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9章 林家驹弟兄的见证,耶和华救赎了雅各,并要因以色列荣耀自己(上)——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9、林家驹弟兄的见证】

林家驹弟兄的见证耶和华救赎了雅各,并要因以色列荣耀自己

我生长在扬州一个相当富有的家庭,是我父母的独子,又是我祖父母的长孙。我最大的嗜好是读书和游山玩水。两代人都把盼望放在我身上,我也没有辜负他们的盼望。

“不为良相,则为良医”,是我从小的志愿。在北京协和医院求学的第三年,有一位美国布道家约翰伟恩来布道,在第三天晚上的聚会中,圣灵工作很强,使我大受感动,接受了救主,且有很清楚的凭据。从那时开始,我就热爱救主,热衷传福音,也有不少同学因我得救。那时,我立志做一个良医的心愿改成为”救人灵魂,医人身体”的双重医生。

毕业后我再赴美国去深造,在哈佛大学修医学博士的学位。当我在美求学的时期,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是关于我个人和一位从”喜信会”来的同学之间的事。我真羡慕他有那样美好的属灵生活,我和他也成了密友。有一次,在他的房间里,我们一同祷告,忽然圣灵从上面那样有能力地降下,我被圣灵透透地浇灌。这一个经历彻底改变了我的生命和生活。另一件事,就是当我在美求学时,国内起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大改变,共产党军队凭着较粗陋的武器,竟打败了有精良武器的国民党军队。那时从国内,更是从我家乡,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报道传来,于是我想不需要再研究”国民党”了,我要好好研究”共产党”。所以,凡是写到关于”共产党”和”共产党主义”的书,我都收购,这些书装满了一个大箱子。在我毕业的那年,我就匆匆回国,急着要看看家乡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

家乡经历了狂风暴雨的改变

其实,在我踏上回家的途中,我自己的心理上已经准备好接受一个大的改变,但是真到了家乡,还是无法接受这个新的局面。

第一,我亲爱的祖父被捕,经过几次的斗争会,在一次的斗争会中因心脏病突发而死亡。我到了他老人家安葬的地方,放声大哭,因为我永远看不见他老人家慈祥的笑容了。第二,我们家的产业全被没收,我父母被迫住进一间很小的陋室里。倒是我,政府分配给我一间大套房。等我安顿下来后,我第一件事就去寻找从前熟识、爱主的弟兄姐妹们;第二件事,就是把这一个大房间布置成为一个看病的诊所;第三件事,也是我做得最愚昧的一件事,就是写了一封很详细的书信给省政府,也给了最高当局。

结果这三件事竟然没有一件是顺利的。第一件事,以往好多相熟的圣徒好像远远躲开我,犹恐不及,不过都有一个请求,就是来做我诊所的职员,这已是不无欣慰。第二件事,就是开业行医,但有许多必需的配备真是无处可买。第三件事,就是上诉书寄出去就好像是石沉大海。

主,你的恩典何其广大

有三位弟兄一起来访我,他们第一句话是:”你的诊所挂的’福音诊所’的牌子实在不太妥当,得不着一点好处,只会惹来一大堆麻烦。”我就听从他们的建议,把”福音诊所”改为”锡安诊所”,却不知道”福音诊所”这块牌子,政府人员已拍照存档了。

我们忙完之后,我和三位弟兄跪在诊所里一同祷告。那晚,主实在与我们同在,圣灵带着祂的大能降下来。我起来为三位弟兄按手祷告,他们三位都是第一次领受了灵浸。一下子,圣灵把爱主的火焰在他们里面点着,并且燃烧起来了,什么惧怕和顾虑都没了。

我回国的时候,带着一笔相当大数目的款项回来,是当初家里给我寄去,我用不完的。我想,我祖父也知道局面危险,所以把钱大笔寄给我,我都带回来了。

当诊所开张的那一天,真是冠盖云集,市长和党主委都来庆贺。第二天正式开业,我尽心为病人服务,但是第一天挂号的病人多的超过一百二十号,每一位病人走时,我都送他们一本福音小册,请他们礼拜天都到诊所来做礼拜。当天,我就遇见两位患绝症的病人,十分痛苦,我就告诉他们:”你们的病无论哪一位医生都无法医的,只有神的儿子,来做我们救主的耶稣基督,祂能救你们的灵魂,医你们的疾病。”我们四位弟兄带他们两位到里面小房间,为他们按手祷告,圣灵忽然下降,他们的疾病立刻得了医治。

第二天,这二位病人得着神医的事情传得那么快、那么广,我们的诊所挤满了人,真是门户欲穿。那一天,几乎有一小半人不是从医药得着帮助,而是祷告得着神的医治。我深信主要在扬州做大事。接下来的那一个主日,所有得医治的人都来诊所做礼拜了。那天,这一个诊所怎么挤得下?人一直站到外面马路上,我教大家唱一首”重生”的诗歌,然后对会众讲”重生”之道。会众差不多都举手决志,一同祷告。这一下不得了,好像整个扬州城都被这些消息震动了。

就是这样,人越来越多,我们每天工作到半夜都无法应付。于是,我们四个人在后院亲自动手,用竹子搭了一个竹棚,可以容下三百位(我家后面本是一个花圃,面积相当大)。不到半个月,这一个简陋的会所真是容不下这么多人,大家只好用力挤,勉强可容纳四百人,但连转身的地方都没有。但在聚会里,圣灵带着祂的大能力、大荣耀,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见。很多人受了灵浸,很多人痛哭、认罪、悔改,也有人在聚会中疾病得着医治。聚会没有办法停下来,一直延到下午三点,才慢慢安静下来,已经聚了六个小时了。我和三位同工都再回到小房间,俯伏在地敬拜主。

