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9章 林家驹弟兄的见证,耶和华救赎了雅各,并要因以色列荣耀自己(下)——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狂风暴雨的斗争

第二日,我们照常开业,也照常侍奉,我们的心都准备好了。奇怪,这一天竟然平安无事地度过。到了第三天,我们正在看病的时候,忽然一大队公安人员走进来,有些人是来抓人的;有些人是到处翻箱倒柜,到处搜查的;另有两个人把病人赶走,把大门关起来,贴上封条,他们倒是很有效率。

我们四个人被分别关在不同的地方。第二天,他们把我提审,审判官的脸实在长得很可怕,声音听起来像冬天的冷风一样。他说:”林家驹,你犯的罪实在太大了,他们三个都把你的事供出来了,你若坦白地讲,我们可以把你的罪减轻一点,你若仍是这样顽固抗拒,你就有的苦可以受。我们对你这样的人,绝不会手软的。你在美国留学,和美国情报局是怎样搭上关系的?说!”我还真想不到他们会问这样离谱的问题。

我一看站在我身旁的两个大汉,杀气腾腾,我想这两个人大概是要用刑的人了。我说:”我在美国哈佛大学读医学院,功课忙得不得了,美国情报局在哪里我都不知道。”审判官说:”还狡辩,给我狠狠地打!”这两个大汉真是狠狠地打,我几次被打倒在地上,又被提起来。这一顿毒打之后,我的脸被打得不像样了,好多地方在流血。

他接着说:”你带了五十万美金回来,明明是他们给你到这里来作反革命活动的经费。你是个学生,怎么会有五十万美呢?说!”我在里面只能喊主了,我是带了五万美金回来,他们加了一个”零”,变成五十万了。于是,我就照事实讲:”我带来只是五万美金,不是五十万,这些钱是我祖父活着的时候汇到美国作我生活费用的。”审判官大吼:”照你这样说,倒是我们诬赖你了,揍他!”这一顿拳打脚踢比上一次更沉重了。揍完之后,我只能躺在地上,再无力起来,连眼睛也肿得睁不开了。

他又说了更严重的一件事:”你是个医生,你带了这么多政治书籍回来干嘛?而且这些政治书籍每一本都和我们的党有关系。你是一个最可怕、最危险的反革命分子。”说完。便对那两个人说:”把他带到后面去吊起来,给他一顿鞭子,若是不认罪就让他吊着。”我心里想,这一下给他抓到把柄了,一个医生带着这么多研究共产主义的书干什么,这一下真是有理说不清了。忽然,里面有一个柔和的声音说:”孩子,不要怕,我在这里。”听见主的声音,我真流泪了。我说:”主,是的,只要你在这里,我什么也不用怕。为着你,为着你舍命救我的大爱,我就是粉身碎骨也不能报答。”

他们把我带到后院,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是怎样把我绑起来的,七手八脚把我悬空吊起来,我就失去知觉了。等我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晨,我看见在我身上好几处伤口的血滴滴答答往地上滴,我才恍然醒悟,我已受过鞭刑了,但主让我沉睡了,什么都不知道。一想到主,我就立刻在里面亲近主主的爱真是甘甜,把我的心都要融化了,我不禁流泪赞美祂。忽然,我听见那位审判员的声音:”他是个重犯,把他放下来单独关起来。”

没有人承认的传道人

来到单独的监房,那一天很安静,没有人来找我的麻烦,我想昨天一天的酷刑是足够使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被致死地的。今天大概是让我休息一天,真是太宝贵了,只有我和主在一起。

一整天,我融化在主的爱里,不想吃东西,也不觉得时间过久,我的灵紧紧和主的灵联结在一起,这一个福分就是到了永世也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我的心正融化在主的爱中时,忽然那样清楚见主说话,”我曾提名召你,你是属我的。”主的话真使我的心大大被感动,我问主:”你说提名召我是什么意思呢?”主说:”我已按立你作为传道人,你要向多人传扬我的救恩。”这一下我呆住了,我已作为一个传道人了,这真是世界上最奇妙的传道人!但主的话不会错,主已按立了我,我就应该以一个传道人自居,荣耀主的名。

天使的营和圣徒的营

第二天,有几个官员匆匆忙忙进到我这一个小天地来,抓起我的手来在许多证件上打指模。我想由他们去吧,什么文件我都不知道,就强逼我盖了手印。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又急忙把我带出来,对我说:”我们这里的事已经完了,你也已经被判刑了,现在立刻要把你送到另一个地方去受改造教育,审判书会寄到那里去。”我被他们弄得一头雾水,这是怎么回事?根本没有审判过,怎么会有审判书?

