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十三篇 审判、定罪及殉道黎德利和拉提默——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第十三篇 审判、定罪及殉道黎德利和拉提默

亲爱的读者,你们已经读过黎德利长老和拉提默尔长老一生的事迹。由于他们是在一起殉道,所以就放在同一篇里来叙述。

一五五五年九月二十八日,红衣主教波尔派人把委任书送至牛津,给林肯郡的主教怀特约翰、格洛斯特郡的主教布洛克斯博士和布里斯托市的主教荷利门博士, 授权他们二人任全权审判拉提默尔长老和黎德利长老在牛津公开辩论会中的各种错误观点。

他们两人若愿意放弃这些错误看法,则代理法官们有权接受他们的悔罪,立即赐给他们圣父教皇的赦免。如果拉提默尔休和黎德利尼古拉固执于他们的错误观点,主教可以把他们宣布为传异端者,开除出教会,处以刑罚。

黎德利受害

因此,九月底,上述的主教们在牛津神学院开始审判他们两人。先传黎德利长老来受审,红衣主教的委任人向他宣读控告书,黎德利博士原本光着头站立,谦卑地听传他来的原因,一听到红衣主教称教皇陛下,立刻把帽子戴上。

他说:“马主教篡夺了最高权柄、滥用权力,我拒绝听命于他,也不将荣誉归给他,免得我诋毁神话语的真实。”

林肯郡的主教连续警告他三次,要他脱帽,黎德利长老仍不理会,主教只得命令差役脱下黎德利长老的帽子。黎德利长老向军官低头,温和地任军官把他的帽子脱下来。主教又滔滔不绝地劝黎德利长老放弃自己的观点,承认教皇的最高权柄。

黎德利长老答道:“阁下说教会是建立在彼得身上,是根据基督所讲的话,这是你们不明白真意。因为当基督问他的门徒说:“人说我人子是谁?”时,门徒回答说,有人说他是先知中的一位,有人说是以利亚,有人说这,有人说那;于是他问门徒:“你们说我是谁?”彼得答道:“你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基督对他说:“我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

这就是说,在这磐石上,不是选定在彼得这个会死的人、这么脆弱的根基上来建立他坚固并绝对可靠的教会,而是建造在这磐石上也就是你所承认的,我是神的儿子的这个根基上,我要建立我的教会因为口里承认、心里相信基督是神的儿子,才是整个基督教的起始和根基。”

但是主教并不注意他的答覆,继续讲道:“我们不是要与你争辩,而是指出某些问题,你只要逐条回答是或否就够了,不必再辩论了。现在读论题,你听好,明天上午八点你要在圣马利教堂答覆。”

教皇代理人对黎德利博士、拉提默尔长老宣读了有关他们两人共同的或针对他们个人的一些论题。

黎德利尼古位、拉提默尔休,我们反对你们以下的论点:

  1. 你们断言过,而且又公开辩护和支持说:在神父祝福以后,基督的真身体并不存在于祭坛上的圣餐里面。
  2. 你们又当众肯定地辩护说:祭坛上的圣餐中仍保持原来的饼和酒的性质。
  3. 你们公开声称,且固执地坚持说:弥撒不是活人和死人的赎罪祭。

拉提默尔出庭

把黎德利长老交给市长带走后,主教命令法警来带另一名犯人。拉提默尔长老跪在地上,手拿帽子,头上盖一块手帕,上面戴一两顶睡帽及一顶大帽(像市民惯常所戴的,有两条宽条子扣在颏下),身穿一件旧得露出线头的布里斯托粗呢法衣,腰间束着一条廉价腰带,又用一根长皮带把圣经扎在腰带上,没有镜盒的眼镜挂在颈上垂在胸前。

主教问道:“是什么阻止你承认现在英王、王后并全英国人民都已经接受的信仰?“原先我们都错了,现在众人都承认以往的错误,对你、对大家而言,承认它都不会是个耻辱。所以,拉提默尔长老,因着神的爱,想想你已经是个老人,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要自讨苦吃。特别是要为你灵魂的健康着想,你若就这样死去,则是献给神的臭祭,因为一个人成为殉道者不是因为他的死,乃在乎他为何而死。

