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10章 除你以外,在天我还有谁呢?(下)——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靠着那爱我们的,已经得胜有余了

 忽然,从家乡寄来一封迟到的信,得知我的妻子美玉在一年前也被捕了,但没有提起我们那么疼爱的女儿恩霖到底怎么样了?这件事真像利刃一样刺在我心上。我回到主面前,这是我一生最大的一次哭泣,哭得哀恸欲绝。忽然主说话了:”爱妻子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做我的门徒。”听见这句话时,圣灵即将一个那样有能力的大平安放在我里面,漫溢在我的心头。我在这一个神圣的平安中,伏在主面前。等我起来时,天已黑了,我已伏在主面前整整一个下午了。

在耶和华的眼中,看圣民之死极其宝贵

我在监中有好几次听说,有一位天主教的神父,受尽一切酷刑,却不肯屈服。他的罪名太重了,因为他曾有两次设法把信转到罗马天主教的总部去,誓言他一直仍忠于罗马天主教,并奉教皇的一切命令,还将此间一切黑暗和罪恶的行为都写在信上,求罗马教皇奉主的名咒诅这一个国家的一切罪行。这一个罪太重了,我听了心中真为他不值。我们受苦是为主耶稣基督的缘故,告诉主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告诉罗马教皇呢?为什么还要誓言忠于教皇呢?更不该要一个意大利人来咒诅自己的国家。不过这些也都是转折听来的,有时也伏在主面前为他祷告。

忽然有一天,召开斗争大会,对象就是这一位神父,我们都是必须到场参加斗争大会的。当这一位神父被架出来时,他的两只眼睛已被打得像两只青色的小球一样,他的脸已被打得变形了,满脸都是血。他们宣布了他的罪状,读他写给罗马教皇的信,一面还在踢他、打他。我看他还想举起手来,合手祷告,但是他真是左手找不到右手了!好一个不屈的基督徒,好一个勇敢的基督徒,但是也真为他所做的事感到不值得,这又能怪谁呢?他是无辜的,要怪应该怪罗马天主教的那些异端邪说。那一天就宣布了他的死刑,但是并没有宣布要怎样处死他。

我睡到监房是靠边的监房,外面就是竹林。那一个晚上,一直听见那位神父凄惨的呼声:”主啊,主啊”,他真的喊了一个晚上。后来才从别人知道,那个竹林的竹子是一种很特别的竹子,它的幼笋在透过地面时,一个晚上能整整长六寸。他们把他脱了衣服绑起来,压在这些笋苗上,让这些幼笋整夜时间,透过他的身体而使他处死。我还是相信他是一个得救蒙恩的人,他还是为主而殉道的。

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

 他们对我在这里时间太长而有点厌烦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刑法我都尝试过了,他们却没有办法不让我传福音,也没有办法夺去我里面的平安和喜乐。最后他们对我计穷了,只有一个办法,把我再转出去,转道另一个劳改营去。

于是,他们把我转到了河南。当报到时,他们看见我是一个老犯人,所以没有注意我的详细资料,却一眼看见我是一个从美国回来的医生,便问我:”你是医生?”我说:”我是最好的医生。”他问:”你会讲洋话?”我说:”我会讲洋话,但洋话没有我们中国话好听,我回中国就不讲洋话,时间长了,洋话也快忘了。”他看我一下说:”那洋话忘了,还会不会看病?”我说:”我什么病都会看,凡是你能举出来的病,我都能看。”其实,我说的是圣灵能力的神医,这一方面的经历太多了,只要能让我公开看病,这就是我最好的传福音的机会。他被我讲得愣住了,说:”你没有吹牛?”我说:”我从来不吹牛,不信先试试。”他说:”好,办完手续到医务室去报到。”

从那时起,我就正式坐在医务室看病。主真是行了大事,病人多得拥挤不堪。我总是手按着病人的手,为他祷告,他的病就立刻好了,我就轻轻说一句:”要信主耶稣。”病人常是又欢喜又流泪,因我一按他的手,他的病就立刻好了。那里有几位护士,不是犯人,是单位派来的,在两个礼拜内,她们都得救了。

过了两周,他们忽然叫我去问话,这次他们的脸色完全不一样了,说:”我们真让你给骗了,我们接到了电话,也重新查看了你的资料,原来你是从美国回来,是顽强的反革命分子,原来你在医务室里并没有看病,倒是在传耶稣。现在很多人不是叫你”活华佗”,反而叫你”活耶稣”。他吩咐下面的人紧紧看着我,把我所有的事情都报告上去,这样我就再不能去医务室了。

没有想到,更严重的试炼来了。我们虽然吃一些烂菜叶,喝一碗稀饭,但都是在食堂大家一起吃的。我在那里捧着饭碗谢饭的时候,一个看我的人跑来,一下把我的饭碗摔了,板起脸来问我说:”刚才你是在祷告是不是?”我说:”是的。”他说:”上面关照过,你祷告就没有饭吃,叫耶稣给你饭吃好了。”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照常谢饭祷告,他们又把我的饭碗摔了。我知道这一次的试炼要比任何刑法都重,除非我妥协放弃饭前祷告,要不他们就会让我活活饿死。

