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4章 徐亦逊弟兄的见证 又如鹰搅动巢窝(下)——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又如鹰搅动巢窝

我想爱妻被捕,五个孩子单独在外面如何生活呢?最小的一个才四岁,长女承恩也只有十五岁。我俯倒在主面前,这是我被捕之后第一次哭了。但主立刻用祂的能力坚固我的心,用祂的大爱充满我的,主对我说:”你为什么要哭呢?难道我不能照顾这五个孩子吗?他们经过这一段锻炼,对他们会有很大的益处,他们将来也要荣耀我的名。”

我的心因主的话而得着安慰和力量,立即起身写信给五个孩子:

“我所最亲爱的孩子们,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我每天为你们祷告,尤其是今天得到主的话和应许,主是永远慈爱而且信实的。你们失去了父亲,现在又失去了母亲,这也是出于天父对你们的计划和训练。我并不为你们的生活担忧,你们这样爱主,连麻雀都能得到天父的看顾,何况你们是天父所爱的儿女呢

主的话说:’鹰搅动巢窝,在雏鹰以上两翅煽展接取雏鹰,背在两翼之上’,鹰尚且知道如何训练雏鹰飞翔,使他们的翅膀强健,何况你们的天父呢?孩子们,刚强起来!承恩、述恩,现在你们是这个家庭的家长了,要记得主的话,’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依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上祂,祂必指引你的路。’切切记得要全心爱主、敬畏主,要常被圣灵充满,要时刻依靠主,不要因任何事而离开主。这些都是你们从小所受的教导。难道天父的照顾和养育不比地上的父亲强过万倍吗?要振作起来,要做一个荣耀主的人,你们就是世上最蒙福的人。”

写完信再向主祷告、信托,感谢祂给我的家有这么大的恩典。

炉火可以增加七倍,我也不拜你的神

这样,我一个人住在一间又脏又有恶臭的囚牢里八个月。我最喜欢的就是出去劳动的时间,这一个劳动场一共有八百多人,圣灵显出祂浩大能力来,传福音成了那样容易的事,和人说一两句,他就得救了。有时和人碰一下,他就如同被电流通过一样,接着就扑倒在地上,痛哭流泪地祷告。差不多有五分之三的人都得救了,这还是因为在他们紧密监视之下,不然整个劳改营早就全部归主了。为着传福音,我被吊打了十二次,上电刑三次,其他小的刑罚都记不清了。但每一次我被上刑时,我总不会忘记,我是来做”哈利路亚”见证人的。他们打得越重,我喊”哈利路亚”的声音就越响亮。他们真是恨得咬牙切齿,但拿我没有办法。这个劳改营真好,一直有老的人出去,也一直有新的人送进来,所以福音对象永远没有完的。

有一次,他们实在拿我没有办法,就用一个新的方法:不让我吃东西,让我挨饿,想叫我没有力量再去传福音。这也真是一个恶毒的方法。头三天真把我饿得四肢无力,还经常呕吐,连拿起锄头来的力量都没有了。我的里面更不敢稍微离开主。有一天,我回到那小囚室去,突然发现墙上有一个很深的洞,有许多白色甲虫从里面爬出来。主对我说:”这就是我给你预备的,最有营养的美味,这段日子你就要靠着这些甲虫养生。”

那时也实在饿得太难受了,一听见主的话,我就去抓过一只来放在口中。啊!真是美味呢!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些又香、又美味的甲虫呢!这一下我连吃了几十只,奇怪饿了三天,我真想吃七碗、八碗饭才能饱足,但没有想到吃了几十只甲虫就饱了。我过去看一看,天哪!这一个洞一直通到外面去的,真是有成千成万只虫在那里爬动。哈利路亚,耶稣基督真是我奇妙的救主。

第二天,我出去劳动时一身都是劲,工作得特别卖力。那些监视的人都用惊奇的眼光看着我。有一位就走过来问我,是否有人偷偷送饭给我吃?我告诉他没有。那天已是断粮第四天了,他们搜了我的住处,也格外严密监视我,确定我没有吃什么东西。

