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7章 亲爱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上)——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7、亲爱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

荆凤岗弟兄的见证亲爱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光明灿烂的前途

在我国广西和云南的边疆上,有许多不同的民族,国人就称他们为”少数民族”。其实,少数民族中包括了许多独特的民族,我就是少数民族中的”黎族”。但在百万黎族中,又包含了几十个不同的族系。我是生长在黎大族中的年青人。

我的家庭在黎族中是很特殊的家庭。我的父亲在黎族中是很有权势的人,最特别的是我的母亲是一个汉人。她受过很高的教育,是非常美丽的妇人,她优雅的风度,在黎人中得着别人很多的尊敬。

像她条件那么好的一个汉人,怎么会到这么远的边疆来嫁给一个黎人呢?这永远是一个秘密,她从来不许我问。她很爱我的父亲,我是他们的独生子,从小她就教我学讲汉语、学写汉字,也仿照外面汉人学校的课程来教育我。所以我在同族人中,也很得族人的尊重。

有一天,我母亲对我说:”你已长大了,中国政府在南京办了一所边疆学校,我很盼望你能到那里去求学。我已代替你去报名,要做一个现代人就必须有现代的知识。孩子,你知道你肩上所背的责任有多重大?等你学业有成,你有责任回来改革黎人的生活情形,使黎人也能成为现代人的族群。这是很大、也很艰难的责任,但你必须挑起来,我也会从旁尽力地协助。我已为你积蓄了一笔钱,足够让你在南京求学的日子,过一个中等人的生活,路那么远,你越快起程越好。”

第二天,我就离家奔向我完全不了解的世界,但我心中还是充满了万丈雄心,我一定要做一个改革黎人社会的人,我必须到南京后埋头苦干,先把自己装备好了,一条光明灿烂的前途已摆在我面前。

在边疆学校的生活

我万里迢迢地到了南京,在那里一切的事对我都是新鲜奇特的。办完了手续,我已经是边疆学校的学生。在那里,我真是埋头苦读,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有一天,有两个年轻人(不是边校的学生),突然到我的卧室来,告诉我们当晚七时半有福音聚会,请我们务必去听,他们诚恳的态度和他们身上我说不来的一股力量,使我很受感动,我就说:”我一定去。”

到了晚上,我七点钟就到了会议的大厅,四围没有人,看来我是第一个来赴会的人。招待的人请我在第一排坐下,而讲台早已挂上了一张写好的诗歌:

“一、听啊,罪人!慈声何高,救主在呼召,

当他正把多人寻找,莫让他漏掉。

(副)罪人!罪人!听主在呼召,

当他正把多人寻找,莫让他漏掉。

二、莫我,救主,莫我漏掉,听我恭求你,

当你正把别人呼召,莫把我漏掉。”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耶稣”的名字,也是第一次来参加这样的聚会,一切对我都十分新奇。看见一堆基督徒围在一起泪流满面地祷告,我的心受了很大的冲激,我不敢再看他们,就转眼看这首诗歌,没有想到这首诗歌好像会发出很大的力量,一下子把我的心吸住了,我有一个想哭的感觉。我们黎族的男人是绝不肯流泪的,特别在公共场所,流过一次泪,你一生再没有人看得起你了。我把头甩一甩,想把这个感觉甩出去。七时半,大厅几乎坐满了人,一位领诗的弟兄上去领诗,当会众一唱:”罪人!罪人!听主在呼召”时,不得了,这一个想哭的感觉那么强的在我里面。我想,今天我怎么了,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当诗歌快唱完的时候,”当你正把别人呼召,莫把我漏掉”,一股力量像潮水一样,冲击到我心里来,我完全忘了自己,不仅流泪,而且是泪流满面。过一会儿,一位弟兄走过来,把手按在我肩上,我四围一看,原来人都走光了,我不好意思得头都抬不起来,连毛巾都没有带,那位弟兄给我一条毛巾,等我把脸擦好,他很详细对我讲明耶稣基督的救恩。这是我人生太大的一个转变,我不仅成了一个基督徒,而且成了一个狂热的基督徒,不仅花很多时间追求主,并且狂热地在学校传福音。这样喜乐的日子过了两年。这是我一生中最快乐、最幸福的一段日子。

真要变天了吗?

