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十四篇 斯密士菲尔德地方火刑场(3)——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布雷德福约翰长老

布雷德福约翰长老出生于兰开夏郡的曼彻斯特,自孩提起,他的父母就教他拉丁文,因此他从小就娴熟于写作,长大后行事为人都循规蹈矩。他曾经服待过骑士哈林顿约翰爵士,也曾为国王亨利八世和爱德华管过事,是国王的营房及建筑的司库。由于他个性活泼、作事熟练、经验丰富,与人相处又非常忠诚,因此在工作上的表现远比旁人优异。

但是主要拣选他作那不能朽坏之工,就是传讲主的福音。在主爱的催促下,布雷德福放弃了属世的大好前程,离开伦敦去剑桥大学攻读神学,为要明白圣经的要道。一年后他得到了文学硕士的学位,旋即获得斐勃洛克厅的校长和院士赠送他大学研究生奖学金,供他继续深造。

就在这个当儿,神的仆人布赛马丁劝他把才能奉献为主传道,但布雷德福觉得自己学识有限,恐怕无法胜任,但布赛一再对他说:“你若没有白面包,就给穷人大麦面包。主给你多少,你就给人多少。”

在布赛的劝说下,布雷德福决定将自己奉献给主。伦敦的主教黎德利先要他得着执事的学位,然后才准许他在圣保罗大教堂传道,并受牧师的俸禄。

在他三年的传道期间,许多英国信徒都能见证他的忠心和殷勤。他讲道时,总是公开、尖锐地斥责罪恶,然后再娓娓诉说主耶稣为我们钉十字架所完成的救恩; 他也极力地斥责异端邪说,诚恳地劝信徒们要敬虔度日。玛丽女王登基后,他仍然殷勤传道不辍,直到女王和议会无理地剥夺他讲道、工作的权利,并将他监禁为止。

在玛丽女王即位那一年的八月十三日,巴斯的主教包恩在保罗的十字架旁讲道, 要在英国建立罗马的教皇制度,引起百姓极大的愤怒,几乎要把他从台上揪下来。尽管邦纳主教和伦敦市长阁下一再制止百姓喧哗,但义愤填膺的百姓们根本不理会他们,他们越讲,百姓的情绪就越激动。

最后,包恩发觉百姓似乎要冲到讲台上来,甚至有人拔出剑来指着他,深知自己处境危急,惟恐有性命的危险,就要求站在讲台后面的布雷德福到前面来对百姓讲话。百姓一看见布雷德福立刻大声欢呼,一切狂怒骤然止息,他们高声对布雷德福说:“布雷德福!布雷德福!神要拯救你的性命!”

布雷德福就对这群虔敬、安静、顺从的百姓们说话,要他们速速离去,百姓们这才安静地走开,各自回家去了。包恩长老直到确定自己安全了,才让布雷德福走。事后市长阁下和警卫长领着包恩到讲台近旁学校里的男教师的屋内,布雷德福紧跟在后面,用长袍遮住他,免得被百姓看见。

就在当天下午,布雷德福在切勃赛的包教堂里讲道,严厉地斥责包恩长老惹动百姓怒气的错误行为。不到三天,布雷德福就被逮捕,先去伦敦塔面见女王和议会官员,然后被带到索斯瓦克的英国高等法院,判罪后被解到包特瑞的康勃特。

在这两个地方,他虽然身为犯人,仍然坚持一天讲两次道,只要他不生病,善良的百姓天天来听他讲道,把他的房间都挤满了。在这段期间,他的生活一如往昔,仍是读经、祷告和讲道。他每天只吃一顿,而且吃得很少,在吃饭时常常默想,并以帽子遮住眼睛,但他身旁的人都看见他的眼泪不住地落在木盘里。虽然他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但对人仍是非常地温柔,即使对小孩子也不例外。

他的身体相当瘦弱,脸色苍白,但他仍殷勤作工,惟恐不能好好利用所剩的不多时间,给予百姓一些有益的帮助,所以他不断地学习并帮助人。夜里睡觉不超过四小时,睡着时手里还拿著书。他惟一的消遣是和诚实的同伴交谈,但也仅限于在饭后略作交谈而已。

他对其他犯人非常仁慈,不仅慷慨地把钱分给他们,而且尽可能每周去探望那些因偷窃、扒手而被破囚禁的犯人一次,每次都虔诚地劝导他们,使他们明白真道,而得着真实的安慰。同被囚禁的犯人没有一人不从他得好处,而他也从这些同伴中得了安慰和帮助。

有一天,当他正走进看守的房内时,看守的妻子突然跟了进来,异常惊恐地对他说:“哦!仁慈的布雷德福长老!我得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布雷德福问她说:“是什么事叫你这样不安?”看守的妻子说:“他们明天就要烧死你了!捆你用的铁链刚刚买来,他们马上就要把你押解到新门了!”

