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7章 亲爱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下)——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等我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我正在稀奇,在这样锥心刺骨的疼痛之下,怎么会睡着呢?一下子,我跳起来了,因为我所有疼痛的感觉都消失了。看一看我自己,我不禁大感困惑,因为我满身都是伤痕、体无完肤,而现今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了,不禁流泪感谢主恩,仍像素常一样,回到里面,忽然主的爱如泉水一般涌上来,整个人都充满了能力,我的心真的好像满了骨髓肥油一样,我的心紧紧被主的爱吸住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外面有开门的声音,主在里面对我说:”不要怕,你要刚强站住。”我说:”是的,主,就是他们把我全身撕碎,我也不会否认主。”忽然有人踢了我一脚,我睁眼一看,仍是那个黑老虎带着他的两个手下。他看我好像没事一样,就说:”算你狠,我看你能不能再受得住一百鞭。”我看着他说:”就是你把我全身肌肉都撕碎,全身骨头都拆散,我也不会出卖我的救主。”他气得大叫一声,还没有说完,外面一个人跑进来说:”组长,市政府的人来了。”我抬头一看,真是大出意外,原来是张凤玉带着两个穿制服的人来了。凤玉和那个黑老虎理论了很久之后,把我保了出去。

等我把一切的经过告诉了凤玉之后,她脸色非常严肃地说:”你这样爱主,这样为主受苦,我实在太惭愧了。你以后要怎么办呢?”我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绝不会停止传扬救主的。凤玉,你听我一句话,以后不要再管我了,你总不能一次一次来救我呀,我十分感激你,但是求你不要再插手了。”凤玉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这是关系到主的,当然我不能拦阻你,愿主给你智慧。”她说完便回头走了。

圣灵复兴的火焰

我回到寝室中,七位弟兄都很紧张地围过来,我对他们说了一切经过,我们便在一起流泪祷告,接着他们帮我把身上的血迹都洗干净。

在这以后,我真是恨恶自己如何得了灵浸的经历,却仍是一无能力。从那日起,我在主面前有三日的禁食祷告,但仍没有什么结果,我就继续禁食,到第五日早晨我读《圣经》的时候,刚好读到《马太福音》第二十八章,我的心大大被主吸引住了。读到末了:”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刚读到这里,真是天为我开了,忽然《圣经》像一大桶水一样倒在我身上,一个大能使我扑倒在地,我对四围在活动的人和事都看不见了,只觉得神的荣耀和能力包围着我。当我从与耶稣基督的交通里出来的时候,弟兄们告诉我,我已经躺五个小时,已深夜了。

我们八个人商量好,挨着寝室去传福音。到了第二日,把整个学校闹翻了,我们只跑了三分之一的寝室,圣灵显出大能可畏的工作,有五十人清楚得救,加上我们就有五十八人了。那天党委找我去谈话,说:”荆凤岗,像你这样的大闹,若是别人早就被捕了。对你,我们已忍让到最后了,现在我叫一个人陪你到公安局去,他们要和你谈话。”

结果,我到了公安局,发现五个人坐在那里等我,他们只是宣布了我的罪状。我心中有出乎意外的平安和神的同在。他们剥夺了我学生的身份,取消了学期,判我接受一年的劳动教育。

于是,我换了个对我而言完全陌生的环境,一切手续办妥后,我到了我的住所,一个不大的房间里挤了十个人。正当夏天,气味实在难闻,我心早已准备好接受最恶劣的环境。

我在属于我睡的一块地方坐下,主的同在真是甜美,我闭上眼睛,唱我最喜欢唱的诗歌”有了耶稣就是天堂,无祂同在是地狱“,眼中不禁流下泪来,心中充满了主的大爱。忽然有一个人推了我一下,我一看,是睡在我右边的青年人,我定睛看着他,忽然里面耶稣的爱那样有能力地升起来,我觉得那个人真是可爱,就握着他的手,他好像被电电了一下,整个人跳了起来。我用手按着他,对他讲耶稣的救恩,他一面听,一面流着泪点头。左边的人也挤过来说:”你们为什么事哭啊?”我说:”朋友,你也来听。”等我简单地讲完了福音,这两位都已得救。我满心感谢主的恩典,今天刚进来,已得着了两位新的弟兄。到了早晨,一起祷告完了,我就对他们说:”我们要把耶稣基督的福音传遍,即使是舍身殉道,那也是我们最大的荣耀。”