或许我是一个从边疆来的黎人,所以没有像汉族人那样关心时事。等到徐彭决战,国民党军队竟然像摧枯拉朽一样,全军覆没。眼看中共解放军像狂风扫落叶那样直逼长江,学校里面的同学也起了大恐慌,许多人回家的路已被截断了。我的家乡在西南方,还是可以回家去的,但是我舍不得这么多的弟兄姐妹,也放不下我侍奉的责任,所以我就决定留下来了。

终于南京被解放了,当解放军入城的那一天,人群像人山人海似的上街去欢迎,我们学校的学生也都争先恐后地上街去看热闹。过了些日子,一切又归回平静了。从前国民党宣传共产党怎样怎样可怕,看起来还不错嘛,学校也恢复上课了。

我们仍旧回到从前的日子,弟兄姐妹也照样聚会,我也照样狂热地传福音。主也真祝福我们的工作,新蒙恩的弟兄姐妹大量投入我们的行列,我们都带他们到教会去受浸。

到有一天,两件大事发生了。几个大教会的主要负责人被抓了,包括我们的教会。学校换了新校长,并派了一位党委。我心中想,要来的终于来了,我们应该乘着这一段还可以传福音的日子,好好传福音,有一日,算一日,多救灵魂。

教会领头的弟兄被捕了,那时教会还没有封闭,一到主日我仍旧去聚会,但总觉得聚会的空气怪怪的,好像无形中有一股压力,使人呼吸都不自然似的。会后,教会青年聚会的负责人丁济良弟兄和张凤玉姐妹,邀请各大学中负责的弟兄姐妹去凤玉姐妹家聚会。那一次的聚会真是使人难忘,气氛十分严肃。开始时,丁弟兄痛哭流泪地祷告,接着他报告了当前的局面,讲到一半,他说:”还是请凤玉来说吧。”凤玉就接着讲话,她一开始就说:”我有一位近亲是共党的高官,也是现在南京政府的新贵,仗着这一点,各位到这里来交通比较安全。现在,我们教会的三位年长弟兄被逮捕,都受了残酷的刑罚,其中丁长老已熬不过那样的刑法,宣布放弃信仰,但人还被关着。

说到张凤玉姐妹,她是在南京大学(前金陵大学)理学院物理系三年级的学生,是一个有名的美人,再加上她的聪明能干,在其他大学中知道她的人也很多。最重要的是,她的爱主和她属灵生命的美丽,更超过她外表容貌的美丽。那一天,她说话十分平静,先告诉我们,请大家信任她,她绝不会出卖任何弟兄姐妹,她就是死也不会背叛主,并要我们提高警觉,我们的举动都有人在背后监视。那一天交通完之后,大家在主面前迫切地祷告。

我已经提名召你

自从那些变故发生之后,我里面对于拯救灵魂的心变得十分迫切,不仅在学校里疯狂般地传福音,我也上街去传福音,无论什么地方,只要一有机会就传福音,从前这许多相爱胜过亲人的弟兄姐妹都不敢再来聚会了,特别一看见我都故意装着没有看见,快快跑开,只剩两位也从内蒙古来的弟兄,他们一直非常爱主,也没有很惧怕,和我一同站在主旁边。

有一天早晨,我很早起来祷告,忽然里面主给我一句话:”我已提名召你。”这句话的力量直把我整个人震得晃动了一下,我说:”主啊,我整个人都早已奉献给你了,就是我的生命也愿意为你舍去,但是整个环境到了这个地步,你召我出来,我能做什么呢?”

我里面有一个感动催促我打开《圣经》,找到《以赛亚书》四十三章第一至七节,好像每个字都动起来了,每个字读的时候都像大锤锤在我心里一样。一直读到第七节:”就是凡称为我名下的人,是我为自己的荣耀创造的,是我所作成,所造作的。”我整个人都倒在主里面,有一股那么强的能力从我头上一直贯穿我的全人。

忽然,主说:”我已经膏了你。”这个神圣的能力一直笼罩着我全人,也满溢在我里面,我不能说话,也不能祷告,我也不能稍微移动我的身体一点,我只会在里面一直呼叫主的名字,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个能力成为主的大爱,那样有力量的在我里面流动,我就开始大声哭泣。

慢慢地,那样大能的爱变成那样柔细和甜美。等我站起来时,里面有一个微小的声音:”读《以赛亚书》第四十四章。”

这些《圣经》我都读过,但那天读起来都不一样了,每一个字都在震动我的心、灵。读完后,我立刻明白了,从第一至第五节是在为我解释刚才的经历,第六至第八节主给我的命令是我一生无论或生或死都要忠心见证到底的:

“耶和华以色列的君,以色列的救赎主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除我以外没有真神。自从我设立古时的民,谁能向我宣告,并且指明,又为自己陈说呢?让他将来的事和必成的事说明。你们不要恐惧,也不要害怕。我岂不是从上古就说明指示你们吗?并且你们是我的见证,除我以外,岂有真神吗?诚然没有磐石,我不知道一个!”

