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六篇 神的忠仆,殉道者丁道尔的生活事迹(2)——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不久之后,英国的司法官莫尔多马爵士逮捕了康士旦丁乔治,说他是传异端者。莫尔大人问他说:“康士旦丁,我问你一件事,只要你老实地告诉我,我会在你所受控告的事情上袒护你。丁道尔和乔伊及你们大部分人都在海外,若没有人以金钱资助你们,你们是无法生活的。你也是他们的人,必定知道资助来自何方。请告诉我,帮助他们的是些什么人?”

康士旦丁回答说:“我老老实实告诉你,是伦敦的主教帮助我们的。他给我们许许多多的钱,收买新约圣经,将之烧毁; 从过去直到现在,他是我们惟一的帮助者。”莫尔听了之后,十分懊恼地说:“我想你并没有骗我,在主教作这件事以前,我早就规劝过他了。”

后来,丁道尔又着手翻译旧约圣经,完成了摩西五经,又加上许多有见识而虔敬的序言,值得每位基督徒反覆诵读。摩西五经在到英国发行后,打开了过去关闭在黑暗中全英国人的眼睛,发出了极大的亮光。

丁道尔离开英国以后,曾在德国住了一段日子,与路得及其他有学问的人过往甚密;然后就直赴荷兰,一直住在安特卫普市。

丁道尔所写的书籍,尤其是他翻译的新约圣经,已经流传到本国和国外的百姓手中,对虔诚的人大有益处。但是那些不敬畏神的人,因为害怕他们在黑暗中的工作,被真理之光识别出来,就嫉妒并轻视那些因圣经而变得比他们聪明的百姓, 于是引起不少的骚乱。

在丁道尔译完申命记的时候,他想在汉堡付印,就上船赴汉堡;但是在荷兰海岸船只失事,他失去了全部的书籍、手稿及抄本;以前所花的心血全部付诸流水, 不得不再从头开始。

他就坐另一条船前去汉堡。在汉堡接待他的是克弗代尔大人。他安排下丁道尔住在一位敬畏神的寡妇冯爱默生玛格丽特太太家。在冯爱默生太太的帮助下,一五二九年十二月他译完了全部的摩西五经。当时汉堡市内正流行一种出汗不止的疾病,所以他便结束在汉堡的工作,返回安特卫普。

仇敌的诬蔑

神的旨意是要将新约圣经译成普通语言广泛流传。丁道尔在新约圣经后面附一封信,要求读者一发现错误就研究改正。这是何等谦卑、柔和的态度,可以使有学识有判断力的人据此发表他们的见解,以便修正其中的错误。

但是教士们为了不让新约圣经流传更广,就叫嚣说其中有上千个异端,而且都是不能改正的问题, 所以应当查禁。有些人说,圣经是不可能被译成英语的;也有些人说平民若拥有译成本国语言的圣经就是违法的;还有人说译出来的圣经会使看的人都变成信异端者。他们又企图把世上的统治者也拉拢过来,以达到他们的目的,便说翻译的圣经会使百姓造反。

对于这一切,丁道尔早在摩西五经第一卷的序言前面宣告说,校对译本是极其认真的,如果翻译的工作是如人们所说的那么马虎,他早就译出更大部分的圣经了;他又进一步指出, 他们的翻译仔细到连“i”上面漏一点也会发现。总而言之,只有无知的人才会讲翻译的圣经是异端。

英国的教士们本该作光来领导百姓,可是他们的态度却如此强硬,不许百姓拥有自己的圣经。他们自己不翻译圣经,也不肯用别人译就的圣经。据丁道尔说,他们的意图是要使世界仍停留在黑暗中,藉虚妄的迷信和假教训来夺取百姓的心, 以满足他们无止境的贪欲和野心,并想要藉此得到超过君王的荣誉。

主后一五三七年左右,主教及高级教士锲而不舍地要求国王同意立刻发布公告, 查禁丁道尔的圣经译本,并设下诡计要使丁道尔落进他们的网罗,以便夺取他的性命。

根据伦敦的登记簿记载,主教和莫尔多马爵士曾在安特卫普竭力搜集丁道尔的资料,了解他的住处,和谁住在一起,他的身材和服装,是什么样的人在支助他; 这一切是他们在进行他们的阴谋之前所必须了解的。

引狼入室

这时丁道尔住在安特卫普的一个英国人波音兹多马家里,前后约有一年。波音兹是一个英国商人,开了一所旅店。有一天,有一位名叫腓力普斯亨利的人前来投宿,他长得十分漂亮,看起来像是个有教养的绅士,还随身带着一个仆从,但是谁也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来此又有什么目的。

丁道尔几次前去与波音兹共进午饭及晚饭,腓力普斯乘机认识了他;很快的他就得到了丁道尔的信任,把他带到波音兹家自己的住处,又请他在波音兹家吃过一两次贩,友谊益获增进,甚至同住一处。丁道尔又把许多自己的书和学习的秘密都告诉他,对他推心置腹,毫不怀疑。

但是波音兹却不太信任腓力普斯亨利,就问丁道尔是怎么认识这个人的。丁道尔教师说,亨利是一个诚实人,相当有学问,个性也十分随和。波音兹见丁道尔既如此说,就不再讲什么了,以为丁道尔是经朋友介绍而认识他的。

腓力普斯常常到镇上去,一去就是三、四天。有一次他要波音兹与他一同去看商品,走到镇外却对波音兹讲到许多与商品不相干的事,并提及几件与国王有关的事,但是直到那时为止,波音兹对他尚无任何疑心。