其实我们十个人在第一天就大有收获,我真是稀奇他们竟然没有发现,这实在是不可能的事,只是感谢主的奇妙的恩典,一直等到第十四天,他们终于发现了,但圣灵所点起的星星之火已有燎原之势,无人可以扑灭了。

他们把我铐上手铐带走了。这次事情可严重了,审问我的人拍桌大骂,讲尽最可怕的话:”像你这样的人,该枪毙十次,我们要一刀一刀割你,割满你一千刀才让你死。”我只是闭着眼睛,觉得主的爱实在太大,主的同在其甜如蜜,主的爱把我融化了,脸上不禁露出微笑,那个审判员冲过来用力打了我几个耳光,说:”你还敢笑,把他带进去!”我仍是闭着眼睛,他们把我带进一间房间,我听见有水的声音,便睁开眼睛一看,不得了,一大桶的滚水,我还来不及思想,他们已这一桶烫水整个泼在我身上,并且从头上往下浇下来,我一下在地上痛昏了。他们又把一桶冷水浇在我身上,慢慢地我醒过来了,全身像火烧一样地痛。接着第二桶滚水水浇上来了,我赶紧转身把脸贴在地上,又昏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房间里每一个人都站着,其中一个人竟然是凤玉,她铁板着脸。旁边有一个人说:”凤岗问题很大,上面已考虑要怎样处置他。”于是他们用一块板把我抬上车,到了一处较偏僻的地方。走进一家平民的房屋,我们到了内间,就只有凤玉一个人留下来。

凤玉,在你面前,我真是显得那样渺小

到这时,她才一直无声流泪,她带来油膏和纱布等用具,用清水先洗我的身体,我真不好意思地说:”不行,凤玉,我自已来。”她说:”现在你连动一动的力量都没有。”真的,我连说话的力量都没有,只好让他为我清洗,等到她打理完了,我才觉得全身舒服多了。

凤玉坐在我旁边,看着我说:”今天这一切都是我母亲帮助我的,她也是高级干部。”说完了,等了好长一段时间,她忽然说:”凤岗,今天我嫁给你了。”她的话把我大大地吓了一跳,我说”风玉,不可以开玩笑。”她十分严肃地对我说:”我祷告时有主的命令,我自己也想过,你的表现实在太伟大了,你能受这许多人不能受的痛苦,能为主殉道,我太配不上你了。”

“我告诉你一个消息,上面组织会把你调离南京,关到别的地方去,所以我必须今天来嫁给你。凤岗,听我说,为主牺牲是值得的,舍弃世上一点虚名更是值得的,并且我在主面前有一个很深的感觉,我们还会再见面,还会在一起侍奉主。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说:”这件事你父亲知道吗?”她说:”他不知道,不过我母亲知道,我母亲半年前得救了,也很爱主,她会担当一切的责任。等你走了之后,我也会离开南京,但会和母亲保持联络。”我说:”凤玉,还是不行,结婚也要有一个结婚的样子,现在这样怎么行?”凤玉笑了笑说:”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要举行什么仪式呢?让我们跪下好好祷告,主是我们的见证人,只要你说不是主的旨意,我回头就走。”我们两人祷告后,我像做梦一样,凤玉这么好的条件,竟肯顺服主的旨意,跟一个只有两个礼拜自由,前途未卜的黎人结婚,她实在太伟大了!

两周好的日子易过,又被送回劳改营,因上面命令已到,要把我解到北京。到了北京监狱,那里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我放弃信仰,他们什么方法都用尽了,鞭打是家常便饭,也叫已经放弃信仰的人来劝我放弃信仰,这更没有用。到最后,他们知道用刑对我不会发生什么作用,只有饥饿的方法。

五天禁食,我的体力正急速下降,到了第七天,我只能躺在地上,连呼吸都很微弱了,正当我在生死之间徘徊时,晚上忽然有一个护士进来,泪流满面地说:”不要怕,我也是基督徒。”便从衣服里拿出许多食物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安全的时候,你快吃吧。”我也不客气,实在已到了死亡边缘了,便狼吞虎咽,把所有食物都吃完了才对她说”谢谢!”那位护士很担心他们若一直饿我怎么办。我说:”我是一个蒙主呼召的人,我又是少数民族,我相信我不会死,以往主用多少神迹救我,不然我早死了。”

