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十四篇 斯密士菲尔德地方火刑场(1)——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第十四篇 斯密士菲尔德地方火刑场一群以自己生命印证基督的殉道者的史迹

约在英王亨利一世即位后的第三年,在斯密士菲尔德建立了圣巴多罗买医院;此工程在国王陛下的一名游唱诗人雷耶的监理下开始,后来经伦敦市长、参议员威丁顿查理的督促而竣工。斯密士菲尔德原是当时俄国王的法律处死重刑犯和其他犯人的刑场。

工匠巴德比约翰

主后一四一0年三月一日,坎特布雷的大主教阿伦德多马在伦敦传教修士区的大厅里审讯一个名叫巴德比约翰的裁缝,因他曾说过经神父祝福后的圣餐,不可能真的变成基督的血和身体。

在审讯时巴德比神情刚毅、心志坚定,大主教看他绝对不可能改变心意,就说服当时在场的众人公开宣告巴德比约翰是个传异端者,当交付政府权力处理。

主教在上午才宣告判决,国王的命令在下午即刻下达。兵士将巴德比带至斯密士菲尔德,将他放在一只空桶内,用铁链捆在火刑柱上,四围堆满干柴。这时大王子来了,他刻意仿效那位好心的撒玛利亚人,一再劝告巴德比,要他珍惜自己的性命。

就在这个时候,斯密士菲尔德的圣巴多罗买修道院院长也来了,在十二支火把的领率下,他郑重其事地将圣餐送到火刑柱前,要巴德比承认这是主真实的血和肉,但巴德比仍坚定地说:“这是圣餐,不是主真实的血和肉。”

行刑者看他宁死不悔,就点起火来,巴德比一看见火,就向主呼求:“主阿!怜悯我!”这时王子深受感动,就命令熄火,再次劝告巴德比放弃异端,并应许每年从国王的财库中,拨出钱来,作为他生活所需,好叫他衣食无虞,而且可享受富裕的生活。

然而我们可敬的弟兄,基督勇敢的战士却不理会王子的甜言蜜语,也藐视所有出于仇敌的诡计,他断然拒绝,宁可接受火烧的酷刑,也不愿意附从邪说,作恶拜偶像。王子无可奈何,只得下令重新点火,而我们的弟兄对此酷刑也坦然身受无惧无悔地为主殉道了。

斯威丁威廉和布鲁斯脱约翰

斯威丁威廉和布鲁斯脱约翰两人于主后一五一一年十月十八日一同被烧死。

他们被定罪的原因有好几个:第一,是他们不相信经祝福后的圣餐,能变成基督真实的血肉;其次,他们阅读某些禁书,并且与有传“异端”嫌疑的人来往;最后,也是最严重的罪名,是他们公然拒绝穿著作为他们身份标志,印着条纹的衣服,这是当地僧人吩咐他们必须终身穿着的。

史迪门约翰

史迪门约翰反对向偶像崇拜、祈祷与献祭;又否认经祝福的圣餐存在着基督真实的血肉;他并极力赞扬威克立夫约翰。断言他是位已在天上的圣徒。

基于以上三项罪名,他被交赴伦敦的警卫长,于一五一八年被当众烧死。

门多马

门多马因表明相信基督的福音;公开反对忏悔认罪;否认祭坛上的圣餐为基督真实的身体;认为不应当拜偶像,拒绝向耶稣受难像下拜而被捕,并为此受到长期的囚禁。然而,到了生死关头,他却因怕死而情愿接受罗马天主教的审判,宣誓放弃信仰。

他虽然作了基督精兵中的逃兵,向仇敌屈膝,但仇敌并没有放过他,他仍被关在牛津附近的奥斯尼修道院中,每天背着柴火到十字架前,作为苦修。不久之后, 当地的主教因家中需要人手帮忙,才把他从修道院中放出来,留在自己家中。未几,他逃离樊笼到异乡漂泊,受尽了艰苦。

他在埃赛克和萨福克郡住了许久,在那里,他得着复兴,再回到主面前,并获准加入基督福音敬虔教师的行列中。

主后一五一八年,他被控为堕落犯,再次被逮捕至伦敦主教处,他虽然行事公义, 并没有触犯法律,但仍被定罪为传异端者,交付伦敦的警卫长,骑马送至斐特诺斯特罗主教家门口,再由当地警卫长送至斯密士菲尔德。