你再仔细想一想,你如果这样死了,不会有恩典,因为人若不属于教会就失去了救恩。”主教又宣称,他们今天不是要与拉提默尔长老争辩,只要他对上述论题作出确定的答覆;然后又把向黎德利宣读过的论题向他宣读一次。

生根于神的话

次日(十月一日)八点刚过,这些主教又到圣马利教堂,坐在镶了丝绸花边的宝座上,传黎德利长老进来。

林肯郡的主教问道:“现在我们要听听你对论题的最后答覆。你若作书面答覆也可以,但是如果你写的是其他东西,那我们是不会接受的。”

黎德利长老从胸前取出一张纸,刚要开始读,林肯郡的主教就命令差役把纸夺过来。黎德利长老要求庭上准许由他来读自己的答覆,并说纸上写的只是答覆,并无其他东西,然而主教一定不准。

黎德利说:“阁下,你既要我回答,为什么又不让我公开答覆呢?”

林肯郡的主教说:“黎德利长老,我们要先看看你到底写了些什么,如果认为可以读,才准你读;若是你不先交出来,我们就不让你作任何的答覆。”

黎德利长老知道没有希望了,就把纸交给军官转交主教。林肯郡的主教暗暗地与另两位主教商量后说:“写的东西且不能读,因其中有亵渎的话,所以不许他向公众答覆,免得欺骗了有耐心的听众。”

格洛斯特的主教和林肯郡的主教又讲了许多劝黎德利长老回心转意的话。但他仍坚定不移,他相信他所捍卫的信仰是以神的话语为基石的,所以,他不能故意得罪神。无论他的生命多么危险也不能放弃他的主、他的神

他要求主教遵行他曾作过的应许,主教昨天曾准许他当众说明:为什么他接受了教皇的权柄,良心就不能平安,主教同意他的请求,但是规定他只能讲四十个字,他们会数着手指算他讲的字数。黎德利长老立刻开始讲,还未讲完半句,坐在旁边的博士们就喊道:“讲的已经超过四十个字!”因而不准他再讲下去。

市长的囚犯

林肯郡的主教立即宣布判决,废黜黎德利长老的主教职、圣职和教会所有的供给; 宣布他不再是教会的成员,把他交给政府权力处以当受的刑罚。黎德利长老于是成了犯人,交给市长。

接下去立刻把拉提默尔长老叫来,林肯郡的主教要他放弃错误,回到天主教会里来。

拉提默尔长老打断他的话说:“不,阁下,我不放弃我的观点,我承认有一个大公教会,但不是你们讲的那一个,那个已经成为魔鬼的教会,有人称她为罗马教会,也有人称之为天主教会。

我要引用居比良的忠告,当时他在主教们前受审, 提到谁最像基督的教会,是受迫害的?还是迫害他们的?他说:“基督早就指出,凡要跟从他的人,必须背着他的十字架。”基督讲过门徒要受逼迫和苦难, 阁下,你们如何想呢?是这个罗马教廷、无休无止的迫害者是教会呢?还是长期受其逼迫而以至于死的群羊是教会呢?”

拉提默尔长老再一次指出,他不否认主基督,也不能否认他的真理。后来林肯郡的主教要他仔细听,拉提默尔以为有什么新的问题要宣读,但是主教只宣读了对他的定罪书就宣告退庭,遣散群众。

拉提默尔长老要求主教履行昨天的应许,让他简短地说明为什么他要拒绝教皇的权柄。但是主教说现在不能再听他讲什么, 就把拉提默尔长老交给市长说:“市长先生,他现在是你的犯人了”。

