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三篇 宗教改革的晨星威克立夫约翰(1)——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第三篇 宗教改革的晨星威克立夫约翰

虽然在约翰威克立夫之前,圣灵在神的教会中,间或兴起一些勇士,他们本着与威克立夫同样的原则而努力奋斗,反对罗马的主教、以及修道士伤害信徒属灵生命的迷信,并致力推翻这日益增长、离经叛道的洪流。然而这些勇士的人数不多, 也不为人所知,所以我们就从威克立夫约翰的事迹说起。

他在迫害的怒火中开始了最早的工作,因着神的保守,步入竞技场成为保卫真理的英勇战士。主在英国兴起我们的弟兄威克立夫约翰,使他完全、充分地了解了教皇的教训及其假信仰对信徒的危害

威克立夫约翰是牛津大学的神学读经师,也是一位有名的学者, 在各类哲学上都有极深的涉猎,这不仅可以从他的著作中得知,也可以从他最凶残的死敌华尔顿的表白中体现。华尔顿写给教皇马丁五世的信中提到,他非常叹服威克立夫的惊人雄辩,因他所凭藉的资料详实可信,而演说时所用的言语更是热情有力。

荒凉的世代

威克立夫的工作约从主后一三七一年开始,那时正是英王爱德华三世统治时期。

当时全世界似乎都已陷入了绝境,在邪恶的等级制度下,神的百姓对神的真理完全被蒙蔽,而威克立夫却像个勇敢的战士,为神刚强站住。恩年斯的儿子西门曾说:“他像漆黑天空中的晨星、像满月、又像太阳的光辉,在神的殿和教会中闪闪发光。”

那个时代的信仰完全腐败堕落,基督徒徒有其名,绝大多数的信徒都不明白基督又真又活的教训,正如世人不认识他的名一样。至于在信心、安慰、律法的总结及应用、基督徒职责上,更显得软弱无能;对圣灵、罪的重大及罪的能力、真正的工作、因信称义并得恩典、基督徒的自由等等,几乎是一无所知。

神的儿女舍弃了神话语的活泼大能,盲目地随从外面的礼仪和人类的传统,他们得救的盼望完全寄托于这些外表的虚仪。在教会中讲道的内容极其空洞,无法成为信徒生命的指引,所仅存的乃是有形无实的繁文缛节,永无休止的重复礼拜而已。

教会陷入了各种极端的专制之中,基督的贫穷和单纯被天然生命的残暴和好恶所取代。许多一度蒙基督救赎而得到自由的信徒,他们的良心再度落入虚仪的捆绑和陷阱中!

基督徒似乎被人的法令、制度牵着鼻子走,因为主教乃是依着他个人的喜好,而不是按照基督的旨意来带领他们。朴实无学问的百姓远离了圣经的一切教导,认为只要听懂牧师所讲的就够了;另一方面,牧师们则按照罗马教廷指示的方式来教导,大部分的内容是为着罗马教会的益处,胜过为着基督的荣耀。

在这漫漫的黑夜里,似乎没有任何纯正教训的火花存留,但是威克立夫奉神的命令开始行动了,主藉着他先唤醒世界,从人类传统的深河淹没中重新起来。

振臂疾呼

威克立夫感到基督福音真理的教训,已被许多主教和修士污秽的谬论,及隐藏的错误所玷污。他经过长久的挣扎与思考之后(全世界普遍的无知,使他常常暗中叹息,心思里满了哀痛),觉得不能再忍耐,他终于决定倾其全力来与这叛道离经的异端邪说对抗到底。

他在学校中公开竭力地表示抗议,主要目的是要把教会从拜偶像的歪风中召回来,尤其是圣餐的问题,因为这关乎基督的身体与宝血。

他的抗议引起了轩然大波,首先是僧侣和修士们为了自己的肚腹和钱袋的利益,开始暴怒、疯狂地攻击他,他们有如成群的大黄蜂螫遍威克立夫身上各处,藉此维护他们的祭坛和肚腹;

其次他们背后的势力,神父、主教,主教以上有大主教,更是不容许他来挖掘他们的痛处和脓疮。

当时的大主教是索德柏立西门,他负责处理威克立夫的事, 为着自己的私利,竟剥夺了威克立夫在牛津大学的圣职。

最后,当真理开始得着圣徒的支持时,这些神父、主教、大主教的势力再也抵抗不住了,他们于是上告罗马的主教,他的势力有如闪电雷轰,把他当作暴力的避难所。但是皇帝对威克立夫友好的支持,使他平安渡过神父、主教、大主教的恶毒攻击。干特的约翰,蓝开斯特的公爵、皇子、波西亨利勋爵都是支持威克立夫的贵人。

威克立夫被免除圣职主要是因为他认为:教皇并不比别人有权柄可以把任何人逐出教会,事实上他解决问题的权柄也只不过和其他神父一样。

他断言,无论是君王还是世上的勋爵都不能将永恒赐给教会或教会中的任何人,因为教会中的人若习惯地犯罪,世俗的权力只能夺去他们因功绩所获得的褒赏而已。

关于这一点, 英国的鲁夫斯威廉曾说过:“无论是什么事,只要是合法的,他现在为什么不能再这样作呢?如果他作的不合法,使教会犯了错误,教会为他祷告就不合法了。”

此外,他还讲到圣餐,证明圣餐饼的性质就是(译者注:天主教传说经神父祝福圣餐饼后,它的实质就改变而不再存在。)实质的饼,在圣经中有简单而明确的经节来说明这个真理。威克立夫约翰为了维护真道遭到许多人的不满及仇恨,尤其是修士和及富有的神父们。

