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七篇 路得马丁的事迹略述其生活和教训(2)——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觐见皇帝

在路德和教皇之间发生这些摩擦之前,皇帝已下令在一五二一年一月六日在沃姆斯城召开帝国大会,并要求腓德烈亲王列席,亲自说明路德的案子。此时路德已经把一些自己的书发行至国外,所以许多贵族和亲王都劝他亲自向皇帝陈诉自己的观点。为此腓德烈亲王又向皇帝提议,请求他直接赐信给路德,保证他往返行路的安全。皇帝在三月六日赐信给路德,以全帝国的信誉公开保证,发给他安全通行证,并命令路德在收到信后二十一天内去觐见他,及早将此事澄清。

路德在洗足礼拜四收到令谕后,在复活节过后不久即赴沃姆斯觐见皇帝,出席德国的全帝国大会,准备在会中坚守真理,为自己辩护,回答仇敌所有的问题。

 

他决定出席这次大会,使得许多人都觉得非常意外,尤其是他的好友们,他们认为教廷和皇帝对所承诺的事,一向出尔反尔,路德此去,必然危机重重,就一再劝告路德不可前去冒险。

路德回答他们说:“我是倚靠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奉差而来的;即使在那要反对我的魔鬼如同沃姆斯城房顶的瓦片那样多,我还是决心出席沃姆斯的帝国大会。”

在他抵达沃姆斯城的次日,皇帝即派遣帝国的陆军中将派本海姆的乌瑞克去看路德,命令他下午四时去见皇帝陛下,亲王选帝侯和帝国各阶层人士要向他解释召他前来的原因。

下午四时,乌瑞克和皇帝的传令官斯特姆开斯泼前来替路德引路, 带他穿过罗德兹的骑士花园,来到派来丁伯爵宫。为了防止百姓们拥挤干扰,他们是走暗梯前去指定地点;然而仍有许多人闻风而来,或爬上楼厅,或不理会兵丁的阻止,企图以暴力闯入,想要一睹路德的风采。

路德独自站在皇帝、选帝侯、公爵、男爵及帝国各阶层人士面前,乌瑞克已告诉过他不可随意开口,要等主席问他话时才可回答。爱克斯约翰当时是特莱弗斯主教的总管,也是这次会议的主席。

他趾高气昂地说:“路德马丁!神圣无敌的皇帝陛下已经下令,神圣帝国的各阶层人士也一致同意,准你在皇帝面前申诉。我今命令你答覆以下两个问题:第一,你是否承认这些书(指的是放在议会现场的一堆德文及拉丁文书籍)以及流传至各处,署有你名字的书是你写的?第二,你是否放弃或撤回你书中所说的一切,或者仍坚持书中原议?”

路德回答说:“我谦卑地恳求皇帝陛下给我自由和时间来考虑,让我的答覆使审问者满意,既不损害神的话语,也不使我的灵魂遭害。”

众亲王商议后,由会议主席宣布决议:“出于皇帝陛下的宽宏,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天这个时候你必须发表你的看法,不要书面申诉,要你当众回答。”

坚守真道

次日,传令官又将路德带至皇帝的法庭,围观的百姓将法庭四围挤得水泄不通。直到六点钟,等众亲王商议完毕后,才召路德进来。主席爱克斯说:“现在,命你当众回答;你是执意要坚持你书中的所有观点,还是愿意顺从地放弃你的一切看法?”

路德因着基督徒的勇气和坚贞,谦逊地回答说:“我相信皇帝陛下要我作明确的答覆。我坚定地承认,不怀疑、也不诡辩,我信服圣经的见证,而无法信任教皇和他的大公会议,因他们一再犯错,又出尔反尔。我的心充满了神的话语,不会、也不愿废去我书中的任何一点;作违背良心的事是不敬虔,也是不合律法的,如果这样作我的心不能安息。我再无可讲的了,愿神怜悯我。”

当众亲王正在认真商议路德的答覆时,爱克斯又向路德施加压力,说:“你是否仍然为你的所有著作辩护,认为它们合乎基督徒的传统?皇帝陛下命令你简单地回答是或否。”