此后黎德利主教和拉提默尔长老即受监禁,直到主后一五五五年十月十六日。

十月十五日清晨,格洛斯特的主教布洛克斯博士、牛津的副大法官马歇尔博士和几位大学负责人到关犯人黎德利长老的艾瑞希长老,即后来牛津市长的家里。格洛斯特的主教说明来意后,再次对黎德利说,他若愿意悔罪,回到他当初受浸所归入的信仰中,那么女王陛下一定会怜悯、宽恕他,他若不放弃自己的观点,他们就要按法律来处置他。

黎德利博士答道:“阁下,关于我教导过的教训,我的良心确认是纯全的、是出于神的话语;在这个教训上神是我的倚靠,只要我的舌头还能转动,一息尚存, 一定坚守并用我的血来见证它。”

废黜仪式

格洛斯特的主教说:“看哪!你得不到女王的怜悯,我们必按所委托的,废黜你,除去你的圣职。然后,交给民间政府机关,你该知道后果是什么?”

黎德利:“我只要讨神的喜悦,至于你们怎样处理我都可以,为了持守真理,我甘心乐意付上任何代价。”

主教:“黎德利长老,把你帽子脱下来,穿上这件白色法衣。”黎德利:“不!我不穿。”

主教:“你必须按此吩咐作。” 黎德利:“我绝对不穿!”

主教:“你一定要穿,不要自找麻烦,穿上这件白色法衣。”

黎德利:“不要强迫我,这是违背我良心的。” 主教:“你究竟穿不穿?”

黎德利:“无论你怎么说,我也不穿。” 主教:“我会叫人强迫你穿的。”

黎德利:“随你便吧,因为圣经上说:“仆人不能高过主人”。他们曾这样凶残地对待过我们的救主基督,他也忍受了,现在他们要更厉害地作在他仆人、就是我们身上。”

他们把作弥撒的一切物件都挂在黎德利博上身上;尽管他一直尖锐地痛骂罗马的主教和这些愚蠢的服饰。他的话使布洛克斯的主教大发雷霆,命令他住嘴。黎德利博士答道:“不管后果如何,只要我活着还能讲话,就一定要对你们这些可憎的行为反对到底。”

站在旁边的希腊文讲师艾德瑞奇说:“阁下,在这种情况下,依法应该堵住他的嘴,所以您可以拿东西堵住他的嘴。”黎德利博士听见后,定睛地看着他,摇摇头叹气说:“哦!好,好,好!”他们就塞住他的嘴,但是黎德利博士刺耳的话语却仍在他们耳中回响,有人吩咐黎德利安静,免得自讨苦吃。

他们站在黎德利博士面前,命令他拿圣餐杯及称为歌唱饼的圣饼。黎德利博士说:“我一定不拿这些东西,你们若非要放在我手里不可,只怕它们都会掉到地上的。”主教指定一一个人把这些东西托放在他手中,然后布洛克斯主教开始读拉丁文法律,其大意为:“我们剥夺了你传福音的职务。”黎德利博士听见后长叹一声,望着天说:“哦!主神啊!赦免他们的恶行。”

这个既可憎又荒诞的废黜仪式在十分荒谬的情形下结束了;黎德利博士对布洛克斯主教说:“如果你已经作完,请准许我稍为谈谈对这些事的看法。”布洛克斯答道:“黎德利长老,我们不能再和你谈论什么;教会已经把你开除了,我们的律法规定,不可与被逐出教会的任何人谈论。”黎德利博士说:“我知道你们不让我讲话,也不愿听我讲,我惟有将这事交托天父,愿他按自己喜悦的时候更正诸般的错误。”

黎德利长老又说:“阁下,我请你为了许多穷人,特别是为站在那边的我的姊姊和姊夫恳求女王陛下。他们原本倚靠我在伦敦任主教的俸禄过着清苦的生活,但现任主教剥夺了他们的生活费,我要为他们的生活费恳求女王陛下。以后你会看到我的书面要求,但是我认为现在先让你们知道比较好。”

他提到姊姊的名字时不禁泪流满面,一时泣不成声。最后他止住哭泣说:“对不起,这是骨肉至亲的天性触动了我,现在我已经说完要说的话了。”布洛克斯对他说:“黎德利长老,你的要求确实非常合法又诚恳,我一定凭着良心向女王陛下代求。”

