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2章 你们是我的见证,我也是神(上)——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2、你们是我的见证,我也是神】

王忠主弟兄的见证——你们是我的见证,我也是神

福音传进河南真的是圣灵显出祂自己大能的膀臂,是主自己亲自做的,我们什么忙也帮不上,只是跟在圣灵后面跑就是了

四人帮兴起,河南的教会面对艰难的环境,对付教会的风声,好像吼叫的狮子,要把我们都吞去嚼烂了一样。若没有神的怜悯,我们早就站立不住了。弟兄姐妹所受的逼迫和痛苦真是罄竹难书,但是教会不仅没有倒下来,反而更加刚强兴旺主的爱大大充满神的儿女,大家爱主到一个地步,把命都豁出去了,还有什么可以威胁我们的呢?

犹如”平顶山”这样一个小地方,本来只有两位信徒,并且都是很冷淡的基督徒,但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有五千位刚强爱主的基督徒了。我们不能因此不敬拜神的大作为。

我们的困难是在白天,因为白天我们都要出去做劳动的工作,而粮食的供应极其的缺乏,到一个地步,我们每餐只能喝一碗稀稀的”糊涂”。(注:”糊涂”是一种高粱磨成粉,用水煮成的食物)只能维持我们的生命活着而已,我们哪里再有力量去传福音、侍奉神呢?

另一个困难就是弟兄姐妹实在太多,大家心里都很迫切,很渴慕要有聚会,但是要去哪里找能容纳一两千人,而且又安全的聚会场地呢?

最困难的是信主的人那么多,并且新得救加进来的人数不仅多,而且一直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使我们简直无法应付。他们都有一颗火热爱主的心,但除此之外,他们什么也不懂,都是急需得着喂养,得着教导的圣徒,但是哪有这么多的工人,来应付这样大的需要呢?

此外,《圣经》也极具缺乏,甚至连许多服侍弟兄姐妹的工人,手中也没有《圣经》。

我来要把火丢在地上,若是着起来,岂不是我所愿意的吗?

感谢神!虽然在这许多不可能的环境下,圣灵的工作真是如火如荼。多少弟兄姐妹的见证真使我们的心得着激励。倚靠神加给我们的能力,使我们能竭尽力量,侍奉我们的神。

分布在各处稍微老练的弟兄们,都背负着一个极其沉重的担子,在白天整日劳动工作之后,只有利用晚上休息睡眠的时间,在神恩典扶持中来为着多少等待着喂养的弟兄姐妹,抄写生命的信息或者基本的真理;而这些稿子都是由许多青年弟兄姐妹抄写成几千份后,再传送到圣徒手中,这是非常劳苦,也是冒着风险的工作,但弟兄姐妹都争先恐后地盼望参与这个工作。能得着机会来抄写的人,无不觉得这是主给他们最大的荣耀。

晚上,在极为昏暗的灯光下,我看着这些埋首抄写的年青人的脸庞,常禁不住流泪感谢神的大恩典。

已在人心里点着了渴慕的火焰

以我住的这一带地方来说,总有好几千个弟兄姐妹,他们光是拿到一份粗糙的信息是不够满足他们的,他们最盼望的是大家能够聚集在一起,一同来赞美、祷告、交通、纪念主。

所以,我们经常去寻找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这里没有一处地方是绝对安全的)。我们这里是山区,有一次,我们找到了一个山洞,外面入口的地方不大,但这个山洞很深,需要用一条长的绳子丢下去。到了洞底,却是一个很大的平地,总可以容纳一千多人坐在地上聚会。我们找到了这样一个地方,真是喜乐得不知道怎样来赞美主才好。

我们就暗中分头通知弟兄姐妹,在夜里把大家都聚集到这个地方,每一个人都借着绳子下到洞底,看着许多还抱着婴儿的姐妹们和一头白发的老年弟兄姐妹们,都那样勇敢地一个一个抓住绳子坠到洞底去,脸上充满着喜乐的神采,真使人感动得流泪。

