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6章 你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中)——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一直注视主,不断地轻声呼叫主的名字,忽然听见主说:”你自己可以把这些刑具除去。”我一面赞美,一面摸一下手铐,忽然铁做的刑具都变成软软的,好像橡皮一样,痛苦也全消失了。我就把一身的刑具都拿下来,便躺在床上休息。

同房的女囚犯个个都把眼睛睁得好大地看着我,有几位跑到我身旁来想要对我说话。我就对她们说:”各位难友,我是信耶稣的,是在聚会时被他们抓来的,刚才我的救主对我说:’把刑具拿下来。’我一摸,这些铁做的刑具就软得像橡皮一样,所以都除掉了。请各位不要紧张,更重要的是盼望各位都信耶稣,祂是又真又活的神,祂更是我们慈爱的救主。”

全房间三十一位难友都过来了。我请她们都跪下祷告,圣灵大大地运行,她们看见这样的神迹,都泪流满面地赞美主的名。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荣光,有说不出来的大喜乐。过了好久,听见有人用钥匙开铁门的声音,我就很快地把刑具又都套回身上,再摸一摸,又回转变成硬铁了。真是奇妙!虽然如此,我手脚的痛苦却没有了。

门开了,进来两个人,问她们为什么都围着我?又回头对我说:”已经过了七个小时了,就是一个大男人也受不了这些刑具。你想通了没有?”我说:”我早就想通了,我不会否认我的救主,也绝不会把领头弟兄的名字说出来。”他们也很惊奇地说:”你是比一个铁打的汉子还要刚强呀!好,今天我们不会再来了,等到明天中午再来。你有一整夜的时间,好好想想吧。”他们两人走了后,我又把刑具除了下来,房间里所有的人又围过来,我就教她们唱几首诗歌,整个囚牢里充满了喜乐。

到第二天中午,他们果然又来了,看见我满面笑容,安详地坐在那里,就彼此对问说:”这是怎么回事?刑具对她好像失效了。”于是又把我带回审判室,里面挤满了他们的人,要来看我究竟是怎么回事。老沈说:”刑具对她没有用,拿下来吧!把她绑起来,用皮鞭伺候。”有两个人拿着皮鞭过来,就抽在我背上,鞭子如雨点一样打下来。不久,我就昏过去了。当我醒过来时,我知道他们泼了我一脸冷水。我看见自己身上都是血迹,就对主说:”主啊,今天我在这里为你舍命我都愿意。主,你知道我多么爱你,但是,这样披头散发、满身血迹,衣服也都打破得不能遮体了,这太不像样了。”主说:”我已经医治了你的伤处。”主说话还不到一分钟,全身的血迹忽然都不见了。我把头发拢了一拢,这一下他们真是吓坏了,好像看见一个鬼怪一样。

这是一个更大的工场,庄稼都已熟透了

他们不敢再留我了,就把我送到很远的一个劳改场去。这一个劳改场真大,约有好几千人,并且男女都有。我心里想:这真是传福音的好工场。我办完手续后,就被带到我的囚室。里面已有七个人,加上我刚好八个人。我一进去,就坐下亲近主,心中充满了甘甜和喜乐并且把同监的七个人都放在主恩手中

当我睁开眼时,右边的一位中年妇人对我说:”小姐,我第一次看见进到这里来的人,竟会脸上充满了那样的喜乐和安详,并且你已闭着眼坐在这里超过三个小时了。”我立刻就把我的救主告诉她,并且带她祷告。不料,在我左边的那一位妇人也一直在听我们的谈论,她忽然说:”小姐,我能不能一同祷告?”我说:”当然欢迎。”我们刚要祷告,其余的五个人也一起过来了。原来她们一直在注意我。一位妇女说:”他们真是作孽,把这样年轻可爱的小姐也抓到这个地方来了。”另一位说:”你进来的时候,我们都在注意你。你闭着眼睛坐了三个多小时,我们都一直看着你,你脸上的笑容可爱极了,连我们自己的愁苦都忘记了。”于是我把救主再说一遍。啊!这真是何等其妙!我第一天进监,同住的七个难友一下子就全得救了。于是这个囚室变作天堂似的,我们一起交通,一起祷告、赞美,我也教他们唱了几首诗歌。实在欢乐极了!

