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五篇 胡司约翰长老的殉道史(3)——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忠贞的改革者

文章读完,坎布雷的红衣主教大声问胡司约翰说:“你听到了吧,这些就是指控你的罪,何等可悲又可怕,你的罪竟有那么多,现在该由你自己决定何去何从了! 宗教会议为你指明了两条路:第一,是你谦卑地服从宗教会议的审判,忍耐地接受他们的决定。你若愿意,我们就尽力以伟大的人道、爱心及温柔来对待你。但是你若决心要为你的文章辩护,或要求再度听审,我们也不会拒绝你的要求,但是你要明白,在此不少人有清楚的理解力,也有充分的理由来反对你的文章,辩论的结果只会严重地伤害你,甚至置你于死地。”

胡司约翰谦卑地回答:“最尊敬的父老们!我自愿前来此地,并非有意要坚持捍卫什么,我若在任何一件事上有邪恶的观点,我必要柔顺、忍耐地接受教育并改正。因此,我要求你们能再给我自由来阐明我的想法,除了我所必须坚持的真理外,我愿意服从你们的所有要求。”

炊布雷的红衣主教说:“因为你愿意顺从宗教会议的恩典,现在颁布命令,第一,你应当谦卑、温柔地承认,在这几篇文章中有错误;第二,你要起誓,从今以后不再坚持或教导这些文章中的任何观点;最后,你应当公开表示放弃所有这些论点。”

在许多人表示了对这判决的看法之后,胡司约翰回答他们说:“我极谦卑地要求你们诸位,为着他,我们众人的神,不要逼我作违背良心的事;我不能起誓废除我所有的文章,否则我将受到永远的定罪。若有人能教导我怎样作才合乎真理, 我愿意接受你们的指教。”

弗罗伦斯的红衣主教说:“胡司约翰,我们将给你一张宣誓放弃的表格,语气非常温和合理,你可以立即决定愿意接受与否。”

不管他们认为他是多么顽固不化,胡司仍然一如以往坚决地拒绝。为此他们一再使他痛苦为难,再加上他因牙痛,已有数夜不眠,所以疲倦得几乎昏倒。

瑞加的大主教下令,把胡司约翰再关进监狱,严加看管。从这诸般骚扰和恨恶中, 胡司看出自己是众人所弃绝的;这时只有克伦姆的约翰仍跟从他、支持他、安慰他。

皇帝差人把胡司约翰带走后,就对宗教会议主席这样说:“你们已经听了对胡司约翰各种极恶罪行的控拆,不仅有充分的证据,并且他自己也承认。这诸般的罪行中,只要干犯其中之一,就足以判处死刑。因此,他若不肯悔改,我将判处他火刑。”

七月五日,也就是宣判他有罪的前一天,皇帝西基斯门派四名主教到胡司那里, 丢贝的温塞斯老和克伦姆的约翰也一同前去,想了解胡司有何打算。

提他出监后,克伦姆的约翰先开口对他说:“胡司约翰长老,我是个无学问的人,不会像有学问的人那样劝你,然而我知道你若知自己有罪,是不会不悔改的;所以我情愿你拣选任何的刑罚,也不要否定你已经明白的真理。”

胡司约翰转过头来,含着令人痛心的眼泪说:“至高的神是我的见证,我的心早已豫备好,若是宗教会议能用圣经的教导指出我的错误,我是随时愿意改变我的观点的。”

坐在旁边的一个主教对胡司讲,他不该如此傲慢,自始至终都认为自己是对的, 而宗教会议的判断是错的。

胡司回答他说:“即便是会议中最小的一个,只要他能确定指出我的错误,我都会谦卑地遵守会议对我任何的要求。”

主教们彼此忿忿地说:“请看,他是多么顽固地坚持他的错误!”于是命令看守再把胡司收入监里。

最后的判决

主后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星期六,在康士坦斯城大教堂开庭,审判的官长包括教会的高级教士和王孙贵族们、而主席则是身穿帝袍的皇帝西基斯门。会堂中间有一高地似桌子,近旁有一只木桌,上面放着祭司的衣服,因为在他们把胡司交给民众的权力之先,必须先公开地损坏他的神父衣饰。

胡司被带上来,首先跪下作了一个长长的祷告。这时宗教会议代理人要求他们作最后的判决。审判官之一的一个主教重述了前面那些控告的文章。胡司约翰简短地用一两个字答覆他们所提出的每一个问题,但是每当他要讲话时,坎布雷的红衣主教就命令他住嘴,说:“你若愿意回答,可以在最后作一个综合的答覆。”胡司回答说:“我无法把这许多反对我的条文全部记住,又怎么能够一次答覆得清楚呢?”弗罗伦斯的红衣主教说:“我们已经听够你讲的了。”