路德没有理会他,只是转向皇帝和贵族们,恳求他们不要强迫他违背自己的良心, 因为他的良心已经认定了圣经,不会因着仇敌的反对而改变

次日,与会的贵族和教廷人士又开会讨论路德的案件,皇帝写了一封信给大会, 信上说:“我们以前的基督徒亲王们一向都顺从罗马教会,但路德竟然指责她。我们不能使教会的荣誉受玷污,从我们前人的范例上堕落;我们一定要持守自古以来的信仰,帮助罗马教廷。若路德坚持不收回他的错误,我们决定把他和他的追随者从教会开除,并设法消灭他的教训。然而我们不能失信,仍当让他安全返回。”

在沃姆斯,路德受到极好的款待,与会的亲王、伯爵、男爵、各级骑士、绅士、神父、僧侣和平民们都去拜访路德,他们其中有些人虽曾出席皇帝的法庭,但是却不以单单见他的面而满足,所以纷纷去拜访他,提出问题请他答覆,往往谈至深夜才离去。当时有许多人都议论纷纷,猜想皇帝会违反诺言,不让路德安全离去。

罗马教廷的特使的确想尽办法,要阻挠路德离去,但皇帝不肯背誓,所以爱克斯只得当着皇帝的面,在路德的居所宣布皇帝的命令:按着天主教的信誉,皇帝下令保证他安全通行,准他在二十一天之内返回原地。在返家途中,不准聚会或讲道,在百姓中引起骚动。

路德受了皇命,非常谦卑地感谢皇帝陛下、全体亲王和各阶层人士肯仁慈地听他答辩,又让他安全往返。最后,他再次说明他惟一的心愿,就是依照神的圣言——圣经——来改革教会。为此,他愿接受任何的刑罚,无论是剥夺他的财产、名誉或生命都在所不惜,因为凡事只要能得神的喜悦,他都愿意去作。除了神的话语外,他不为自己有任何的保留,誓必忠贞到底,愿主的名被称颂。

仇敌四面围攻

四月二十六日清晨,路德向所有支持他的人告别;十点钟,和伴同他前来的人一同离开沃姆斯城。

不久之后,皇帝为了讨教皇的欢心,好坚立他在帝国的王位,就亲自发出正式文件放逐路德并所有跟随他的人。无论路德逃往何处,当地的贵族官员必须逮捕他, 并将他的书全部焚毁。为了保全路德的生命,腓德烈和一群忠诚可靠的贵族们只得将他秘密隐藏起来。

在隐居期间,路德写了一些信件和几本书,其中有一本是题赠给奥古斯丁的修士们。书名叫“废除弥撒”,修士受了他的鼓舞,开始私下废除弥撒,腓德烈亲王怕因此酿成大乱,就请威腾堡大学出面审理此事。

路德向亲王说:在你的公国里必须废除弥撒,即便因此会引起骚动,我们也不能因此就不行真理;何况引起骚动的并不是真理的教导,而是仇敌恶毒的工作,因他们全力抵挡真理。无论世上的人以何种眼光来衡量我们,我们都必须坚定地前进,捍卫神的真理,按着我们所认识的真理去行。”

此时,英王亨利八世也写书反对路德,书中说道:“第一,谴责路德不该批评教皇的赦罪权柄;第二,王要捍卫罗马主教的最高权力;第三,竭力反对路德对圣餐的一切论点。”这本书虽署名是英王的作品,事实上却是他人动议起草,提刀代笔所写成的;无论作者是谁,他必定从国王那里得着极丰厚的赏馈,因为这本书使罗马主教赐给亨利国王并他的继承者一个永远的头衔“信仰的捍卫者”。

未曾想,利奥教皇突发急热,旋即去世,年仅四十七岁;爱德利六世继任教皇,他曾是查理皇帝的老师,学问见识远迢以前几任教皇,他的性情温和,生活有节制, 一点不像以前的教皇那样放纵堕落,然而这样一位行为正直的教皇,却仍是路德马丁等人的死敌。

教皇的令谕

主后一五二二年,皇帝又在纽伦堡召开另一次大会。教皇爱德利派特使却利加特斯将他的信和教导亲自送至大会,宣明他反对路德的理由。信上说:

