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十一篇 基督和他福音的著名传道者拉提默尔休长老的生活事迹(2)——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逃离陷阱

主后一五五0年十月九日,他在斯坦福的一次讲道中告诉百姓:“那时我一星期受审三次,他们总是设下圈套想得到什么口实好陷害我。神知道我不懂法律,但他给我智慧,让我知道当如何回答。真的,若非神的怜悯,我永不能脱离他们的手。

有一次,我在五、六位主教面前受审,不断的审问使我觉得非常混乱。最后我被带进一间挂着花毯的房间继续受审,我原已习惯了这种审查。但是,那天房间里似乎有些不同,原本前面的烟囱总是生着火的,那天却冷冰冰地,花毯挂在烟囱上,桌子则放在烟囱旁边。

审查我的主教中,有一位是我非常熟悉的老年人,我一直把他当作好朋友看待, 他坐在靠近桌于边的椅子上。在整个审讯过程中,他只问了一个极其狡猾的问题, 我实在难以相信他竟是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

我正要回答时有一个人说:“拉提默尔长老,请你大声回答,人这么多你又坐得那么远,我听不清楚。”我对他的要求十分吃惊,这才发现烟囱里有人写字的声音。原来他们派人偷愉地记录我全部的回答,但他们无法惊动我,因为神是我的主,他教我如何答覆,否则我永远逃不出他们的魔掌。

他们还审问我说:“你良心中是否感到你已被视为传异端的?”这是个非常诡诈的问题、无论怎样答覆都是危险的,只会让人抓住把柄;尽管我不知道当怎样回答,但是神总是在我需要的时候帮助我答覆。”

国王亨利八世非常宠爱拉提默尔长老,一直保证他,又用自己的权力把他从敌人欺骗的利爪中救出来。此外,因着白斯博士和克伦威尔勋爵的大力相助,他去见渥斯特的主教,又在自己教区勤奋、儆醒地尽职工作,一连数年,给百姓们有益的教导,并成为他们的表率。

他辛劳工作,在学习、预备、教导、讲道、探望、劝导百姓从善等各样事上都慇勤不懈。虽然这些事都要付出精力和花时间,以当时环境的危险多变,他无法按其心愿作所有的事。

然而他无论作什么都是全力以赴,虽然他不能完全消灭古老迷信的遗传影响,但他还是努力使之产生最小的危害,所以收获不小。例如,百姓们不可避免地要接受圣水、圣餐,但他教导自己教区的百姓说,应当废除这类迷信,并吩咐牧师在分发圣水和圣餐时讲下述的话:发给百姓圣水时说:

“要牢牢记住你受浸时的诺言:基督他的怜悯和他流出的宝血:靠着他最圣洁宝血的洒布,你们所有的罪都白白地得赦免,”

发圣餐时对百姓讲:

这是基督身体的标记,他为你们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你若与基督的死有分, 就必要弃绝罪恶。”

如果环境许可的话,他还要把真理陈明在百姓面前;因为他知道圣水和圣餐的制度不仅没有圣经根据,还充满了亵渎的邪术,违背福音书的教导和原则

在王面前传扬神的道

像从前在大学里一样,他任圣职时也受尽恶人的扰乱,所以在他任主教职期间, 几乎没有得过一天清静的日子。有一回,当他向爱德华国王讲道时,有一位地位很高的人就着他的讲道向国王提出控告,此处援引他自己的叙述如下:

“在先王的时代,我们中有许多人都被召去见他,坦诚地发表我们对一些事情的看法。那时有一个人向国上控告我传讲迷信的教训,于是国王的转过脸来问我:“先生,你如何答覆呢?“

我跪了下来,先朝向控告我的人,问他说:“先生,你要我在国王面前讲什么道?你要我对我所关心的国王讲没有内容的道吗?你有什么特别的建议吗?”我另外又问了他几个问题,他却一言不发,无言以对。

我又转向国王求他的恩典:“在国王的恩典里,我从未想过自己配、也从未要求过向国王讲道;我是被召来此讲道的,若您厌弃我,我愿意让贤:因为在场的许多人都比我尊贵。如果您要他们担任此职,我就是为他们拿书、服侍他们也心甘情愿。但是,您若允许我作一个传道人,就求您恩准我讲良心所要讲的。”

我感谢全能的神,他始终是医治我的良药,国王采纳了我的话。有几位朋友来看我时流着泪告诉我,他们以为那天晚上我会被关入伦敦塔。”

此后的几年间,他艰苦地作着主教的工作,直到英王颁布了英国国教的六条法规后,在有限的时间内,他必须作个决定,失去良心的平安继续担任主教职位, 或是放弃主教职位。

结果他凭着自由的意志,辞去了主教职位,那天他在房间里当着朋友们的面脱下主教法衣,突然高兴得跳了起来,因他感觉肩头一下子轻松得多了。

但是,艰难困苦从此一路随着他。他放弃主教职位后不久,有一回被一棵倒下的大树压伤,几乎丧命,前去伦敦求医时,又受主教们虐待,以致陷入极大的危险之中,最后竟被关进伦敦塔,成了阶下囚,直到可称颂的爱德华国王登位,开了金口才释放了这位长期被囚禁的传道人。

此后,他又重新开始辛劳地耕耘主的田地,收获了许多硕果,在英国各地尽情发挥他的讲道恩赐,也去王宫里向国王讲道。当他在王宫宴乐消遣的内花园里,向国王和全王宫人员传讲耶稣基督荣耀的福音时,他尽心尽力传扬大有果效的真道,并劝导众人。

