了第四次,第五次,我回来,我的妻子也不说话,当然稿件仍是烧掉了,但她的脸上开始有不安的感觉,晚上总是翻来翻去地睡不着觉。我的心和主一天比一天亲密,每一时刻,主都与我同在,叫我享受祂的平安和喜乐。

主既没有命令,我就照旧每天空着肚子写同样的稿,写完了什么都没说,就到床上去睡觉。真是每一晚都睡得那样甘甜,在睡梦中都清楚感觉到我和主同在的甜美。

这样一直到第八天晚上,我回家,仍在桌前坐下,把纸张打开,因为里面喜乐,所以满脸笑容地准备祷告。没有想到我的妻子忽然冲进来,一下子跪在我面前,两手抱着我的腿,大声哭号,一面哭一面说:”我真是该死,我真是该死!我这样得罪主,你不知道,你每天饿着肚子在桌子面前坐下写稿时,你的脸色就有说不出来的美丽,并且常能看见你的脸放出光彩来,我就烧了你七次稿,你今晚仍是那样脸上带着光彩,要再写第八遍同样的稿,这样的力量,这样的忍耐,不可能是从人来的,那是从神来的,现在我心里极其痛苦,我宁肯你打我骂我,也要求你为我祷告,求主赦免我这样大的罪!”

我看她这样认罪,心中想起主的话来:”她一定会回来的,她仍旧是我的女儿。”我心中真是乐疯了。我一面流泪,一面扶着她起来,对她说:”你是我的妻子,我怎能打你骂你呢?这些事也都是出于主的,你知道主仍旧爱你,和从前一样,你知道吗?”我就把主对我说的话告诉了她。

然后,我们两人一同跪下祷告、认罪,求主赦免我们的亏欠,一面也感谢主的大爱和大恩典,我们再把自己奉献给祂,立志要天天忠心,天天侍奉祂。

当我再坐下要写稿时,我的妻子端了一碗热腾腾的”糊涂”来,我从来没有喝过这样好喝的”糊涂”,真是感谢主说不出的恩典。

以后每一夜我要写稿时,就有一碗热腾腾的”糊涂”放在我的桌子上。现在,天父给我的妻子有这样大的改变以后,使我们两人能同心侍奉主,主的恩典真是我们述说不尽的!

耶和华果然为我们行了大事

主真是向我们伸出了祂大能的膀臂。一下子,圣灵的火焰在整个河南省燃烧起来了。这些年来,我们真的看见神的大作为,有谁能相信,在河南这个贫瘠的省份里,在不长的时间中,竟有百万圣徒被兴起来。在河南之外的弟兄姐妹,更会感到惊讶,究竟主的工作是怎么起来的呢?其实,我们所知道的也只是整个工作的一部分,但我们也想把这些事都保留下来,使众人的心得着激励,使这次复兴留下一点记录。

“强盗村”与”祷告队”

我们这里有一个村庄,大家都称之为”强盗村”,为什么会叫这个村庄为”强盗村”呢?因为这村里的人,的确大多数都是以强盗为业。在解放以前,这里的人就非常野蛮,在这个村庄里,只有一个信耶稣的,叫王得恩姐妹,她非常爱主。王得恩的丈夫是大队干部(大队书记),也是一个非常强悍的人,一天到晚打他的太太和女儿。

有一天,她的女儿生病了,腹部生蛔虫,穿孔了,变成了腹膜炎,医生宣布说没有救了。王姐妹就一直祷告,她的丈夫说:”你这个祷告有什么用?如果祷告不好,我就要你的命;如果祷告得好,我就相信上帝。”王姐妹就一直祷告,但她的女儿的病却越来越糟,当她的丈夫见女儿快要死了,就打王姐妹两个耳光,便送女儿去医院去。她女儿刚被抬到手术台上,就断气了,他们就把她拖进太平间。王姐妹一路哭着跟在后面,她说:”主啊,我并不是要我自己的命,我也不是要我女儿的命,我要你的名被高举,我要你的福音能在这个村庄被传开来。”她就一路这样祷告,一直哭哭啼啼跟她女儿到太平间。到太平间以后,她不肯离开,一直在她女儿尸首旁边祷告,一直坚持相信她的女儿会活过来

主真是给她力量不停地祷告。这样祷告了一个礼拜,有一天,她看见她的女儿动了一下,她大大欢喜,去揭开她女儿的布,看见她女儿的眼睛睁开了,说:”妈妈,我好饿哦!”她就赶紧去告诉医生,医生叫人把她的女儿从太平间拖出来。医生一看,她的伤口竟然全部干净了,全部的蛔虫都干干净净了。医生要将她的伤口缝合,也没有什么可以缝了,就随便给她打了两针,医生当下也跪下来信了主——因为哪有死了七天的人能复活的!

