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十四篇 斯密士菲尔德地方火刑场(2)——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史戴尔

在亨利国王时代,这些蒙福的圣徒、基督的殉道者,都是清白无辜的,为了见证神的道和真理而受苦

在汤斯特卡斯白脱为伦敦主教的末期,有一位义人史戴尔也受到仇敌残忍的迫害。亲眼看见他往火刑场殉道的骑士奥特瑞罗伯特向我们作见证说:那天,史戴尔是与那本他常常读的启示录一同被烧成灰烬。

当史戴尔看见那本启示录也被绑在柱子上,就大声说:“哦!有福的启示录!我何等欢喜与你一同被烧!”这位义人与他所常读的那本启示录于一五三九年一同被烧毁。巴恩斯罗伯特犄、加瑞特多马、耶柔米威廉,英国教会勇敢的领袖克伦威尔多马被废之后,许多善良的男女圣徒不断地被迫害受屠杀,令人不忍卒睹。

文切斯特的主教肆无忌惮地破坏主的葡萄园,攻击巴恩斯罗伯特、加瑞 特多马和耶柔米威廉三人,在克伦威尔死后不到两天,就处死了他们。

巴恩斯罗伯特是剑桥奥古斯丁家族的长老及修道院院长,他常在家中公开读保罗书信,为要从其中得着基督的教导及真道,并且培养了好几位有名的牧师。他解经有能力,又长于辩论、善于传道,在当时十分著名。

有一天,当他正在剑侨的会议厅中办事时,忽然有一个武装士兵闯了进来,当众将他逮捕,使所有在场的人都震惊不已。第二天,他被带到西敏寺的红衣主教沃尔赛面前。当时红衣主教的秘书迦德纳博士、福克西长老和华茨的长老都在场,他们命他在红衣主教的接待室中跪下答话。

红衣主教对在场的博士和长老们说:“你们所控告的传异端者,就是这位巴恩斯博士吗?”

他们回答说:“是的。恳求大人怜悯,我们相信您会发现他很有可塑性,一定能从善如流,因为他既聪明又有学问。”

红衣主教说:“博士大人,你没有充分理解圣经就去随意教导百姓,使我们在百姓中成为笑柄。总有一天,我定要用我的金鞋、短柄斧、柱石、金垫和十字架来攻击你,到那时我们就要讪笑并藐视你。你居然说我在讲道时戴上付红手套(你们甚至称之为血手套)以免发冷。老实说,你应该上舞台去表演,而不该在讲台上讲道。”

巴恩斯答道:“我所讲的都是出于圣经的真理,是根据我的良心和出于从前的优秀学者的。”说着,他又拿出六张稿纸来证实他的论点,并呈交红衣主教。红衣主教拿着纸微笑地对他说:“我们看得出来你必定会坚持你的论点,好藉此表现你的学问。”

巴恩斯说:“是的,靠着神的恩典和阁下您的仁慈,我是想持守这些真理。”

红衣主教答道:“哼!你这种人对我们、对天主教毫无益处。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我已经拥有全部的王权,在英国的高等法院中,我能代表国王陛下, 我有权镇压英联邦内一切的恶人和贪污犯,叫他们惧怕。你居然还期望我对你施恩?你背叛了我们,任意教导穷人,你是想叫他们反抗能使一切恶人害怕的尊严的君王陛下,好去附从你,使你从中取利吗?”

巴恩斯说:“我认为我必须变卖己物,周济穷人,否则就配不上我们所受的呼召。”

红衣主教说:“看哪!博士们,你们还告诉我他是一个聪明人!”

博士们都跪下来说:“我们请求大人善待他,我们相信他一定会改变心意的。”

红衣主教又说:“你们都起来!为了你们及大学的缘故,我会善待他的。博士大人,怎么样?难道你不知道我在英国能执行一切信仰的法律,如同教皇一样吗?”

