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九篇 忠心的牧师 哈德里镇的泰勒洛兰德的事迹(2)——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力拒主教

他在康勃特被囚禁约七夜;一五五五年:二月四日,伦敦的主教邦纳埃德门等人来废黜他。他们向着弥撒哑剧的服装,叫泰勒博士来,对他说:“博士大人,希望你爱惜自己,回到你的神圣的母教会里,只要你回心转意,我将为你请求赦免。”

泰勒博士答道:“我希望你和你的人归向基督;我决不转向敌基督。”

主教说:“好吧!我是来废黜你的,穿上这些衣服。”

泰勒博士说:“我不穿。”

主教又说:.“你不穿?在我离开之前一定要你穿上!”

泰勒博士说:“因着神的恩典,请不要强迫我。”

尽管主教强制他顺从命令,他还是不肯穿,主教就叫人来把衣服披在他背上,当他被迫穿上衣服后,对主教说:“阁下,你说这像什么?我不是成了漂亮的蠢人吗?先生们,你们又以为如何呢?如果我在棋勃,连孩子们都要嘲笑我这一身打扮,简直像是耍猴戏似的玩偶,甚至是比猴子还无用的废物呢!”主教又去刮他的指头、拇指和头顶。

最后,主教正要用杖打泰勒胸部的时候,主教的牧师说:“阁下,不要打他,他一定会还手的。”泰勒博士答道:“对了!圣彼得也会要我还手的;再者,为了基督的缘故,我若不为他的真道去争战,就不是一个好基督徒。”

主教不敢再打他, 却用话咒诅他。泰勒博士说:“虽然你咒诅我,神却祝福我。我的良心可以为我作见证:尽管你们用暴力虐待我,但我还是求神,如果是他的旨意,求他赦免你亲爱的主必将我们从罗马主教的专制、邪恶的大罪里拯救出来!

他回到牢房后告诉布雷德福长老(他们关在一间屋里),他已经使主教害怕了,他笑着说:“他的牧师劝他不要用杖打我,因为怕我会还手;而且因着我起誓要还手,他就真的相信了我。”

他被废黜的当天晚上,他的妻子、儿子多马、仆人赫尔约翰去看他,好心肠的守卫让他们在一起吃晚饭,吃饭前他们一同跪下作还愿祷告。晚饭后他来回踱步, 感谢神的恩典,赐他力量持守他的圣言;然后他们又一起流泪祷告,互相亲嘴。

他把一本拉丁文的书递给儿子,书中讲述古时殉道者的名言,在书尾他写下了自己的遗言:

“我亲爱的妻子和孩子:主把你们赐给我,主又把我从你们那里收回,也把你们从我取去,但主的名是应当被赞美的

我相信在主里死了的人是蒙福的;神看顾麻雀,也看顾我们的每一根头发。我知道他比任何的父亲或丈夫更为慈爱和信实

所以你们信靠基督的美德相信他、爱他、敬畏他、顺服他,也要祷告他,因为他已经应许要赐下应时的帮助

不要以为我是死了,我是活着,且永远不死的。我先走一步,你们随后就要来,让我们在天上的家永远相聚。

我要对在哈德里亲爱的朋友和一切听过我讲道的人说,我离世,良心是平安的, 关于我传的教训,请你们与我一同感谢神。因为这是我尽我一点微小的才能从神的书,蒙福的圣经中收集而传讲的。所以,如果是我或是从天而降的使者向你们传另一个福音,与你们已经接受的不同,神要降大灾在传这道的人身上

今后我要在确定的盼望中离去,我毫不怀疑耶稣基督我可靠的救主赐给我的永远救恩,我感谢神我的天父。”

感人的一幕

清晨两点,伦敦的警卫长和军官来康勃特带泰勒博士,要趁天黑把他带到渥赛克的奥德盖特外的小客店。泰勒博士的妻子猜想那夜她丈夫会被带走,就带着两个孩子整夜守在奥德盖特边上的圣波多夫教堂的走廊里,一个孩子名叫伊利莎白, 十三岁,她本是孤儿,三崴时由泰勒博士从贫民院领来养大,另一个是他们的亲生女儿马利。

当警卫长和军官们带着泰勒博士走过圣波多夫教堂时,伊利莎白哭叫道:“我亲爱的父阿!母亲,母亲,父亲快要被带走了。”然而在漆黑的夜色里什么也看不清楚,于是她哭道:“洛兰德!洛兰德!你在那里?”泰勒答道:“爱妻,我在这里!”警卫长的随从想要继续往前走;但警卫长说:“先生们,请你们稍停片刻,让他和他妻子讲话。”

泰勒博士的妻子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他面前,他双臂抱着女儿马利和伊利莎白,四人一同跪下来背主祷文。警卫长看见了也不禁热泪盈眶,其他人也有被感动得流泪的。