读完之后,全人充满了平安和喜乐,我显然与主的关系大大地跨了一步。

我们蒙召,不但得意信服基督,并要为祂受苦

不会有任何人承认我是一个传道人,但是在我自己心中,我已经非常严肃地接受了这个呼召,并且我也知道这一个呼召是为着要把福音带回到我的同族——黎人中间去的。

现在外面乱得厉害,教会纷纷关门。弟兄姐妹都在很大的惊恐之下,只有在边疆学校里比较平静一点,因为政府的政策是特别优待少数民族。

我已把书本都放在一边,疯狂地在校内向同学和老师传福音,他们上课时间,我就到街上去传福音。

有一天,三位同学告诉我学校的党委要找我谈话,我就跟了他们去,见了党委,他的脸色非常难看,冷冷地说:”荆凤岗,你该知道许多日子来你自己在做什么。这是政府绝对不容许的。就因为你是少数民族,所以对你特别容忍。现在你要做两件事:第一,要写一份坦白书,最要紧的是声明放弃信仰,也写明你再不会对别人传播帝国主义那些毒害人民的思想;第二,我们盼望你能入党。”我立即截断他的话,对他说:”这不是毒药,是信仰,我决不能答应不传主耶稣基督,我也绝不入党做党员。”一下,党委的脸被气得发青。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透过气来指着我说:”你这是在找死,你等着瞧!”

第二天,又是那位同学进来告诉我党委要找我,我就起来跟他走。我觉得不大对,这次是走到校外去了。我问他党委在哪里,他叫我跟着走就会知道。到了校外,有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旁,我走近时,车里面忽然跳出两个大汉,把我拖进轿车。我正想竭力挣扎,一个冷的像寒冰一样的声音在后面说:”识相点,后面有一支手枪顶着你。”我只好乖乖地进去。他们把我带到一个大房子里,有一个带着墨镜的中年人在里面站着,带我进去的人问他是否要审问我一下,他说:”不必了,他的事我们都已经详细掌握了,这是个硬骨头,你们好好服侍他,回来再说。”

他们把我拖进一间又冷又臭的房间,我一看四面都是刑具,我立刻在里面紧紧地依靠主。他们把我的大衣和鞋袜都脱掉,又在我身上泼了两盆盥水。接着一个大汉进来,手里拿着一条鞭子,上面都是小钩。忽然我里面被一股力量震动一下,主说:”紧紧依靠我。”我立刻闭上眼睛,转向里面紧紧依靠主。忽然有一个人说:”黑老虎说先打一百鞭,除非他愿意合作才可停下来。”接着,鞭子就像雨点一样落下来,奇痛彻骨。开始我还咬牙忍受,二三十鞭之后,我连咬牙的力量都没有了,里面听见主说:”忍着,孩子,忍着!”主说完话之后不久,我就昏过去了。过一会,他们用一盆冷水把我泼醒,说:”尝到味道了吧,快说合不合作?”我竭尽力量大喊:”不!我永不会出卖救主。”他们又继续鞭打我,我又昏过去了。

等我醒过来时,全身每寸肌肉都像刀在宰割一样得痛,那个黑皮肤的中年人站在房间当中,我想他就是那个黑老虎了,他对我说:”怎么样,味道好受吧?还真是一条汉子,我第一次碰到一个人能忍受一百鞭的。”他忽然大声说:”说!合不合作?”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大声回答说:”不!我永远不会出卖我的救主!”

那个黑老虎说:”哼,你没有看见你一身的皮肉已被打成什么样子了吗?另外两人把我扶起来,我一看,这真是鬼魔的手段,不只满身都血肉模糊的,因着鞭子上的钩子,连墙上都有我的血和碎肉,那个黑老虎说:”怎么样?若是合作,就送你去医护室,若是不合作,还有好的在后面。”我实在全身力气都虚脱了,但主给我力量,我仍说:”你们打死我好了,我永远不会出卖我的救主。”黑老虎说:”好!碰上对手了,你真是一条好汉。”他就吩咐他们饿我两天再来对付我。说完,他们锁上门都走了。我看看自己身上,没有一块肉是完整的。

我靠着墙坐着一整天,真是饿得头昏眼花,我想下地狱也就差不多是那样味道,又想到主的爱,真是要下地狱的话,那里虫是不死的,火不灭的,主的宝血已救我脱离了永远灭亡的命运

想到这里,忽然里面有一股那样甘甜的泉源从深处流出来,慢慢地充满了我整个里面。这是主的大爱,何等甘甜的救主的大爱。想到救主钉十字架,也为我受了鞭伤,好叫我们的病得医治,想到这里,我里面突然被震动一下,主这样爱我们,在钉十字架前还为我们受鞭伤,可以使我们得着医治的权利,主的爱是那样甜蜜,主是那样爱我。在主爱的安抚之下,我竟然睡着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