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圣徒的血迹脚踪》第20章 在神岂有难成的事吗?——史伯诚

(音频在最下方)

【20、在神岂有难成的事吗?】

冯定国弟兄的见证在神岂有难成的事吗?

我已不是第一次回祖国了,回到福州自己的家乡,还是感叹良深,但和弟兄姐妹一起聚会,心中便充满了喜乐和膏油。

在福州城里有一位老姐妹,她原本在上海读英语学校,英文非常好,年轻就蒙召侍奉主,现在已经八十好几的人了。她的一双眼睛已经瞎了十几年,那天,我去看她,和她一起交通祷告,满了甘甜。她忽然问说:”弟兄,有没有你喜欢的英文诗歌,教我一起唱好吗?”我就选了一首”奇异恩典”歌词如下:

“惊人恩典!何等甘甜,来救无赖如我!

前曾失落,今被寻见!前盲今能看见!

 Amazing grace! How sweet the sound

 That saved a wretch like me!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I am found,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圣徒诗歌》第187首)

我和她一同唱了好几遍,当然每一个字都懂得,她老人家更懂得。歌词中的”前盲今能看见”不是指着外表的肉眼,而是指着我们里面的心眼不能看见救主耶稣。

当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唱着那首英文诗歌时,忽然八十多岁的老人,瞎了十几年眼睛,竟然睁开能看见了,但是她立刻又把眼睛闭起来,流着眼泪轻轻地说了一句:”How sweet the sound”(何等甘甜),她并没有一个字提到她的肉眼得医治的神迹,这样的生命真是令人心被震动。

到了晚上,我参加一个隐秘的聚会,约有二百多位弟兄姐妹参加。我正在讲道的时候,不知道消息已经走漏,忽然十几个公安局的人撞进来,大声喊说:”谁是领头的人?”我想出去说是我,我确是回乡来探亲的外国人,那位坐在我旁边的教会领导人,他一把拉我坐下来,对我说:”这样的场面我们已司空见惯了,今天我们如果靠了你,那往后的日子我们靠谁呢?”

于是,他从容不迫地站起来说:”我们这个聚会,我是领头的,其实我们都是领头的。”他指头一指我说:”只有这位先生不是,他是从外国回到这里来探亲的,可否先让他离开?”他们查了我的护照等文件,然后把手一挥,意思是让我出去。我说:”同志,我不能出去,今天我是聚会讲道的人。”他们根本不理睬我,只是把负责人铐上手铐带走了。我实在觉得惭愧,感动得流泪。

瞎眼得开启的另一则见证

在浙东一个聚会中,我们又看见一个瞎眼得开启的奇妙见证。那天,是一位有神医恩赐的神仆来讲道。讲完道之后,他开始为病人按手祷告,有许多病人得医治。病得医治是很普通的事,我们所宝贵的乃是那被医治的属灵生命和信心的宝贵

那一天,也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姐妹,她的眼睛是因青光眼而导致眼瞎,而且也已瞎了十几年了。我们想她眼里的组织都已不存在了,更不要说到功能了。

她一直安静地坐在一根柱子后面,因与主交通的甜美,而脸上一直带着微笑。她并没有主动要求医治,而当那位神仆走到她身旁,按手在她头上时,她笑得更甜美了。忽然,她的眼睛被开启了,四围的弟兄姐妹都兴奋得大声赞美主,只有她自己仍是那样安静,立刻又闭上眼睛,眼泪从她的眼中流出来(因她的眼睛失去流泪的功能也好多年了),轻声说:”主,我真爱你!”

这样的生命,这样的表现要比病得医治的本身,格外显得宝贵。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