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四篇 一位勇敢而可敬的殉道者所受的困苦(1)——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第四篇 一位勇敢而可敬的殉道者所受的困苦和迫害奥特开斯脱约翰爵士柯士汉勋爵

基督耶稣忠实的仆人威克立夫约翰是一位生命卓越而有学问的人,他与欧洲的敌基督者罗马教皇,及其麾下的一群受膏的伪君子勇敢地斗争了二十六年之久,使教会恢复到当初基督升天时的纯洁状况。

他于主后一三八四年去世,走完一个标准基督徒的一生的道路而回到神的双臂中,他被安葬在列斯特郡路特渥斯他教区的教堂里。

“邪恶的异!”

以后有不少虔诚的门徒跟随这位义人的脚踪,为持守所信的福音真道而活出卑微的美德,反对极端骄傲、野心勃勃、买卖圣职、贫婪、假冒为善、亵渎神圣、专横、拜偶像,以及结出其它恶果,又硬着颈项的法利赛人。

当时的坎特布雷的大主教是阿伦德多马,他就像从前的法老、安提刻斯、希律或该亚法一样凶狠。主后一四一三年,他在伦敦圣保罗教堂内召开的一次全英国的罗马天主教的宗教会议。

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是要镇压福音的扩展及传播,尤其是要抵挡高贵及可尊敬的奥特开斯脱约翰爵士柯布汉勋爵。主教称威克立夫约翰派信徒为罗劳派,而柯布汉是他们主要的支持者、接待者及维护者。

在伦敦、罗契斯特和赫里福教区, 柯布汉差派那些没有传道许可证的主教们外出传道,教导信徒们关于圣餐的真理,拒绝接受罗马教会的决定。所以他们立刻决定诉讼,判决他是一个最邪恶的传异端者。

这一伙人中不乏狡猾的谋士,他们想到柯布汉勋爵出身高贵,又深得英皇的宠爱, 所以事前必须有周密的准备,千万不可冒然从事。他们决定先去探听皇帝的意见, 由大主教阿伦德多马、其他主教和一大批教土一起去面奏英皇。

在凯宁顿他们恶毒地大肆攻击柯布汉,毁其名誉,英皇平和地听了这些教士的讲论,并不为他们所动,反而要求他们善待柯布汉,因为他有贵族的血统和骑士爵位,为了维护王室的尊严,他希望主教们尽量不要苛待他,总要让他回到教会的合一中来。英皇也答应他们,只要他们谨慎行事,他就愿意认真地与柯布汉商谈这事。

不久以后,英皇私下把柯布汉找来,劝他应当顺服神圣的教会,就像一个孩子顺从母亲一样,并且要认识自己是个罪人。

这位基督徒勇士回答说:“尊贵的皇上,我一向都很乐意服从你的旨意,因为你是个基督徒国王,是神指定的使者佩剑惩罚作恶的,保护善良的

在我眼中你仅次于永生的神,因此我要像从前一样绝对服从你而不稍改变,我的一切财富和性命,随时准备在主里为你的命令而摆上。

但是对于教皇及其属灵生命,我不能苟同他的所作所为,也不能服事他,从圣经中,我认识他就是敌基督灭亡之子、是神公开的仇敌、是站在圣地的那个可憎恶者。”

英皇听了他这段话,亦无可奈何,只得任凭他。

暴怒的仇敌

尔后,大主教又去找英皇,要听他的答覆,这次王赐给大主教一切权力,按着他们恶毒的法令,所谓的“神圣教会的律法”来起诉、审查并处罚柯布汉。

但在指定审判的那天,柯布汉没有出现,大主教谴责他是极端顽抗之人。后来, 他雇用的密探及谄媚者向他作假报告,说柯布汉勋爵嘲笑他和他一切的举动,仍然坚持原来的看法,并藐视教会的权柄,轻视主教的尊严及教士职位的次序,(这些都是他们控告柯布汉的罪名);虽然这些人并未提供确实的证据,但是大主教在情绪疯狂之余,把柯布汉革出教会。

主最坚定的仆人、可尊敬的勇土、奥特开斯爵士柯布汉勋爵,看到敌基督以狂怒的风浪冲击他,晓得在他的四周埋伏着致命的危险,他于是振笔疾书,写了一篇文章作为他对大主教的答覆,亲笔签名并盖上手印。