他们一听见胡司开口申诉,就下令教堂的主管强迫他沉默、他只好祷告恳求他们相信他所讲的话,不要听信那些反对他的报告。然而这一切均归无效,他于是跪下来把全部事情交托给神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哦,主耶稣基督!对这次宗教会议的公开定罪,我再次向你呼求,就像你受仇敌恶待时也求告你的父神一样, 将你的事交托在最公义的审判者面前。因着你的榜样,我们虽然受到明显的冤屈和伤害,但是我们应当隐藏在你里面。”

当他讲完话,他们中间一个被指定的审判官就宣读判决书说:“胡司约翰是威克立夫的门徒,他曾经传讲、教导、并确认威克立夫的论文,而这些论文是神的教会早已定罪了的。我们特别反对他公开讲道,在学校里和他的同谋者、追随者在大批牧师和百姓前传讲已经定罪的威克立夫的文章,宣扬威克立夫,支持并称颂他的教训,说他是天主教中一个真正传福音的学者。

因此,康士坦斯最神圣的宗教会议斥责胡司约翰的全部著作,并公开下令在康土坦斯和其他各处的牧师和百姓前庄严地烧掉这些书;还有,每一个忠诚的基督徒都当轻视并规避他的教训。本次圣宗教会议严令,要尽力追查他的论文及著作, 一旦找到,必须立即烧毁。

所以,最神圣的宗教会议决定、宣告并颁布:胡司约翰确实是一个传异端者。他曾经公开散布错误和异端,轻视教会的重要人物的指责。他顽固地坚持他的错误,多年来大大地伤害了忠诚的基督徒,他居然还要向最高审判者主耶稣基督呼吁。

宗教会议断定他是传异端者,并严斥他上述的呼吁是有害的、当受谴责的,是对基督教司法权的嘲笑;审判胡司不仅是因为他的著作和讲道迷惑基督徒,更是因为他并不是基督福音的一个真传道人,却顽梗不化、不肯回到我们圣母教教会里来,也不愿放弃他所公开传讲并持守的错误及异端。因而,最神圣的宗教会议命令废黜胡司约翰神父的尊严及职位。”

信徒榜样

当审判官在读这些宣告时,胡司约翰虽然被严令沉默,却仍常常打断他们的发言, 尤其是当他们谴责他顽固时,他大声说:“我永远不会顽固,直到如今,我还是愿意你们用圣经来教导我。”当他们谴责他的著作时,他则回答说:“你们为什么要谴责这些你们无法证明是违反圣经的书呢?”他也常常举目望天,祷告天上的神

审判结束了,他跪下祷告说:“主耶稣基督!赦免我的敌人,你知道他们的控告是不实的,他们作假见证诽谤我,因为你有莫大的怜悯,求你赦免他们。”大部分人,尤其是神父中的领袖都嘲笑他的祷告。

最后,他们选出七个主教来执行废黜他的神父职位的仪式。他们命令他穿上神父服装。他穿的时候,想起希律也曾叫耶稣基督穿上紫袍来侮辱他;所以他以基督为榜样,在这一切事情上安慰自己。他穿上全套的神父服装,主教们最后一次劝他说,为了他自己的荣耀和救恩,现在还可以改变他的观点,但他泪流满面的对百姓讲:

“主教和贵族们都劝我悔改,如果我真犯了错误,我愿意在众人面前承认我的错误;如果我所作的一切的确是臭名昭彰的恶事,那么他们很容易就能说服我。

但是在我的神面前,我的良心是无可责备的,我决不能照着他们的要求作,若是我作了,我当如何敞着脸仰望天呢?我又如何面对我所教导过的许多人呢?这些人,我曾将许多事那样有把握的教导他们,如今反悔,岂不教他们失去了这样的把握吗?

我怎能作一个坏榜样?叫这么多的灵魂与良心陷入惊诧及困惑中呢? 我不是曾用主耶稣基督最纯正的福音及圣经知识来装备他们,好叫他们能抵挡撒但的攻击吗?我永远不能也不会犯这样的罪。若是我撤回我的教导岂不是看重这个取死的肉身过于主的救恩吗?”