一切都结束了,布洛克斯叫法警把黎德利长老带走,关起来严加看守,不许他与任何人交谈,等候死刑的通知。

喜乐的心

死刑之日的前夜,黎德利在看守人艾瑞希长老家里吃晚饭的时候,他向女主人及同桌吃饭的人告别,像往常一样喜乐地说:“明天我将要去结婚了。”他希望姊姊来赴他的婚筵,也请姊夫来坐席,他又追问他姊姊明天是否真愿意来?他姊夫满有喜乐地答道:“我敢讲,她一定乐意来赴筵。”

艾瑞希太太听见这样的话禁不住哭了起来。黎德利长老却安慰她说:“艾瑞希太太,你的眼泪,说明你不愿赴我的婚筵,也不满意我的婚姻。你已经不是那个曾经很了解我的朋友了。请安静下来;虽然我的早饭会有剧烈的痛苦,但是我确信, 我的晚饭将非常美好并极为快乐的。”

晚饭后,他姊夫提出要陪他通宵守夜的建议。他却说:“不,你不要这样。神若愿意,我想今夜我会和平时睡得一样好的。”

在镇北面包力尔学院的排水沟,是指定的刑场,为要避免骚乱,威廉斯勋爵奉女王之命,下令设立了足数的助手,确保火刑执行无误失。一切就绪了,才把犯人押来。

黎德利长老身穿淡黑色羊毛法衣,面容安详,像往常作主教时一样,颈部披着绒毛披肩,头戴丝绒睡帽,上面戴角帽,脚穿拖鲑,走在市长和市参议员中间到达火刑场。

走在后面的拉提默尔长老,身穿破的布里斯托粗呢法衣,戴着扎带的帽子,头顶盖一块手帕,一件新寿衣悬在长袜的外面,拖至足部。

想起他们从前何等尊荣、现在沦入这样的灾祸中,观刑的人心中都充满了悲哀。

黎德利博士走向波卡多,仰视监禁克兰麦长老的地方,希望可以透过玻璃窗看见他,与他交谈。但克兰麦长老正忙于和苏托修士等人辩论,因此没有看见黎德利。

黎德利长老朝后看,看见拉提默尔长老跟在后面,就对他说道:“哦,跟上来吧!”拉提默尔长老答道:“是的,我紧跟在你后面。”最终他们两个人一同走到火刑柱旁。

黎德利博士举手望天,他注视拉提默尔长老,欢喜地向他跑去,拥抱他、亲吻他,还安慰他说:“弟兄,振作起来,神必减轻火焰的痛苦,或者加我们力量使我们能忍受得住。”

然后,他走向火刑柱,吻它,跪在旁边祷告,拉提默尔长老跪在他后面,像他一样诚恳地向神呼吁。

歪曲之道

史密斯博士开始向他们讲道,引用圣经里圣保罗的话:“我若舍己身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他强调不是死叫人成圣,更重要的乃是为何而死,他用犹大之死为例,又提到一个在牛津的妇女上吊自杀的事。最后,他用极简单的话劝他们放弃己见,重返家庭,回到教会来,使身体和灵魂得拯救。

当史密斯讲得正起劲时,黎德利博士对拉提默尔长老说:“对这最后的讲道,是你先答覆呢,还是我先?”拉提默尔长老说:“请你先回答。”黎德利长老说:“好!”

当这篇歪曲真道的讲道结束后,黎德利博士和拉提默尔长老向坦姆的威廉斯勋爵跪下,黎德利长老说:“阁下,因着基督的缘故,请您准我说两三句话。”勋爵低着头看看市长和副大法官,不知是否该准许他说,法警马歇尔博士立刻跑到黎德利面前用手堵住他的嘴说:“黎德利长老,你如果放弃你那错误的观点,不仅可以自由讲话,还能得到更大好处,就是赎回你的生命。”

黎德利长老问道:“若不如此行呢?” 马歇尔博士答道:“就不可发言。”

黎德利长老说:“好吧!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决不否认我主基督和他的真理。愿神的旨意成就在我身上吧!”

