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十篇 苏格兰的殉道者汉弥顿巴特瑞克(2)——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凶残的教士

翌晨,红衣主教叫他的仆人们穿上无袖皮军衣、薄盔甲、带背包、持剑和斧列阵护送他,好像要去作战而不是要到修道院去。当红衣主教在这许多士兵的簇拥下进入了修道院教堂后,立刻吩咐城堡的队长把乔治长老带来,并命令一百个士兵以同样的穿戴护送。

乔治长老像羔羊被牵去献祭,在他走进修道院教堂大门时, 看见一个穷人因患重病躺在那里求他施舍,他就将钱包给那人。当他走到红衣主教面前时,修道院副院长威瑞但约翰正站在讲台上对集会的人群讲道。

他讲完道后,就叫乔治长老上讲台接受控告;恶人兰德约翰站在乔治长老面前, 拿出一张写满了咒诅的纸卷,一篇充满了威胁、诽谤及恶毒的谎言,用许多令人痛苦、憎恶的话来污辱他,又用教皇的斥责恶意攻击他。

目睹这样可怕的控诉,无知的百姓都害怕极了,以为地马上就要裂开,将乔治长老给吞吃了!但是乔治长老以极大的忍耐站着,脸不改色地听他们的攻击。

这个恶人读完了他所捏造的谎言后,满头大汗,像公猪一样地吐出泡沫,把口水吐在乔治长老脸上,说:“你对这些问题怎样回答,你这个背叛者!卖国贼!贼!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来制裁你。”等他骂够了之后,无罪的乔治长老就跪在讲台上祷告,祷告后他以基督徒惯有的愉快语气回答说:

“我想你应该先了解一下我的话和教训是什么,我教导过些什么。因此,为了神的名和荣耀,也为了保护我的生命安全,我请求你们在审判之前,先听我说,我将毫不渲染地复述我的教训。”

话才说完,兰德约翰就大叫起来:“你是传异端的、叛徒、卖国贼!让你讲道是不合法的。你只有权支配你的手,无权支配教会。”

全体高级教士也都不约而同地说:“他是多么狡猾,我们若准许他讲道,他必利用圣经来说服百姓反对我们。”

乔治乔老看透了他们恶毒的企图,就转向地方长官呼吁,把他看作中立公正的审判者。但是兰德约翰用粗鲁的语气说:“在此地,除了红衣主教就数我最大,我是苏格兰的司法官、圣安德烈的大主教、马瑞波斯的主教、阿勃勃洛雪克的推荐者、罗马教皇派遣的教皇大使。”他反覆讲了许多他不配有的荣誉称号后又接着说:“难道我不是你公正的审判官吗?你想要求谁作你的审判官呢?”

乔治长老谦卑地说:“我不拒绝红衣主教来审判我,但是我要求以神的话语来裁决。你们中间的几位爵士和听众曾审查过我的属地财产,所以我现在也是地方官的囚犯。”

但是骄傲的百姓大多轻蔑地嘲笑他,要求尽快判处乔治长老的罪,也无人劝红衣主教重读乔治长老的文章,让他有机会答覆。

教士和长官们把凡是要求听乔治长老讲话,不利于他们的听众都打发走,然后作了最后的判决,并不惧怕神的报应。审讯结束后,红衣主教叫刽子手将这柔顺的羔羊又关进城堡等待火刑。他回到城堡时,修士斯科特等人对他说:“先生,你必须向我们忏悔。”他答道:“我不忏悔。”

如羊被牵至宰杀之地

火刑绞架预备好了,红衣主教怕乔治长老被他朋友救走,就下令执行火刑的时候要炮手站在大炮旁边,将炮口瞄准火刑场。乔治长老双手反绑,被兵士凶狠地押向刑场,当他走过城堡大门时遇见一个乞丐,求他为神的缘故施舍,他说:“请松开我的手,我要施舍!慈爱的主以他善良、丰盛的恩典,喂养全人类,赐给你们身体和灵魂一切所需的。”

