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十篇 苏格兰的殉道者汉弥顿巴特瑞克(1)——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第十篇 苏格兰的殉道者汉弥顿巴特瑞克

路德是结果子最多的根,除了德国、意大利以及法国外,在英伦岛上也有他的枝子和果子。

为主放弃了属世的亨通

汉弥尔顿巴特瑞克,苏格兰人,出身高贵,有君王的血统,在他二十三岁时即担任弗尼大修道院院长之职。他曾和三个朋友离开英国赴法国马尔勃大学读神学, 这所大学是赫斯州的伯爵腓力亲王所新建的。

但求学期间,汉弥尔顿喜欢与有学识之士往来,研究神学。其中以兰伯特法兰西斯与他相识最深,他在兰伯特的鼓励下,对神学的知识和判断的能力,与日俱增,成为马尔勃大学中第一个给信心、行为的辩论下结论的人。

这位青年如果选择高官厚禄的道路,放荡享受,或许还能得人的赞赏,决不会有生命的危险或受任何的刑罚;但是他却奉献财产,敬虔生活,美德与日俱增。因此他绝不可能逃脱恶人的手,因为今生的世界决无安全, 只有邪恶与罪

谁曾看过红衣主教或主教暴怒地用他们残酷的宗教法庭反对暴乱、野心、不法的赌博、醉酒和抢劫呢?但是如果有人敬虔地承认基督是他惟一的保护人与辩护人,不要圣徒的荣誉,只愿接受在基督里因信称义的白白恩典,否认炼狱(因着这些理由,汉弥尔顿被烧死),不管他是什么人、什么年龄及种族,有多大的权力,都不免在教廷的权力下被处死。

多伟大的表率!虽然这个高贵、有学问而优秀的青年,行为如此敬虔,又有着卓越的才智,然而苏格兰人既不羡慕、也不宝贵他!

随着时间的过去,巴特瑞克学识日益长进,火热的虔诚使他想返回故乡,把他从国外得到的美果与本国的同胞分亨。他坚信自己的决定是出乎敬虔的意念,于是就带着原先一同离开苏格兰三位朋友中的一位立即返乡。

由于不忍再看见百姓们继续陷在那种无知、瞎眼的可怜光景中,巴特瑞克勇敢地传讲真理,教导百姓, 刚强地为神的福音争辩,反对圣安得烈的大主教比顿雅各,因而被控为传异端者。

主后一五二七年三月一日,大主教及主教团召他觐见,他不仅有学识,并且灵里火热,那天一大早没等人来找他,就自行前往;带着能力与他们辩论,他们无法用圣经的话来定罪他,就用武力来对付他,将他判定了死刑,当天的饭后,就把他带到死刑场烧死。

这位高贵的汉弥尔顿,蒙神祝福的仆人,就这样被残酷的仇敌处死了,然而他却为基督的教会结出硕果;他用他的血,庄严地见证了神的真理,使许许多多后来殉道者的心中更加确信和坚定。此后又有几个人站在他一边,为持守同样的真理而殉道。

福雷斯特亨利

在汉弥尔顿巴特瑞克长老殉道几年后,有一个出生在林力斯戈的青年人福雷斯特亨利在获得天主教所谓的贝内及考立特等级后不久,因公开表示巴特瑞克是殉道者,就被关进监狱。

入狱后不久,大主教派一个修士粱华尔德去听他忏悔,当时福雷斯特亨利非常诚恳地向修士说出自己的看法,认定巴特瑞克长老是个好人, 而不是传异端者,处死他是个错误。没想到修士竟然将他所听见的忏悔一五一十地向主教报告,使主教知道亨利的心里坚定,决不妥协。

而他的忏悔也成为他反对主教的证据,福雷斯特亨利因此被定为传异端者,与汉弥尔顿巴特瑞克长老同罪,交给政府处死。

唾弃假教士

行刑的当天先废黜他,将他带到住在圣安得烈城堡和蒙内梅尔之间的草场上的牧师前。他一进门看见牧师的脸色就知道他们的存心是什么,于是大声叫道:“呸!虚伪!呸!虚伪的修士,泄露忏悔的人。从今以后人们永远不会相信你这个虚伪的修士、藐视神话语的人、人类中的骗子!”

