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4章 徐亦逊弟兄的见证 又如鹰搅动巢窝(中)——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这样,我在杭州监狱关了差不多有一个月,圣灵在监中大大做工。第一个得救的是那姓李的少年,不到半个月,和我关在一起的八个犯人全得救了。

每次我把福音真理讲给这八位新蒙恩的弟兄听,或者教他们唱新的赞美诗时,看守我们的那个狱卒在槛外,抱着两根铁条坐在地上,也听得非常出神。有一天我招呼他说:”看监的大哥啊,你也一定要信耶稣。”他忽然泪流满面地痛哭起来,说:”徐医生,我看你第一次对那位李大哥传福音时,我正想过来不许你传福音,忽然听见你说,耶稣基督流宝血是为着救我们这些罪人。这句话象是一支剑似的,一直扎到我心里去了。一下我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只看见白蒙蒙的一片,过了好一会还是这样。我心里明白过来,我就祷告说:’主耶稣啊,求你赦免我这一个罪人。我相信你是我的救主。’那一片白光忽然不见了,到现在有半个月了。我把这些事告诉隔壁看守的同志听,他也信了耶稣了。”

第二天,我第二次被提审了,还是那个审判官。一上来,他就凶得不得了。他说:”上面关照下来,你还是个教会的负责人。我劝你快快写悔过书,放弃你的信仰,我们有的是办法。你不放弃,你可有苦头吃的。我们的刑法多着呢,我还没看见一个人能熬过去的。”

我安静一下,在主里面注视主。忽然,我又被圣灵充满,定睛看着他说:”耶稣基督是全人类的救主,祂是独一的神,祂是真神,祂是活神。”他全人大大震动一下,忽然他脸色变得很平和地问我一件事:”上次你确是被打断了两根肋骨,我们因为看你太倔强了,所以没有帮你医,让你疼上两三天再说。后来看你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告诉他:”因为耶稣基督祂是活神,当天我回监祷告耶稣,我的救主立刻使两根肋骨恢复了。你若不信我,可以过来摸摸看。”

他非常惊奇地看着我一阵,忽然大喊:”我办不了你,把他送到老乡那里去审问。”我心里真为他叹息,他明明到了得救的边缘,结果又溜掉了。当我被解走时,大声对他说:”同志,很可能我一生再也看不到你了。快快信耶稣,只有耶稣是真神,是救主。”他竟然回答说:”我会考虑的,你快些去吧!郑法官可不像我,祝你好运。”

你虽然杀我,我仍然信你

到了郑法官那里,他把卷宗看了后说:”他们对你那么客气,难怪你这么坚强。”他叫人过来,给我上最重的铁铐,把两只手反铐起来,把脚也给铐上,然后把我吊起来重重地抽。

他们把手铐、脚链给我戴上后,忽然我觉得一只脚特别的奇痛彻骨。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天他们给我用的是死囚的刑具,我在里面紧紧依靠主:”主啊,你是众善的源头,小子蒙了你浩大的恩典,今天正是要为你作见证的时候,求你给我力量能荣耀你的名。”

祷告完后,圣灵又大大充满我。接着我又被吊起来,他们用鞭子狠狠地抽我。我因手脚都上了刑具,再加上这两根鞭子,一般人是绝对熬不住的。但是主何等爱我,祂的爱在我里面坚固我的心。忽然我觉得我的鼻子被打断了,我就大声喊:”记着,鼻子被打断了。”忽然,两根肋骨被打断了,这是在考验我医生的知识,我又大声喊着:”第二,肋骨两根严重折断。”接着左右断了三根肋骨,我又大声喊着说:”第三,左肋骨折断一根,右肋骨折断两根。”

