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九篇 忠心的牧师 哈德里镇的泰勒洛兰德的事迹(1)——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第九篇 忠心的牧师 哈德里镇的泰勒洛兰德的事迹

在英国,哈德里镇是最早接受神真道的城镇之一。基督的福音在此被广泛地传扬而且立定稳固的根基。

当地的居民,包括妇女在内都研习圣经,其中有许多人曾经读完全本圣经,甚至能背诵大部分的保罗书信。当面对宗教争论时,他们经常能够提出合适而敬虔的答覆。

他们也用神的真道殷勤地教导他们的孩子与仆人;因此,小镇的居民尽管都是织布工人,但因着福音,他们让人觉得哈德里镇像是一所大学。不但如此,最值得称赞的是他们能在生活上实际的实行神的话

众人之父

泰勒洛兰德初次作牧师就在哈德里镇。他不像当时一般的领薪牧师,这些人常将薪俸放高利贷给农民,从他们身上收取利息;为了让自己更加悠闲,一般的牧师常设立无知的庸教士来治理教区,他们自己则不肯花一点力气来喂养羊群。

泰勒原先住在克兰麦多马,坎特布雷大主教的家宅,然而他舍弃了那里的一切而定居在哈德里,与他负责牧养的百姓同住。

他像一个好牧人,住在羊群中间;全心全力研习圣经。基督的爱运行在他里面,他从不漏过任何主日、圣日或其他可能机会,召聚百姓,向他们讲解神的道及救恩真理。

除了讲道以外,他的一举一动都显示出他所过的,是一个真基督徒的圣洁生活, 足以成为众人的榜样。他丝毫不自骄,却谦卑柔顺如小孩,所以百姓无人在他面前会觉得自惭形秽,反而能放胆来到他这里,就像来到自己的亲生父亲跟前一般。

然而,他的卑微并不表示他是一个幼稚或懦弱的人,必要时,他会刚强地责备罪人及恶人。这一位好牧者,常常诚恳而严肃地劝诫百姓,坦率的指出他们的错误。他为人十分温和,从来不存怨恨、嫉妒或恶毒的意念,总以善行待众人,乐意宽恕仇敌,从不恶待任何人。

他有如慈父一般细心地看护瞎眼的、瘸腿的以及其他病人,特别是卧病不起的穷人和孩子们,慇勤地供给他们一切的需要。他曾经发动教区百姓捐款给穷乏的人, 除了维持家中生活最基本的费用外,他将自己的薪俸都投入救济箱中。他的妻子也是一位诚恳、谨慎又稳重的妇人,他的孩子们都受极好的教养,在敬畏神和殷勤向学的气氛中长大。

他是世上有味的盐,厉害地消除恶人的堕落习性;又是神家中的光,放在灯台上, 照亮所有良善的信徒效法他的榜样跟随主。

在人们的记忆中,爱德华六世在位年间,他们的日子过得最清净而圣洁。而泰勒牧师这位好牧人,就在这一段年日里持续不断地治理和引领群羊经过今世邪恶的旷野。但神既然愿意将爱德华国王从忧患谷领入有福的安息之地,他就离世与基督同在,在永远的喜乐及幸福里作王。

此后,罗马天主教徒采用暴力推翻爱德华时代福音的真理。因为有些圣徒不愿重新接受罗马的主教是宇宙教会最高的头的说法,教廷就用剑和火逼迫他们。在爱德华国王时代,按着神的话公义地定罪诸般错误、迷信及偶像,但现在,天主教再度统治他们。

当敌基督的狂热刚开始时,小人福斯特和克拉克约翰在哈德里教会同谋,再度引进教皇及其偶像崇拜。在这段时期泰勒博士在他的教会里仍然持守爱德华国王时代的敬虔事奉,并极其忠心、热切地传讲信息敌挡罗马教皇制度的腐败,而这种败落的情形当时几乎已经遍及全英国。

不惧剑盾

福斯特和克拉克雇用了一个人来哈德里重建罗马天主教的弥撒。这人名叫阿文斯约翰,是奥德海姆教区的牧师,也是罗马天主教的拜偶像者。为此,他们十万火急地设立祭坛,要赶在复活节时举行弥撒。

但是他们却是白忙了一场;在夜里祭坛被人毁坏了;他们不甘心,第二次再建,并认真看守,防止祭坛再被人拆毁。次日,福斯特及克拉克约翰来了,带着罗马天主教的祭物、庆典用具、服装,又派人持剑和盾守护,以防止任何人拦阻他们行弥撒仪式。

此时,泰勒博士像平时一样坐在书房里研读神的话,忽然听见教堂种声响起。照常例,钟声表示有事发生,他有责任去教堂察看。当他走到教堂,发现大门紧闭, 并且从内上了闩,只有圣坛的门没有上闩,他进去走到圣坛,看见一个罗马天主教的献祭者,身穿长袍,头刚剃过,准备开始天主教的献祭,四周站着持剑和盾的守卫,惟恐任何人打扰祭司。

泰勒博士问:“谁准许你们如此大胆,进入基督的教会用可憎恶的拜偶像仪式亵渎教会?”福斯特听了后惊跳起来满脸怒气地对泰勒博士说:“你是叛教者!你在这里作什么?想要扰乱我们执行女王的命令吗?”

