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四篇 一位勇敢而可敬的殉道者所受的困苦(2)——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罗马教延的谬论

律法师肯普约翰大人从怀中取出一个诉状的抄本,就是大主教的议会用来把柯布汉关入伦敦塔的那个诉状,想藉此来缩短审判的时间。

律法师问他说:“柯布汉勋爵,我们只要简明扼要地知道你对下列四个问题的看法。第一点,圣教会对坛上祝福过的圣餐饼的信仰和决案是这样的,在弥撒中,神父读了圣餐词之后,物质的饼就变成了基督的身体,物质的酒就变成了基督的血。所以在祭坛上的不再是物质的饼和酒。先生,你是否相信?”

柯布汉勋爵答:“这不是我的信仰。我所信的我已经对你说过了,置放在礼拜的祭坛上的,是基督的身体,然而以饼来代表。”

律法师又读:“第二点:圣教会决定,活在地上的每一个基督徒都应该去向教会所按立的神父忏悔赦罪。先生,你的看法如何?”

柯布汉回答说:“一个有病或受重伤的人,确实需要一个高明的外科医生,只有他真知道疾病的原因和危险。因此,我们所需要的是首先向神忏悔,只有他知道我们的疾病并能医治我们。”

律法师又读:“第三点:基督命令使徒圣彼得作他在地上的代理人,他的主教职位是在罗马教会中,他又把同样的权柄赐给了彼得的继承者,就是现在的罗马教皇。所以他有特权,尤其能在教会中任命高级教士、大主教、教区牧师、副牧师及其他职位等等,所有的基督信徒都当按罗马教会律法顺服教皇,这就是圣教会的决定。对于这点, 你可同意?”

他回答:“彼得的继承人是指那些在圣洁生活中紧紧跟随他的人,但你们却毫不遵重彼得的谦卑德行,你们一天到晚将彼得挂在口中,却完全无分于他的穷苦与谦卑,你们应当知道,从彼得一直到西维斯特时代,这些主教们大部分是殉道者。”

又一个律师问:“那么你说教皇是谁?”

柯布汉勋爵答:“他是和你们一起组成了彻头彻尾的敌基督。他是头,你们这些主教、牧师、高级教士及僧侣是身体,而乞求的修士都是尾巴。”

律法师继续读下去:“第四点:圣教会决定,基督徒去圣地朝圣是值得称赞的,尤其是去敬拜圣迹、圣徒、使徒、殉道者、忏悔者的像,还有其他被罗马教会所认可的圣徒像。先生,你对这些看法如何?”

柯布汉勋爵答:“我认为神所有的诫命中没有一条要我这样作,因此我不会为了满足你们的贪心去追求这些。

你们最好赶快清除这些蜘蛛网和灰尘,若再保留它们就要受伤害,或者把它们埋入地下,正像以往你们把能彰显神荣耀的先人埋入地下一样。

那些活着时,恨恶一切贪婪和乞求的圣徒,如今都已去世;而今日的圣徒竟会变得如此贪心和穷乏,以至于苦苦乞求,这真是一件怪事。我愿对你们说,我愿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们巴不得藉着圣地和偶像,以及你们的赦罪文来搜刮基督徒的物质财富,并以此为你们最大的喜乐。”

大主教对他讲:“约翰先生,现在有两条路让你选择,你是要顺服圣教会的命令,还是要将你自己陷入极深的危险中?我们要求你不再反对这些事,要相信全世界的信徒都信仰的罗马圣教会。希望你作一个顺服的孩子,重新回到母亲那里联成一体。”

柯布汉勋爵明确的向他们全体答道:“对于这些问题,除了我以前告诉过你们的,我不相信别的说法。要怎样处置我,就请便吧。”

无理定罪

大主教就站起来宣读判决书,全体教士和平信徒都脱帽恭听:“我们发现奥特开斯脱约翰骑士,柯布汉勋爵这个人,不仅明明是一个叛徒,并且支持其他叛徒对罗马世界教会,圣洁的,宇宙性的教会的信仰和信心。他是过犯及黑暗之子,心地刚硬、顽固不听他的牧者的呼声。

他的顽固是可咒诅的,他的错误愈过愈严重,所以我们要把他交给国家政府审判。并且,我们要将他革出教会,他将受可咒诅的谴责。除了这个叛徒以外,以后若有任何人,袒护他的错误、接待他或保护他、劝告他或帮助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支持他,则这些袒护者、接待者、保护者、劝告者、帮助者及支持者,都将和这个受谴责的叛徒同样论处。

我们明文规定,你们要把这份关于他是叛徒,以及因其错误而受的谴责,被革出教会的正确判决,印发全主教管区的城市、乡村、城镇。副主教和教区神父同时要尽力开导百姓,要在讲台上,用当地语言宣讲对他的诉讼过程,要使人听得见、听得懂,人人都能明白。对于因着此宣告而惧怕的百姓,要帮助他们从其他煽动性讲道者的邪恶中解脱出来。”

在大主教当着全体会众宣读了他的罪状后,柯布汉勋爵以极喜乐的态度回答:“们判决的只是我的身体,而它不过是能朽坏的东西,我确知你们不能伤害我的灵, 如同撒但不能伤害约伯的灵一样主已将生命的灵赐下,因着他无限的慈爱和应许,必来施行拯救。对此我决不怀疑。”