这次,他不再临阵逃脱, 就在当天上午,他被烧死,侪身于蒙福的殉道者的行列中

弗瑞斯约翰

弗瑞斯约翰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年青人,他一向遵循礼法,过着非常敬虔的生活, 在当时经常往来的青年人中,显得十分拔群出众,深受人们的称赞。然而他虽敬虔好学,却从未遇见福音的真光,直到有一天,他认识了丁道尔威廉,才第一接受了福音的种子,并认识何为真实的敬虔。

此时,约克郡的红衣主教准备在牛津建立一所非常豪华的学院,定名为弗瑞德斯瓦德。这位野心勃勃的红衣主教不但计划把全英国最好的法衣、器皿、装饰品和各种宝物都收集到学院中,而且也公开招聘当时最杰出、最优秀的人才到院中以壮其声势,而弗瑞斯也在应聘之列。

没想到这些经他精心挑选而来的青年人聚集后,竟然以严肃的态度、敏锐的言辞批评当时信仰的陋习,主教得知后,非常生气,控告他们为传异端者,把他们囚禁在学院的地穴中。这地穴原是贮放咸鱼的地方,里面腥臭不堪。这些青年人在这污秽恶臭之地关了一段日子后。都感染恶疾,有些人虽然后来被释放,但仍然因此丧生。

弗瑞斯约翰和其他少数人,因持有红衣主教的信,声明不可苦待他们,所以得以被释放,但行动自由仍受限制,只可在牛津方圆十哩之内走动。虽然如此,弗瑞斯仍有生命之虞,因当时的英国大法官摩尔多马极其恨他,想尽办法想致他于死地。派人包围所有陆海通道港口,凡能报告他行踪的人,均稿以重赏。

弗瑞斯被逼得无路可走,只得四处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尽管他经常乔装打扮, 又时时改变躲藏的地方,但仍然无法逃离仇敌的手,不久之后,他终于被捕了。

狂怒、残暴的仇敌将他带到伦敦、文切斯特及林肯郡的主教面前,在圣保罗教堂开庭审讯他对圣餐及炼狱的看法。弗瑞斯坚持他所确信的真理,丝毫不肯妥协, 于是被判火刑。

行刑者将柴堆在他的四围,他也欢然地拥抱柴捆,为了持守真理,情愿为他的救主耶稣基督受火焚之苦,时为主后一五三三年。

休威特安德烈

休威特安德烈出生于菲弗仙姆,是一位清心爱主的青年人。在他二十四岁那年, 于某个宗教节日到圣邓斯坦教堂去的时候,遇见霍尔特威廉;霍尔特曾作过国王裁缝的工头,是个隐藏的无耻之徒,休威特却毫不知情,以为霍尔特也是福音的支持者;休威特在那里和霍尔特谈论福音,提出他对信仰的看法,然后才转身离去,走进舰队桥旁一家书店里去。霍尔特立即打发几个军官,到那家书店里,当场将休威特逮捕。

休威特被解到伦敦的主教那里,主教要他回答他对圣餐的看法。他答道:“我的看法和弗瑞斯约翰一样。”当时在场者无不哗然。伦敦的主教斯多克斯莱对他说: “什么!弗瑞斯已经被判火刑了,你若不放弃你所坚持的,也要和他一同烧死。” 休威特说:“为了持守真理,我情愿被烧死。主教于是把他和弗瑞斯关在一起,在一五三三年,将他们二人,一同烧死。

兰伯特约翰

兰伯特约翰是诺福克郡地方人,曾就学于剑桥大学,他精通拉丁文和希腊文,经常将这两种文字的著作翻译成英文。后来因地方不安宁而被迫离家,渡海去找丁道尔和弗瑞斯,他在那里住了一年多,并且成为安特卫普市的英国王族的牧师。

不久之后,摩尔多马来找他麻烦,在巴罗的控告下,他被逮捕,并被送到坎特布雷的大主教华汉姆处受审。

未几,大主教过世,兰伯特暂时获释,他返回伦敦,在斯克多斯一带藉着教儿童希腊文和拉丁文来操练自己。由于他的学识和言行都很优秀,就广受众人的赏识, 尤其是青年人,更是爱戴他。

