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4章 徐亦逊弟兄的见证 又如鹰搅动巢窝(上)——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4、又如鹰搅动巢窝

徐亦逊弟兄的见证

我家族信奉耶稣基督到我已经第四代了,我们一直都在杭州使徒信心会聚会。我祖父名字叫徐念恩,是使徒信心会的长老。他老人家一生敬虔爱主,他最爱一个人在房间里读经祷告,每天晚上总带着全家在主面前祷告,经常圣灵降下来,我们就都被圣灵充满,家中每一个孩子从小心里就有一个挚爱耶稣的心。每逢回忆,这是何等令人觉得心中充满甘甜的一段时间。

你用永远的爱爱我,因此你用慈爱吸引我

我就学于浙江大学,是学医的。毕业后回到家里,就在家里开一间诊所,不久就与我妻林文佩姐妹结婚,她是我在浙大的同学,也是一位医生,她是一个被圣灵充满,比我更为爱主的姐妹。在一切的事上,她真是我的一个大帮助。我们一共生了三男二女,长女名徐承恩,长子名述恩。我家五个孩子也从小在家中受了灵浸。主待我们的恩典实在太深厚了,我也常为主所赐的一切福分流泪感恩。

承主的恩典,在我四十岁那年被教会选为长老。从此以后,我更是战兢恐惧地侍奉神,服侍弟兄姐妹们。

局势的突变和教会受到严重的试炼

在我领受长老的职位之后不久,国家的局势有了严重的变化,并且一路变化得那么快,真是使人有措手不及之感。很快,杭州市被共军解放,整个浙江省亦都易帜。解放军早已越过浙江,进入江西,全国都变色了。

开始时还能彼此相安无事,等到三自爱国运动组织起来之后,爱主的神的儿女就再没有好日子过了。他们开始时是竭力宣传,也要我们各教会负责人去他们的会议学习。不学习还好,一学习就越来越觉得不对。这明明是一个可怕的陷阱。

政府就是要透过”三自爱国运动”这一个组织来控制各教会,然后再为大众洗脑,使教会性质完全改变。那时各教会都陷在一个非常紧张和恐怖的空气里。等到他们宣布的日期到了,差不多教会都屈服在他们的权势下,纷纷妥协签字参加三自组织,只剩我们和另外一家教会仍然坚持我们的立场。

于是他们传我们两家教会的负责人去开会。三自的主持人是王敏牧师,从前大家都是认识的,但是今天在他的办公室中遇见时,他真是完全变了一个人。我们坐下还没开口讲话,他就看着我,一拳捶在台子上,凶巴巴地对我说:”徐亦逊,你放明白一点,我就知道你是最顽固分子,今天到了什么时候了,你不要命了是不是?你也不管你家中的人死活了是不是?我再给你五天日子,你回去好好想个明白。”那时,我心中忽然充满了主的爱,主对我说:”不要怕,这是你为我作见证的时候。”

于是我十分平静地回答他:”王牧师,不必再多给我五天的日子,就是五十天的日子,我也不会签这个字的。你我都是侍奉主的人。主为我们舍身流血,主的爱有多大,就是我把命给了主,我还是一样亏欠主的。我相信你也是主用他的宝血买来的人,我真难相信,你会变到这个地步。”我的话说完,旁边那位牧师也吓得脸色发白了。他用发抖的声音说:”我签,我签,我现在就签字参加三自爱国运动,跟随政府的领导走。”说完话,他就马上签字。

那时我心中真是难过极了,神的仆人真的都这样脆弱吗?我也为我所爱的救主难过。这么多牧师平常开口闭口把主的大名挂在口上,这些人真的经不起一点恐吓就都把主出卖了吗?我的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我流着泪看着那位牧师,我也知道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什么话都没有说,很平静地离开那里回家去。我还听见王牧师在后面咆哮的声音:”好,你有种,你等着瞧吧!你马上要懊悔都来不及了。”这哪像一个基督徒所讲的话?

学生不能高过先生,仆人不能大过主人

我回家后,把全家人都招聚在一起,把与”三自”谈话的经过告诉他们。然后我对妻子说:”文佩,我们结婚这么多年,彼此相爱,从无争吵的事发生。为着抚养这五个孩子,你在主面前敬虔的生活真是他们的榜样。五个孩子也个个爱主,一面被圣灵充满,在主面前的生活也都有点根基。今天我从他们那里出来,心中有一种沉重的感觉,这几天会有打击突然临到我们。或许我会被捕进监,我也不晓得他们会把我怎么样?