初露恶兆

第二天一早,接到党部电话,要我九点半去公安局会谈。我回答说:”这正是我为病人看病的时候,忙得不得了。”他说:”再忙也要来。”我先告诉了三位同工弟兄们,若不会看病,就用祷告医病好了。

我没有办法,只得准时到公安部,党委书记和公安局长一同与我谈话,他们两个人的脸上严肃的可以刮下霜来。党委说:”你犯了很严重的法,知道吗?”我说;”不知道。”他就列举;”一、用’看病’做借口,宣传宗教毒化思想;二、妖言惑众说让神来给人医病;三、非法聚会,鼓动群众,制造社会不安。”我一听不得了,这每一项罪名都这么严重,就竭力和他们争辩。到了十时半左右,有一百多人聚集在公安部门口鼓噪:”我们要医生为我们看病。”党委一看,知道不好收场,就说:”你先回去看病,你所犯的法要严重考虑。若不好好调整,会导致十分严重的后果。”

等我和病人回到诊所,听见群众欢呼的声音,我知道这一个场面对我绝对不利,而且是带有危险性的,我就站在一张凳子上,使大家安静下来,然后对他们说;”我们有时是由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为我们医病,祂是全人类的救主,我们来到救主面前,必须保持安静、严肃、敬畏的心。”我话说到一半时,看见在群众里面有人在为我们照相,我想这下好,可能罪状又多了一条了。

这一周竟然平静地度过,他们并没有来干扰,诊所里的场面越来越难以控制了。这一个消息在整个扬州市里传播,并且还有这么多病得医治的见证人。到了后来,我们根本无法一个一个看病或祷告,只能五个一组进来。我们把医生的听诊器丢掉,专以仰望神医治的大能,借着圣灵降临在病人的身上,医治他们的病。

礼拜四晚上,我们四位同工商量一下,要来的主日,我们院子里的竹棚绝对无法容纳这许多人,于是我们在城外找到一块空地,随时搭了一个讲台,就在诊所门上了贴了一个通知,要来主日的迁到那里去聚会。

到了那天,人群纷纷集中,我一看不得了,最少也在一千以外。我靠着圣灵的能力,竭力宣扬耶稣基督的救恩之道。到了中午,多少人都留着不肯散去,我们则分头一群一群和他们谈话,一直到傍晚六点,我们才回到诊所。真是筋疲力尽了,但是每一个人心里都充满了说不出来的大喜乐。

那天半夜两点,竟然还有病人来按铃,我猜一定是急病求诊。我披上睡袍出去开门,刚一开门,还没有看见对方的脸,头上被猛击一拳。接着我就被架上一辆车,开到一处荒僻的地方,我才看见四个大汉。接着,他们在我身上拳打脚踢,开始我尽量用两手抱胸,身体尽量屈曲,免得被打在要害的地方。到后来,我已经被打晕过去。他们把我载回到诊所门口,丢在那里。里面三位同工知道我被人带走,他们也都没有睡,很紧张等着,为我祷告。我一被丢在门口,他们立刻扶我进去,那时我早已苏醒,他们为我的伤口做了一些简单的清洗和包扎工作。我说;”弟兄们,这才不过是开始,我们来好好祷告。”正当我们祷告时,圣灵降临在我们身上,大大充满我们,主对我说了一句话;”当刚强壮胆,我是你的力量。”一下,我的心充满了那么甜蜜的平安。

早晨,我们仍按时开门,我仍一如往常为人看病,也用祷告医病。到了十点,公安局的人打电话过来说;”你昨夜挨揍了是不是?我们早告诉过你,你若不改变你的作法,你会犯人民的众怒的,我们也没法救你。”我回答说:”这件事应该是你们治安机关的责任,我还没有空来报案呢。”对面猛力把电话挂上。

主,你是我的力量,我爱你

这一周出的事情太多了。第一件事,我的未婚妻(我们感情素来非常深厚,本来定好我一回国就结婚的)写了一封信给我,说我反党反国,甘做美帝的走狗,她要和我划清界限,当然也取消婚约。我拿着这封信,手不停地在发抖,我的心也在发抖,心像被刀割了一下那样痛,我只能轻声呼喊主名。忽然主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我整个人一下扑倒在主的面前。

第二件事,我的父亲被捕了。自我回国后,我的父母都已经得救了,政府的人也逼他们写信给我,和我划清界限。我竟然也收到父亲的笔信,我看出父亲的字都是从抖动的手中写出来的。他们就把我的父母迁到离我有一段路的一个小室居住。

第三件事,他们又约我去谈话,我照着约定的时间去会谈。这次可不同了,他们把几件具体的事放在我面前,要我签字具结,并说尽了威胁恐吓的话。第一、要我放弃信仰,且永远不再对任何人传耶稣;第二,只是看病,不得用祷告医病,妖言惑众;第三,礼拜天不准再有非法的聚会。

我说;”长官,就是这第一条便是一个死结,我永远不会放弃信仰,我也永远不会答应不向人传耶稣基督的。”局长把台子猛击一下说:”你要找死是不是?回去好好想一想!从美国读书回来,脑子装满了帝国主义的毒化思想,反动、反革命、反国、反党,你所犯的都是死罪,你不要命了!”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就回家了。

我对三位同工弟兄们说:”你们还是避一避风头吧,明天不要来了。至于我,他们是说什么也不会放过的,就让我一个人维持这一个见证,看他们要怎么样就是了。”三位弟兄们都流泪握住我的手说:”我们蒙了主这么大的恩典,我们能背弃主吗?”我看他们向主的心这样坚决,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