因为他忠心地见证了基督的真理和福音,在被废黜之后,即在圣安得烈修道院的北栅门被处死,隔着栅门,全福弗的百姓都可以看见那飞腾的烈焰。主教们藉此杀一儆百,以免再有人落入他们所谓的异端之中。

相继殉道

于福雷斯特亨利殉道后不到一年,林力斯戈的汉弥尔顿雅各、他的姊姊汉弥尔顿凯塞琳,唐巴尔队长的妻子、还有李斯的一位诚实妇人、劳瑞斯顿家的斯屈瑞顿大卫和格莱诺门长老都被罗斯的主教,大主教比顿雅各的官员海雅各,叫到爱丁堡的霍来罗德的修道院去,在穿红袍的国王雅各五世前受审。

主教上告国王,控告汉弥尔顿雅各支持其兄巴特瑞克长老的观点,国王吩咐他远离家乡不可返国,免得回来后连他也无法帮忙,因为主教已说服国王,决不容许异端的理论在国内流传。

汉弥尔顿虽然逃走了,仍被定罪为传异端者,所有的土地和财产均被没收。

他的姊姊汉弥尔顿凯塞琳也被控告为可憎的传异端者,判处绞刑。她深知自己的努力无法救自己,就甘心顺服于主所量定的环境。在她受审之时,与律师斯宾士约翰大人辩论了许久,最后她说:“尽管我努力为自己辩护,但是这些努力又有什么用呢?我深深知道,没有一种努力能救我,只有我救主基督的作为能救我。” 国王听见这话就回过头朝她微笑,叫她过来,劝她放弃信仰,因为她是国王的姑妈。

格莱诺门长老则因为主张没有炼狱,教皇不是主教而是敌基督,在苏格兰没有司法权而受控告。斯屈瑞顿大卫也同样主张无炼狱,只有基督的苦难和今世的苦难。

大卫是一个渔夫,因为拒绝奉献所得的十分之一给劳森罗伯特长老,即爱格斯格雷的副主救,而被逮捕,尽管他一再辩称他并非不肯奉献十分之一,而是在将这些该奉献的鱼从船上分出来时,掉了些到水里去了。

他们两个人经国王劝说后,仍公开拒绝放弃信仰,因而被罗斯的主教定为传异端者,被带到李斯和爱丁堡之间的草地旁处以火刑,处刑时命令弗夫的百姓前来观看,好使他们因而心生恐惧,不敢再蹈他们谓之所传的异端的罪中。

福雷特多马,圣经的教师

在烧死斯屈瑞顿大卫和格莱长老不久后,圣柯姆斯英许的牧师、多勒的副主教福雷特多马教长,在每个星期日向教区居民传道,讲解圣经里的书信或福音书。

当时,只有穿黑袍或头发花白的修士才能传道,其他人在苏格兰传道则是十分罕见的事;修士们因而十分嫉恨他,向唐克特的主教(此地属他的主教管区)控告他是传异端者,竟然用英语向平民讲解圣经的奥秘,使牧师在百姓眼中看为可憎。

无知的主教

唐克特的主教受修士煽动而发怒,叫多马教长来,对他说:“我的孩子,多马教长!我极爱你,因此我一定要劝告你,应当克制自己。”多马答道:“我衷心感谢你,勋爵阁下。”

主教又说:“多马教长,我的孩子!有人告诉我,你每个星期日向教区居民讲圣经中的书信或福音书,而不向他们收取牛奶和上好的衣服,这样作对教士非常不利。因此,多马教长,我希望你和其他教士一样,取你的牛奶和上好的衣服吧!

每个星期日都讲道,未免太多了,你这样作会使百姓认为我们也应当这样传道才对。你若能从圣经中找到好的书信或福音书来阐明我们圣教会的自由的,你自己明白也就够了,让别人去讲道吧!”