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一直到第二十天,监视我的人跑来对我说:”小子,你是不是已经修成半仙之体,可以不吃人间烟火了?”我说:”半仙之体算得什么,我只是耶稣基督忠诚的信徒,信耶稣的人都是神的儿子。主耶稣是活神,祂会时刻照顾我,你也快信耶稣吧!”他带着满腹狐疑回去了。不过从第二天起,他们又恢复我的粮食了。

有一天,一位军人过来找我说:”你是不是杭州徐亦逊医生?”我说:”是的。”他说:”我们总队长的爱人病了,且病得很重。听说你在这一个劳改营中,所以我来带你去给我们总队长的爱人看病去。若是把她看好,总有你的好处的。”我说:”好处我都不要,我就跟你去看看吧。”

这是我第一次走出这个劳改营。到了总队长家里,看见他的爱人的确病得很重,但我什么医生的用具都没有,怎样看病呢?我对她说:”你听过耶稣基督的名字吗?”一下子,她掩着脸哭起来了。她告诉我,她小时候是基督徒,但长大就否认了主的名,嫁给总队长之后也跟着亵渎主的名,逼迫基督徒,现在她快要死了,什么都来不及了。我说:”只要认你的罪,主耶稣的宝血会洗净你一切的罪。”她真的痛哭流泪地认罪。过一会儿,我过去按手在她身上,圣灵大大降下来,她不仅被圣灵充满,身上的重病也完全好了。那时,她真的变了一个人,充满了喜乐。她说:”徐医师,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感谢你,我现在好想读《圣经》,不知道你有《圣经》吗?”我想了一会对她说:”《圣经》倒是有一本,我一直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你明天再叫那个兵来领我过来,我就把这本《圣经》给你。”谈完话,我就回到我原来的地方,第二天仍由那位军人领我去,我就把《圣经》给了她。

想不到这下闯了大祸了,她不小心让他的丈夫(那位总队长)发现了这本《圣经》,还看见里面有我的名字和印章。他起了疑心,带了几个兵到劳改场来找负责人详谈,知道我不怕鞭打,也不怕挨饿。他大发了一场脾气,交代负责人一定要想个办法叫我受大痛苦,慢慢折磨我。

那个场长也亏他想出这一个办法来。他在荒场的背面养了十几头猪,用铁皮盖了一间房子,实在是简陋得不能称为房子的。那里本来有些破砖,他弄成了一个好像煮饭吃的地方,那一块地都是非常潮湿的泥泞地,而那几块铁皮的门开向北面,风正好从那里吹进来,他就叫我到那里去和猪一起住,自己烧饭吃,还要管这几头猪。

我一搬到那个地方,苦头可吃大了。这几块铁皮遮身,冬天寒风正从前面直灌进来,里面比睡在露天还冷。我只有一件薄的破棉袄,根本没有御寒的东西。夏天日头晒下来,铁皮像火烫过一样,猪的臭味不用说了。他们把许多木柴堆在那里,在这潮湿的泥泞地上,柴也都是湿的。每天早晨要生火煮饭,这火怎么也生不起来,倒是每次生火,烟就直往上冒,这个弹丸之地的小房,一下都充满了烟,天天这样实在使人受不住。他们规定每天生三次火,眼睛被熏得像孙悟空一样,而且烟使人咳嗽不停。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主对我说:”不要忘记你在这里是要为我作’哈利路亚’见证来的。”我立刻把心安定下来,靠着那位住在我里面的主,每天都充满喜乐,从里面向主欢呼,经常大声说:”哈利路亚,赞美主!”寒冬北风的倒灌,夏天难忍的炎热,一天三次生火的痛苦,和猪一同活在这一块永远不会干的湿泞地上,这些都不会夺走我里面的平安,都不能夺去我里面在圣灵中的喜乐。

