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13章 赵咏基弟兄的见证,赶鬼楼——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13、赶鬼楼】

赵咏基弟兄的见证赶鬼楼

我是东北辽宁人,已是第三代的基督徒。我家是大家族,祖系三代共十几人,一同住在大庄院里面,安居乐业,从来不关心外面的国家大事。我是第二代的长子,等于是这一大家庭的家长。

好不容易抗日战争结束了,我们真是满心感恩,请了一位从”神召会”退休的张老牧师来牧养我们。他是一位十分敬虔、爱主的老弟兄,是常被圣灵充满的神的仆人。我们非常欣喜可以在平安的环境中,并在张老牧师的带领下,好好领受主的恩典。

没有想到,只不过转眼之间,接着内战爆发了。而东北三省在俄国军队撤退后,解放军就蜂拥进入,接替了他们的地盘,这一下,天下大乱了。

首先,我们的大庄院被共产党接收了,每一户他们只配给我们一间房间,不管有多少人,都要挤在这一个房间里,其余的都作为公家办公用。

张老牧师是最难为的一个人,我们都关照好不要再称呼他”牧师”,也不要透露他的身份。因为我是家长,所以他们就多给我配一间房间。这样,我就和张老牧师同住一室。

新的政权终于稳定下来,但其中所发生多多少少的变故波折,我也不赘述了。能与张老牧师同居一室,这真是我的福分。我整天跟着他读经祷告,也常常被圣灵充满。虽然外面的环境很艰苦,但是我们心里的喜乐正如主所说的:”这喜乐也没有人能夺去的。”

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十年的那一年,有一天,我和张老牧师有事进城去,忽然看见一个壮汉赤着身子在大街上又跳又吼。张老牧师说,”这是被鬼附的人。”我们便上去救他。

那天,我真的看见了张老牧师身上圣灵的能力。他上去大声斥责那一个恶鬼,又奉主的名命牠离开。那壮汉立刻扑倒在地,口吐白沫,样子十分可怕。过了一会儿,他便苏醒过来了,这是我们所救的第一个果子。结果,这件事在那个大城里盛传。

我们回家之后,就接二连三地有人来找我们。不是来请我们去赶鬼,就是他们把被鬼附的人带到我们这里来。感谢主,所有我们接触的人,每一个都脱离鬼魔权势的辖制和捆绑,而成了非常爱主的基督徒。

我们实在很惊讶,被鬼附的人竟然有那么多。因着鬼从他们身上被赶出去的弟兄姐妹越来越多,我们就在僻静的地方找了一块洼地,许多弟兄都是自己动手,在地上打了许多木椿,并铺上地板,盖了一间很简陋的房子,要做聚会用的。后来,众人都称那房子为”楼”,其实就是比平地高出一截的房子罢了。

慢慢地,这个楼的名声越来越大,邻近城市中的人只要遇到有人被鬼附,就把人从很远的地方送到我们这里来。而这些人中,有些因蒙主拯救后,也就不回去了,干脆在这里住下了。

有一件事很稀奇,就是那些鬼从他们身上被赶出去的弟兄姐妹们,他们特别容易被圣灵充满。我们聚会的人越来越多,加上我们自己家族几十个人,就有二百五十多人了。其中也有些不是被鬼附的,是因听见我们所传达福音而得救的弟兄姐妹们。

渐渐地,我们这个所谓的”楼”越来越有名了,大家就称我们这个楼为”赶鬼楼”。当我们在聚会的时候,人一把被鬼附的带来,在我们楼的地板上一放,鬼就急忙逃出去了。

有一天,发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在白天的时候,我们都不在那里,只有一位蒙恩不久的老姐妹一个人在做清洁工作,刚好碰到有人把被鬼附的人带来了,而带他来的人竟是公安局的同志。公安人员对这些被鬼附的人也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反而心中很害怕,只是不讲就是了。这也就是我们能在这里可以一直公开聚会的原因。

那天,他们把被鬼附的人带来,往地板上一放,对老姐妹说:”你过来赶鬼啊!”这位老姐妹才得救不久,从来没有赶鬼的经验,但她还是过来,跪在那人身旁,在他头旁边用手拍地说:”你走吧,你走吧,你快走吧!”就是这样,鬼也被赶出去。

过了一阵子,一个消息传来,我们这里的公安局局长换人了。那位新局长一上任,第一件事就是要对付我们的”赶鬼楼”。他召集了他的部属,把他们臭骂一顿:”天下哪里会有鬼神这样的事,我们党员更不应该信这一套。现在反而连公安局的人都经常把精神病的人当作被鬼附的,亲自押解到’赶鬼楼’,和他们合作。你们真是丢尽了党的脸!现在,你们去找一个最凶猛、被鬼附的人来,我要亲自押他到’赶鬼楼’去,当场拆穿他们的把戏,然后把他们都抓起来,不许他们公开做礼拜。”

就这样,公安局长亲自带了几个公安人员,押了一个被恶鬼附在身上的人来了。他们一进来,公安局长就拿了一把椅子,大马金刀地往上一坐,大声地说”你们赶鬼给我看看!”

当时我们正在唱一首主得胜的诗歌,我带着几位弟兄们围着这一个被鬼附的人,我们什么也没有做,仍旧唱主得胜的诗歌。忽然,有一股很浓的黑气从那被鬼附的人身上出来,很快地在我们会场绕了一圈,就从窗口冲出去了。在我们”赶鬼楼”的旁边是一大片空地,长了几十棵大树,夏天能为我们遮荫。那股黑气就在几十棵大树周围绕了一圈,几十棵大树竟然都被拦腰斩断,而且斩得那么整齐,最后就逃到外面去了。

那几个公安人员吓得面无人色,拔腿就跑,而逃得最快的就是那位新上任的公安局长。从此以后,我们仍是公开聚会,继续赶鬼,在也没有人来干扰我们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