忽然,他们都停住了手,空气好像凝结了一样。最后郑法官说:”这人真有些古怪,他怎么会知道伤在何处呢?他怎么还能有力量大声喊呢?先把他放下来。”他们把我放下,我因手脚上了刑具只能侧面躺着。我们的主太好了,用祂的爱甘甜地充满我。我虽常常被圣灵充满,但从未尝到像这一次这样甘甜的。忽然我觉得全身折断的骨头,遍体的伤口都痊愈了。并且我手和脚的刑具,主也为我打开了。于是我又大声喊叫:”报告审判同志,耶稣基督是活神,祂若不许,连一根骨头也不能折断。现在我全身的伤都好了,同时主也把我手脚的刑具解开了。”

他们过来看了我一下,真的全身的伤都痊愈了,手脚的刑具也散在地上,那时我忽然站了起来,没有想到两个壮汉看见我站起来,他们回身就逃到审判官身侧说:”他讲的话都是真的。”审判官吓得脸色惨白,站到椅背后,两只手紧紧握着椅背,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全身发抖,说话声音也变得很微弱,说:”把他转到二号重囚牢,我不要再审他了。下面就送最后一审,看上面怎样说吧。”

有一个人过来轻声对我说:”同志,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只是奉命做事的小角色。到重囚牢去照规矩一定要上手铐及脚镣,但不过是普通的手铐、脚镣,不是那些刑具。我知道你老道术通玄,过去随时可解开捆绑。帮帮忙,不要在我手里出事。”我忍不住笑了出来,他那个样子实在太可笑了,我就提高声音对所有的人说:”我没有什么魔术,但是我信的耶稣基督祂是真神,祂是活神,祂的话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请求各位都接受主耶稣为你的救主。”

开始走上最黑暗的路程

过几天,我又被提审,这一次到了杭州法院。法官大概已知道一切经过,所以他什么话都没有问就立即宣布:”徐亦逊顽固反动分子,恶性重大,判有期徒刑十五年,送兰山山区监狱。”

第二天,他们即刻把我送上囚车。在我要上车时,忽然看见文佩和五个孩子,他们被兵丁拦着无法走过来。五个孩子都泪流满面,但没有一个出声。文佩也流泪,但脸色很刚强,还带着笑容,大声地说:”亦逊,我们都以你为骄傲、为荣耀。我会天天为你祷告的,我们也都相信主会与你同在。去吧!亦逊,好好保重身子,我们还有再见的日子。”

那时我的心好像被针刺那样痛,但我强忍着眼泪对她说:”文佩,我深知你是在主里的好姐妹。你的灵性比我好,只是我走了,这个家你就要独挑担子,真是辛苦你了。”我刚想对五个可爱的孩子说话,囚车已发动,把我带往完全不知道的地方去了。

到了萧山境内,还有很长一段路才来到一个深山中的监狱。等临近时我一看,见有这么多的犯人在劳动,这一下我真从心里欢乐起来了,主把我带到一个最好的福音工场来了。办完了一切的手续,领我到住的囚室里。这一个囚室也正好是八个人。我的棉被铺好在地上,我正好睡在两个囚犯中间,到人都回来之后,我为左面一位姓李的和右面一位姓冯的囚犯跪下祷告。正在祷告的时候,左面那一位姓李的忽然用力推了我一下,我被他推到地上。他问我在做什么?我告诉他,我正在为他祷告。他十分惊奇。我就把主的福音讲给他听,才讲了几句,他的眼泪忽然滚滚而下,我就握住他的双手说:”让我们一起来祷告。”我正握住他双手时,他整个人大大地震动一下,接着圣灵就在有能力地充满他。右面那一位姓冯的问我为什么不为他祷告,我立刻转过来握住他的手说:”我正要为你祷告。”当我们的手接触时,圣灵也一样降下来,大大浇灌他。这位弟兄就禁不住大声叫起来。同监的另外五位也跑过来了,我讲了几句简单的福音就为他们按手。圣灵在那一夜做了那么美丽的工作,那五位弟兄也都被圣灵充满了,但他们的声音叫得太大,把整个牢房都震动了。