大主教的传讯

虽然在蓝开斯特的公爵、波西亨利勋爵的赞成和支持下,威克立夫曾坚韧的抵挡了仇敌豺狼般的暴力及残酷,在主后一三七七年,那些剥夺过威克立夫牧师薪俸的主教们,终于煽动了大主教索德柏立西门起诉、传讯威克立夫,把他带到他们面前。

蓝开斯特的公爵知道了他们的计划后,担心他一人不足以应付主教那群人,就在修士中找了四位神学士,每一个修道会中一位修士陪威克立夫同去,这才放下心来。二月十九日星期四那天,威克立夫去见主教,陪同他的有蓝开斯特的公爵、波西亨利勋爵、英国的马歇尔勋爵。波西勋爵则先他们而行,为他们预备住处。

威克立夫藉神的预备,有了足够的保护去见主教,在路上勋爵们不住地鼓励他, 要他在众主教前不必有丝毫的畏缩,因为与威克立夫相比,主教们都是没有学问的人,也不要惧怕群集的百姓,因为他们不但不会害他,反而会支持并保护他。

听了这些话,再加上贵族们的支持,威克立夫满有信心地走进伦敦的圣保罗教堂, 这时教堂内挤满了人,要听罗马教会如何论定威克立夫,由于人太多以致连势高权重的贵族们都难以进入。伦敦的主教库特内威廉眼见马歇尔勋爵在教堂的人群中引起的轰动,便对波西勋爵讲,他若早知马歇尔勋爵有如此的影响力,就会阻止他前来。蓝开斯特的公爵听见这话,心中充满了对主教的轻视。尽管主教不肯答应,公爵仍坚持要留下马歇尔勋爵。

最后,经过许多努力,他们才进入圣母教堂。审讯时公爵、男爵和大主教、及其他主教坐在一起,威克立夫则按规定站在前面,静候主教们将罪名加在他身上。因为有许多问题要威克立夫一一作答,所以波西勋爵就请他坐在软席上。

伦敦的主教因而怒火中烧,坚持不许他坐下,因为根据当时的法律规定,无论谁受传讯, 在回答主教的问题时,都应该站着回答而不能坐下。这事情如火在他们中间点着了,贵族和主教们互相攻击,人群也立刻骚动起来。

公爵加入了波西勋爵一边,以急躁的言语对付主教,主教也不甘示弱,他是谴责和非难的能手,不仅以牙还牙,更有超群的责骂艺术,使公爵羞得满面通红,在敌不过主教的责骂,恼羞成怒之余,公爵威胁主教不仅要打掉他的骄傲,也要打掉英国所有的圣职职权。

他说:“你可以凭着你的父母吹牛,但是他们并不能帮助你,他们充其量只能帮助自己,因为你的父母只是德文郡的男爵和女伯爵而已。”主教反驳说,他的自信并非来自父母,或任何别人,而单单来自神。

公爵对旁边的人轻声耳语,说他不愿再听主教讲的话,反而要抓着主教的头发, 把他揪到教堂外面去。由于他在说这些话时声音太大,被伦敦的民众听到了,使得他们勃然大怒,叫道:“我们决不让我们的主教受轻蔑的侮辱!我们宁可丧生也决不让主教被揪出教堂外!”因此这次会议便在责骂和争吵中解散了。

福音真光

爱德华二世逝世后,他的孙子理查三世继位,他对威克立夫约翰的道路和教训并没有什么太深的敌意。在先王晚年时、英国政府的所有部门全由蓝开斯特的公爵统理,现在先王过世了,公爵和波西、马歇尔勋爵都已离职退隐,不再干涉政务, 主教们觉得现在正是对付威克立夫的大好时机。这时威克立夫在公爵及马歇尔勋爵的保护下至今还享受着一些宁静,虽然主教禁止他辩明真道,但是他仍然和同伴们打着赤足,穿着粗呢法衣,认真地向百姓讲道。下面,我们收集了他几篇讲章的题目。

威克立夫讲道题集

.祝谢后的圣餐,不就是基督的身体。

.罗马的教会并不超过任何一个教会,而成为众教会的头;彼得和其他的使徒一样,并没有从基督得到更多的权柄。

.罗马教皇在教会中和任何其他的教士一样,没有得着更多基督教会的钥匙。

.福音是惟一准则,足够规导每个基督徒的现实生活,任何其他的准则都是多余的。

.一切福音之外的准则,当热心宗教的信徒去遵行时,就落在这些准则的辖制下, 无异于墙上刷白,并不能使福音更加完全。

.  教皇和教会的其他高级教士都不可私设监牢,藉此来刑罚违规之人。

虽然主教和高级教士都下令不准威克立夫开口,但他不受他们的压制,反而将真理更猛烈地宣扬开来,因为他已得到某些贵族们的赞同和喜爱,同时也想以他的教训来鼓励平民。

这时法利赛人开始集会反对已经向外传播的福音真光,教皇是幕后操纵者,他一直用他的训令及信件来煽动他们,使他们更加疯狂。

主后一三七七年,即理查二世元年,教皇格利哥里把训令直接发至牛津大学,他严厉又傲慢地谴责他们竟容让威克立夫约翰的教训长久地扎根,而不使用天主教教训的弯镰刀去将它的根挖出来。牛津大学学监和校长接到训令后,开始商议, 久久仍犹疑不决,衡量是否要光荣地接受它或羞愧地拒绝它。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