“教皇爱德利六世写信给德国有声望的众亲王和罗马帝国的贵族们。

据称路德马丁重兴以往被教会定为异端之学说;他先攻击我们使徒的地位,再攻击教会所定他的罪名,最后甚至攻击我们亲爱的罗马皇帝和天主教的西班牙国王。

他的影响遍及德国全境,然而竟没有任何命令禁止他的叛行;路德本人也无意停止这种疯狂行为,每天不停地写新书,扰乱全世界。他的书中充满了错误、异端、谩骂和煽动,如瘟疫般污染了全德国及其邻近地区;他的毒汁已毒害了信徒们纯洁的灵魂和生活,最可怕的是有许多平民,甚至贵族们都支持他这种毒害人心的作为;他们不再认为应该顺服圣品阶级,并且开始侵占教士的财产,而他们之间也产生了争斗和分裂。

哦!德国的贵族和平民们,这仅仅是他们为祸的起头而已,你们难道没有看出路德和其跟随者的居心何在吗?你们以为这些罪恶之子的意图很纯洁吗?他们以捍卫福音为藉口,目的却是要侵占你们的财物;他们假藉自由之名拒绝顺服神父、主教、大主教和圣教会,打开放肆之门,让人们公然随己意行事,为的是掠夺教会的财物和给神的奉献。

你们以为他们会以此为足吗?你们以为他们不会掠夺你们的所有吗?你们若不赶快起来抵挡他们,可悲的灾祸终究会临到你们身上,你们的财物、房屋、妻子儿女和领土产业,并你们所尊为圣的殿,终必归于无有。

所以我们凭着所有信徒所亏欠神的顺服,这顺服也是当归给圣彼得与今时地上的副主教劝你们,人人都当起来,全力扑灭这可怕的错误之火,尽力研究出最有效的办法来减轻路德马丁及其跟随者所造成的毒害和搅扰,好使生活和信仰能再归于和谐。

若是已受毒害的人不听你们劝告,仍然一意孤行,你们就不可再纵容他们,毒疮若不软化,温和的药也治不好它,那就当用猛药,甚至用火来烙它才行。身上腐烂的肢体应当被割除,以免全身受害,这就是为什么神要把制造纷争的大坍、亚比兰吞入地狱。凡不顺从祭司权柄的,神就将他治死,正如当年使徒彼得斥责亚拿尼亚和撒非喇欺骗神时,他们就立即倒毙了一样。

我们的前辈在康士坦斯宗教会议上判了胡司约翰及其追随者耶柔米死刑,如今他们的异端是在路德身上复活了。因此,你们当效法先祖可敬佩的行为,我们深信怜悯的神不久之后就会释放他的教会。”

亲爱的基督徒读者们,这就是教皇反对路德的亲笔信。他们不停地叫嚣着异端,异端!却拿不出任何证据;他们想要激怒国王和众亲王起来反对路德,也缺乏正当的理由。他们指控路德不顺服,其实他们何尝顺服过官长和法律呢?他们说路德掠夺贵族和平民的财产,但是谁都知道教皇才是最大的掠夺者

亲王们的答覆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亲王们如何回复教皇的令谕。

尊贵可敬的亲王和神圣罗马帝国的各公国对教皇的使者答覆如下:

“我们知道因路德派的兴旺,许多人因路德的影响而濒临灭亡,为此,教皇的圣心非常忧愁,而将军、亲王们以及各阶层人士对此的忧虑并不下于教皇。既然罗马教廷的判决和皇帝反对路德的勒令如此紧急,为何却迟迟未能执行呢?因为我们担心,贸然执行教皇的令谕将会引起严重的后果。

现在绝大多数的德国百姓都曾听说过,德国的许多悲惨事件和艰难者当归咎于罗马教廷,再加上读了路德的著作,对此说法更是深信不疑。

我们若在此时严厉地执行教皇的判决和皇帝的勒令, 百姓必然更加确信教廷在以往曾在德国造成许多恶行和祸害,破坏了福音的真理,恐怕将引起更大的混乱。因此,我们认为教廷若不肯真诚地改变这些欺骗的行为,则教会人士和世人之间将永远无法达成真正的和谐,也就不能期望根除在德国的扰乱和争端。

现今惟一的对策是教皇阁下和皇帝陛下同意尽快召开自由的基督徒会议,可以在德国境内的斯特拉斯堡、门兹、科伦或麦次等交通便利之处尽快召开。在会议上无论教会人士或平民都可为着神的荣耀、信徒灵魂的健全和基督教会的公益, 自由地发表意见或进谏忠言;即使他们所讲论的与教廷的看法相左,也不必担心会被控告。如此,人人都毋须奉承和谄媚,只要简单正直地发表他个人的看法。

