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二篇 君士坦丁大帝的事迹——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第二篇 士坦丁大帝的事迹

第十次大逼迫开始时,戴克里先和马克西缅一同称王。他们选择了两名该撒在他们之下,就是伽勒利和康士坦徒,后者是康士坦丁的父亲。

戴克里先在他和马克西缅一同统治的第十九年,开始疯狂地迫害基督徒。暴政使得他的政权寿命减短,因为神将一个嚼环放在他的口中,其后不到两年,神使他和马克西缅都交出帝国王权,不再是皇帝而成了平民。

在他们的政权结束后,帝国由康士坦徒和伽勒利两人瓜分,伽勒利管理帝国东部, 康士坦徒管理帝国西部。康士坦徒是一位谦虚的君王,他放弃了意大利省和非洲, 也放弃了其他骚乱、不安的国家,仅致力于统治法国、西班牙和英国。

伽勒利为自己拣选了马克西缅和赛弗留作该撒,康士坦徒则选他儿子康士坦丁作该撒。

当伽勒利在亚洲时,马克西缅弃位,罗马兵丁立他儿子马克赛辛为王,伽勒利差他儿子赛弗留去攻打马克赛辛,赛弗留在海战时,被马克赛辛杀死。伽勒利另选李西尼代替赛弗留。

这些君王和该撒都不断迫害那些经过戴克里先和马克西缅逼迫后还存留的基督徒,康士坦徒和康士坦丁是基督徒仅有的支持者和保护者。

试验朝臣

康士坦徒是一位很好的君王,他开明、温柔、宽大,总想善待他的每一个属下。塞鲁斯曾说“他若使朋友富裕起来,就像自己也富足了一样高兴,所以他常说增加公共财富比自己积财更好。他的本性容易知足,所以他用陶器吃喝,如果需要摆设考究的餐具时,他就向朋友借用。由于这些美德,在他治内的各省就大享平安和宁静。”

除了这些美德外,更值得一提的优点就是他对神话语的忠诚、热爱和渴慕。靠着神话语的指引,他从未发动过反对敬虔和基督信仰的战争,也不帮助别人如此作, 他从未残害教会,却下令必须保护基督徒免受一切傲慢无礼的伤害。在当时罗马帝国的所有统治者中,只有他允许基督徒按自己的习惯生活

有一次他想考验王宫里基督徒的真诚和善良,于是召集了官员和仆从,假装要从王宫里的基督徒中选出人来向鬼献祭,只有顺从的人才能保持其在王宫的职位, 照常工作;若不服从,则要逐出王宫并被流放。

消息公布后,有些人愿意向鬼献祭,其余的人却公开、勇敢地拒绝;当时皇上就严厉地谴责那些愿意向鬼献祭的人,断定他们对神是虚伪的、是叛教者,不配留在王宫里,就立刻把他们流放了。

他又大大称赞那些拒绝向鬼献祭、并承认神的人,只有他们配留在王的身边;并立即宣布他们应当成为可靠的议员,也是他百姓和王国的保护人;又说,惟有他们配在王宫里工作,他们是可靠的朋友,宝贵胜过他库中的财宝。

良善与邪恶

老康士坦徒于大逼迫的第三年,即主后三百零六年去世,葬于约克郡。他儿子康士坦丁继位,他像是第二个摩西,被神设立、差遣来带领他的子民,从困苦的奴役中进入自由和喜乐。

君士坦丁像他父亲一样是个良善又有美德的人,他出生于英国,母亲赫琳娜是考勒斯的女儿。他是一位非常慷慨、满有恩典的君王,他渴求学问和艺术,常常阅读、勤习写作。在学习上他获得了惊人的成就,在一切所作的事上也都成功。后来,他成了基督徒信仰的一个伟大保护者,因为他一相信基督后就极其虔诚,并敬畏地追随基督

论到他的天性和智慧,他是一个善于雄辩的哲学家。辩论时话语尖锐、机灵。他常常说,一个君王应该为公共福利的效益而工作,当神命定的旨意临到一个帝国时,谁接受了谁就应该努力去完成,而且要想到他所作的应当与赐于者所给的相称。

前面讲过马克西缅的儿子马克赛辛在罗马被当地执政官的兵士立为王。议员虽不同意,但是因为怕他们而不敢拒绝。他父亲马克西缅曾经弃位,但听说这事以后, 决定要夺回他的王权,他也曾努力说服戴克里先与他同去,但为戴克里先所拒。他就独自前往罗马,想从他儿子手中夺回帝国的王权,但是兵士们不拥护他。

于是他又想了一条诡计,启程前往法国,名义上是要向君士坦丁抗议他儿子的所作所为,其实是要伺机杀死君士坦丁。他的阴谋被君士坦丁的妻子福斯塔,也就是他的女儿所识破,君士坦丁因着神的恩典蒙了保守。马克西缅只得回去,后来在逃亡的途中被捕并处死。

马克赛辛统治罗马的时期,始终是个专制、邪恶、令人无法忍受的暴君。他杀死了许多贵族,抢夺了他们的财产,在他发怒时就下令士兵屠杀大批罗马的百姓, 又作了许多邪恶淫荡之事。

他极为嗜好巫术,与其说他是个君王,还不如称他为巫师来得恰当。他常常秘密地召鬼,想依赖鬼的答覆来打败君士坦丁。当他统治的初期,他伪装偏爱基督徒, 为要罗马百姓作他的朋友,曾下令停止迫害基督徒,也禁止自己无理的骚扰基督徒;但是到他统治的后期,就开始公开逼迫基督徒。