第二天,伤口的线全部掉下来了,她们就回家去。当她们一进门,她父亲看见他的女儿死了七天竟然活活地走回来,一句话都没有讲,就跪下去祷告、认罪了。因为他承认他太太的祷告救了他的女儿,使她从死后复活,他就相信了神。全村的人也因这个死了七天又复活的女孩子信了耶稣。从此,这个地方就从”强盗村”变成了”福音村”。

这是另一个突出的见证。这个村子离眷村大概有二十五里路,村里有位弟兄姓陈,名字叫河鲁。这个农村位于山区,住在里面的人性情都比较野蛮、强悍,文化知识水平也比较差,所以常有打架、争斗的事情发生。通常性情强悍的人都较占上风,性情懦弱的就被欺辱,被看不起。

陈河鲁弟兄从小就是强悍性格,喜欢打架,每次打架总占上风,因此在生产队里是居首位的,后来当了生产队的保管。一个当保管的人有实权,所有的财物、粮食都是他保管,他可以随便利用。农村有项财务制度,就是保管的财物在我手里,我愿意给你多少就给多少。

陈弟兄当保管时还没有信主。当了保管之后,他的生活更加奢侈,不受约束。一般的农民一年能拿到小麦的次数很少,平时都吃山芋、高粱、包米,但陈弟兄家经常小麦不断,因为他是保管。他公然从仓库里拿东西,别人都不敢讲话,谁要是跟他讲,他就马上跟谁打起来。有一次,他的爷爷(不是亲爷爷)讲他:你怎么这么做呢?就是你要这样做也不应该公开从仓库里拿东西到家里,叫人惹目。他是好意劝他,他却气得不得了,就在大年初一早晨,一手拿着手枪,一手拿着一把刀,到爷爷的家门口大骂:你敢出来,过年的头一天我就把你干掉,没有人可以说我,你为什么讲我?保管在我手里我愿意怎样就怎样。爷爷被他骂得不敢出门,也不敢露面,陈弟兄以前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后来陈保管脸上长了疮,流脓,烂成一个一个的洞,甚至烂得牙床都露出来了。他看了很多医师都医不好,甚至中医,西医都治了也治不好,痛得非常难过。他的妈妈是个老信徒,不过对真理并不清楚,她对陈弟兄说:”孩子啊,如果你信耶稣的话,耶稣就能治病。你祷告耶稣,看祂能不能治好你的病。”他说:”像我这样的人,还能信耶稣啊?”他妈妈说:”不要紧,主耶稣救罪人,你向祂认罪,主能治你的病。”他说:”我祷告,如果主耶稣真能治好我的病,那我就相信祂。”后来,母子俩就一同祷告了约半个月的时间,陈弟兄脸上本来一直贴着膏药,有一天他跟他妈妈说,他的脸上痒得很,他妈妈说:”痒是好事情,你把膏药撕下来看看。”他撕下来一看,疮口完全长了肉,他说:”耶稣真是神,我要相信祂。”从那一天起,他就得救,相信主了。

信主以后,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听道,他母亲跟他谈一点,另外有几位弟兄碰见他就跟他谈一点:怎么样悔改,不要再犯罪了,不要偷仓库的东西,不要跟别人吵架……他说:”别人跟我讲的话,我都听得进,却是改不了,总是一到仓库,看见一个东西好,就拿回家去。拿回去以后,心里又不平安,心里在斗争,拿一次不平安,不平安还要拿,里面就是胜不过。有一天,我在主面前祷告,到底信耶稣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真的,为什么胜不过?如果是假的,信耶稣太没意思。我若真相信,就不能再做这些不好的事情了。”他痛哭流泪地祷告。

他祷告之后的第二天,他说他里面完全改变了,他到仓库去后,什么也不喜爱,不但是不喜爱,并且总觉得从前犯罪太多,拿了太多队里的东西,他觉得应该把这些东西还清好,于是从他里面出来一股力量,使他不怕难为情,也不怕后果怎么样。因为他不识字,就找了他的哥哥帮他写字,说:”我某年某月拿了几十斤粮食,某年某月拿了什么农具……”他写了一张单子交给了大队里,并告诉他们说,”今后的保管我不干了,请你们把我撤职,因为我是一个贪污的人。”他在当保管的时候,私自拿了很多东西,如今他向大队认罪,还说亏欠大队的粮食,今年要还。今年还不了,明年,后年继续还,一直到还完为止。他又说:”因为信了主,主耶稣拯救了我,我不能像从前那样犯罪作恶了。你们愿意我当保管,我还愿意继续当下去。你们认为我这样是不对,应当撤我的职,情愿你们撤我的职。”这是其中一件事。