在整个爱德华国王时代,他都艰苦地工作,每主日讲两次道。这位年逾六十七岁,又曾被树严重压伤的老人工作非常勤奋,他从不怜悯自己, 无论寒暑每天总在凌晨两点钟左右就起床,非常认真地读圣经。

坚定不移的心

拉提默尔长老曾非常坚决地说,他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来传福音,因此他乐意预备自己。爱德华国王去世不久,玛丽女王即位,登基后随即派使者去吩咐拉提默尔来,虽然拉提默尔事先已得到警告,但他无意逃走,在女王使者到达之前他已预备好要跟使者同去。

当使者惊异地看着他时,他对使者说:“朋友,欢迎你来送信给我。我向你和全世界表白,我愿意被召去伦敦,承认我所信的真理,而且无论身在何处,我都愿意在人面前,见证我所信的真道。我确信,是神自己使我在两位最好的国王面前配讲他的真道,他也将使我向第五位国王见证这道,或者使她得到安慰,或者将使她永不安宁。”

使者把信交给他后立刻离去,宣称他曾受命不能因为等候拉提默尔而耽搁时日,其实他们是不要他去伦敦,而是希望他逃离英国。因为他们知道他的坚贞必会坚定国内敬虔的信徒,并摧毁教皇制度。

拉提默尔长老到了伦敦后,经由斯密士菲尔德被带至议会,在途中,他曾欢喜地说斯密士菲尔德的百姓早已巴望他快来。

在议会中他忍受了全体天主教徒的轻蔑、讥笑及挖苦,然后被关进伦敦塔,倚靠主耶稣基督的恩典,他在狱中支持了一段相当长的日子,尽管傲慢的天主教徒残忍无怜悯地虐待他,以为这样作他们的国就会永远屹立;

然而拉提默尔不但忍受了,而且还欢喜地迎接他们反对他的恶行。是的,主已经赐他勇敢的灵,使他不仅能轻看囚禁的恐怖和折磨,也能嗤笑敌人的暴行

有一次,副官的手下人去看他,这位老人在严冬季节被关在无炉火的牢房里,既冷又饿,但他却乐观地吩咐那人去告诉他的主人:如果他认为这种待遇对我而言是太恶劣,那他是想错了。

副官听了他的话后,害怕他会因此而逃跑,便开始更严格地看管他,并且一再地去察看叮嘱他。拉提默尔长老于是对他说:“副官先生,我知道自己快赴死刑,你若不给我取暖,只怕你们的希望要落空,因为说起来,我还比较喜欢冻死在牢房里呢!”

许多类似这样有智慧、乐观、风趣的回答,不是出于无思想的人,而是出于那位意志刚强、坚定的老人,这种理智的答覆不是用来压倒仇敌们大声咆哮的可怕威吓,而是巧妙地劝告了他们。

蒙应允的祷告

拉提默尔长老在伦敦塔中被关了很久,后来又被送往牛津,和坎特布雷的大主教克兰麦博士、伦敦的主教黎德利长老一起辩论文切斯特的主教迦德纳所送来的文章。

拉提默尔和其他犯人弟兄们被定罪后,又被关入监狱,在狱中,他们有极虔诚的弟兄聚会和热切的祷告,并写了许多文章。

拉提默尔长老年迈体弱写得最少, 但是他经常长时间地跪着祷告,以至于要人搀扶他才能站起来,他主要为三件事情祷告:

第一件,因为神指派他作传道者传讲他的道,所以求神赐恩让他能持守他的教训以至于死,让他能为真理流出他心里的血

第二件,求神因着他的怜悯,在英国再一次复兴他的福音。他不断地求说:“再一次!再一次!”他祷告时仿佛看见了神,并且面对面与神说话,而他也相信他恳求的声音会一直回旋在主的耳中。

第三件,求神保佑现在的女王王朝和伊利莎白公主,也流泪求神慰藉他的已失去安慰的英国。

主极仁慈地答应了他的全部要求。

第一,因着他的坚贞,即使在极度痛苦中,主的恩典都一直托住他。在牛津的波卡多门门外,他站在火刑柱上,当刽子手要点火时,他仍对有学问而虔诚的黎德利讲话,并举目望天,脸上满有可亲、平安的表情,说道:“神是信实的,必不叫我们忍受力不能胜的试探。”

神何等慈爱地答应他的第二个要求,据记载,在那些日子里,神的福音在英国再一次地复兴了。现在英国有自主权,神的真理多么仁慈地降临,神的话也更新了。当我们回忆英国可怜的过去时,难道能不因着现今神所赐的大恩而献上感谢吗? 主实在是怜悯了我们。

再有,第三个要求,神的赐与也是那样丰富,我们实在应当大声赞美神,因它使得福音广被传播,赐给全英国无上的安慰。

当西班牙人占领了英国后,基督的仆人无处藏身,似乎一切都绝望了,仇敌的势力极为猖狂,神的真道也被人厌弃。然而主又一次赐下怜悯,他不纪念我们从前的罪恶,反叫一切的痛苦都过去

伊利莎白女王登基,那位灰发老人迫切为她的祈祷蒙了应允;神藉着这位真诚、天性善良的女王,使他的真光重新照耀,击破敌基督黑暗、虚假的国度:使基督的真切教会重新教导人,被掳忧伤的基督徒也获得了真自由。

(关于拉提默尔主教和黎德利主教被审判、定罪及殉道,详见第十三篇。)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