到了洞底,大概有一千多人,非常小心不敢大声说话,大家挤在一起坐着,用很轻的声音唱诗赞美主时,大家都哭了!主的爱是这么甜美,主的同在是这样的美好,我们终于能在一起,一同享受弟兄姐妹聚在一起时的甘甜。很多时候大家就是安静地坐着,因为怕外面有人听见我们的声音。就是这样,我们一起坐在主面前,真好像到了天堂一样

仇敌如同吼叫的狮子,要寻找可吞吃的人

在一次聚会中,主的同在特别丰富,圣灵也降下来,许多弟兄姐妹都被圣灵充满。那天,我正在山洞一个角落里,在非常微弱的光底下,写一篇生命的信息,是要传出去分给许多没有来的弟兄姐妹的。正在埋头写稿时,圣灵的能力突然那样强而有力得临到我身上,接着喜乐从我里面涌流出来。忽然,主对我说:”试炼就要来到,不要怕,到时候我会扶持你。”

一次,我们又在那山洞里聚会时,刚好有几个公安人员带着几个民兵巡察经过聚会山洞口。我早就一次又一次嘱咐弟兄姐妹不要带太小的婴孩来,但总是有少数几个姐妹把她们的婴孩抱来。我又嘱咐她们不能让孩子哭,哭的时候就用手捂住孩子的口,不能让声音传出去。

正在那一天,公安人员来巡视时,果然出事了。他们正走过山洞口时,有一个婴孩忽然大声号叫起来。这一下真是闯大祸了,但是我心里的平安使我一点没有惊慌,主在上次聚会中已经告诉我:”试炼就要来到,不要怕,到时候我会支持你。”现在要来的事终于来到了,两个公安人员将两只枪对准洞口,大声吼叫:”所有的人统统给我上来!”我看一看四围那么多圣徒可爱的脸,心中忽然大受感动,眼泪从我脸上一直流下来。那么多人的心和主联结在一起,没有一个人惊慌,心中都是那么地渴慕主,主真是太爱我们了。于是,我就跳起来,第一个去抓着绳子爬上去,对两位公安人员说:”我是今天这一场聚会的负责人,这些人都是我邀请来的,他们什么也没有做,就是在耶稣面前唱歌、祷告,所以今天的事一概由我负责。”

那时,弟兄姐妹们也陆陆续续出来了,两个公安人员看见人数那么多,也有点心慌。有一个公安上来恶狠狠地抓住我的衣领,反手就打了我一个大耳光,大声说:”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就能负得起这个责任?”我很平静地回答他们:”这件事本来就是我负责,他们都是我找来的。”那时,有一些弟兄都争着上来要和公安理论,有些姐妹看着我被抓在他们手中,都流泪哭了。

那两个公安带着几个民兵,也怕惹起群众暴乱,他们先驱逐这些弟兄姐妹,而我也同时大声呼求:”众位弟兄姐妹,你们快快离开回家去,我没有事,我不会有事的。”

他们驱散了弟兄姐妹之后,又回到我身边,把我的双手铐起来,恶狠狠地对我说:”我看你是发疯了,你没有事?你会没有事?这一次你要没命了知道吗?”我也一声不吭,他们拖着我走了一段路,一路上对我拳打脚踢,也用枪柄用力打我,我心里只是紧紧依靠主,一路上在心里赞美主的应许:”不要怕,我会扶持你“。

他们完全不管打在什么地方,特别上半身从头开始到处乱打。有一位最凶暴的民兵,一直用拳头猛击我的小腹,只要一拳就够把我打倒在地上爬不起来。感谢主,那时真是显出祂的大权能,我一直也不感觉到痛,真是连痛苦都没有,好像是打在别人身上一样

他们把我拖到一座小庙里,用一种特别捆人的方法,把我捆好了,用绳子在屋梁上把我悬在半空。这一种捆法,就是年轻力壮的人只要三四个小时,就被捆死了。

你趟过江河,河水必不漫过你,你从火中行过,也必不被烧。”