他当众跪下,为他的敌人祷告,举起双手,眼目望天说:“永生的主神!若这是你的旨意,就因你满有怜悯,我求你赦免追逼我的人。”

为此,众主教和神父在贵族和平民中信誉扫地,因为他们竟如此残酷地虐待义人柯布汉勋爵。高级教士们认为这样的情况,对他们更加不利,因而商议用另一种方法来应付这个局面。

由于他们担心百姓会认为柯布汉是个伟大的人,反而去听从他,所以他们用金钱收买了柯布汉的一些仆人和朋友,到处去造谣说柯布汉已经变成一个好人,已经谦卑地顺从圣教会的一切决定,完全改变了对圣餐的看法。他们又冒用柯布汉之名,宣布他已经放弃先前的观点,盼望百姓不再在任何事上坚持柯布汉的观点。

威克立夫的代言人

然而教士们的阴谋失败了,反而使人更反对他们,于是他们又想了另一个计谋, 他们去向皇上竭力诉苦说,国内因着流行威克立夫和柯布汉勋爵的言论而出现了各种奇谈怪论、谣言、混乱、造反、联盟、不和、分裂、倾轧、伤害、诬蔑、分派、迷信、危险、不法聚会、分歧、纷争、争斗、反叛,以至于天天都有暴动。

他们说教会被人恨恶,人民不来望弥撒,神职人员如副主教、大臣、博士、代理主教、官员、学监、律师、文书等到处受轻视。圣教会的律法和自由受到践踏。基督的信仰遭到毁灭性的破坏;事奉神的职事被嘲笑;属灵的审 判、权柄、荣耀全遭藐视,丧失殆尽。

而这些事情的根源是威克立夫派叛徒大胆传播的结果,人民举行秘密的宗教会议,在家里讲课、编书、写论文、作民谣,在民间大小地方私自讲道,并且在树林、田野、草原、牧场、丛林及洞穴里聚会。

他们说,若不及时纠正这些事情,人民将会破坏公共财富、毁掉君王的王室财产。他们希望将他们的阴谋,与君王的权力联合,并且藉着以往在会议中所行的诡诈, 好壮大自己的力量。

他们之所以要拉拢君王,是因他们深知即使他们努力渲染, 但因着以往的劣行恶迹,是无法与柯布汉的声望抗衡的。

皇上听完他们的抱怨立刻在列斯特召开一次议会,当时,这个议会不能在西敏寺召开是因为伦敦和西敏寺周围的人都很赞同柯布汉勋爵。

这次议会出卖了基督的子民。在会议上,君王制定了最亵渎神的残酷法令,要人们永远遵守。议会决定:无论何人用本国语言读圣经(据称这是遵行威克立夫的教导),就要没收他的土地、家畜、身体、生命和财产,其子孙也要循同例处理,并要被定罪为悖逆神的叛徒、是君王的敌人、国家的败类。此外,法令上又规定英国境内所有的教堂都不许接纳这些叛徒。叛徒们若不放弃自己的观点,或者在被教导之后又再犯,他们就要按两种方法彼处死,首先是因为背叛皇上被处绞刑, 然后因着背叛神而烧毁其身。

众主教、神父、僧侣、修土们终于按着己意掌管了当时的英国,他们在各地抓了大批人,用最残酷的方法处死。许多人逃亡至德国、波希米亚、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和苏格兰的接壤处、威尔士以及爱尔兰。

逃出囚笼

柯布汉勋爵被判死刑,莫尔利罗伯特爵士将他重新关入伦敦塔里,过了一段日子, 有一天晚上他突然逃到了威尔士,无人知道他是如何潜逃的

君王出重金要把他抓回来,不论是活是死都要抓拿归案。柯布汉与波威斯勋爵(威尔士当时的掌权者)联合起来,在那里波威斯供养他,以贵族的待遇接待他。大约四年以后,波威斯勋爵或因为贪财,或因恨恶基督真理的教训,竟然用尽心计扮演了犹大的角色,为达其血腥的目的,表面上仍装出友好宠爱的态度,暗地里却极其卑鄙地把柯布汉勋爵捆绑送往伦敦。

主后一四一七年十二月,英王在 伦敦开了一次议会, 宣判柯布汉背叛君王和英国;并把他带回伦敦塔,准备绑着他在伦敦公开游行后, 在圣吉尔斯外的坦普尔巴新绞架上绞死,再烧毁身体。

英勇的基督战士

行刑那天,柯布汉勋爵被反绑着带出伦敦塔,但是他脸上满了喜乐。仇敌将他关在囚车里,送赴圣吉尔斯刑场,似乎他是一个罪恶滔天的卖国贼。

到达刑场后, 他被拉出囚车,这时他虔诚地跪下向全能的神祷告,为他的敌人求赦免。然后他站起来看着众人,用最敬虔的态度劝勉他们,要跟从圣经里神的律法,要在生活及言论中防备违反基督的假教师。最后他被铁链吊起,再用火活活烧死。在未断气之前,他仍然一直赞美神的名,在场百姓均极为悲痛。

奥特开斯脱约翰,这位英勇的基督战士,就这样在主后一四一八年,与他敬虔的众同伴们,一同安息于神的祭坛,就是耶稣基督自己。他的确是有分于耶稣的患难、国度和忍耐,为了见证他话语的信实,最后以身殉道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