他们祷告完站起来,泰勒吻别妻子,握着她手说:“爱妻,再见了,振作起来,我良心平安。他必为我的孩子兴起一位父亲。”他又吻别马利,说:“神祝福你,使你成为他的仆人。”他也和伊利莎白吻别,说:“神祝福你,我会为你祷告,愿你能刚强、坚定地持守基督和他的真道。”最后,他妻子说:“亲爱的洛兰德,神与你同在;靠神的恩典,我愿在哈德里再见你。”

然后他被带到渥赛克,他妻子也跟了去。一到渥赛克,他们就将他关在一间屋里, 有四个卫兵和警卫长手下的人看守,泰勒博士一进屋就跪下专心祷告。

警卫长看见他妻子也跟来,不再允许她与丈夫讲话,但和善地让她住到自己的屋里,供应她一切所需的,如自家人一样,又派两个军官帮助她。后来她要求去她母亲家, 军官陪她去了,吩咐她母亲看住她,直等到他们回来。

泰勒博士在渥赛克由警卫长等人看守到十一点钟,等候埃赛克的警卫长来提犯人。等到埃赛克的警卫长带着随从来了之后,他们关上门,等到泰勒博士上了马, 才开门带他出去。

喜乐满溢

泰勒博士走出大门时,看见赫尔约翰和儿子多马站在栏杆那边,就叫喊道:“我儿多马!到这里来!”赫尔约翰举起孩子,把他放在他父亲的马背上,泰勒博士脱下帽子,向两旁围观的百姓说:“善良的百姓,这是我的亲生儿子。”

然后举目望天为儿子祷告,又把帽子戴在他儿子头上,为孩子祝福之后把他交给赫尔约翰, 跟他握手,说:“赫尔约翰,人间最忠诚的仆人,再见了。”说完话,泰勒博士就被埃赛克的警卫长、四个卫兵及警卫长手下的人带走了。

到了勃兰特渥德,他们为泰勒博士等人套上面罩,只露出两只眼睛和嘴,让他们可以看见及呼吸;这样就没有人能认出他们来,也不许他们对任何人讲话,这是仇敌们一向惯用的伎俩,因为害怕百姓听他们讲道或看见他们时,因着他们虔诚地劝诫百姓坚守神的真道,而使百姓脱离教皇统治的迷信及偶像崇拜。

一路上,泰勒博士满了喜乐,仿佛是去赴欢乐的宴会或婚宴。他对押送的警卫长和卫兵讲了许多重要的事情,引导他们,使他们经常感动得流泪;他诚恳地要求他们悔改,归向真道。他也常常使他们觉得惊讶,希奇他是如此坚定不移,毫无惧色,满心喜乐地去赴死刑

在车尔斯福特,萨福克的警卫长提过犯人,把他带到萨福克。晚饭时,埃寒克的警卫长非常诚恳地要求泰勒博士回到罗马天主教的信仰上。

他说:“善良的博士大人!我们真为你感到遗憾。神赐给你非常的学问和聪明,使你在过去的日子里从宗教会议得到极大的宠爱和英国最高的名声。

你是个著名的善人,一向精力充沛,何不多活些时日,好叫所有的人因着你的美德与学问而爱慕你?你竟甘心自暴自弃,甘心接受这苦痛而耻辱的死刑,我真为你可惜。你若肯放弃这些理论, 我和你所有的朋友都要为你求赦免,你一定会得到赦免的。”

深切感人的表示

泰勒博士沉着的想了片刻,考虑如何答覆,最后他说:“警卫长大人和全体先生们,我衷心感谢你们的好意,也非常重视你们的劝告。我愿意坦率地向你们承认, 我知道我不但自己欺骗了自己,还正像你们所想像的那样欺骗了哈德里的那一大群。”

他们听见都高兴起来,警卫长说:“对!善良的博士大人,神祝福你!你不必再讲了。我们终于听到了你所讲最令人欣慰的话了。哦!你岂会白白地丢弃自己的性命吗?要作聪明人,我敢保证,你会得到宽恕的。”

所有的人都为此兴高采烈; 警卫长又说:“善良的博士大人,你说你认为自己已经欺骗了自己,还欺骗了哈德里的一大群,这是什么意思?”

泰勒博士说:“你真要知道我的意思吗?”

警卫长说:“善良的博士大人,我想你还是明白地告诉我们吧!”

泰勒博士说:“我愿意告诉你们我是怎样受骗的,我想,我还骗了一大群。你们看,我以为我能死在床上,并且正如我所希望地被葬在哈德里教堂的墓地里;但是我发觉我受骗了,因为我的尸体必要被烧成灰。而哈德里墓地的一大群虫子也被骗了,它们等我的尸体等了许久,没想到我的尸体竟然被烧成灰了。”

警卫长及其同伴听了,惊奇地彼此相望,希奇他的思想坚定,临危不惧,竟然不把已经迫近的残酷的折磨和死刑当作一回事,还开了这么一个玩笑。他们一直希望他能悔改,但已成了泡影。

到了拉文海姆,有大批绅士和法官骑马而来,他们是被派来帮助警卫长的。他们都极其悲痛,想尽办法要使泰勒博士回到罗马天主教的信仰上,并应许赦免他, 说:“我们是特地为你来此地的。”并且说只要他回心转意,就应许他升职,任主教。但是他们的努力和谄媚尽都归徒然。

在离哈德里约有两哩的地方,他要求下马,下马后,他跳起男人常跳的轻快双人舞。警卫长问他说:“博士大人,你是怎么了?”他答道:“啊!善良的警卫长大人,神是应当赞美的,我知道我快到家了,从来没有一个时刻比现在更好的了! 不要再走过两个窗棂,就站在我父的家了。警卫长大人,我们不经过哈德里吗?”

