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十一篇 基督和他福音的著名传道者拉提默尔休长老的生活事迹(1)——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第十一篇 基督和他福音的著名传道者拉提默尔休长老的生活事迹

基督老练的战士拉提默尔休长老是英国列斯特郡萨克生地方的人,他生于萨克生,并且在那里长大,直到四岁左右。他父亲是个善良的富裕农民,除了拉提默尔外,还有六个女儿。自幼,父亲看出拉提默尔秉性机智、敏捷,就有心要训练他成为一个博学多才、有全备文学知识的人。所以等他在当地的学校读到十四岁时,就送他进入剑桥大学;拉提默尔在剑桥修完了一些课程后,又自愿去读神学, 虽然他知道以自己那样幼小的年龄去读神学是很吃苦的。

那时他热衷于罗马教皇的信仰,奴隶般地持守教皇的法令,一心要作个神父,好主领弥撒的酒和水混合;也相信自己一旦成了被按立的修士,就永远不会被罚入地狱,以及诸如此类,种种的迷信与幻想。这种盲目的热心使他成了相信基督福音者的敌人,他也因为演讲反对米郎克孙腓力普和他的著作,而轻易地获得了神学士的学位。

被神的话网住

尽管如此,神的慈爱和怜悯却临到他,当他认为他的演讲已完全使基督真教会和福音信仰者蒙羞时,他却被基督真教会中一个人用神的话,有福的网所套住。

比尔尼多马是当时揭穿撒但诡计的审判者,也是推翻敌基督王国的秘密战士; 他发现拉提默尔长老虽无知识却很热心,在对弟兄怜悯心肠的催促下,他去找拉提默尔长老,想赢回这位对基督真知识一无所知的弟兄。

他在书房内与拉提默尔推心置腹地谈论真道,拉提默尔受神的灵所感动,在听完比尔尼的话后就放弃了早先经院博士的研究理论及其愚蠢的行为,而成为真正的神学学者。从前他是真理的敌人,几乎成了迫害基督的人,如今却迫切地寻求他,改变了从前的诬告行为,与比尔尼等人共同认真的探求真理。

他转向基督后,并不满足于现状,而是像一位好撒玛利亚人的门徒一样,怜悯所有苦痛的人,成为公开的传道人,在大学内更是其他弟兄们的私人教师,三年内, 他边学习拉丁文,边向纯朴的百姓用本国语言、地方方言讲道。但是,撒但不会置之不理的,当它看到它的国开始衰败,发现了基督的得力战士要成为震撼阴府的人,它就发动自己的魔鬼子孙来扰乱他的工作。

约在一五二九年的圣诞节前后,在拉提默尔的布道会上,有一个叫奥古斯丁的修士当众敌挡他,因为拉提默尔长老把马太福音第五、六、七章的圣经节卡片送给百姓,让他们经常诵读。

盼望藉着这些卡片,教导百姓事奉神,并引导他们的思想,使他们完全丢弃不合于神的圣道和圣餐的外面的仪式。他更盼望能把圣经译成英文,使百姓读了后能知道自己的责任,像爱神一样地来爱邻舍。

现在正是适宜推行这事的时候,所以拉提默尔愉快地工作着,他在讲道时表现出他非凡的智慧,使得听道者结果累累,推翻了对罗马教皇的迷信,并建立了纯正的信仰。

发自内心的事奉

圣诞节前的礼拜天,他走进教堂吩咐打铃,并在讲台上劝导、激励所有的人以内心真正的爱来事奉主;因事奉不是指着外面的仪式,而是当用心灵和诚实来敬拜主,这才是基督徒的真信仰。不管是按字句而有的表面行为,或是随从人类的习惯而有的炫耀仪文,以及所谓赦罪、朝圣、礼仪、誓言、热心、自愿的服劳、立功德、创办、献祭、教皇的最高权柄等等;其中没有一件是需要的,也是无足轻重的。

拉提默尔长老的讲道在剑桥引起很大的震动,撒但感到自已及其王国被摇动了, 就武装手下人要对他施加压力。

修士们的谬论

首先出面的是布拉克修道院的副院长白肯海姆,他表示把圣经翻译成英文是不合宜的,因为这会叫无知者因此放弃职业,而引起麻烦。

例如犁田人听福音讲:“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就可能不再犁田;同样,面包师听到“一点酵能使全团的面变坏”,就会停止在面包里放酵,面包也就无味了;还有那些头脑简单的人,因听福音书讲“如果一只眼睛使你跌倒,就挖出来丢掉,”为此就把自己弄瞎,那时世界上将会充满乞丐。

拉提默尔长老听了白肯海姆博士修士式的讲道后,就来到教堂答覆他所讲的。这时,有一大群人随着他,有大学里的学生、有镇上的居民、还有博士和毕业生, 大家都很想听听他用什么话来回答。面对拉提默尔的讲台下坐着白肯海姆,他戴着长及肩部的兜头帽。

拉提默尔长老驳斥白肯海姆的错谬,他对群众说:“白肯海姆是用犁田人回头看及面包师不加酵这些荒谬的假设来玩弄明显的因果论,这对一切人均无益处。

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你们不必害怕,圣经翻译成英文绝不会有这种危险,这不过是修士的藉口而已。长久以来百姓就有一个需要,盼望将圣经译成英文。英国人不会那么笨,以致犁田人不敢回头看,面包师作面包不加酵。”