一五三八年,他去伦敦的圣彼得堂听泰勒博士讲道。散会后,他谨慎地去找泰勒博士交谈,讨论的中心是对于圣餐经祝福后,是否真的改变为基督的血和肉,泰勒直斥此说为谬论,为了使兰伯特信服真道,他还带兰伯特去见巴恩斯博士,可惜巴恩斯好像不太同意泰勒的看法。

本来兰伯特只在私底下讨论这个问题,但是渐渐地,他开始在公开的场合为真道辩论。有一天,克兰麦大主教把他叫去,要他公开为他所持守的争辩,因着这场辩论,大主教也赞同兰伯特的看法,并成为其热心的拥护者。据说兰伯特曾在辩论时表示要上诉国王陛下,因此,国王也身穿白衣,亲临辩论的现场,施行审判。

审判时气氛肃穆,令人胆寒,国王坐在正中,右侧坐着众主教们,后面站着身穿紫衣的著名律师们;左侧按着等级,坐着英国的贵族、法官及绅士们,后面是国王私人议院中的绅士。国王神情严厉,目光炯炯,大大增加了会场的恐怖。他严峻地看兰伯特一眼,然后转向他的顾问,下令文切斯特的主教赛普生博士向百姓宣告召开审判大会的原因。

赛普生博士宣布完了之后,国王站起身来,皱若眉头向兰伯特严厉地发问:“喂!你叫什么名字?”

兰伯特温柔地跪下,答道:“我的本名叫尼古森约翰,但大家都叫我兰伯特。”

国王说:“什么!你有两个名字?即使你是我的兄弟,但因为你有两个名字,我就不能信任你。”

兰伯特答道:“哦!尊贵的国王,是您的主教强迫我,我才改名字的。”

国王又向他问了许多话后,才命令他开始为他所坚信的辩护,要他说明他认为放在祭坛上的是什么?

兰伯特在未开始申论之前,先向神发出感谢,感谢他改变国王的心,使他愿意到这里来,好了解信仰论战的症结所在。

没等他说完,国王就愤怒地打断他的话说:“我到这里来不是要听你对我当面的赞美,你还是简单扼要地回答这个问题:放在祭坛上的圣餐,究竟是不是基督真实的身体?其余的话,一句也别多说!”国王边说边举起他的帽子。好像十分不耐烦的样子。

兰伯特说:“好,我回答。圣奥古斯丁曾说过,就着某种仪式来说,它是基督的身体。”

国王说:“不要用圣奥古斯丁或其他权威人士的话来回答。你老实地告诉我,你认为它是不是基督的身体?”

兰伯特说:“我否认圣餐就是基督真实的身体。”

国王说:“小心啊!你现在已经被基督曾说过的话“‘这是我的身体’定罪了!”

国王又命令坎特布雷的大主教克兰麦多马来驳斥兰伯特的断言;而每一位主教也纷纷站起就此得出自己的看法。如果我们要在此记下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那就未免太冗长和累赘,更何况他们所说全是谬论,毫无说服力可言。

最后,天黑了,大厅中也亮起火把,国王不耐烦再听,就对兰伯特说:“你现在已经与所有有学问的人辩论过了,还不满意吗?你到底要死还是要活?说吧!任你自由选择。”

兰伯特答道:“我把自己完全交给国王陛下处理。”

国王说:“将你自己交在神手中,不要交给我。”

兰伯特说:“我把我的灵魂交神手中,我的身体则完全交在陛下仁慈的手中。”

国王说:“你若将自己交给我审判,则必定是被处死,因为我决不作传异端者的保护人。”然后转过身来,对克伦威尔说:“克伦威尔!宣读他的判决书。”

一五三八年,兰伯特为主殉道。在斯密士菲尔德火刑场所有蒙福的殉道者中,兰伯特受到仇敌最残酷,最无人道的酷刑。当他的双腿被烧到残缺不全时,这些敌挡神的人,卑鄙的刽子手把火焰挪开,单用小火烤他,两边站着的人又用矛扎他。

这时他只能举起双手,向围观的百姓喊道:“惟有基督!惟有基督!”而他的指尖,仍有火焰在燃烧。这时,行刑者才放下矛,使他跌入火焰中,向主献出他生命的最后一滴奠祭。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