多马答道:“阁下,我认为我的教区居民不会抱怨我不去取牛奶和上好的衣服,虽然他们乐意供给我,甚至再加上其他他们所有的,他们也甘心乐意;但我要把我所有的与他们分享。所以,阁下,我们双方都很满意,从没有不和。阁下认为每个星斯日都讲道是太多了,然而我却认为还不够呢!我希望阁下你也能如此作。”

主教说:“不,不,多马教长,你错了!我们并不是被命定讲道的。”

多马答道:“听从主教的吩咐,我一定选择圣经里好的书信和福音书来传讲。但是,主教,我找遍新旧约圣经所有的书信和福音书,却找不到一本坏的书信或福音书;如果主教阁下能教导我区别好坏,则我必定专讲好的,不讲坏的。”

主教坚定地说:“感谢神,我从不知道旧约与新约圣经里说的是些什么!多马教长,我只知道主教的职务和主教的仪典书,而不晓得其他的。你照你的方式去行吧!就算你所幻想的一切都存在好了,但是我警告你,你若再固执于这些错误看法而不改正,将来你会后悔的。”

多马答道:“我深信我的观点在神面前是正义的,因此我不能越过我所当作的,去跟从别人的作法。”

不久圣安德烈的红衣主教和唐克特的主教召集会议,判处福雷特多马和另一些人死刑,宣布他们再没有机会放弃他们的观点。他们被定罪为异端的创始人、首领和教师;尤其是因为他们中间有许多人曾出席土立波西的副主教在兰特的婚筵, 并在婚筵上吃肉,所以把他们在爱丁堡的希尔城堡一同烧掉。

波士镇的殉道者

由于亚兰的伯爵,即汉弥尔顿勋爵曾为国会制定一条法令,给予一切苏格兰人特权,可以用本国语言读圣经,所以没有理由叫人们只有在集会听道时,才能讨论及讲解圣经。读圣经的自由所产生的最大功效是使得在苏格兰各地有更多的人蒙神拣选而看见真理,因而厌恶罗马天主教徒。

指责修士

在称为波士镇的圣约翰镇上,就有几个人因研读圣经而明白真理,所以当修道士斯班士在集会讲道时说到圣徒必须祷告,否则就不能得到救恩时,镇上的居民兰姆罗伯特当众谴责修道士的错误,称之为亵渎的教训,并用神的名命令他讲真理。虽然这位修士因惧怕而答应如此作,但是从此以后,再没有人听他讲道了。

主后一五四三年,真理的敌人抓走了查特豪斯约翰,他热爱真理,是波士镇教堂的教长。当他被政府机关废黜后,他的职位即由天主教徒马倍克亚历山大继任,这使他们的邪恶事业更加方便地进行。

于圣保罗日,圣约翰镇的地方官、红衣主教、阿几尔的伯爵和几个贵族开会。指控许多人犯了他们所谓的异端罪,但只逮捕了兰姆罗伯特、安德森威廉、亨特雅各、雷弗尔生雅各、芬勒生雅各和他的妻子斯透克海伦,当夜即把他们关入斯佩塔里。

第二日早晨他们受审,被控告破坏了国会的法令,在聚会听道讲解圣经时,反对此法令的要旨;尤其是兰姆罗伯特更阻碍修道士上讲台。对此,兰姆承认并坚定地说,他的责任是使人明白真理,因此并不逃避谴责;然而凡今日受审的人若隐藏真理的知识,将来必要受神的审判。

罗伯特、安德森威廉和雷弗尔生雅各被控告用细绳子挂圣弗兰西斯像,把公羊角钉在他头上,把母牛尾巴钉在他臀上,并在万圣节前夜吃鹅肉。此外,雷弗尔生造了一幢房子,在第四层梯级上放置木雕的彼得像,头上戴着三顶冠冕,红衣主教认为他是藉此嘲笑红衣主教的帽子”。