过了些时候,波音兹渐渐察觉腓力普斯企图以金钱来引诱自己,好助他达到他的目的。波音兹知道他很有钱,因为以前他曾要波音兹办几件事,并答应他会付最高的报酬。他曾说过:“我有够多的钱。”

安特卫普离布鲁塞尔的法庭只有二十四哩,腓力普斯就从那里偕同皇帝的代理人、检察总长及其他军官同赴安特卫普。

这时,波音兹离开安特卫普去十八哩外的巴鲁瓦镇作生意要一个月或六个星期才回家;腓力普斯亨利就趁此机会来到波音兹家里;一进门就问波音兹太太丁道尔在不在家。得知丁道尔在家,他就把从布鲁塞尔来的军官安排在街上和大门近旁。中午他又来找丁道尔,问他借四十个先令,他知道丁道只要有钱就会轻易的给他, 因为在这狡猾阴险的世界上,丁道尔是单纯又无经验的。

腓力普斯对他说:“丁道尔教师,今天我要请你吃饭。”丁道尔答道:“不,今天我要出去吃饭,你是我的客人,你一定也要与我同去吃饭,欢迎之至。”

吃饭的时候到了,丁道尔和腓力普斯一同出去。在家的前面有一条狭长的过道, 两人不能并行,丁道尔让腓力普斯走在前面,他一定不肯,反把丁道尔推到前面, 装得非常有风度。个子不高的丁道尔走在前面,高大神气的腓力普斯则随在后面。他已经安排了两个军官在大门的两旁,可以清楚看见进出通道的人。

腓力普斯用手指指丁道尔教师的头,军官就知道这是他们要抓的人。他们把丁道尔带到正在吃饭的皇帝代理人那里,总检察长随即到波音兹家里,差开所有与丁道尔在一起的人,搜去他的书籍及其他东西;从那时起,丁道尔被关在离安特卫普十八哩的非尔福特。

营救无效

赞同丁道尔的英国商人们,不停地写信给布鲁塞尔的法庭;不久后,还有些人直接从英国寄信给布鲁塞尔的贸易商协会,要他们派人去安特卫普,要求他们想办法,好叫丁道尔早日获释。那时,商人们聚集在安特卫普,要求波音兹把赞成丁道尔的信件寄给巴瑞瓦的勋爵等人。

当时巴瑞瓦的勋爵已经离开布鲁塞尔,波音兹知道他正在路上,就快马加鞭由另一条路追赶,在阿兴把信交给他。巴瑞瓦的勋爵读完信后并不直接答覆,而且态度有些犹豫。

他说,在不久之前,有他们的同乡在英国被烧死:(在斯密士菲尔德,英国人烧死了再洗礼派信徒)。波音兹对他说:“虽然如此,但是无论丁道尔犯的是什么罪,若有贵族阶级行文要释放他,是没有人会拒绝的。”巴瑞瓦的勋爵说:“好吧,不过我没有时间行文,因为王子正准备要上马。”

波音兹接着说:“如果阁下乐意,我是否可以随同你们去下一个小憩之地马斯瑞克特?”

勋爵说:“你若愿意就来吧!我也可以在路上仔细考虑该写什么。”

所以波音兹一路跟随他从阿兴到有十五哩之遥的马斯瑞克特,终于得到了他写的信,一封给市议会,一封给贸易商协会,还有一封是给英国的克伦威尔勋爵。

波音兹骑马赶到布鲁塞尔,将巴瑞瓦勋爵的信和英国来信一并交给议会;然后把另一封信交给贸易商协会,英国的商人们很快地给了他回音,要他立即到英国去。到英国后,波音兹到处奔走,想尽办法要援救丁道尔出监、脱离苦痛。虽然如此会使他自己的生意受亏损,他却毫不在意,一直留在英国,等候议会覆信。过了一个月,他收到回信,就返回荷兰,把信呈交布鲁塞尔的皇帝的议会,等候回音。

腓力普斯还在那里继续控告丁道尔。当他听到议会要将丁道尔交给波音兹时,惟恐因此而达不到原来的目的,知道除了控告波音兹外别无他法,于是又向议会提出控告说,波音兹是安特卫普的居民,是帮助丁道尔的人,与丁道尔的观点相同, 他一切的努力和请求只是要使丁道尔长老重获自由。结果波音兹竟然被交给两个武装士兵看管。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

丁道尔教师仍被关在狱中,他们要给他一位律师和检察官,丁道尔拒绝了,说他能为自己辩护。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向控告他的人和城堡里的百姓传道。他们都被丁道尔的言行所感,彼此传说道:“如果他不是一个好基督徒,那么再也找不到好基督徒了。”

最终,经过多次的辩论,议会还是决定要处死他。丁道尔在奥格斯堡会议中,依照当时的法律被定了罪。主后一五三六年,在非尔福特镇,丁道尔被解送至刑场, 绑在火刑柱上,刽子手绞死他,又把他烧成灰。当他在火刑柱上时,仍充满热情, 大声喊道:“主阿!打开英国国王的眼睛。”

在他被囚的一年半期间,因着他教训的能力及生命的真诚,使得看守者和其女儿、家属都信了主

关于他所翻译的新约圣经译本,尽管仇敌大加吹毛求疵,污蔑它充满异端,但是就如丁道尔写给弗瑞斯约翰的信中所说的:“我求神将译本录下来,到那日我们面见主耶稣时,我的良心可作见证,我没有改变神话语中一个音节。今天在地上, 无论给我多少荣誉、快乐及财富,都不能使我改变神的话语。”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