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17章 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17、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

张永生弟兄的见证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

我侍奉主已逾三十年,整个三十年的时间,都稳定地在福建一个城市里牧羊一间教会,我一直勉励自己,要做一个忠诚、爱主的神的仆人

我们教会每主日的聚会,都维持在四百到四百五十位圣徒。弟兄姐妹们不仅爱主,更是彼此显出肢体的爱,很长的一段时间中,众人一直活在和谐相爱的关系中,令人欣慰。

因为我在这里待了很长的时间,就是在城里还未信主的朋友亦多彼此相识,因此无论何时上街购物,那些尚未信主者亦会称我为”张牧师”,我也常回答:”先生,盼望你早日信主。”

等到福建城被解放之后,开始时还能彼此相安。当时间过去时,逐渐情形改变了。来聚会的圣徒不仅减少,就是许多街坊邻居看见我,也不像从前那样亲热地与我打招呼了,都远远地避开。

我自己也被政府约谈过三次,我一直祷告主,求主赐给我力量,好让我至死忠心,决不能羞辱主的名。而他们在与我约谈中的话语和态度也一次比一次严厉,许多威吓的话也在我里面起了恐惧。我知道他们这些话并不是空言威吓,他们是真的做得出来的。

所以,我自己也是很谨慎,尽量不让他们抓到把柄,尽量少上街,尽量不和不认识的人说话,尽量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读经祷告。

但是要来的总是会来的。一天,他们开了一辆军车来,把我从房间里抓出来,他们为我做了一顶高帽,上面写着”牛鬼蛇神”四个字。两个人挟持着我登上车,要带我去游街,强迫我喊:”我是牛鬼蛇神!我是帝国主义的走狗!基督教是帝国主义的工具!”我不肯喊,他们就一路对我拳打脚踢。等转了一圈回到公安局,我已经被他们打得头青目肿了。

经过审问之后,他们就判我八年徒刑,接着就把我解到劳改场。我开始不明白,以为劳改场就是劳动、工作,没有想到,到了劳改场,他们仍旧是用各种恶毒的刑法逼我放弃信仰,承认错误。一个月下来,不要说别的刑具,就是每天例行的一顿皮鞭抽打,实在叫人难以忍受。这样的痛和煎熬,旧伤未愈加上新伤,实在痛得锥心刺骨,晚上彻夜不能入睡。

到了有一天,在我被鞭打之后回到监房,我实在熬不下去了。三十年侍奉主,多少灵魂是因我而得救的,有多少弟兄姐妹是我牧羊的,连多少不信主的朋友都知道我是牧师,我是侍奉神的人。若是我真的跌倒了,不仅羞辱主的名,而且会绊倒许多的人。

于是,我俯伏在主面前痛哭祷告说:”主,我实在熬不下去了,若是让我因熬不过这些刑法,而否认了你的名,这一个罪就太大了,在这个城里的影响也太大。主,原谅我,不如让我就自己了结自己的生命,总强如公开羞辱的名。”

我越来越想要自杀,虽然这是主所不喜欢的,但强如忍受不住痛哭而公开羞辱主的名,并且主也知道我实在是不得已的。其实,这个意念在我里面有好几天了,所以,我偷偷预备了一根绳子放在枕头底下。那天半夜,我站起来看看上面的一根梁柱,把绳子套上去打了一个死结,然后我整个人往上一跳,刚好我的颈项吊在绳子上,双脚离地还有好两尺。很快,我觉得魂已离了我的身体,我回头一看,看见我的尸体吊在那里。接着,我的灵魂一下往上升,觉得一切的伤痛都没有了,整个人觉得好舒服。

就在那时,有一道荣光出现在我面前,我听见主说话了,主说:”你来的时候还没有到。”我求主:”请不要让我回到那样痛苦的环境里去,我在这里真好。”主又接着说话:”你在地上的责任还没有完,还有许多见证要作,等你日子满了的时候,我会接你来。”主又接着说一句话:”也不该用这个方法。”

主的话真是充满了恩典慈爱,接着,我觉得有柔软的力量在我肩头上按了一下,我发现我自己已经回到我的身体里面了。我睁眼一看,并不是在监里,而是在我家中。房间里有几个人坐着,见我睁开眼睛,真把他们吓着了,我快开口对他们说话,叫他们不要怕。

他们告诉我:”你死了之后,那些干部就把你的尸体送回到家里来,你死已经超过四十八小时了。”

从这次经历以后,我什么都不怕了,连痛苦的刑法都能忍受了。我只是到处传福音,到处为主作见证。还有什么能使我害怕的呢?我深知时候到了,主一定会接我到祂那里去的。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