管理员带着四个武装的警察冲了进来,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等弄清楚之后,就把我关在一间很小、非常脏的单人小房间里。第二天仍是一样把我带到审问室,审问的官员拍桌大怒地说:”关于你的资料我都看过了,叫你放弃信仰,你那样顽固地不妥协。现在倒好,到我这里来,好像请你来传耶稣教。你还不知道,我这萧山监狱是出名的阎罗殿。铁打的好汉也禁不住我们上一次刑,今天我先叫你尝一点味道。”他就叫人来把我吊起来,把浸过盐水的皮鞭轮换着狠狠地抽我。

当他们把我吊起来之后,主忽然在祂的荣耀里向我显现,对我说:”我把你调到这个地方来,是要叫你来作’哈利路亚’的见证。”主的话一讲完,他们的皮鞭就打上来了。浸过盐水的皮鞭打人,真是亏他们想得出来的恶毒方法。皮鞭每一鞭都见血,重一点还带走点皮肉;盐水刺激伤口,真痛得令人神经都要崩溃了,但圣灵也同时带着大能从我的里面直冲上来,我就大声喊”哈利路亚”。他们打得慢,我也喊得慢;他们打得快,我也喊得快。到后来他们的皮鞭像雨点一样打上来,我就用极快的速度喊”哈利路亚”。真是奇妙,我大声喊”哈利路亚”的时候,虽然皮鞭还一样带去血肉,但痛感居然没有了,于是喊得更响亮了。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行刑的人已没有力量继续打了,审判官就叫他们把我放下来。我的背一着地,就晕过去了,因为我整个人已被打得体无完肤,像一个血人一样。他们把我弄醒后,审判官问我:”这样痛你应该早就昏过去的,但是一直那么喊,喊的是什么话呀?”我说:”是’哈利路亚’,就是赞美主,只有开始一二十鞭觉得痛,后来不觉得了。”他说:”你给我记住,在这里绝对不许再喊这些话了。”他们便把我押回去了。

一对同奔天路的美丽伴侣

自我进监之后,常常和妻子、孩子通信,所以我完全了解他们的情形。文佩自我被捕之后,属灵情形有极大的改变,到处去参加地下教会。白天公开在路上,在空场上传扬福音,她已经被他们传去威吓好几次了,但仍然到处传扬主耶稣基督的福音。我知道像这样下去,她被捕的日子不远了。过了不多几日,公安局就把她和另一位姐妹一起逮捕了。先把她们放在一辆大车上,头上都戴上一顶高高的尖帽子,上面写着”牛鬼蛇神”四个大字。然后用颜料把她们的脸都涂成白色,把车开往城里各处游行。每个人后面都站着两个武装的公安人员,手里拿着木棍,一路上打她们。家中五个孩子看母亲被他们弄成这样子,还一路上被打,心里真痛苦极了,一面竭力跟着车子跑,一面大声地哭叫。

文佩在车上不断举起手来喊”哈利路亚”,站在后面的公安屡次叱骂她不准喊,但完全没有用。他拿起木棍,向她的右手猛打了几棍,把她右手的骨头打断了。她的手不能再举起来,但仍满面笑容,继续喊”哈利路亚,赞美主”。五个孩子猛赶一阵拉住车子,大女儿承恩大声哭叫:”妈,他们真狠心,把你的膀臂都打裂断了,这怎么办呀?”大儿子述恩说:”我要到省里去告他们。”文佩非常镇静地叫住五个孩子不要哭闹,对他们说:”你们都太小了,特别是承恩和述恩要照顾三个年幼的弟妹。他们把妈妈弄成这个样子,为的是要羞辱我。但他们得到的适得其反。妈妈天天被圣灵充满,这一段日子中真是一刻也不敢离开主

现在,妈妈心中真是充满了欢喜和快乐,为主受一点耻辱这又算得什么呢?这是主给我们的荣耀呀!刚才他们是把妈妈的手臂折断了,妈妈祷告主,手臂立刻就好了。”说着,她把被打断不能动的那一条手臂高举起来,一面大声喊”哈利路亚”。五个泪流满面的孩子都笑起来了,也都举起手臂来大声叫”哈利路亚”。这样,我妻子也被捕,囚在杭州监狱里。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