这时两个修士又对他说:“乔治长老,向我们的圣母祈求,她可以作她儿子和你的中保。”乔治长老温柔而坚定地回答:“我的弟兄,住口!不要试探我。”就这样他颈部缠着绳子,腰部绑着铁链被带至刑场。

他走向刑架,盘腿而坐,又站起,如此三次,说:“哦,世界的救主!怜悯我,天父!我将灵魂交在你手中,!”作完祷告,他又转向百姓,说:“为着真道、真福音的缘故,神已经赐我恩典,今天我受苦痛并不伤悲,却满心喜乐。我是为此受差遣的,为基督的缘故我应该受此火刑。你们看我的脸,我并不惧怕凶猛的火焰。我确知今夜我的灵魂将要和我主基督共进晚餐。”

刽子手也盘腿而坐,对他说:“先生,求你原谅我,在你的死刑上我是无罪的。”乔治长老对他说:“到我这里来!”刽子手走到他面前,他吻刽子手的双颊,说: “看哪!这是我原谅你的标记。亲爱的,作你的工作吧。”于是刽子手把他放在绞刑架上,吊起来,用火烧成灰。百姓看见乔治长老所受这极大的痛苦,都不禁为这无罪羔羊的被杀而哀哭。

嗜杀成性的苏格兰大主教大卫比顿于主后一五四六年三月一日处死蒙神祝福的殉道者威斯哈脱乔治长老后不久,即受到神大能的报应,主激动雷斯里等绅士, 于五月底在圣安德烈堡把他杀死在床上,临死前他大声叫道:“阿呀!不要杀我!我是神父!”他活着时是屠夫,也死在屠夫刀下,死后七个多月没有下葬,最后像牲畜的腐肉被丢进粪堆里。

华莱士亚当

比顿大卫死后,汉弥尔顿约翰继任圣安德烈的大主教,他决心要超过其前任的大主教,加增殉道者人数。他一继任就叫穷人华莱士亚当前来审问。此事全部过程记录如下:

在爱丁堡黑衣修士教堂的圣坛旁设有一个坚实的刑架,审问台上坐着的是地方官大人,座位后站着全体议员;台上站着控告人马波特教区的牧师兰德约翰长老, 身穿宽大的白色法衣,头戴红色头巾。

圣安德烈的主教的仆人卡纳克的约翰把华莱士亚当带进来,将他放在绞刑架中间,命令他面对控告人。

兰德约翰问他叫什么名字,他答道:“华莱士亚当。”又问他生在何地,他答道:“在离弗尔不到二哩的卡尔。”控告人接着又说:“我很遗憾像你这样一个穷人也会胡说八道,给贵族们带来麻烦。”华莱士答道:“我一定要讲述神赐予我的恩典,我深信我所讲的话对任何人都是无害的。”兰德约翰说:“你从未讲到神!因为你犯的是在这国家中最可怕的传异端的罪。”

华莱士辩称他没有说错什么,只是因着他对神话语的认识,而说了些符合圣经教训的话,并且他要终身遵循圣经美好的教导。他又说:“若是因为我持守神的道,你们就要将我这无辜的人判罪,那么你们将来将要在基督的台前受审。”

神的话语成为他的安慰

他们判决他后,就把他交给爱丁堡的宪兵,要在希尔堡把他烧死。他们先把他关在镇上最高的房子里,用铁链锁住他的双腿和颈,交给无知的牧师特里休及主教们看管。

特里休派两个白发修士去开导华莱士,但他不理睬他们,特里休又派两个黑发修士去说服他,一个是来自英国的修士,另一个是狡猾的诡辩家阿巴斯纳特,英国人修士用圣经与他谈论信仰,但华莱士仍不与他争辩,他们讨了个没趣, 只得走了。