巴恩斯答:“我知道你能。”

红衣主教说:“那么你愿意顺服我们吗?为着你和大学,我们将会竭尽所能来护卫你。”

巴恩斯答:“我非常感谢您的仁慈和好意,但我必须坚守神的话圣经,依照神所赐给我纯仆的才能行事为人。”

红衣主教说:“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再多说,不过,你的学问将受到极大的试验,你也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此后,巴恩斯被关在舰队街达半年之久,然后以自由犯人的身份被解送至伦敦的奥斯丁修道院,再解到北汉普顿,预备将他烧死。霍恩长老是个心中有智慧,敬畏神的人,知道将会有书面命令下达,要尽速将巴恩斯烧死,就劝他化装逃亡。

在他离开之前,又要他写两封信,一封放在红衣主教桌上,说明自己投河自尽的原因,并将一些衣物放置在河畔;另一封信则是给市长,要求他派人去河里捞他的尸体,并且说在他的颈项上挂着一封用蜡密封的羊皮纸信,信的内容是告诫所有人要谨防红衣主教。

收到这两封信后,主教和官员们花了七天的时间在河里打捞巴恩斯的尸体,而他却穿上穷人的衣服回到伦敦,从那里搭船去安特卫普,到路德马丁那里去了。

到了安妮时代,巴恩斯博士和其他一些人才返回英国,这时,他仍是基督忠心的传道者,在安妮女王在位时,他受到很好的提拔和对待。随后,当亨利八世国王在位时,又派他作使者去克里夫斯公爵处,办理克里夫斯公爵的女儿安妮女士与国王的婚事,在这段期间,他一直受到非常的优待,直到迦德纳们史蒂芬从法国回来,局面才开始恶化。

迦德纳返国后不久,巴恩斯和弟兄们相继被捕,在汉普敦法庭国王面前受审。在审问时国王大声责备巴恩斯在私室内的行为,巴恩斯则谦卑地表示乐意接受国王的责备;其实亨利国王心中十分痛惜巴恩斯,实在不愿意审判他;国王对巴恩斯说:“不!你不必服从我;我不过是个必死的人!”说着就站起身来,转向圣餐,脱下帽子说:“那边才是我们众人的主人,真理的创始人;要服从他的真理。若我不能捍卫这真理,你可以不必服从我。”

虽然国王想尽办法,要释放巴恩斯,但是仇敌却迫害愈烈。迦德纳用种种极阴狠的手段来陷害巴恩斯和弟兄们;命令他们在复活节讲三次道,每次迦德纳都亲临讲道厅,要听他们是否已撤回他们的观点,否则的话,就记录下他们言论中的“错谬”,作为把柄,好捏造他们的罪名。不久,他们被押到伦敦塔,并被囚禁在那里,直到被烧死为止。

与巴恩斯一同殉道的弟兄们有两位,一位是伦敦杭尼巷的副牧师加瑞特多马。他在一五二六年前后来到牛津,并带来了丁道尔所译的英文新约圣经,卖给几个学者。消息传开后,他被视为传异端者而受搜查,并被逮捕入狱。后来他被迫从圣马利教堂,背着柴与其他许多受刑人一同走到弗来斯瓦德教堂,后来又被囚在奥斯尼等待受刑。

另一位殉道者是斯坦勃尼教区的牧师耶柔米威廉。他于西敏寺在国王面前受审, 控告他传讲错误的教训。在受审时,有一位名叫威尔逊的博士来与他辩论,要他承认人在神面前因行善而称义。

耶柔米答道:“任何善行均无价值,不能为我们换来救恩;最多只能说是神的怜悯与慈爱引人行善罢了!”

在复活节之后,巴恩斯、耶柔米和加瑞特三人均被关进伦敦塔,在一五四0年七月三十日,即克伦威尔勋爵过世后两天即对他们进行诉讼,随即将这三位圣徒带至斯密士菲尔德火刑场,在火刑柱旁仇敌仍不肯松手,还用尽各种办法想要叫他们“悔改”。

在刑场上,巴恩斯博士再次宣告他对救恩的看法。

他说:“不要再劝说了!人若以为自己可以因行善而称义,他就永远不能进神的。的确,我们应作善工,神也命令我们如此行,但这是为了要见证我们的信仰, 而不能以此为我们的功行。救恩是因基督为人受死而作成的。”