现在,整个食堂的人都知道这事了,饭前祷告已变成一个公开和仇敌中间的争战。我整天伏在主面前紧紧依靠主,他们就把我单独放在一个小房间里,免得有人和我私通。

过了三天,我连去食堂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们每天来问我一次:”你要不要祷告?”我说:”我还是会祷告。”他们说:”那你就不要去食堂吃饭了。”

饿到第六天,我的体力都失去了,只能躺着依靠主。到了半夜两点钟,忽然有人轻轻推门进来,用手电筒照了我一下,我一看是从前医务室的一位护士,她泪流满面,走过来说:”弟兄,你能不能吃饭前不祷告?否则这样下去,不要多久,你就会饿死的。”我说:”姐妹,现在这件事已变作和鬼魔中间的斗争了,我就是饿死,也不能不祷告。”她说:”我们都在为你迫切祷告,今天得着机会送十颗巧克力糖和一杯水来,你分两次吃,可增加你的热量和体力,就是这些糖也是神迹得来的。”

我请她把我扶起来,先好好地祷告,然后把五颗巧克力糖在主面前吃了下去,把水也喝了。其实我自己是医生,我知道五颗巧克力糖为我现在这样的光景,是不太管用的。就这样,又拖了两天,管理的人每天来看我一次,到了第八天,他进来对我说:”你真是顽强啊!我们以为你就是没有死,也只剩下一口气了,没有想到你还有力气讲话呢。”

到了晚上两点钟,另一位护士拿着一包食物进来,她说:”感谢主,但我不能跟你多讲,这真是主给的,有五个三明治,每个里面夹着一个煎蛋。”我真的从里面笑出来,那么多年没有吃到三明治了,何况还有五个煎蛋。我躺着好好感谢主,吃了一个三明治,对那位姐妹说:”真好,真好。真是要感谢主。这次的三明治要管用多了。”那位护士哭着说:”你真是一个伟大的圣徒。”我心里想这样下去不行,因为她们做这些事是冒着极大的危险,我就迫切祷告主。

这是第九天了,主终于说话了:”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约6:51)我乐得要跳起来了,大声说:”主,你真好。我信!我信!”奇妙的是,那样痛苦饥饿的感觉一下全消了,身体里面忽然有一个奇妙的力量在流动。

到了第十天,管理员来看我时,看见我坐在床上满面笑容地对他唱:”我主耶稣是生命源,我主耶稣是活水泉。”唱得声音还真好听呢,一下把他吓呆了,他说了一声:”真有神了。”便快快把门关上跑了。

我真的一点不觉得饥饿的感觉,身体也很有力量。到了第十五天,管理员推开门说:”傅天民,总队长来看你了。”接着总队长进来,把门关上,坐在我的床边,看了我好一会,忽然说:”你们信耶稣的真是会诅咒别人是不是?”我说:”不是,我们信耶稣的,只会祝福人,不会咒诅人。”总队长停停了好一会儿说:”我爱人病了五天了。”我说:”什么病?”他说:”什么病都没有,就是五天不吃,连喝水都十分困难,现在已经奄奄一息了。”我说:”找医生看呀。”他说:”当然找医生了,但每一位医生看了都摇头说这是怪病,他们从来都没有碰到过这样的病人。”

过了一会儿,他又继续说:”今天据我爱人说,她的病和你有关系,你已经绝食十五天了,竟然气色、身体都还很好,而她忽然和你一样,绝食五天,却快要死了。我爱人说这一定和你有关系,你说呢?”我说:”我也是医生,除非带我去看病人。”他说:”好,我去找一个担架把你抬去。”我说:”完全不需要,我能走路,你在前面带路,我跟着就好了。”

到了他的家里,看见他的爱人真的奄奄一息了,我就过去为她祷告,祷告了很长,把耶稣基督的救恩都借着祷告讲给她听了。我自己越祷告越被圣灵感动,到后来,我是泪流满面地祷告,祷告完了一看,她的脸色和声音完全正常了,她大声说:”耶稣是真神,耶稣是真神!快快给我预备饭吃,我一刻都等不及了。”

我在吃饭之前,先郑重地对队长太太说:”我们信耶稣的人,吃饭前是必定要先谢恩的。那一天,我开口用明朗的声音祝谢,然后吃得特别多,也特别舒服,真是耶稣得胜。那位太太一面吃,一面说:”耶稣基督真是神,是活神!最好每天都请你到我家来一起吃饭。”

我问说:”总队长,你信耶稣吗?”他说:”这样个灵法,我不信也不行啊,不过请你们给我保密,因为党员是不准有信仰的。”他抬起头来对我说:”每天到我家来吃饭是不可能的,偶尔来一次还是可以的,那边的伙食也真不是人吃的。”说完这句话,他对我的态度已变得很自然、很熟切了。

过不久,四人帮倒了,美国的亲友回来都变成大红人了,他们为我平反得释。当我离开那里的时候,心里真有点依依不舍,这样漫长的年日过来,恩主带我所走的道路何等奇妙,我要一生做一个卑微服侍祂的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