特里休仍不死心,又派一个有属世智慧的瑞斯坦雷格的教长去看他,他先给华莱士基督徒式的安慰,然后劝他相信奉献后圣餐的真实。但华菜士不同意,因为没有圣经的根据。那天晚上有好些人都听见他唱诗赞美神,并朗诵大卫的诗篇作为安慰。

后来特里休知道他藉着读经来安慰自己的灵魂,就大怒而拿走他的圣经,妄想使他从基督他救主的忍耐和盼望中坠落,但是神却使他毫不动摇。

翌晨,他们用铁链捆他,下令第二天要将他烧死。那天瑞斯坦雷格的教长又来与他谈论,他仍然以一样的话来答覆,而且闭口不谈他的信心问题,正如圣经所说,即使有一个天使从天而降来劝说,他也不动心。

后来特里休又进来审问他, 并且说,因着他的态度顽固,在黄昏之前魔鬼要来。他答道:“我一听到你进来,就求神让我能够经得住你的试探,感谢神,它已经使我忍受住了。因此,我求你让我独自安静。”特里休问旁边的军官火准备好了吗?他说准备好了。华莱士答道:“神若喜悦,我也豫备好了,迟早我都要讨他的喜悦。”

当他们准备动身前去刑场时,宪兵司令威胁他,不许他与任阿人讲话,也禁止别人与他讲话,从镇上到希尔堡的途中,不时有百姓对华莱士说:“愿神怜悯你。”他答道:“愿神也怜悯你们。”他走到绞刑架旁,举目望天两三次,对百姓说:“今天我是为真理而死,相信这不致使你们跌倒,因为学生不能高过先生。”绳索套入他的颈项,火也点着了;他离开了人间,坚定又面无惧色地向神走去。

密尔华尔德

在苏格兰殉道者的行列中,密尔华尔德惊人坚贞的事迹是值得述说的,因为从他的骨灰中曾跳出千万个殉道者;他们宁死也不愿看见真理被残忍无知的暴君、凶恶的主教、男修道院院长、僧侣及修道士践踏。

基督的坚贞战士

密尔华尔德在青年时曾经是个罗马天主教徒,但是当他在主后一五五八年到阿尔梅听到福音的教训,再返回苏格兰后,就完全放弃了罗马天主教的教训。

因着这事,他被苏格兰的主教视为引进异端的,经过长期的监视后,两个罗马天主教神父把他抓去,带到圣安德烈关在城堡中。他们先用死和酷刑来威吓他,要他放弃真理,但是他刚强坚贞、宁死不屈,他们见此路不通,又转以美好的许愿来引诱他,说只要他承认他所教导过的是异端,就给他唐弗林修道院终身僧侣的职位, 但是他甘愿坚持真理至死,对他们的威胁或利诱置之不理。

不久之后,密尔华尔德被带到圣安德烈的大主教区教堂,站在主教前面的讲台受控告。由于年纪老迈,又长年劳苦,而且曾饱受种种残酷的虐待和折磨:这时他的身体已经非常衰弱,必须扶着东西方能走上楼梯。

当他开始讲话时,声音非常小,使人几乎无法听得清楚,但是逐渐地教堂里重新响起他勇敢而坚定的声音, 在基督里的喜乐,胜过了敌人的混乱和羞耻。

当密尔跪在讲台上祷告时,大主教的神父奥力芬脱安德烈命令他站起来,对他说:“密尔华尔德先生,站起来,回答我们针对你的文章所提的问题,因为你使爵士们等得太久了。”密尔华尔德仍然继续祷告,一直到祷告完了之后,才回答说:“你就叫我华尔德吧,不要称我先生,因为我曾长期作过教皇的武士。有什么问题,现在请讲吧!”