执法者命令他们两人预备好,两人柔顺地从命。黎德利长老脱下法衣和披肩给他姊夫雪普赛长老,其他不值钱的衣服都丢掉,给法警拾了去。

他又把几件小东西送给旁边因同情他而哭的绅士,送给李亨利爵士一枚四辨士的新银币;送给威廉斯等绅士们餐巾、肉豆蔻、姜果:并且把日晷和身上一些物品送给旁边站着的人, 还有人摘下他的长袜头,凡能从他身上得着一片衣物的人都甚喜乐。

拉提默尔长老非常安静地让看守脱去他的长袜和其他简单的装饰。原来他穿着几重衣服时,看起来有点枯干而驼背,但当他们把他最里面的寿衣都剥下来时,他笔直地站着,显得体态相当匀称,叫看见的人,都觉得舒服。

黎德利长老举手说:“哦,天父,我衷心感谢祢召我为祢作一个公开表白信仰以致于死的人。主神阿,求你怜悯英国,把她从所有的敌人手中拯救出来。”

铁匠用铁链捆住他们两人身体中部。当他要钉肘钉时,黎德利博士摇着铁链对他说:“好朋友锤重一点,钉到肌肉里。”黎德利的姊夫拿来一袋黑火药挂在他的颈上,他问道:“这是什么?”他姊夫说:“是黑火药。”黎德利说:“我看这是神送来的,我从他手里接受。姊夫,你还有火药没有?也给我的弟兄一些吧!”他姊夫说:“先生,还有,我会给他的。”黎德利博士说:“给他要及早,免得太迟了。”他姊夫就把同样的黑火药也挂在拉提默尔长老的颈上。

“安息吧!”

当行刑的人把柴捆点火烧着放在黎德利博士脚下时,拉提默尔长老对他说:“黎德利长老,安心吧,要作大丈夫。我们今天在英国点燃了一枝蜡烛,我深信靠神的恩典它永远不会熄灭”

黎德利博士看见火焰烧上来,就用极大的声音叫道:“主,主阿!接受我的灵魂。”拉提默尔在另一侧也激烈地喊:“哦,天父!接受我的灵魂!”火焰包围了他,他用双手擦脸,似在火中洗脸,拉提默尔很快就死了,似乎几无痛苦。

黎德利长老这边的火老是烧不旺,因为他们把木柴放在金雀花的四周,又堆得太高。火开始在下面烧得旺,但是却被上面的木柴压住。黎德利长老要求他们为基督的缘故,把火引到他身上。

他姊夫却听不懂,他原本是为着除去黎德利的苦痛而来的,可是这时却像一个悲痛过度的人,不知道自己该作什么。他把柴向上堆, 把黎德利的身体全盖住了,火反而更上不来,只在下面烧,把黎德利的下半身完全烧毁了,却烧不到他的胸部。

黎德利要求把火烧上来,说:“我还没有烧着。”他的双腿烧尽了,衣服却仍未烧着,虽然在这样的痛苦的折磨下,他没有忘记呼求神,说:“主怜悯我!”又叫喊:“我还没有烧着,把火引到我身上来。”

他坚忍地承受痛苦,一直到站在旁边手拿铁锄的人抽掉上面的柴,火舌才舐着他, 他努力地转向火焰,火烧着了黑火药,他才完全不动了。

看见如此可怕的情景,在场的几百人都悲痛得流泪;想必在那里有好些人还没有完全丧尽良心和怜悯吧!因为当他们看见火焰如此猛烈地烧他们的身体时,好多人都禁不住号啕大哭,每个角落都有悲泣的声音。有些人见他们死去感到万分痛心,他们实在宝贝这两位殉道者的性命。有些人则怜悯他们,认为他们的灵魂不再有需要了。

是的!他们死了,这是他们今世所得的赏赐;然而在主荣耀的大日, 当他们与主的众圣徒一同回来时,就会宣告他们在天上得着的是何等奖赏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