他目光炯炯,望着修士说:“每种语言都有它的隐喻和象征的意义,这是极为普通的事情。举个例子来说,当画家在作画时,若他们画一只狐狸戴着兜头帽在讲道,没有人会笨到认为真是一只狐狸在讲道,但这幅画的意义是够清楚的了,它向我们指明隐藏在修士们的兜头帽内的虚伪、诡诈和狡猾的伪装,以及许许多多谎言,我们必须提防他们的诡计。”

总而言之,白肯海姆修士的图谋被粉碎了,从此他再也不敢上讲台攻击拉提默尔长老。

除了白肯海姆外,另外一个长于谩骂的修士是灰发的威尼特斯,他虽不穿黑衣, 却和白肯海姆是同一派的。他是一个又粗鲁又笨拙的人,在讲道中谩骂拉提默尔长老,并愤怒地反对他。他骂拉提默尔是疯子,是个没有头脑的人,希望百姓不要相信他。

拉提默尔长老以我们救主基督的话来回答他:“不可杀人……,只是我告诉你们,凡向他弟兄动怒的,难免受审判:凡骂弟兄是拉加(或骂没有头脑) 的,难免公会的审断;凡骂弟兄是魔利的,难免地狱的火。”

他又向听众宣讲道:“凡世上神的真仆人、真传道者都要受神真道的敌人傲慢的嘲笑、辱骂,把他们当作疯子、笨汉、愚蠢的和醉酒的。但圣经称他们是纯正的传道者,因他们释放了神真道的荣耀。”拉提默尔打击了这个狼狈的修士,当场把他赶出教堂,并逐出大学。

当时几乎全大学的一切修士、博士都站在同一战线,在讲道时咆哮着来反对他;最后以莱的主教,威斯特博士在巴威尔大教堂讲道反对拉提默尔长老,禁止他再在那所大学教堂里讲道。但是主豫备了奥古斯丁修道院副院长巴恩斯博士,发给他在该院讲堂讲道的执照。

拉提默尔长老不怕敌人的毒计,在剑桥继续讲道三年,受到敬虔人的爱戴及欢迎, 以致连他的敌人听了也称赞他,主教自己听了他有恩赐的讲道不得不称赞他,并盼望自己也能有如此的发表能力。

拉提默尔经常和比尔尼长老在一起配搭,因他们常在田野散步,许久以后此地仍被称为“异教徒们的的丘陵”。他们两人在大学里受多人瞩目,生活上满是美好的见证,许多人纷纷效法他们的行为,如探望犯人、供给穷人、喂养饥饿者等等。

英王亨利八世

拉提默尔长老曾提起他在剑侨时期所遇见的一件事,是发生在他和比尔尼长老, 以及一位被囚在剑桥城堡塔里的女犯人之间的故事。

有一日拉提默尔长老和挚友比尔尼长老去采访剑桥塔内的犯人时,遇见一个女犯人,她被控谋杀亲子,但她坦然坚决地否认。于是他们就着手去调查这件事,最后总算弄清楚了;原来这妇人的丈夫不爱她,想尽办法要抛弃她,所以硬加给她这个罪名。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她的孩子患了一年的痨病,最后在收割的季节死了,她想求邻人帮忙,为她埋葬孩子,但所有的人都去收庄稼了,她只得带着沉痛的心情自己去埋葬孩子。她丈夫回家后知道了这件事,就藉此口实,控告她谋杀亲生儿子。

她受冤之后非常痛苦,拉提默尔长老诚恳地审查她的良心,知道她是无罪的,便设法为她平反。不久,拉提默尔被召去温莎市向英王亨利八世讲道,讲完后国王陛下叫他去亲切交谈。他乘机跪下来向国王讲述了女犯人的苦情,求王能赦免她,国王欣然允其所求,他回家后妇人便获赦出狱了。

国王的御医白斯是一位极其善良的人,尤爱好诉讼程序,拉提默尔长老和他一起为国王的权位而忙碌。他到王宫时,曾住在白斯博士家一段时期,因此常在伦敦讲道。后来,他厌倦宫廷生活,想去国王给他的牧师俸禄之地,这是克伦威尔勋爵、白斯博士请求国王赐给他的;尽管白斯博士坚决反对,拉提默尔长老仍执意往他的牧师俸禄地去作工。

拉提默尔长老的牧师俸禄地在威尔特夏郡,属萨罗姆教区的威斯特一金顿镇,他在该地不仅努力操练自己,教导他的羊群,并将工作扩展到邻近乡村。因为他工作慇勤,教导人热诚不懈,讲道也大有能力,为此又有仇敌起来攻击他。

主后一五三一年一月二十九日,坎特布雷的大主教华汉姆威廉和伦敦的主教斯多克斯莱约翰开始传讯他。又长期禁止他作教区牧师,使他的工作大受干扰。他们每星期传讯他三次,针对他讲道内容提出问题要他回答。

他们的搅扰使他无法安静,痛苦万分,因着他们自己不讲道,又不让他讲道和工作,在忍无可忍之下,他写信给大主教,藉口身体虚弱,不能再奉命受讯,并忠告他们说,他们无正当理由扣留他,不让他作他当作的工作,其实他所作的,仅仅是传讲真理,反对一些已经渗入信仰中的愚昧的弊病而已。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