不过,我心里已经预备好了,他们要打我、要杀我都可以。至于要我签字投降羞辱主名,这是万万不能。文佩,万一这事临到我们,这个家就要你独自单撑了,你也是个医生,一家温饱我从不担心,只是怕他们也来找你们麻烦。主之外的事都随他们去,只要一牵涉到主,我们一定要站住,不能让主的名受到一点羞辱。”

说完之后,我们全家都跪下拥抱在一起祷告。忽然圣灵从天而降大大充满我们,我们一面靠着圣灵的能力赞美主,主爱我们实在太深了;一面文佩真是撕裂心肠地痛哭祈求,述恩则是大声嚎哭。虽是这样,他们的祷告仍是充满了赞美,三个小时一下子就过去了,当我们站起来的时候,心理都充满了平安和力量。

过了两天,”三自”的那位王牧师带着三个高大强壮的壮汉来,只说请我出来一下,有些话要和我说,我就一无顾及地跟他们走了。他们把我带到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这四个人忽然变了脸色,王牧师喊了一声:”揍他”,三个壮汉立刻猛揍上来,拳打脚踢。我开始时候想用手护住身上要害的地方,很快我就知道完全没有用,只有回到里面,默默地喊着救主的尊名。我觉得主用手握着我的手,不久我就被他们打倒在地上。有一个抓住我的头发,使我仰起脸来,用另一只手打我的头和脸;另一个用脚踹我肚子,后来索性站到我肚子上,跳着踹我肚子;另一个就在我身体其他地方拳打脚踢。

正在这时候,圣灵忽然厚厚浇灌下来,充满我的全人。主的能力特别在我口的四围使我张开口,用被圣灵震动的口大声喊:”哈里路亚,赞美主”。他们看我这样,越加用力,一直到我大口吐血,他们才住了手,王牧师过来看看我的脸,狠狠地说;”头脑清醒一点,今天只是给你一个教训。三天之后,我们再来听你回答。”

主,我爱你岂不胜过这一切吗?

当我在地上挣扎起来后,我把被撕得破烂的上衣脱下,抱着我流血的脸,叫一部人力车回家。我的心不住地赞美主,圣灵还继续不断地浇灌我,我的心中充满了喜乐。文佩来开门,一见我被打成这样子,她一面流泪,一面扶我进去躺在床上。当我把经过告诉她之后,对她说:”文佩,不要哭,不能哭,哭会使我们心灵软弱,现在只不过是事情的开端,要时刻亲近主,依靠主的大能大力,我们要充满圣灵的喜乐。”

我本想握住她的手一同祷告,没想到一握她的手,圣灵也大大充满她,她不由自主地放声哈哈大笑,笑得她直不起腰来,笑得力气也都没有了,她停下来很抱歉地对我说:”现在你全身一定十分疼痛,我怎么能对你哈哈大笑呢?”那时,我心中也充满喜乐,说:”文佩,要笑!要因着圣灵的喜乐而笑,这才是得胜的力量、得胜的秘诀。哭只是表明我们生命的软弱,我们若能靠主喜乐,仇敌就笑不出来了。”

牢房成为王宫,手铐成为玩具

过了五天,又是那位”三自”的王牧师带着几个公安局的同志到我家来,见了我只说了一句话:”今天你被捕了。”公安局的人就把我的双手用手铐铐上,用力扯我一把,大声喊说:”走!”他的力气实在太大,我在后面跌跌撞撞跟着,回头一看,文佩只把眼泪留在眼眶里,望着我,她的脸真是笑得那么甜美。我大大喜乐起来,大声对她说:”文佩,了不起,要天天被圣灵充满,时时充满喜乐。”文佩也大声地说:”安心去吧,我会天天为你祷告。”

这样,我就开始了我第一天坐牢的生活。把自己的衣服和所有的东西都脱下来交给管理的人,然后领了一件囚犯穿的衣服到牢房去。

这一个监牢是用铁杆子围成一大间,每一间里面住七、八个人。我住的是三号房,里面已住了七个人。一进去臭气熏人,一人一条席子,我也分到一张席子,就在一个看起来也很斯文的犯人身旁打开席子坐了下来。我问旁边的那一位牢友说:”先生,你贵姓?”他说:”我姓李。”正想再问他,忽然管牢的进来,拿了一本本子,一支笔,大声地对我说:”不要交头接耳,现在要把你的身世交代清楚,再把你怎么会信耶稣,是谁带你信耶稣的都交代明白。再把你是属哪一个教会的,以及那一个教会的情形和你认得的每一个人的情形写清楚。他们怎样进行反动工作,和你在教会里做什么的,这是最重要的,会关系到你自己的命运,所以要好好想,写得越详细越好。你若坦白写他们反动的罪状,检举所有知道的反动分子和他们所进行的工作,对你自己就有很大的好处。最后,你要写清楚,你从前怎样被欺骗信了这个洋教,今天你已大彻大悟,愿完全否认你的信仰,愿受新民主主义的教育,脱胎换骨做一个信奉社会主义的好国民。这样对你就会有很大的好处。”说完就出去了。