当时有人问他对于向已故圣徒祷告的看法。巴恩斯说:“在全本圣经中没有一处说我们应向任何圣徒祈求,因此我不能对你们传讲向圣徒祷告的道,否则就是在传讲我自己想出来的教训,而非神的真道。警长先生,若是众圣徒现在愿意为我们祷告,我也希望能在这所剩不多的时候为你们众人祷告。”

巴恩斯又要求所有在场的人为他作证:他深恶痛绝所有违背神真道的教训,他也是因为信仰基督耶稣而被处死。耶柔米和加瑞特也作了同样的宣告。他们手挽着手,彼此亲嘴,安静又谦卑地任凭刽子手行刑。

圣徒们忍耐至死,见证了他们所信的道是真实的,他们的良心也是平安的

爱斯库安妮:林肯郡骑士爱斯库威廉爵士的女儿,以下是爱斯库安妮的亲笔函,叙述她受审的经过:

“主后一五四五年,我首次到宗教法庭受审。代尔克里斯多夫在赛德勒大厅审问我。问我是否说过:‘宁可自己读五行圣经,也不愿在教堂里听五次弥撒。’我承认我曾说过,因为从圣经的书信和福音书中, 我得着许多有益的教导,而弥撒则对我毫无助益。

他又问我是否说过:‘一个恶神父讲道时,讲的是魔鬼而不是神。’这是他故意歪曲我的话,我原来的话是: ‘无论是谁,他的坏光景都不能伤害我的信心,因为我在灵里接受的,乃是基督的宝血和身体。’

他又问我关于告解认罪的看法,我表示在圣经中,圣雅各曾说过我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后来,他另派一个神父来问我是否反对个别的弥撒可以帮助一个人的灵魂得救?我说:‘若相信这个,就无异于拜偶像,而否认基督是为我们受死。’

后来他们把我带到市长阁下那里,市长控告我一件莫须有的罪名,是我从未说过的。他们又问我说:‘若是一只老鼠吃掉它的主人,那它到底是接受了神没有?’对于这样荒谬的问题,我只是付之一笑,不予置答。

主教的大法官斥责我。说我随意讲解圣经,该受大谴责,因保罗明明禁止妇女讲神的道。我答道:‘我和他一样明白保罗的意思,在哥林多前书第十四章中,保罗说他不许妇女在会中以教训的方式来讲道。’

我反问他说他见过多少妇女上讲台讲道呢?他承认他从来没有看见过,我就对他说,除非妇女触犯了律法,否则他无权在可怜的妇女身上吹毛求疵。

事后,他们把我带到康勃特,住了十一天,不许任何朋友与我交谈。

在格林威治的国王议会上审查我的经过和结果:

有人告诉我说,国王们愿意让我去见他们,要我将整个事情的经过公开向他们说明。我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们,我不愿这样作,如果国王真的愿意听我说,我宁可向他们讲述真理。

看守我的人却说不许我去见国王时,给国王们找麻烦,我告诉他们说,所罗门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国王,他不仅未曾厌恶听取两个妇人在他面前的诉讼,并且对那一个妇人施以极大的恩典。

大法官阁下问我对圣餐的看法。我答道:‘我始终相信在基督徒的聚会里,饼是记念主耶稣的死,并依照他的吩咐献上感谢,接受他荣耀受难的果效。’

文切斯特的主教命令我直接答覆,我说:‘我不愿在异乡唱主的新歌。’主教允许我用比喻来说,我说这就是我所能讲最好的比喻,我又告诉他说:“即使我阐明了真理,你也不会接受的。我已经预备好从你手中接受任何的苦痛,他的斥责和一切的刑罚,我都乐意接受。

埃赛克的勋爵李尔阁下和文切斯特的主教都恳切地要我承认圣餐是主真实的肉、血和骨,我对他们的答覆是:‘这种劝告己违背了他们对圣经的认识,对他们来说是奇耻大辱。’

后来主教说,他要与我作亲切的谈话。我说:‘犹大在出卖主耶稣时,岂不是与主亲嘴问安吗?况且,凡事要有两三个见证人才能定准。’据此,我拒绝与主教单独谈话。

当时主教恼羞成怒,就扬言要把我烧死;我答道:‘我找遍全本圣经,都不曾发现基督或他的使徒杀死过任何活物。罢了!罢了!让神嗤笑你们的无知吧!’