接着是一段很艰苦的旅程,到了目的地,我才知道已到了安徽。他们最笨的一件事,就是把在诊所与我一同见证主的三位弟兄和我解到了一个地方,不过这也是主大能手的管理。我们四个人旅程中见了面,我就把主告诉我祂已按立我做祂的仆人,做祂的传道人的事告诉了他们,并且对他们说:”你们三个人现在是我的同工,我们要非常警醒,保持圣灵的能力和膏油,要常被圣灵充满,要每时刻都住在主里面,不能稍微离开主。”

我们四个人一起去报到,我们人到了,扬州的审判书还没有寄到,直到我现在想起来还是不能明白,他们怎么会这样疏忽?他们的公文过了很久才寄到,这实在是主的手在管理,因此,当我们报到的时候,他们也不知道我们是为什么缘故被抓起来,只知道我是从美国哈佛大学来的医生。因此,他们还给我些优待,让我们四个人住在一起,这实在太好了。我说:”我们要记得我们是主按立的传道人,这是最荣耀的传道人。来,我们先为着我们的使命好好祷告。”当我们刚开始祷告,圣灵就大大降下来,和我们同房的四个未信主的犯人,其中有一个扑倒在地,别外两个也大叫起来,我们仍继续把在这里做传道人的使命对主好好地祷告后,再起来看这四个人,他们都说有一个大能力降在他们身上,有的一下子看见自己是这样的一个大罪人;有的看见耶稣基督的大荣耀,他们都非常清楚得救了。我们八个人就抱在一起大大地喜乐。我们引起的声音相当大,但我忽然想起来,我们这样大的声音四围的人一定都听见了,守卫的人也一定听见了,但怎么没有来干涉我们呢?连来看一下的人都没有?主忽然对我说:”我已差遣天使安营保护你们。”我大大地感谢主恩,因这又是一个工作的印证。我告诉了同伴们,我说:”这里既然有天使安营,我们就称我们这个监房为’圣徒之营’,在这里我们可以大声歌唱,高声赞美,主对我们实在太好了!”

圣灵显出神的大能膀臂

每天早晨,我们出工之前都好好祷告,如同充满了圣灵,从神那里出发的战士。每天回来我们都数算战果,得救的数字竟相当惊人,有许多的神迹奇事发生,但因着时间我们都无法细说。

有一次,上面忽然派了一个人来找我,叫我跟他出去一下,我一面走一面想,不知道会是什么事。到了他们的办公室,原来那个副大队长忽然倒在地上,样子很可怕,我一到,他们就说:”好了,好了,美国医生来了。”我心中正在好笑,我什么工具都没有,什么药都没有,怎么看病?他们把我当作江湖郎中了。

等我一看到躺在地上的那位副队长,里面很清楚知道这明明是鬼魔的工作。他们问我:”你能治这个病吗?”我说:”治这个病很简单,也很容易。”队长连夸我一句:”到底是美国来的医生高明,这里的医务室一点办法都没有,连什么病都说不出来。”

我过去用双手按着他的肩膀,大声斥责:”你这污灵鬼魔,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走!”那人就很可怕地抽了一阵风,便平静下来。等他苏醒过来后,完全正常了。这一下,所有在四围看见的人都呆住了,这是什么医治方法?我就乘机把耶稣基督的救恩对他们宣讲。