我知道真正的麻烦开始了,

我先把纸笔放下靠墙坐着,与主交通。一回到里面,一切复杂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哦!主真是那样荣耀,又是那样可爱,和主交通真是那样甘甜。

我对主说:”主,只要有你,监牢算得什么,手铐又算得了什么?

一下子,主的荣耀好像把我全人都照明了一样,圣灵将主的爱成为一条河流在我心中涌流,有主同在真是天堂

不知道写了多少时间,忽然听见那位管牢的大叫一声,我睁开眼看他,他说:”你倒好享福,靠着墙坐着,嘴里念念叨叨地说什么,还常常莫名其妙地笑呢?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纸和笔都在你面前,你到底写不写呀?”

我说:”我写,我写。”把本子打开,心里面紧紧地依靠主,对主说:”我把一切都交给你了,我把我的命和我的一切都交给你了。我绝不会否认主的,只是我不知道怎么写?求你教导我。”

主说:”你什么也不用做,只写你怎样重生,怎样被圣灵充满,写下属灵的生活就好了。”

这一下,我真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原来主要我作见证呀!这我太拿手了。我就拿起笔来写,越写越甘甜,主的恩典怎能述说得尽呢?有时一面写,一面感恩的眼泪就一行一行地流下来。”主啊,因着你在十架舍身的大爱,我就是粉身碎骨也报答不尽。”一面说,一面把这句话也写进去了。一直到写满了一本,里面的话还一直涌出来。我就问那一个管牢的说:”同志,本子写完了,还有本子吗?”他笑了起来说:”在监里也没有看见过像你这样的人,一会儿笑,一会儿哭,装疯卖傻。放弃信仰就放弃信仰,你倒是把这么厚一本本子都写完了,今天没有本子了。”我就靠壁坐着,回到与主的交通里,一刻也不敢离开主。

第二天,他们把我写的本子拿了去。再过一天就叫到我的名字,要审我了。这也不像法庭,这位审判官的脸很凶地说:”你写的都已看过了,你神经兮兮地写了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话,你是故意反抗人民政府是吗?”我说:”我写的都是真话。”他说:”什么真话!”就用脏话骂我,说:”你到底写不写?”我说:”再写也是一样,我是真信耶稣的,耶稣叫我怎样写,我就怎样写。”

他脸都气黄了,把台子拍了下,大声吼道:”给我吊起来,打!”旁边两个人把我衣服脱了,绑好,吊起来用鞭打。我就闭上眼睛一面依靠主,一面与主交通。头几鞭真是痛到肺腑心肝里面去了。每一鞭,整个人的神经都猛烈地抽动一下。打过几鞭子以后,反而没有什么感觉了,只觉得主爱的甘甜、主的喜悦在我里面。主说:”你要做一个哈利路亚的见证人。”我立刻就懂了。

每抽一下,我就大声喊”哈利路亚”。他们抽得越快,我就”哈利路亚”得越快,喜乐真是在我里面把我淹没了。忽然,好像有人用力在我肋旁踢了一脚,主说:”你睁眼看看,他们把你两根肋骨踢断了。”我睁开眼看见我全身都是紫痕和流血,先大声喊了一声”哈利路亚”。然后说:”你们打断了我两根肋骨,还要打?”坐堂的说:”你怎么会知道打断了两根肋骨?”我说:”你们有医生没有?看看我说的对不对。”过了一会儿,他就叫了一个内行的人进来检查了一下,然后说:”没错,打断了左面两根肋骨,你这小子也真神,你自己怎么知道的呢?”那时他们已把我松了绑,我说:”我当然知道,我是在杭州小有名望的徐亦逊医生。”那个人说:”哦,你就是徐大夫,我听过这个名字。你是个大有名望的医生呢!为什么这样犯贱呢?快快放弃信仰不就结了。”我告诉他,就是把我全身骨头都打断,我也不会放弃信仰的。他们说:”好,有你的,咱们走着瞧吧,看看谁能熬得过谁。”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