然后,他们将我押解到新门监狱。

我被解离开新门监狱后的遭遇:

他们把我带出新门监狱,解往英国国王所指定的地点。里却长老和伦敦的主教软硬兼施,有时以权力威吓我,有时以谄媚的话讨好我,企图说服我远离神,但我对他们虚伪言辞都不加理会。赛克顿尼古拉也来作说客,劝我像他一样公开放弃所信的真道,我对他说,他若是未曾出生倒好。

里却长老见无法说服我,就把我关入伦敦塔。

后来,里却长老偕同一位议员又来了,命令我据实回答他们的话。他问我在我教派中有没有采邑的妇女,我告诉他们我什么也不知道。

他们又说国王知道我若愿意,一定能列出许多我们教派中的人名,我答道:‘你们在各样事上作假,连国王都受了你们的骗!’

他们还不罢休,仍喋喋不休地问我在康勃特是谁在暗中支持我,使我有胆量和他们作对,我说不是任何从人来的帮助使我刚强;至于有人给予我一些金钱上的资助,那是因为我的使女为我向人求援时,有人托她带钱给我,但我从不认识他们。

他们仍一再追问到底是谁给我钱,我说:‘有一位身穿蓝外套的男人给我十先令,说是小姐要他送来的;另有一位穿紫外套的人给我八先令,说是丹妮小姐送给我的,至于这些人名是否是真实的,我就不得而知了。除此之外,我什么也不知道。”’

因我无法照他们所求,提供任何赞同我观点的人的姓名,他们就用酷刑对付我, 不停地折磨我,连大法官和里却长老都动手向我用刑,直到我奄奄一息,但我始终安静地躺在拷问台上,不喊不叫,单单倚靠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

最后,当他们把我从拷问台上放下来时,我昏迷了过去。他们又把我弄醒,大法官改用甜言蜜语要我放弃我的观点,但我的主神我感谢他永不改变的慈爱赐我恩典,保守我的心怀意念,使我能不屈不挠坚持到底

我被关在一间小房子里,我躺在床上,觉得筋疲力竭,全身的骨骼都痛得好像被支解了似地,但我仍为此感谢我的神

大法官传令下来:若我肯放弃我的观点, 则无论我要什么,他都会给我;否则,立即将我解至火刑场烧死。我的答覆是: “我宁可死,也绝不违背所信的真道。”

执行火刑的当天,这位善良的妇人坐在椅子上,被人抬进斯密士菲尔德火刑场, 因她在饱受酷刑后,软弱得无法走路,行刑的人,得用铁链将她绑在火刑柱上, 因她根本站不起来。

那天,围观的百姓人山人海,刑场的四围都设下拦绳以阻止他们进入。在圣巴多罗买教堂前面,英国大法官瑞阿塞斯雷坐在审判席上,两旁坐着诺福克的公爵、贝德福的老伯爵以及市长阁下等人!

点燃柴捆前,群众听见有火药的爆炸声就害怕起来,惟恐爆炸使柴捆飞到他们头上。贝德福的伯爵向百姓解释说:黑火药不是放在柴捆下,而是放在受刑者身体的四围,以减轻他们的痛苦。

行刑前,大法官再次宣布说:只要爱斯库安妮肯放弃她的观点,国王一定会宽恕她。但我们的姊妹虽然身体软弱、却仍以微弱而坚定的声音答道:“我决不否认我的主。”

蒙福的爱斯库安妮在火焰中,以自己为燔祭献给神,在主后一五四六年安睡于主怀,为后人留下一个坚贞爱主,宁死忠诚的榜样。

拉雪斯约翰、亚当斯约翰及贝来尼恩尼古拉的殉道

与爱库斯安妮一同被烧死的有希罗勃郡的神父贝来尼恩尼古拉、裁缝亚当斯约翰以及亨利国王的家族、法院绅士拉雪斯约翰。他们能与爱库斯安妮一同被烧死, 实在是神莫大的怜悯,当他们看到姊妹虽然身体那样软弱,但向着主的心却无比坚定和忠贞,就使他们惧怕全消,得以刚强壮胆,为主殉道,在惨烈的火刑痛苦中,仍然得着极大的安慰和喜乐。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