一个主教从胡司手中夺去圣餐杯说:“哦,该咒诅的犹大!你为什么丢弃宗教会议的劝告和平安的道路呢?我们要夺去你救恩的圣餐杯。”

对于他们对他的诅咒,胡司表示:“我信靠全能的父神,和我的主耶稣基督,为他的缘故我受这些苦,他决不会从我手中拿去他救赎的圣杯。我有坚定的盼望, 将来要在他的国度里喝那新的。”

接着,他们要开始剃他的头顶。这时主教们竟为了该选用何种工具大大争吵起来,该用剃刀还是剪刀呢?此时胡司转过身对皇帝说:“我很惊讶他们连在作残暴的事情时都不能同心。”后来他们同意用剪刀剪去胡司头顶部分的头发。

他们剪完后说:“教会已经剥夺了他所有的装饰和特权,他已失去了他一切的权利,现在可以把他交给属世的权力来处理了。”

他们在将他交给皇家权力以前,还用另一种方法来侮辱他。他们用纸作一个冠冕, 约一肘高,上面画着三个非常丑恶的魔鬼,在它们的头上写着“异端的创始人”,胡司看见之后说:“我主耶稣为了我头戴荆棘冠冕,我为什么不能为他戴这个轻的冠冕,难道它真的代表羞辱吗?来吧!我愿戴它。”当他们把这个纸冠冕戴在他头上时,主教说:“现在我们将你的灵魂交给魔鬼。”胡司举目望天说:“哦,主耶稣基督!我把自己交在你手中,我的灵是你已经救赎的。”

至死忠心

侮辱性的仪式结束后,主教们转向皇帝说:“现在最神圣的康士坦斯宗教会议,已经剥夺了胡司约翰在神教会中的一切职权,现在就把他交给属世权力来处理。”

皇帝就下令站在前面身穿长袍的巴伐利亚的公爵路易斯,手拿金苹果和十字架, 从主教手中接收胡司,把他交给刽子手去行刑。当刽子手带胡司走向刑场时,胡司在教堂门口看见他的书正被烧毁;他微笑地对每一个从他身旁走过的人说,不要认为他是为了错误或异端而死,这只不过是仇视他的人,因着自己邪恶的意图, 加给他许多虚假不义的罪名。这时,全城的百姓都跟着他。

刑场是在哥特利本大门前,郊区花园之间。胡司约翰一到那里就跪下,抬头望天祷告,背了几篇诗篇,尤其是三十一篇和五十一篇。围观者目睹他祷告时面带喜乐,反覆背诵经节:“哦,主阿!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旁观的人看见后彼此讲论说:“他以前所作的我们不知道,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也听到了,他的讲话和祷告是很忠诚和敬虔的。”

有一个身穿绿长袍披红绸的神父,骑在马上对群众说:“不要听他的祷告,他是个传异端者。”当胡司祷告,举目望天时,纸冠冕掉在地上。有一个兵丁拾起来说:“我们再给他戴上,让他与他所事奉的魔鬼一同烧毁。”

刽子手受命把胡司从祷告的地方吊起来,他大声地说:“主耶稣基督,求你扶持我,让我有坚强忍耐的心来忍受这残暴和耻辱的死,因为我是为了传讲你最神圣的福音和你的道而被定罪的。”

然后,他对百姓讲说他被处死的原因。刽子手剥去他的外衣,将他的手放在背后,用湿绳子将他绑在火刑柱上。偶尔,他转面向着东方,有人就大叫,禁止他面向东方,因为他是传异端者,必须面向西方。他们又用铁链把他的颈项也绑在柱子上。

他微笑着说,为着耶稣基督他甘心乐意接受这一切因为他知道当年捆绑主耶稣的是更重的铁链。他的足下放着两捆带有稻草的木柴,从他的脚起直至他的下巴,周围都堆满了木柴。

点火以前,巴伐利亚的公爵路易斯和一位绅士克里门,走过来劝胡司应当想想他的救恩,放弃他的错误。

胡司说:“要我放弃什么错误呢?我很清楚自己没有罪,我也教导所有的人根据耶稣基督福音的真理而悔改,好叫他们的罪得到赦免。因此,我带着喜乐的心情和勇气接受死刑。”听他讲完这话,他们一起失望地离开了。

火点着了,胡司约翰开始大声唱道:“活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怜悯我。唱到第三遍时,火焰被风吹到他脸上,他窒息了,过了一会儿,他又动了一下,柴都烧着了,他的上半身还吊在铁链上,他们又把火刑柱放倒,重新加柴烧,先把他的头割成一小片一小片,以便可以更快的烧成灰。

他们还找出他的心脏,用棍棒打扁, 又用尖棒刺透,放在火上烤,直到烧成灰。过后,他们细心地收集他的骨灰,投入莱茵河中,不让一点点骨灰遗留在地上。

然而,在敬虔之人的心中,对胡司的怀念是火烧不尽、水淹不没、是任何刑罚都毁灭不了的。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