泰勒博士答道:“我不是叛教者,我是此间的牧者,神与我主基督已经指派我喂养这羊群,所以在此地我有绝对的权柄,我以神的名吩咐你,今后不可再在这里毒害基督的羊群。”

福斯特说:“你是叛逆是传异端的,你想要制造混乱、暴力敌挡女王的命令吗?”

泰勒博士答道:“不是我制造混乱;而是你们罗马天主教徒在制造混乱与争闹。我只是用神的真道反对你们罗马天主的偶像敬拜。拜偶像就是反对神的真道和女王的声誉,并且至终会彻底颠覆全英国。”

福斯特与武装人员用有力的膀臂抓住泰勒博士,强迫他离开教堂,好使罗马天主教高级教士们继续进行拜偶像的仪式。当时泰勒博士的妻子也随着他丈夫同去, 当她看见丈夫被人粗暴地推出自己的教堂时,就跪下举手大声叫道:“我求神,公义的审判者阿!报应他们的暴行。这些罗马天主教的拜偶像者就是如此轻看基督的血。”他们也把她推出教堂,然后关上大门;因为惧怕百姓来撕碎他们的祭品。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并没有得到百姓的同意,就用暴力,持剑和盾列阵,专横地重设罗马天主教的弥撒。

一两天后,福斯特和克拉克立即上书文切斯特的主教、即英国大法官迦德纳史蒂芬,控告泰勒博士。

主教接信后,就写信命令泰勒在几天之内即去见他。

面见主教

泰勒博士的朋友知道了这件事情后,都非常担忧就来看他,并诚恳地劝他逃走, 免遭不测。

泰勒博士却对他们说:“亲爱的朋友,我衷心地感谢你们如此关心我。虽然我知道在敌人手中无公义和真理,只有囚禁和残酷的死刑,但是我确信我的理由是何等良善、公义,在我这边的真理是坚强的,靠着神的恩典,我要去见他们,当面抵挡他们错谬的作为。”

他的朋友们又劝他说:“博士大人,我们觉得你最好别去。你已经尽了你的职责,你以敬虔传道来阐明真理,又当面抵挡了奥德海姆的牧师们到这里恢复罗马天主教的弥撒。

我们救主基督曾吩咐我们:“他们在一座城里逼迫你们,你们就逃到另一座城去。”我们认为,此刻你最好逃到别处去,等候时机,教会将非常需要像你这样勤劳的教师、敬虔的牧师。”

泰勒博士说:“哦,你们要我作什么?我已经老了,难道还想多活些时日来多看这可怕、极端邪恶的时代吗?随着个人良心的引导,你们逃走吧!我已经下定决心,靠着神的恩典去见主教,要当面告诉他,他所作的尽都徒劳。

今后神还要为他的百姓兴起比我更殷勤的人来教导百姓,因为神不会丢弃他的教会,环境固然艰难,终将过去,我深信神要藉此来试炼我们

至于我,愿意在神面前相信,我从来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来事奉神;也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荣耀的呼召,更从未有过像现在神给我这么大的怜悯。因此我恳求你们和所有的朋友为我祷告;决不怀疑,神将要赐我力量与圣灵。”

他的朋友们见他如此的坚定,就将他交托给神,哭着走了。

泰勒博士由他的仆人赫尔约翰陪同起程赴伦敦。一路上赫尔约翰非常诚恳地劝他逃走,不要去主教那里;自己愿意服事他,不论遭遇什么危险,都要跟他在一起, 为他舍命。但泰勒博士决不同意,他说:“约翰阿!难道要我听你属世的劝告,而让我的群羊陷落在危险之中吗?要牢记好牧人基督不仅喂养羊群,还为群羊舍我必跟随他,靠神的恩典,我必跟从他。”

不畏权势

不久,泰勒博士到了文切斯特的大主教迦德纳史蒂芬博士,即当时英国的大法官那里。他见到泰勒博士后,便用许多卑鄙无耻的话来斥责泰勒,并辱骂他是个流氓、叛教者和传异端者。

泰勒博士忍耐地听完了他的辱骂,才回答说:“大人,我不是叛教者,也不是传异端者,而是一个名符其实、忠实的基督徒;照着你的吩咐我来了,我想知道阁下叫我来的原因。”