警卫长答:“我们要经过的”。他说:“主阿!我感谢你,在我死前还能再看到我的羊群。主阿!祢知道我深爱他们,忠实地教导他们。主阿!祝福他们,保守他们坚定的站在你的真道和真理上。”

不久他们到了哈德里,当泰勒博士骑马过桥时,桥脚下有个穷人带着五个孩子等着他;他们一看见泰勒博士就跪下来,举手大声哭喊:“哦,亲爱的父亲,好牧人泰勒博士,愿神帮助你并拯救你,正像你多次救助我和可怜的孩子一样。”

哈德镇街道的两旁,挤满了男男女女等着看他,他们看见他去赴死刑都号啕大哭, 彼此喊道:“主阿!好牧人要离开我们了,他曾经那么忠心地教导过我们,那么虔诚地管理我们,又像慈父般地照顾我们。哦,慈爱的神!我们这些可怜分散的小羊能作什么呢?从这个极端邪恶的世界,又有什么会临到我们?求主加他力量并安慰他。”

面对着哭泣的百姓,泰勒博士只是一再对他们说:“我已经把神的真道及真理传给你们,今天我是来用血印证我所讲的。”

周济穷人

当他走过他所熟悉的贫民院时,他把在囚禁时所积蓄的钱分给穷人,这是当他第一次被关入监牢时,善良的百姓去探望他时送来的,作为他在狱中的生活费。他先从手套里拿出积存的钱,给站在门口看他,关心他的穷人;然后走进贫民院, 发现有几个原本住在贫民院中的贫民不见了,就问:“从前住在这里的那个男盲人和女盲人还活着吗?”有人回答说:“他们住在里面。”于是他把手套和钱从窗口丢进去给他们才离去。

穷人的慈父和供应者,终于要与他们告别了!他毕生心血都花在细心照料和教导他们

最后他到达一处空地,发现有大群人聚集在此,他问道:“这是什么地方?这么多百姓聚集在这里作什么?”卫兵答道:“这是奥德海姆公地、你的死刑场;百姓是来看你处死的。”他说:“感谢神,终于到家了!”他于是下马,拿下头巾把它撕裂。

当百姓看见他那令人可敬的脸,长长的白须,都不禁放声大哭,喊道:“善良的泰勒博士!神拯救你,耶稣基督要加你力量帮助你,圣灵要安慰你。”他想对百姓讲话,但卫兵不允许他开口,他一说话,他们就用手杖尖插进他口中。

凶残的仇敌

泰勒博士只得坐下,忽然看见一个叫沙斯的人,便叫他过来,说:“沙斯,请你脱下我的靴子,就送给你吧!这靴子是你长久以来想要的,拿去吧!”

他又站起来,脱下衣服,脱到只剩衬衣,把衣服都送掉,然后大声地说:“善良的百姓!我教导你们的是神圣洁的真道,都是出于神所祝福的书,圣经。今天我来这里, 就是要用我的血来印证这真道。”

卫兵霍姆斯听见这话就用杖猛击他的头,路上他都是这样虐待泰勒博士。泰勒博士跪下祷告,人群中走出一个穷妇人来与他一同祷告。

卫兵们推开她,威胁着要放马踩死她,但是她不走开,坚持要与他一同祷告。最后,泰勒博士走向火刑柱,吻它,卫兵把他放在柏油桶里,背靠火刑柱,他两手合拢,举目望天,不住地祷告。

他们用铁链捆住他,警卫长命令刽子手唐宁汉理查堆柴,但是他不肯,说:“我的脚跛了,无法堆柴。”警卫长威吓要把他关进监牢,他还是不肯。

警卫长只得改派缪林、沙斯、沃威克和金罗伯特燃柴点火。沃威克残酷地把一捆柴丢在泰勒博士头上,使得他头破血流,泰勒博士说:“朋友,我已经被伤害够了,你还不满足吗?”

此外,站在旁边的谢尔顿约翰爵士听到泰勒博士用英语背诵诗篇五十一篇,就打他的嘴,并说:“你这个恶棍,讲拉丁文!我会逼你改用拉丁文的。”

最后他们点着了火,泰勒博士举起双手呼叫神,说:“天上的慈父,因着救主耶稣基督,求你用手接受我的灵魂。”他两手合掌,站立着,不叫喊,不移动。卫兵又用矛击打他的头,使得他脑浆迸流,这时,火焰益炽,终于吞噬了他的身体。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