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14章 你这虫雅各,不要惧怕——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14、你这虫雅各,不要惧怕】

华天民弟兄、郭胜魔弟兄的见证你这虫雅各,不要惧怕

当内战已近尾声的时候,在华北、东北一带,解放军占领了面积约百分之九十的广大乡村,而国民党的军队只是被困在几个大都市里面。东北的情形尤其是这样,国民党军队守住沈阳和长春,在沈阳和长春之间,有很大面积的土地,我们称它为”阴阳街”。

有几十万人民被困在阴阳街,他们往前也不能,往后也不能。红军和国军对这一个地方都没有管辖权,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悲惨的地方,没有法律,也没有任何秩序,就像一个活地狱一样。在这一个地区里,最大的问题是没有食物,每天都有饿死的人,但因新的人不断补充进来,人数总是维持那么多。

第二个大灾祸是红军和国军双方开炮,炮多半都落在这个区域,被炮打死的人实在不少,到处都有残缺的肢体,真是惨不忍睹。

我们二人本来住在长春,在长春教会聚会。在一次的祷告聚会中,主的话临到我:”到上海去。”这几乎是一件绝对不可能的事。我把主的引导和几位弟兄们交通,郭胜魔弟兄忽然对我说:”奇妙,主也给我这样的命令。”在场所有的弟兄们都有一个问题:”如何通过阴阳界?”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但是,我们二人得着的引导却是一样。于是我们把两个家庭都聚集在一起禁食祷告,结果越祷告,越清楚主要我们往南行去上海。

在一个清晨,我们两家人迫切祷告后就离开长春,因为那时的情形,长春市的驻军可以让人出去,但绝不让一人回来。于是,我们离开长春阴阳界,就是那个众人都认为是死路一条的地方去。我们带了三天的粮食(那时长春市被围困数月,城内缺少粮食,已经到了极严重的情况),也带了两个帐篷,抵达了那个可怕的阴阳界。

我们把帐篷支搭好,把两家人安顿好后,我就和大家交通:”现在,这一个地方是绝境,但我们是奉主的命令来的,因此我们只有一件事可做,就是’祷告’。度过了今日,我们绝不知道明天会如何。所以我们特别要为今天祷告,也把明天交在主的手中。”

过了三天,我们的粮食吃完了,但是我们心中的安息有如磐石一样坚固不能动摇。那天早晨,我正跪在主前亲近主,忽然听见皮靴的声音走进我们的帐篷,一直走到我身旁说:”检查。”我心中正有一个大力量那么平静安稳,所以我仍旧跪着不动。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我是来检查的。”我并没有觉得我该站起来,因此我仍跪着不动。这一次过了很久的时间,我忽然觉得身旁有一个人也跪下来,直到我起来时,那个人也起来了。

他是一个穿着解放军制服,带着枪来检查的军人,他正看着我,眼中还含着眼泪。他即过来和我握手,说:”今天我碰到了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接着,我们便坐下来,他就非常激动地告诉我他的故事。

原来他叫李钟生,是一个韩国人,他的母亲是一位非常爱主的基督徒。在他幼年时,他母亲就带他去教会,也常和他一起读经祷告。他说,那是一段令他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他想,他是一个真基督徒,他不仅祷告读经,对主也有经历。在他母亲过世后,他就一个人来中国参加解放军,到处流动。时间久了,他也逐渐冷淡了,慢慢地把主也忘了。今天,他是来检查的,看见我跪在地上祷告,他喊了我两次,我仍跪着不动。忽然,有一个力量震动他的心,他不知不觉也跪了下来,和我一起祷告,当他一跪下,往日他与主交通的情形都回来了。当他说到这里,他的眼泪一行一行地流下来。我就拉着他的手,对他说:”弟兄,在这个地方碰到像你这样真信耶稣的军人,我的心实在有说不出的欢喜。”

我们继续谈了一会,他忽然问我:”你们在这里吃什么?”我只好对他说:”我们在这里,什么吃的东西都没有。”他立即紧握我的手回答说:”弟兄,我深深相信,这一次神叫我遇见你,最少有两个目的:一,是叫我再回到主面前;二,是使我来解决你们的粮食问题,我可以每天提一桶豆渣来。”

“豆渣”在太平的日子,我们是拿来喂猪用的,但在这几十万找不到粮食吃的饥饿群众中,”豆渣”变成筵席上的美食物了。并且,更大的一件事,若是一个平常的人拿着一桶豆渣进来,立即会引起一个大争战,大家蜂拥而上来抢夺豆渣,死几个人是平常的事,但今天却是带着手枪的解放军军官提着一桶豆渣,就没有人敢抢了。

就这样,那位弟兄就每天提一桶豆渣来给我们吃,使我们的粮食问题得着了解决。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了一年半,在这个阴阳界中是最大的神迹了。

在这一年半中,我们经历了多少神用手遮蔽、保护我们的神迹。有时双方炮弹激烈时,炮弹多半是落在阴阳界,我们就跪在地上祷告,我们就走出去大声呼喊:”我们的神比炮弹更大!我们的神比一切更大!”一年半的日子,炮弹的着落点都离我们帐篷远远的。

有一天,这位李弟兄照常提着一桶豆渣来,他把豆渣放下,含着眼泪握住我的手说:”华弟兄,我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我们的部队接到命令要调防了,从明天开始,我就不能再送豆渣来了,怎么办?我真不知道你们以后从哪里去找吃的。”我立刻回答说:”弟兄,你不要难过,你我都知道是主让你遇见我们,每天送粮食来。神打发你,神也会打发别人。当以利亚没有东西可吃的时候,神还会打发乌鸦叼饼来呢。”那一天,我们好好祷告后,李弟兄依依不舍地走了。

但是,粮食还真是大问题,有一天当我祷告时,神说:”你们住在这里一年半从来没有挨过饿,你们也应该尝到挨饿的滋味,你们挨饿两天。”我和郭弟兄就把两家招聚在一起,宣布这一件事。果然,我们禁食了两天。在那两天中,我们两家聚在一起祷告,心中真是喜乐极了,到了第二天,忽然传来了一个好消息,沈阳那一边国民党的军队得到了命令,对阴阳界几十万的难民放行。一下,整个阴阳界就轰动了,大家乐疯了。

当我们从军队防守下过去时,军人免不了会把过去的人身上的财物都收罗一空,连手表、钢笔等没有一件漏掉的。许多人都又哭又闹和军人争执,只有我们两家心中充满了喜乐,主动把一切值钱的东西给了他们,我说:”军人大哥,你们把这一切都拿走好了,只是把《圣经》留下来给我们。”一位军人大声说:”谁要你们的《圣经》。”

我们终于在神的手奇妙的引领下,完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任务,平安地抵达上海。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