此刻路德及其跟随者正居住在高贵的腓德烈亲王的领地内,我们将努力与这位萨克森亲王沟通,要求在这段期间,不许路德及其跟随者写书立说,更不可印行任何文字。

我们也会尽力说明德国境内的传道人,不在讲道中论及此事,免得百姓陷入更深的误解中,也不可鼓励平民争论,以免引起祸端。让我们大家安心等候,让宗教会议来判决这次的宗教争论。

我们并请求大主教、主教和其他高级教士,在各人的教区内要指定有学识、熟知圣经的敬虔之士,诚恳而认真地教导普通传道人。若发现传道人犯了错,或发表有碍教廷声望的言论,他们仍要虔诚、温柔、谦卑地劝诫他们;若传道人态度顽强不听劝诫,也不停止他们的无知行为,则他们当受地方法令的禁止和刑罚, 如此,就再也不会有人埋怨教廷轻视福音了。

众亲王和贵族们保证今后尽可能不出版新书,也不私下出售;若有任何书籍要陈列、出售或印行,都必须先由指定的敬虔、有学问和谨慎的人先细读过,经他们批准后,才可出版。

最后,关于神父结婚及教士离开修道的问题,民法对此无法裁决,应依教规处理,或剥夺其俸禄和特权,或受其他适当的处罚。”

现在,再回到路德的事迹,在路德隐居期间,卡洛罗斯坦安利为宗教大发热心, 鼓励百姓拆毁殿中的偶像。路德知道后,斥责他行事急躁而无次序,又告诉他说当先除去心中的偶像,引导百姓到神面前得着救恩,凭信讨他的喜悦,再告诉百姓拜偶像是无益的,百姓受了教导后,偶像就不能再影响他们了,他们也自然会自动拆毁偶像。况且这事当由地方行政官来执行,凡事都有其次序和权柄,没有人可以凭己意胡作非为。

一如他的祷告满有能力,在讲道方面神也赐路德极大的恩典,当人们听他讲道时, 都深深被他的话语所摸着。他的朋友曾问他为何讲道会如此有能力?

他说:“我自己曾经历过重重试探,由此而产生了能力。”亲爱的读者们,没有一个属灵伟人是一蹴而成的,路德自幼年起,就受了许多艰苦和属灵的操练。路德的门生威勒斯希罗尼麦斯曾说过,他常常听路德说到自己曾经受过各种试探的攻击和困扰,只有贪婪的试探未曾遇过。

当我们传述圣徒们的生活事迹时,他们圣洁的生命、敬虔的美德以及神藉他们所施行的神迹奇事,往往那样打动我们的心。

路德马丁一生的故事也是如此,一个穷修士从一所隐蔽的道院中爬出来,神设立他一人独自抵挡教皇、红衣主教和整个庞大的天主教会,承受人所难以忍受的攻击和憎恨。

从来没有任何君王作过这样的事,也没有人胆敢如此计划,他完成了在他之前的众学者集中全力都无法达成的目的。这真是神奇妙的作为!就像大卫打败巨人歌利亚一样奇妙。

路德传讲基督二十九年,仇敌始终不能伤他的毫发,若说路德一开头站起来反对教皇是个神迹,战胜教皇也是个神迹,那么他能在他的出生地安然离世更是一个神迹了!

最后的话

主后一五四六年,路德安然离世,享年六十三岁。麦莱赏曾在威腾堡对听众说他离世的经过:

“上星期三,二月十七日晚间,当路德马丁博士正在与朋友们热烈谈论时,痼疾复发,他于是回房休息,两个钟头后,腹痛更剧,他请睡在他房内的约拿医生请他孩子们的老师恩布罗斯来,替他在另一个房间内生火,他要在那里与曼斯菲特的阿伯特伯爵、他的妻子和其他亲友相聚,因他知道死亡已经临近了。

二月十八日上午九时,他敬虔地祷告,把自己交给神,他说:“天父,永远慈爱的神,祢向我显明祢的爱子,我们主耶稣基督。我认识了他,也向人传讲他;我爱他,因他是我的生命、健康和救赎;但那恶者却迫害、诽谤、伤害他。主! 引导我的灵魂到你那里去。”

此外,他又说了三遍:“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中。哦!真理的神阿!祢已经救赎了我!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人得永生。”然后,在祷告中,他无罪的灵魂平安地离开属地的躯体,回到神那里去。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