第二天,他们提我去受审。那个官员说:”听见你会邪术?”我说:”长官,你看我像不象是一个有邪术的人?”他看了好一会儿说:”我看也不像,那么他们为什么把你抓起来呢?”我说:”因为我是信耶稣的人,这是唯一的原因。我也莫名其妙他们为什么那么恨信耶稣的人。”他说:”信耶稣是一件很不好的事,但是只要你安分守己在家中,也不至于把你抓起来呀!好,你现在回去,我要把这个案子好好弄清楚,究竟是怎样一回事。”那天,就讲了这样几句话后,我又被送回囚室里。我把七位姐妹们招聚在一起说:”我们出去劳动的时候,八个人分散一点,每个人都要找对象传福音。”然后,我们在一起有很甘甜的祷告。

到第二天,我们就是这样借着工作的机会向人传福音。等到收工回来的时候,算一算第一天就有三十二个人得救,我一个人就救了二十八位,还有三位姐妹空手回来,心里真是难受极了。我安慰她们不要难过,要为今天这样的好成绩喜乐啊!

就是这样,得救的人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福音的火在整个劳改营烧起来了。

有一天,他们又叫我去受审问,那天换了一个年纪大一点点审判官,他脸色很难看,斜看我一眼,说:”我已查清楚了,你的确会邪术。我们党员从不搞迷信,我可不吃你这一套,你最严重的罪是组织反动分子,并且多次秘密开会,还敢和治安人员对打,这一个罪名就可以要你的命。另外两件事是这里的人告你的,一件是你仍旧在行邪术,人只要一看你的脸就会被迷住。上次审你的小杜也承认这件事。另一件更严重的事是你一到这里,就借着劳动的机会到处向人传播基督教的毒化思想。这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说到这里,他好像十分害怕地偷看了我一下,那样子十分好笑)”你到那房间去,那里有现成的纸笔,你把所有的事,从你家背景写起,一直到现在每一件事都十分清楚的写出来。要记得这是我们党恩典——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是你最后的一个好机会。”

说完,就领我到一间空房,我就坐下来,拿起纸笔却不知怎么写法。主对我说:”你一点不要隐藏,尽管照着事实写,并且要向他们作见证。”

有了主的话就好了,我拿起笔来,用很快的速度写。写了两个多小时,纸用完了,我就问他们再要一些纸,一直写了三个多小时才写完,连把在监中如何传福音,在劳动时如何传福音都写进去,最后以盼望看这报告的人也能信耶稣,得永生作结束,交了出去。

第二天,他们又叫我上庭。这一次主审人的脸色可怕极了,他把桌子用力一拍,骂了一句脏话,大吼说:”你这个死不悔改的帝国主义的反动分子,竟写了这样一份坦白书。明天我们要开全营的斗争大会,让群众来定你的罪,然后我们再照着你的罪重重地处治你。今天不要回去,就在这间房坐着,我看你还能行出什么邪术来。”

斗争大会变成福音见证会

那一夜过得好快,因主的同在特别亲密。上午十点,他们进来几个人用绳子把我五花大绑,然后押我到外面的广场。在广场上已经搭了一个台子,有好几千人站在台前。然后他们把我押上台去,硬把我的头压低,不准我抬头,说什么因为我是一个罪人。

前面那个指导员正在大声宣告我的罪状,接着就要让见证人一个一个上台来控诉我。

很快地,第一个人上来说:”杨慰慈告诉我,人都是罪人,死后必定要灭亡。”说完就下去,又一个上来说:”杨慰慈告诉我,唯有耶稣基督是救主,祂来到地上就是为担负我们的罪。”第三个上来说:”杨慰慈告诉我,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舍身流血。”又一个上来说:”杨慰慈告诉我,唯有耶稣的宝血能洗净我们一切的罪恶。”又一个上来说:”杨慰慈告诉我,耶稣第三天复活,并且得了荣耀。”又一个上来说:”杨慰慈告诉我,除了耶稣以外,我们别无拯救,因为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那个审判官实在受不了了,他一下跳到台前,大声说:”不要再上来了!不要再上来了!今天斗争会就停在这里!”说完,就拖着我往里面走。

回到审问室,他气得连用拳头捶桌子,大声说:”好你个杨慰慈,你本事真大,竟然把个斗争会变成你的讲道大会了。”我很安静地对他说:”长官,我可一句话也没有说呀。”我这一句话可把他的口封住了,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气得脸都涨得通红,忽然他大吼一声:”我看你真是有邪术,给我用全副铐,铐起来押下去!”这一个味道我已尝过了,手铐加脚镣,并且上下用铁镣扣住,使我只能弯腰站着,我的手腕骨和踝子骨痛得像被压碎了一样,根本站立不住,一下子就倒在地上,两个公安人员把我抬回囚室去。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