奥力芬脱说:“你说过没有七个圣餐。”

密尔答道:“我所宝贵的是主的晚餐和浸礼,而你要的和你们所分享的却是其他东西。”

奥力芬脱说:“你轻看祭坛上祝福过的圣餐,又说弥撒是崇拜偶像的错误行为。”

密尔答道:“有一位君王派人去叫许多人来赴筵,筵席预备好了后,他吩咐打铃,可是当客人来到大厅坐下要吃饭时,却发现君王已吃完了筵席上的一切食物,并且转过身来嘲笑他们,这就是你们所作的。”

奥力芬脱说:“你否认祭檀上的圣餐就是基督的真血肉身体。”

密尔答道:“弥撒是错误的,因为基督为人的罪一次舍命钉死在十字架上,就永远不需要再献上自己,他已经完成了全部的献祭。”

奥力芬脱说:“你在家里私下传道,又在田野公开讲道。”

密尔答道:“是的,还在航海的船上传道。”

奥力芬脱说:“你还不愿放弃你的错误看法吗?”

密尔答道:“我决不放弃真理,因为我是谷,不是糠,是风吹不走,枷打不碎的,我就是如此坚定。”

然后,奥力芬脱宣判他传的是异端,交给政府处以火刑。虽然这样,他的坚贞和勇敢却感动了许多人,镇上的宪兵勒孟巴特瑞克拒绝执行此一任务,反而公正地对待密尔;主教的管家也不肯奉命去作这不敬虔的事情。

全城的人都对主教不公正的判决不满,以至主教的仆人连绳子或一只柏油桶都买不到,只好割取他主人帐蓬的绳索,好把密尔绑在火刑柱上。主教有一个仆人,名叫索默凡尔亚力山大, 是个无知而残酷的人,主教派定他执行政府判决,烧死密尔。

从容殉道

在等候受刑的时候,神的灵在密尔心里作奇妙的工作,使他的勇气和刚强一直加增,他的坚贞向百姓显明,他是正义的,乃是无辜地被人处死。

死刑的准备工作一切就绪,武装士兵把密尔带至刑场,奥力芬脱命令他走到火刑柱前。但是他说:“不!你要用手把我举起来,你会看到我喜乐地死去。神的律法禁止我加害自己。”于是奥力芬脱用手将他举起,他被举起之后,满了喜乐地说:“我要到神的祭坛去!”然后他要求对百姓讲话,但是奥力芬脱与其他来行刑的人不同意,惟恐他讲得太长拖延时间。

然而在场有一些青年人对行刑者及主教们说,还是让华尔德讲他心里的话,否则将来有一天他们必要哀哭痛悔了。

密尔跪下谦卑地向神祷告,然后站在煤炭上,对众人说:

“亲爱的朋友!今天我不是犯了什么该死的罪而被处死(虽然我在神面前是个可怜的罪人),而是因为我竭力捍卫神在新、旧约圣经向我所阐明的耶稣基督的救恩,所以被人带到这里来,就像以往所有的殉道者一样,甘心乐意地为主舍命。

我确信他们身虽死,却得到了永远的福乐,所以今天我要赞美神,他以他的慈爱召我作他的仆人,把他的真理印在我身上;这是我已经从他领受的,所以我愿意将它献给荣耀的神。

因此,如果你们要逃避永远的灭亡,不再受神父、僧侣、修士、大修道院院长、主教和其他敌基督者之谎言的诱惑,只有倚靠耶稣基督,我们慈爱的救主,才能从罪中被拯救出来。”

这时候百姓都放声大哭,因为他的忍耐、刚强、勇敢和坚贞,不仅叫他们大大受感动与激励,也使他们心里火热起来。他祷告后,从火刑柱上被吊起送入火中。临死前他说:“主阿,怜悯我!百姓们祷告吧,趁着还有时间!”然后,他为他所爱的主殉道了。

此后,因着神公义的审判,就在密尔华尔德烧死之地的修道院大教堂内,许许多多罗马天主教所谓成圣者的昂贵肖像,在宗教改革中均被人烧毁,无一幸存。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