他把抄件送呈英皇,盼望能得到他的恩典和怜悯,谁知英皇不但不接受,反而令他将抄本送交审判官。他要求英皇差派一百个骑士和卫士给他,使他能脱离一切异端的罪名。并且表示无论对方是基督徒或异教徒,他都愿意按照武装法为着他的信仰作生死战;然而英皇和贵族参议员都不肯支持他,最后,他当众从容地抗议、拒绝改变他的看法,他宣告无论在什么时候他都要谦卑地顺从神的律法

后来,英皇在国王的私室中召见他,柯布汉勋爵对王说:“我已经越过大主教向罗马教皇上诉,因此大主教不能作我的审判官。”他恭敬地把上诉书呈交英皇, 但王比以前更不高兴,发怒地对他说,他不应当上诉,应当等候教皇召见他。无论他愿意与否,大主教是他合法的审判官。

善良的柯布汉合法的要求不蒙应允,又因为他不愿宣誓在凡事上顺从教会,接受大主教命令来苦修,于是英军便下令逮捕他,把他关在伦敦塔里。

羊入狼群

审判之日到了,圣马太节后的星期六,九月二十三日。大主教阿伦德多马在圣保罗教堂开会,坐在该亚法室里,与会的有伦敦的主教克立福特理查,文切斯特的主教包林勃路克亨利。

伦敦塔的中尉莫尔利罗伯特准时将柯布汉带上来,大主教对他说:“约翰爵士,在我们省里的末次牧师宗教会议上发现你有某些异端的思想,并且也有充分证据;因此,依照属灵的律法向你提出上诉,但是你拒不出面。对于你的顽抗,我们已经决定要公开地把你革出教会。我们绝对不会赦免你,即使你柔顺地要求赦免,我们也不会答应。”

柯布汉勋爵回答说,他不会要求赦免,但他很高兴能有机会在大主教和众弟兄面前重申他所持守的信仰、并要永远坚守。说完,就从怀中取出他被控告的那些文章,当众宣读。

关于偶像问题,我知道它们不是信仰。但是教会却牺牲了对基督的信心,按立偶像来纪念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受难,以及其他圣徒忠贞的生活及殉道。

不论是基于那一种目的把死的偶像当作神来敬拜,是违背圣经的教训的,甚至不把希望寄托于神却寄托在他们身上,爱偶像过于爱神。凡拜偶像的就是犯了最大的罪

“我愿意说得更清楚些,世上每一个人都是客旅,他不是走向蒙福之地,就是走向痛苦的深渊。他活着的时候若不知道持守神的圣诫,就算他去世界各地朝圣,他仍然得不着永远的生命,他就要受咒诅;凡知道神圣诫并一生持守的人, 即使他没有去各处朝圣,就像现在的人去坎特布雷、罗马或他处朝圣一样,他是必然得救的。”

大主教命令他暂时离庭,就和另两位主教、几位博士商量,要想办法来对付他。最后,他们得着结论,大主教就叫他进来,问他说:“约翰先生,你必须将你的想法讲清楚,你是否还坚持相信祭坛上的圣体,经教士祝福后依然还是物质的饼?关于认罪受惩诫的圣仪,(在当时有相当多的教士们负这方面的责任)你是否同意每个基督徒都必须向教会所按立的教士忏悔?”

义人柯布汉勋爵的答覆是:他不再考虑要宣告什么,也不必再作任何说明,因为他的文章已经回答了所有的问题。

大主教又问他说:“约翰先生,小心你所作的,如果你对这些问题不作明确的答覆,按照圣教会的律法,我们可以公开宣布你是一个传异端者。”

柯布汉回答说:“照你们所认为极好的去作吧!”

最后,大主教向他宣布,罗马圣教会根据圣奥古斯丁、圣耶柔米、圣恩布路斯以及圣博士们的立论,对圣餐和圣仪等问题已有正确的看法和作法,他并且强调说: “要所有的基督徒都相信并顺服这样的决定。”

柯布汉勋爵回答说,他乐意相信并遵守基督所建立的圣教会所决定的一切事情, 以及神要他相信并要他所作的。

但遗憾的是罗马教皇及其红衣主教、大主教、主教和教会其他高级教士持有法律的权柄,然而在决定这样的重要事情时却完全不依照神的话语。大主教要他慎重考虑,然后在下星期一(九月二十五日)提出正确的答覆,特别是关于圣餐的问题,祭坛上的圣餐在分别为圣后,是否仍然是物质的饼?