当时罗马的公民、议员都遭受了暴君惨无人道的迫害,和无可言喻的虐待;他们把所受之痛苦写信呈告君士坦丁,衷心地恳求他来拯救他们的国家和罗马城。君士坦丁知道了,非常了解百姓悲苦的处境,极为哀痛,就写信给马克赛辛,劝告并要求他停止作恶及行暴,但这些信和劝告都没有发挥任何效用。最后,他因为怜悯罗马受迫害的百姓,就召集了英、法两国军队,打算以武力来镇压马克赛辛。

十架异象

在大逼迫的末年,即主后三百一十三年,君士坦丁引兵直指意大利。马克赛辛知道君士坦丁打过来了,因他得不着臣民的心,只好倚赖自己的招鬼巫术;他不敢到罗马城外,也不敢在田野中露面,他的私人卫队是他惟一的保护,分别把守在君士坦丁可能打进来的几条狭道上。这时君士坦丁在各个小战役中靠主的能力, 打败了敌人,使之溃逃。

虽然如此,君士坦丁不以此为满足,却更加谨慎战兢,现在已经迫近罗马城,因为马克赛辛曾藉巫术及邪术击溃过伽勒利派来的赛弗留,所以君士坦丁觉得十分不安,他不知道如何才能战胜马克赛辛的巫术。

在君士坦丁兵临罗马城郊时, 他多次举目望天,有一天日落时,南方天空突然大放光明,出现了一个十字架的形状,上面着:“靠这(十字架)得胜。”

潘非勒斯犹西别说“我曾听过君士坦丁多次的报告,起誓说上述之事是真实无误的;当时君士坦丁和周围的士兵都眼睛望天,看到的景象使他大为吃惊,就请教同行的人这是什么意思。晚上他入睡后,藉着他看见过的十字架标记,基督向他显现,吩咐他画下十字架,要他在战争中跟随这个标记,就能获胜。”

亲爱的读者,那一次十字架的异象是清楚的,还有,藉十字架得胜这句话也是神告诉他的。这并非引进迷信的崇拜,也不是要藉此表明十字架本身有获胜能力或力量;而是有另一层意义,即劝他去寻求认识主,激发对他的信心,因他被钉在十字架上,为要将他的救恩赐给全世界、并宣告了他荣耀的名

看见异象的次日,君士坦丁依照画下来的样式,用金子和宝石作了一个十字架作为他的军徽,立在他前头引领军队;他满有胜利的希望和极大的信心,好像他率领的是支天兵天军,迅速捣向敌营。

马克赛辛被迫把军队调离罗马城,当他把全军开过台伯河后,他破坏了密尔维斯桥,并用小船和渡船联结起来,上面盖着木板伪装成桥,设下陷阱想捉拿君士坦丁。

但以后发生的事情,正如诗篇第七篇所说的“他掘了坑,又挖深了,竟掉在自己所挖的阱里。他的毒害,必临到他自己的头上;他的强暴必落到他自己的脑袋上。”这在马克赛辛身上果然是应验了。

当两军相遇时,他在君士坦丁的军队面前抵挡不住,因为君士坦丁的军队是在基督十字架的指引下战斗的,他只得弃军逃跑,想再跑回罗马城,在被追赶紧要关头,他跑上了他自己为君士坦丁所设下的伪装桥,由于坐马失足,他跌进河底,又因沉重的盔甲而被淹死,他的全军覆没于红海之中,正如追赶以色列人的法老军兵一样。

千年和平

当初以色列子民在埃及长期受奴役和迫害,基督徒也在罗马君王的统治下忍受长期的迫害和凌辱,而马克赛辛是迫害基督徒的最后一个君王。士坦丁在十字架的指引下争战,征服了敌人,使基督徒重获自由,在此以前,他们在罗马已经遭受了三百年的迫害

此后,君士坦丁使教会在平静中成长,在此后的一千年中,直到威克立夫约翰的时代,没有发生过迫害基督徒的事件。

君士坦丁的胜利是这样喜乐、这样光荣,人民因而称他为君士坦丁大帝。百姓欣喜若狂的迎接他凯旋进入罗马城,他受到了最尊崇的礼遇;一连七天,广场上立起了他的像,右手握着十字架标记,上面刻着“藉着有力的标记、刚强真实的象征,我把我们的罗马城从暴君的束缚下拯救出来。”

不久,君士坦丁和他的同伴李西尼公开宣布:不强迫任何人信仰任何一种宗教, 把自由给一切人类;让基督徒持守他们的信仰,不再受到任何迫害,其他人只要愿意就可以自由接近他们。这样的法令是罗马人和一切有智慧的人所乐意接受并遵行的。

亲爱的读者,你们仔细想想神大能奇妙的作为。如此众多的君王联合起来反对耶和华和他的受膏者基督,他们想要管辖全世界,他们用尽了一切力量和谋略要废除基督的名,并要消灭所有的基督徒。

如果人的力量获胜了,他们还有什么不能作的呢?或者他们能作的更超过他们已经作的;如果政策和谋略能起作用,那么人们岂不要随心所欲地发明种种残酷的刑罚吗?

但是,即使法令、法律、公告写在板上,甚至刻在黄铜上,这只能恐吓软弱的基督徒。因此,无论人执行何等会议来反对主,然而当这一切都过去时,基督和他的教会却仍然永远坚立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