有许多亲友,他们听说我的处境,就带着许多吃的东西,跋涉长途来看望,但所有的礼物都被他们没收了。这些亲友也难走进这一个猪圈里的小屋,多半站在门外。他们看见我的处境,都难过得拉着我的手痛哭。我就对他们作见证,叫他们不要难过,下次也不要再带礼物来。我在这里的平安、喜乐和与主同在的甜美享受,远胜过住在皇宫里的王子。每一次来看我的人,反而都有从我这里得着了激励和帮助回去。

一眨眼,在这里已经三年了,我仍无畏惧地向劳改犯传福音。这正是一块传福音的好土,救人是这样容易。被吊打已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了,每次受刑,我总是高喊”哈利路亚,耶稣得胜”。他们气得不得了,但对我,他们也束手无策。

我听说我们的劳改场换了新长官了,以后也常看见那位相貌凶恶的长官,终于我有对手了。有一天,他带了几个人来,说:”你就是每次上刑,都要喊哈利路亚的人吗?”我说:”是的,我是信耶稣的,真信耶稣的人都要喊’哈利路亚,赞美主的’。”他说:”好,你真是一条汉子,这么厉害。今天我就是要来让你不能再喊哈利路亚了。”他立刻吩咐人把我绑起来,要把我所有的牙齿都拔掉。他正说话的时候,圣灵大大浇灌我,主对我说:”孩子,不要怕!忍受一点痛苦,你以后还是要做哈利路亚的见证人。”

他们都带着工具来,两个人挟着我的头,一个人张开我的口,两个人就动手用锥子、键子和其它铁制工具,多半把我牙齿打断,让牙根留在肉里。只有一位特别凶暴,他一定要把我牙根都拔出来,那就连牙床都打坏了。我满口都是鲜血,连上衣都被血染红了。在整个过程中,我痛昏过去三次,但是只要我稍一清醒,虽然很难发声,我仍用力喊”哈利路亚”,但已不能成为声音了。

牙齿没有的头两周,吃饭也成了很痛苦的事,只有把饭越过牙齿的地方硬吞下去,但我仍不失去里面的喜乐。终日与主交通,与主相连真是甘美无比,圣灵经常充满我。”哦,主,你为爱我受尽一切痛苦,我这样一点点痛苦算得什么呢?只是愿意用这一点来证明你浩大无比的爱,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也算是配为你的名受羞辱。其实,我怎能配得呢?愿一切荣耀都归耶稣基督。”

不肯苟且得释放

这样又度过了半年,我在杭州的亲友终于找到一位朋友,他和浙江省省长有很好的交情,把整个案情向他说明。他就下手令把我送回杭州。多少难友都来向我庆贺,特别是那些因我而得救世主的基督徒,都泪流满面来替我送行,以为以后不会再看见我了。

到了杭州休息了几天,我的爱人文佩也因省长的命令得到开释回家。孩子们也长大了,他们也受了许多的羞辱和痛苦,最堪安慰的是,孩子们不仅没有因苦难而退后,反而个个生命都长进了

终于到了那一天,我随着那位朋友去见省长,省长看见我的样子也不禁侧然。他说:”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做的吗?”我说:”谢谢省长,我没有什么需要省长帮忙的事,只有一件事,不知道省长能否请一位牙医为我配一口牙齿。”省长说:”小事,立刻去配。”等我配好了一副新的牙齿时,我内心的喜乐真是无法形容,因为我又可清楚地喊”哈利路亚,赞美主”了。

那位朋友再带我去见省长谢恩,省长见我牙齿配好了,他也很高兴地说:”你不必再去劳改场,我会下令将你的名字从记录中取消。”我一听吃了一惊,连忙说:”省长,那个劳改营我已过了十年,我真想马上回去,那里是使我快乐的地方。”那位省长满脸疑惑,只说:”哪有这样的事?”我说:”省长,对,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我一生最快乐的就是在那劳改场的十年。”

省长看我是真的想回去,他也只好送我回去。回到那里,我的心真是喜乐极了,我又可以用清楚的声音高喊”哈利路亚”,我也可以用清楚的声音对这许多劳改犯传扬主耶稣的大爱了。

一切都是主浩大的爱和恩典,愿普天下神的儿女都能把荣耀、尊贵归给耶稣!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