当时,我只做一件事,就是紧紧地依靠主,赞美祂的应许,感谢祂的大能。忽然主的荣耀显现了,照说他们这种残忍的捆法,就是一个很强壮的人在他们捆的时候,都会痛得大声惨叫,但是我忽然觉得主的膀臂托住了我,使我整个人像包裹在一张非常柔软的丝棉被里一样。主的同在是那样甘甜,我一点也没有觉得痛苦,反而在主的同在里享受大福分。时间久了,我竟睡着了。

在他们替我上绑之后,两个公安就留下两个民兵看守我,嘱咐他们说:”两三个小时之后他就死了,你们可以在庙里睡觉,不要去管他,等天亮了,就把他的尸首放下来。”我因悬在高处,所以听不清他们在后面讲的话,大概是告诉他们怎样处理我的尸体吧。

过了一整夜,两个民兵过来,我也醒过来了,他们把我放到地上,我一动也不动看他们怎么做。等他们把绑我的绳子解开之后,我就自己坐起。这一动作可把他们吓着了,他们立刻放手跑到了远一点的地方,看着我。他们的眼里充满恐惧,看着我就好像看见鬼一样。

我慢慢站起来,把身上的灰尘拍一拍,把衣服整理一下,可惜好好一件棉袄被打成这个样子。然后,我就离开那间小庙走回家去了,那两个民兵还是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有一件事我要回头说明一下,就是关于我妻子的事。她本来也是信耶稣的,后来因受不了逼迫,就当众放弃了信仰,于是他们就利用她,常叫她去开会。慢慢地她改变了,受了他们的影响,后来竟然入党成了一个忠心的党员,在家里常和我作对,她最恨我在晚上写信息稿,并和弟兄姐妹来往。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她上面的”组织”就把她叫了去,告诉她这件事,并且说这一次可能是他们绑的方法弄错了,所以算我命大;若我再犯第二次,他们保证我一定没命。所以他们给了我妻子一个任务,就是紧紧看守我,不让我出去做任何活动,若有什么情况就要去告诉他们。

我的妻子虽然是一个忠心的党员,但和我总有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所以我写稿这样的事,她还是瞒着他们没有让他们知道,只是这次以后,她真是紧紧看着我不让我出去,整天对我吵骂,我只在心中恳切地为她祷告,什么也不回答,也不做声。

时间久了,她也松懈下来,有一个晚上,我看她睡着了,就立刻暗暗地出去聚会。那一次我们换了个地方,人数约也有一千多人。但是这一次很不幸,很快被他们发现了我们聚会的地方。聚会不到一半的时候,一对公安来了,把我们全数叫出来。情形和上次一样,我走到他们面前承认这一场聚会时我召开,我是负责人,我愿负一切都责任。

一位公安长官对我说:”好啊,又是你,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啊!不过这次你死定了。”他们仍驱散了人群,把我带到那座庙里。那位公安长官吩咐他的下属:”这次可不能出一点错误,你们把他脱了衣服绑在柱子上,用皮鞭狠狠抽他,一直到他断了气,你们断定他完全死了,才回来报告。”说完话,他就先回去了。

你愿有份于我被鞭打的痛苦吗?

于是,他们把我的衣服剥光,只剩下一条短裤。仍用绳把我绑在柱子上,就在那时刻,我里面紧紧依靠主,对主说:”今天我就是被打死了,我也何等欢喜,我能为你的名做一个殉道者,这是我想也想不到的福分和荣耀。”主说:”今日你绝不会死。你平时这样爱我,你愿尝到一点我被鞭打的痛苦吗?”一下,我的心充满了欢喜,对主说:”主,你要我有份于你所受的痛苦,这是我所不配得的福分。”