第二天下午,一个人急急赶来,拉着我的手往外跑,一面跑一面喊:”医生,大队长不好了,你要快快去救命!”等我到了那里一看,这一下有意思,昨天是副队长被鬼附,今天是大队长被鬼附,今天可比昨天闹得凶多了,他满口在讲鬼话,脸都扭曲了,把办公室砸得一塌糊涂。我一走进去,他就安定下来,对着我看着,我举起手来说:”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立刻走!”照样,他面向直直扑倒在地上,鬼已经出去了。大队长苏醒过来后,千谢万谢,我走的时候,他们都对我恭敬地一鞠躬。

现在不得了了,他们都称我为”神医”(他们讲的”神”字是个形容的意思,不是我们所信的真活神)。不过这一来,我们从”圣徒的营”出发,一面做工,一面向犯人传福音,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凭我们去了。

这一下圣灵的大能横扫劳改营,到处都能听见唱诗和赞美的声音。真是耶稣基督的名在这里大大得胜、大大得荣耀。

主若能得荣耀,一切苦难都值得

四个半月之后,扬州的报告才寄到,原来他们是递给更上层一级去了,上面也有一点听见我们在这里的情形,所以上级有一个紧急命令,把我立刻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去,而把这里的大队长和副队长都调差。我走的时候,许许多多的犯人都来送我,有好些人也在落泪。

等我被解到另一个地方之后,我知道问题严重了,他们宣布我是一个十分严重,十分危险的反革命分子。第二天提审,除了扬州送过来这三条要命的罪状之外,再加上一条,就是我在前一个劳改营中耸动群众制造暴乱。这四条罪连在一起足够让我死两次,但是今天早晨主给我的话:”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抵挡我们?”我的心因主的话更是坚定了。

今天审问的空气也不大一样了,四周站了好多武装警察,他们根本不问这四条罪状便要我照认。在审判时已经挨了好几次狠打了,反正我的手是带着手铐反捆着,鼻子流血就让它流,眼角打破,血就让它流,我的心却紧紧依靠主,那样地。然后,他们要我写白书,比方说:我是美国情报局派到中国来的,我在美国的上司是谁?我在中国的联络人是谁?我策划暴动又是和谁合作?要把所有的人和事由都写清楚。我一看,这可要命,有三十多条,无论哪一条都是无法写的,他们也真的动怒了,把我吊起来用皮鞭打,打完了就让我整夜这样吊着。

这样的日子挨了半个月,他们又换了一批人手,一上来不需要再问,就是动刑逼你招供。他们把我绑在一张凳子上,拿了一壶烧滚了的水壶来,一个把我的头往上扳,一个把我的口张开,用滚水往我嘴里灌。我一看不得了,用我医生的知识,尽量让水在口腔里的时间长一点,但是这也不管多少用,过不久我已晕过去了。他们把我直的吊起来,下面放一张凳子,让我的脚尖碰到凳子,这样就吊不死,可是痛苦极了。多讲这些酷刑,连自己回味时,口里都满了苦水。 

博士牛童 

神的大爱,耶稣基督的大爱,圣灵的大爱,让我在这样三个月的逼供下,竟然度过来了。照我的罪是必死的,但他们对我的苛刑连他们自己也厌烦了,在主恩典之下放松下来了。

过了一段很长的日子,我总算得着权利去出工,他们看我做重的工觉得体力受不住,所以他们叫我负责养一头牛,晚上就和牛一起睡觉。当我赶着牛在山坡野地慢慢走时,我想起从前在哈佛读书的时候许多的好朋友,以及在教会里一些弟兄姐妹们,他们若看见我这一副样子,以牧一头牛来打发日子,他们会有什么样的表现?但是主的爱是何等深厚,心中感恩不止。这是在我被捕之后最舒服的一段日子了。 

谁能使我离开基督的爱呢? 

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我还有被开释的一天,我是准备好一生在监狱里,也死在里面的。

主恩浩大!经过了这一段的经历,我已从青年人进入中年人了,但我无怨无悔,恩主为我舍命在十架,我又有何能给爱我爱到如此的救主呢

主已按立我为传道人,虽然地上没有一个教会承认我为传道人,但我必忠心于我神圣的职责,直到我回到天父的家中。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