亨特雅各只是个无学识的屠夫,并不太懂教训,他之所以被控告是因他经常与可疑者聚会。

高贵的妇人

妇人斯透克海伦受控告是因为她在生孩子时,没有依照当时的习惯呼叫童贞女马利亚的名字,当邻居劝告她遵守时,她说她只倚靠耶稣基督来呼求神

她又说, 她若活在童贞女马利亚的时代,神必顾念她的谦卑、贫穷,像他作在马利亚身上一样选她作基督的母亲:言下之意,童贞女并不比一般妇女好,她得荣耀乃是因为神拣选她作基督的母亲,而她在众妇女中之所以能被选上,仅仅是因为神丰盛的怜悯使她升高。这些话在牧师看来是极其恶毒的,她也为此而被控告。

主教和官长将他们判罪后,就将他们的手绑住,任凭人们肆意虐待他们;妇人海伦看见自己的丈夫受此待遇,也要求士兵为基督的缘故把她捆住,让她与丈夫在一起。

为此,镇民一起聚集祷告,并请求地方官保住他们的性命,地方官虽愿意释放他们,但最终还是顺从了神父残酷的愿望;因为主教们威胁他们必须助纣为虐;否则就要被革职。

这些殉道者被一大群武装兵丁(因他们怕镇上有人反叛)解赴刑场,这刑场原是处决盗贼和作恶者的地方。一路上他们相互安慰,确信在当天晚上要在天国共进晚餐,他们已经向神奉献了自己,要坚定地为主殉道

妇人海伦虽未被判死刑,却迫切地要求与丈夫同死。她跟着丈夫到刑场,安慰并鼓励他为基督的缘故要忍耐,分手时她亲吻她的丈夫,对他说:‘丈夫阿,要喜乐,因为我们在一起度过了许多欢乐的岁月。今天我们都要死了,但是我们两人应当喜乐,并且我们的喜乐将持续到永永远远。我也不与你告别,因为我们即将喜乐地在天国里再见面。”

后来,妇人被带去淹死,虽然她还有一个吃奶的婴孩, 但是也不能感动仇敌凶残的心。所以,她把孩子托给邻居,又把婴孩交托了奶妈, 然后用死见证了真理。

威斯哈脱乔治

下面要讲述的是威斯哈脱乔治长老殉道的经过。他是一位行为端正,说话彬彬有礼的人,而且极为敬畏神,为了持守真理,他情愿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虽然仇敌定意灭绝基督的信仰,毫无人性的指控他,用残酷暴烈的手段来迫害他,但是乔治长老却毫无畏惧地用谦卑、忍耐及虔诚的态度来面对他们狂暴的威胁

剑桥大学的威斯哈脱乔治长老,人们亦称他为贝内学院的长老。他身材高大, 黑发长须,面容忧郁,举止高雅,说得一口流利的苏格兰话;经常穿着长至足背的粗呢袍子,外面罩一件密纶粗斜纹布马甲,以及黑色紧身裤,粗帆布衬衫,有着白色垂带,袖长至手,头上则戴一顶法国圆帽。

他是一位有礼貌、谦让、温和、勤学、善于教导,而且极为敬畏神的人;他的生活非常简单,许多时候一天只吃两餐,除非有特别的需要,每四天禁食一天;睡的是硬稻草床及帆布被子,并一直用到不能用才换。

他刻苦己身,将所省下的财物都用来周济穷人,因此不论日夜,他的施舍从未间断,尤其值得称赞的,是对穷人的态度,总是满了仁慈、关怀和爱心

至于他教导百姓的时候,言谈十分谦和,但是持守真埋,绝不妥协,所以百姓中以为他过于严厉,甚至想要杀他, 但他蒙主的保守,得免遭害。虽然如此,他仍然忍耐地劝导百姓远离恶行。

乔治长老被逮捕后,被关在圣安德烈堡,红衣主教命令镇上的教长来,恶意地叫他在次晨召集会议审问乔治长老,清算他煽动百姓和传异端教训的罪。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