我刚说完,那两个人就用两条皮鞭一左一右狠狠地往我身上抽打。一开始,我觉得这痛好像一直痛到我的心里去,整个人痛得直发抖。他们两双皮鞭抽得又快又狠,我知道自己身体上许多的地方都在流血。开始时我还会哼一哼,到后来,我昏过去了几次,他们把我弄醒了,又继续狠抽,我连哼一声的力气都没有了。慢慢地我的知觉逐渐模糊,呼吸逐渐减弱。就在这时,我忽然觉得有一股火热的力量在我心脏四围保护着这一小块地方,最后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主!我剩余的生命都是你的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我的意识逐渐清醒过来,发现所有的人都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躺在地上,到处都溅着我的血肉。慢慢地我更清醒了,就祷告主说:”主啊!求你给我力量,让我能爬回家去。”过了一会儿,我有了一点力量,就开始很缓慢地爬着回家。感谢主,祂从不会违背祂的应许,祂已经说过”你不会死”,祂也给我力量使我能爬得动。

想到我的救主在十字架为我舍命,祂所受的痛苦是何等的大,我便禁止不住,泪流满面地赞美祂。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是主把我的命救回来的,我再也不怕死了,剩下的日子都是属于主的了。我更要尽心尽力地爱祂、侍奉祂。虽然每爬一步,都觉得彻骨得痛苦,但心中还是何等的甘甜,一路感谢着爬回家去

终于我爬到家门口,用尽了最后一点力量,轻轻叩门。我妻子过来开门,一看见我满身是血倒在门口,她双手叉在腰上,破口大骂:”终有一天你会把我也拖累一起死!”我一直求她扶我到床上去。

摸你们的,就是摸祂眼中的瞳人

第二天,两个公安没有看见我的尸体,就一路顺着血迹走到我家来,看我奄奄一息躺在床上。他们说:”这是出神了,你明明已经断了气,我们还等了一会,确定你真的死了,我们才回去叫人去抬你的尸体。真是难以相信,你竟又活过来了,你这小子到底有几条命啊?”这次他们回头也把我妻子痛骂了一顿:”我们是怎么告诉你的,你是怎么看着他的?只要再有一次,我们就把你们这一对都拖出去喂狗去,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再能活过来。”我妻子一面哭着,一面求他们相信她是一个忠诚的党员,是我乘她睡着时候偷跑出去的,以后她一定好好看着我。两个公安人员气呼呼地走了。真是感谢主的大恩典,这样重的伤,这样从死亡的魔掌中,主又把我救回来。我的伤照说休息一个月也不会好,但是我心中有一股很强的感觉,我不能养伤,外面有多少亲爱的弟兄姐妹需要牧养、需要照顾;晚上所要写的信息更是要紧。我若休养一天,弟兄姐妹就有一天断绝了粮食,所以我一直定睛在主身上,仰望主的医治

自从我回到家中,主的同在真的甜蜜极了,是我从未尝过的。有一天,我多次重复对主说:”我不能躺在床上养伤,这么多可爱的弟兄姐妹,他们要怎么办?”那时是冬天,天气很冷,我一直用一条厚棉被盖着我的身体,那一个晚上真是睡得很香,在梦中主的同在也一样地深厚,并且好几次主用圣灵浇灌我。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觉得身心特别舒畅,不知不觉翻起被来想喝点水,没想到我一翻被子,就看见昨天被打得皮破肉烂、全身血迹的身体,只一夜之间,竟然全都好了,连一丝血迹都找不到,我全身的皮肤特别光滑,不像从前我自己粗糙的皮肤。我跪在地上敬拜主,主的爱真是太大了,当我在敬拜时,圣灵又一次大大地浇灌我

第二天一早,我就赶去生产队报到,开始一天的重劳动,劳动场上的人都把眼睛瞪得很大看着我,因为昨天他们刚听说我被公安用鞭子打死了,怎么今天竟然来上班?而且看不出我有哪一处不对,反而看见我的精神和体力比往常还特别好,我只是一声不响,埋着头工作,整天在做重劳动。但主整天陪伴着我,我心里真的有一道喜悦的河流涌流着,我的主实在太美好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