主教说:“你这个恶棍来了吗?你竟敢见我的面,真是不知羞耻!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

泰勒博士说:“我知道你是谁,你是迦德纳史蒂芬博士,文切斯特的主教,又是大法官。但我想你还是一个会死的人,如果我应该怕见你阁下的面,为什么你不怕神我们的主呢?你已经抛弃了真理,否认我们的救主基督和他的教导。

你所作的与你自己的誓言及曾写过的文章相违背,我惊讶你当着一个基督徒的面, 竟会不感到羞耻?将来在基督的审判台前,你还有什么脸见他的面呢?你难道忘了你当着亨利八世国王,和他儿子爱德华六世国王的面所起的誓吗?亨利八世是一位被百姓记念的国王。”

主教答说:“呸!呸!那是希律不法的誓言,因此要消灭它,我已经完全消灭它了。感谢神,我已经重新回到我们罗马的母天主教会里,盼望你也这样作。”

泰勒博士答道:“难道我应该放弃建立在使徒和先知根基上的基督的教会,而赞成这些谎言、错误、迷信及拜偶像的行为吗?这是教皇及其追随者亵渎神的作法, 我岂能赞同呢?神禁止我赞同

教皇应当回到我们救主基督和他的真道上来,将他所坚持的可憎恶的偶像崇拜都逐出教会,然后基督徒才回到他那里。你忘了你确实曾在书面上抵挡他,并且曾起誓反对他吗?”

主教说:“我告诉你,这是希律不法的誓言,我不但不该支持,反而应当消灭它;我们的圣父教皇已经替我解除了那个誓约。”

泰勒博士说:“但是你在基督面前无法解除这个誓约,他必从你手中追讨它,在他的管辖下,没有人能赦免你,连教皇及其追随者也不能赦免你。”

主教说:“我知道你是个傲慢的恶棍,又是十足的傻瓜。”

泰勒博士说:“阁下,不要这样责骂我,这与你的权柄地位不相称。因为我是基督徒,你知道圣经上说:“凡骂弟兄是拉加的,难免公会的审断,凡骂弟兄是笨蛋的,难免地狱的火”。”

主教说:“你抵制女王的命令,不让奥德海姆的牧师,一个行为良善、敬虔的神父在哈德里作弥撒。”

泰勒博士答道:“阁下,我是哈德里教区的牧者,不论任何人进入我负责的教区,用罗马天主教拜偶像的弥撒的毒液毒害那已经托付给我的羊群,就是反对一切的正义、良心和律法。”

主教听了勃然大怒,说:“你实在是一个亵渎神的传异端者,竟敢反对蒙福的圣餐,它是为活人也为死人的祭物。”

泰勒博士答道:“我并不敢亵渎基督所设立的蒙福的圣餐,我像任何一个真基督徒那样地尊重它;并承认基督设立圣餐是要我们记念他的死

基督为了作我们的救赎主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他的身体是赎罪祭,为一切相信他的人成全了救恩。我们的救主基督一次永远献上他自己,就不需要任何的神父再一次代赎或替主献祭了。”

主教于是叫来他的随从,命令他们说:“抓住这个人,把他带到国王的高等法院,叫人牢牢地看管。”

泰勒博士跪下来,举起双手说:“主阿,我感谢你,祢曾拯救我们脱离罗马教皇的专制、错谬、偶像崇拜以及其他一切可憎恶的事物;因着善良的爱德华国王, 神得到了赞美。”

狱中生活

泰勒博士被囚禁达两年,在狱中他将全部时间用于祷告、读圣经、写作、讲道和劝导犯人,凡因他的教导而悔改的人,生命都改变了。

一五五五年一月二十二日,泰勒博士和布雷德福长老、桑德斯长老又被传讯,在文切斯特的主教、诺威治的、伦敦的、索尔斯堡的和达拉姆的主教面前受审;被控告是传异端者并且分裂教会,要他们三人作最后的答覆,是愿意向罗马主教屈服,公开放弃他们的错误,还是愿意按律法被定罪?

泰勒博士和他的同伴听后勇敢地回答说:他们决不放弃在爱德华国王时代传讲的真理,也决不向罗马天主教的敌基督低头;但是他们感谢神莫大的怜悯,使他们配为他的真道受苦

众主教见他们在真道上如此勇敢,坚不可摧,就向他们宣读了死亡判决书。

泰勒博士被交给看守克林克送入监狱。途中百姓聚集定睛看他,他对百姓说:“良善的百姓啊!神是当受赞美的;我决不与他们同流合污,我将用我的血来见证我所传的道。”他在克林克的住所等候到晚上,次日启程,途经包特瑞前往康勃特。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