另外,他从前经常在村里骂人、打人。他就挨门逐户,从前有过亏欠的,就一家一家地认罪道歉,他也向爷爷道歉,但爷爷不敢相信,他就跪下来说:”爷爷,我去年大年初一骂你的情况真是不对,但主耶稣拯救了我,光照了我,叫我向你认罪。”整个村子都大受感动。他们这个村子一共有二十六户人家,到了最后,只有两户人家没有信主,其余二十四户都信了主。

陈弟兄很喜欢听讲道,有时候跑到很远的路去聚会,也请传道人到他的村里去住两天,请他们传讲福音。每一次,当传道人要离开时,他们就不愿意让他走,常哭着说:”我们听不见主的道,我们里面非常渴慕。”

像这样的见证有很多,从他们的见证当中,我们看见一件事:即当人的工作停止的时候,主的灵会亲自动工,主自己会负责任。他们在圣灵的带领之下长进起来,那是我们所想象不到的生命长进的光景,这是在文化大革命之中的事情,那时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信徒,因为有很多信徒都是隐藏着,不敢露面的。到了一九七八年以后,政府开放一点,稍微可以自由聚会了。一下子,聚会的人数多得不得了,每一村,每一庄,到处都有信徒,甚至整个村都信了主。

又有一个村庄,那里有一个生产队,名为”祷告队”。为什么称为”祷告队”呢?其中的过程,便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见证。

这个村庄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还没有人信主,除了一个老太太之外,她从前听过道,但信主也不敢公开承认,只有几个邻居知道她是信主的,她自己一直在神的面前祷告,为她的勇气祷告。

大约在七七年和七八年之间的一个下午,村里的人都在离村庄不太远的地方劳动,正在劳动干活的时候,忽然听到天上有很好听的音乐响起,像邻家结婚,又像中国的音乐,他们纷纷抬头往上看,一看就看见大异象(当然他们不懂异象,但我们都知道是异象):很多人穿着白色的衣裳,抬着轿子,从空中下来,往他们村庄里去。当时看见的并不是一两个人,所有在劳动的人都看见了。他们稀奇:”怎么天上有天兵到我们的村子里?难道村里面有什么贵人吗?”

他们都注意看,也不干活了。正在看的时候,天使抬着轿子往他们村里走,就一直往老姐妹家里去。到老姐妹房子跟前,这个东西就没有了,但听见老姐妹屋里有很多人讲话,还有吹乐器的声音。这时,整个村的人都把屋子围住了,也没有人敢进她家,他们说,她是信主的,但她今天有什么事情发生?

真稀奇,过了约半个小时,忽然这个队伍出来了,这一队的人抬着轿子,很清楚看见老姐妹坐在轿子里,和穿着白色衣服的一群人升上去,便消失了。他们说:”这个老太太信了主,主来看她。”他们就到她家里去。

到她家一看,老姐妹已去世了。她上午还很好,还在劳动干活,中午回去做饭,下午没去干活,就发生了此事。这时,全村的人都说:”她信的主真是神啊!真是活神。信主的人多好,死了以后,还有天使天兵用轿子把她接走,我们亲眼看见。”

从那时,整个村的人都信了主,但那时候还没有公开。大家听说整个村都信了主,就很生气地说:”你们村里的人糊涂了,怎么信了主?连队长也信了主。”于是就把他们都找来问话。当他们把经过说了之后,大队不仅不信,更说他们是胡说八道,是受了迷惑,当时,有几位年轻人听见,说:”我们也要信。”他们说:”他们要信的话,就被抓起来,开学习班去。”当他们这样一讲,连老到少都说:”我们都去。”一下,有三百多人说要去学习班去。大队一看有这么多人,学习班根本没法开,就说:”好了,好了,你们去吧!你们自己相信就好,但不要往外传。”就这样让他们去了。

从此,每逢公社或大队要开大会的时候都有点名,每次点到那村子的时候,就称他们为”祷告队”。

这就是河南复兴的特点,圣灵工作的大能和耶稣基督的得胜就是这样!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