柯布汉勋爵已经知道他们反对他的计谋极端恶毒,因而就把自己的生命交在神手中,盼望能藉圣灵的引导来回答下次的审问。

九月二十五日那天,坎特布雷的大主教阿伦德多马命令把审判台从圣保罗教堂的牧师会礼拜堂移至伦敦的鲁德加特的加明尼克修士会,那天一同坐堂的有许多教士、僧侣、天主教会员、修士、教区秘书、打铃人和赦罪者。伦敦塔的骑士中尉莫尔利罗伯特把义人柯布汉爵士带进来,他像一只羊羔落入了狼群中。

信仰的准则——圣经

审问柯布汉勋爵的经过记录如下:

大主教开始审问他:“约翰先生,我们曾给你一封信提到关于祝福圣餐的问题,这是我们罗马母教会明文所规定的,又是众圣博士所执行的。”

柯布汉回答:“我晓得没有一个人比基督和他的使者更圣洁,我更知道那个决定绝非出于主,因为它不是依据圣经,却是明显地反对圣经的。”

律法师中有一个问他:“你对圣教会的信仰是什么?”

柯布汉勋爵回答:“我的信仰是,凡出于圣经的都是真实的,一切出于圣经的我完全相信,因为我知道这样作能讨神的喜悦。

但是我不相信你们贵族的法律及其无根据的决定,因为你们外面的行为显示出你们同基督的圣教会是无分的。你们就是敌基督,顽固地反对他的圣律法和旨意,你们制定的法律无分于他的荣耀, 只是追求自己虚无的荣耀及可憎恶的贪婪罢了,如果你们是属于基督的,就应当是温柔的使者,而不会这样骄傲地高高在上。”

华尔顿博士对他讲:“你的判断如此敏捷,一定是威克立夫派有学问的学者。”

柯布汉勋爵回答:“提起贞洁的威克立夫,我要在神和人的面前作见证,在我懂得他的教训以前,我没有脱离罪。但是自从我明白他的教训之后,就开始学习敬畏我的主神,我相信他与我同在,且有极大的恩典。在你们所谓荣耀的教训里, 永远得不到这样的恩典。”

华尔顿博士说:“我不满意你的回答,有这么多的正直的人活着,也有这么多有学问的人公开讲解圣经,正像我们祖先所作的一样,同样的我们也得到了丰富的恩典,你居然说我没有得着恩典来改变我的生命,这真是出于魔鬼的话了!”

柯布汉勋爵回答:“你们的祖先,就是古代的法利赛人,他们把基督的神迹归功于别西卜,把他的教训归给了魔鬼;你们就是他们的子孙,和他们一样审判他忠心的门徒。凡是责备你们行为邪恶的,你们就定他们为传异端者,你们的博士已经证明了你们从来不按照圣经的教训行事。”

他又对众人讲:“若要审判你们,凭你们所作的就够了,在神所有的律法中,有什么地方说你们应当审判任何一个基督徒,甚至判人以死刑?在全本圣经中我找不出任何根据说你们可以自立为主。只有亚拿和该亚法审判过基督,在他升天以后又审判过他的使徒;你们只能从他们,而不是从彼得或约翰,得到权柄来审判基督的门徒。”

律法师中有几个人说:“先生,您别忘了,基督审判过犹大。”

柯布汉勋爵回答:“不对!基督没有审判他,是他自己审判自己,因而出去吊死了。我们的主只是说:“他因为贪心而有祸了。”这也是他今日仍旧对你们众人所说的,因为犹大的毒液已经流进教会,你们从未跟随过基督、也不遵守神的律法。

大主教接着问他说:“所谓的毒液是什么?”

柯布汉勋爵回答:“是指你们的财产和为主、为尊的权柄。正像你们的历史所记载的,有天使在空中叫道,有祸了、有祸了。

今天,毒液已流进教会,在教会受逼迫的时代,所有罗马的主教都是殉道者,然而在那些逼迫过去以后,我们很少读到这样主教的故事了,只知道从那个时候起,教会中充满了人打倒人、毒死人、咒诅人,杀人、以及其他许多恶事,这些事情也都载入了史册。请大家想想,基督是温柔慈爱的,而教皇却是一个高傲的暴君;基督是贫穷并饶恕人的,而教皇却是一个有钱及邪恶的杀人者。”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