那位护士又拿出几个煮熟的鸡蛋和两大块巧克力,替我找了一个隐密的地方藏起来,还告诉我说:”要省着吃,饿时吃一小块巧克力糖,就会使你增加热量,真饿得难受时,就吃一个鸡蛋,这样能使你拖相当长的日子。”她说完了话就走了。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礼拜,我的精神、体力、气色都很好。所有进来察看我的人都觉得很奇怪,我竟然还活着。

我以永远的爱爱你,因此我以慈爱吸引你

有一天在祷告的时候,我再一次把自己献给主,并告诉主我爱祂,至死不渝,我就是死也不会否认主的名。正祷告的时候,圣灵一下将神的爱浇灌在我心里。这一次,主爱的浇灌甘甜远超往昔。

到了第十五天,他们什么也没有说,给我恢复了平日的伙食,这以后过了一段相当长平安的日子。

有一天,正是二月的时候,他们忽然提我出去,审判员说:”因为你是少数民族,所以对你特别施恩,明天你可以出监了。”

事情来得太突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我回到房间好好祷告,忽然主那样明白地向我说话:”我召你就是为着你本乡本族的人,回到你本乡去,为我的福音做我忠心的见证人。”我伏在主面前大哭,想到百万黎人的灵魂,这一个担子主已放在我肩头上,心中十分沉重。我对主说:”你已训练我经过这许多水深火热的过程,为着拯救我本族人的缘故,虽死亦不辞。”

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当我把一些杂物从监中搬出来时,茫茫人海,真不知往何处去,忽然使我大吃一惊,凤玉竟在远处站着等我。这时我心中明白了,我的释放一定是凤玉的母亲暗中尽了力。我见了凤玉,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以眼示意。我一路跟着她到了火车站。等我们上了火车,凤玉才吐了一口气说:”这里安全多了,我们先往南京再到上海,然后就要你带我去家乡。”我感动得两眼忍着眼泪,我说:”凤玉,你真的要去边疆少数民族中生活吗?你能习惯吗?”凤玉说:”除非你不要我这妻子。”

过了多少日,跑了多少路,我们终于来到我家门口,族人都用惊奇的眼光看着凤玉。当我向父母详细讲了我们的故事之后,我父亲听得眼泪直流,母亲一下子把凤玉搂在怀中说:”凤玉,你知不知道我也是汉人?”其实凤玉早就听我说过了。

当天晚上,他们两位欢喜地接受了耶稣基督做他们的救主。

孟寨主的得救

我们这一个地方叫”孟家寨”,这一族的族长名叫孟固,大家都叫他”孟寨主”。听起来好像强盗头子的名字,但他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这一带的族民大约有七八千人都黎人,是相当大的一个村镇。

我和凤玉更加依靠主,寻求圣灵的同在和能力。第二天,我们去见孟族长,他在孟家寨有极大的影响力量。我们只是把所有的经过对他述说了一遍,顺便也讲了些耶稣基督的福音,这位老人听得泪流满面,热切地接受救主,后来成为在黎人中传福音的一个巨大力量。

我父母拿出他们所有的家产,办了一所医药服务中心,由母亲和凤玉负责。孟寨主照我们的建议办了一所学校,到了内地请了老师,整个村寨都因此兴旺起来了。我真没有想到在这个偏僻的少数民族中,福音是这样的容易传。这或许和黎人良善、简单、热诚的个性有关。我就专以祈祷传道为事。

福音如同燎原之火

不到一年,福音在这一个族群中真是势如燎原之火,圣灵大能的工作,无人能够抵挡。我们把信主蒙恩的人组织一下,再向黎人其他的族群去传扬福音。那些日子我们真是喜乐极了。

主啊!如今我等什么?我们的指望是在乎你

几年过去,我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在我们这个族里,没有信主的人倒真是难找,凤玉在族人中和母亲一样,得着族人的爱戴和尊敬。她也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力量,不仅传扬福音,教导蒙恩的人读《圣经》,也尽力使这一块偏僻的地方现代化。我们实在太满足了,主赐给我们的恩惠远超我们所能感谢的。我们只有一个盼望,就是全部黎人完全归主,愿主成全我们的心愿。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