布雷德福长脱下帽子,举目望天说:“为此我感谢神!我已经等待很久了。你不必为我担忧,因这是我每时每刻所期待的,主赐我恩典让我配为他受火刑。”

当天夜里十一、二点左右,官长们将布雷德福长老押送至新门,因他们认为在深夜里行动比较不会引起骚动。然而在切勃赛等地方(在康勃特和新门之间)仍聚集了一大群百姓)他们温柔地向布雷德福长老挥手告别,不住地哭泣,并为他祷告。他也与他们挥手道别,恳切地为他们祷告,求主恩待这群善良的百姓。

翌晨四点钟,在斯密士菲德尔已聚集了一大群男女百姓,等候布雷德福长老来到。直等到九点多,布雷德福长老才在大批武装兵士的押解下来到火刑场。他一来到刑场就仆倒在地,祷告全能的神,然后才站起来走向火刑柱,与另一位受刑者,满有喜乐而坚贞的青年人利夫约翰同被烧死。

利夫约翰

利夫约翰是在伦敦基督教堂聚会的信徒。他是牛油烛业者加第汉弗莱的学徒,为主殉道时才刚满二十岁。

据我们所得到的资料:他在康勃特的布莱德街收到两张通知,一张要他公开放弃信仰,另一张通知他去向某一个指定的人忏悔。他把那张要他公开放弃信仰的通知退了回去。然后用一根大头针扎自己的手,把血滴在通知上,藉此向主教表示, 他已经用血印证了。

火刑那天,他和布雷德福一起走到火刑柱前,布雷德福长老拿起一捆柴吻了一下, 又吻了火刑柱,然后举起双手,仰着脸说:“哦!英国,英国,你要悔改认罪,你要悔改认罪。”然后转向利夫约翰说:“弟兄,要振作精神,因为今晚我们要与主同进欢乐的晚餐。”他们两人毫无惧色,欢乐地献上必死的肉身,换取永不朽坏的冠冕。时为主后一五三五年。

菲尔波特约翰长老

菲尔波特约翰是骑士的儿子,生于汉普夏郡,毕业于牛津的新学院。在爱德华国王时代,他被任命为文切斯特的副主教,在任职期间他得了许多帮助。

爱德华国王过世后,玛丽女王继位,她一登基就召集高级教士和学者们参加宗教会议。在宗教会议上,菲尔波特长老坚决支持福音,反对弥撒,为此迦德纳主教把他召来,当面责备他,又把他送到邦纳主教和地方官员那里,叫他受许多的苦。

最后,主教看他是不会改变持守真理的心志,就宣判他有罪。菲尔波特说:“感谢神,让我从你那个受咒诅的宗教中出来,所以在神面前我绝不是一个传异端者。除非神怜悯你,赐你恩典让你为你的恶行悔改认罪,否则的话,所有的人都将弃绝你那血腥的宗教。”

当兵士把他交给新门监狱的副看守时,他的一个仆人走过去跟着他。一个兵士说: “走开!你想干什么?”他的仆人说:“我要和我的主人说话”。菲尔波特长老回过头来对他的仆人说:“有什么话明天再讲吧!”监狱的副看守问他说:“他是你的仆人吗?”菲尔波特长者说:“是的。”副看守就准许仆人和菲尔波特一同进去。进入新门监狱后,他们先在一个小房间等了片刻,看守长亚历山大才来。他热烈地欢迎菲尔波特长老,对他说:“啊!你真的自已送上门来了!你真是太不聪明了!”

菲尔波特长老说:“对这样的遭遇,我觉得心满意足,因为这是神所命定的,请求你念在我们多年相交的情谊上。好心地帮助我。”

看守长说:“我乐意尽我所能地帮助你,但我也请求你服从我的管理。”

菲尔波特长老说:“请你告诉我,你准备怎样处置我?”

看守长说:“你若肯公开放弃你的信仰,我将给你一切我所能给的。”

菲尔波特长老说:“不!我永不放弃!我已经说过这是出于神的真理,没有人能叫我放弃它,我情愿以我的血来见证它。”

看守长冷笑道:“这就是你们这些传异端者的格言。”随即命令他坐在砧板上,拿许多铁块压住他的双腿,使他痛苦不堪。

菲尔波特长老说:“亚历山大先生!老朋友!能不能请你拿走这些铁块?”

看守长说:“很容易,只要你给我钱,我就把铁块拿走,否则,你只好多忍耐了!”

菲尔波特长老说:“先生,你到底要多少钱?” 看守长说:“四镑。”

菲尔波特长老说:“我那有这么多钱呢?你知道我一向不富裕,况且又被囚禁了这么久。” 看守长说:“那么,你到底可以给我多少钱呢?”

菲尔波特长老说:“先生,我可以差我的仆人去拿钱,可是我最多只能给你二十先令,或者,你可以把我的外衣拿走。”

看守长亚历山大气愤愤地走了,临走时吩咐他还是乖乖地等死吧!

后来监狱的管家威特伦斯来把菲尔波特背起来,要把他带走。菲尔波特长老不知他要将自己带到那里去,就对他的仆人说:“到警卫长那里告诉他我已经筋疲力竭,求他发发善心。”他的仆人和另一个诚实人连袂而去。

见到警卫长,向他说明一切事情经过后,警卫长脱下自己的戒指交给和菲尔波特的仆人同去的诚实人,要他转交给亚历山大,并转述他的话。亚历山大收到警卫长的戒指后,很生气地说:“哦!我知道了!警卫长也是传异端的支持者,我明天就去见他的上司,把戒指交给他。”他虽然生气,到底不敢违背警卫长的命令, 就到囚禁菲尔波特长老的牢房里,拿掉长老腿上的铁块。

一五五五年十二月十七日晚饭时,警卫长差人令菲尔波特长老准备好,次日即将行刑。他对来人说:“我已经准备好了!神赐我力量,又将赐我喜乐的复活。”他回到房间里将灵魂交给主神,衷心感谢他,因着神的怜悯,使他配为神的真理受

次日清晨八点钟,警卫长来了,菲尔波特长老极为喜乐地迎向他们。他的仆人对他说:“再见了!亲爱的主人。”他对仆人说:“你要事奉神,它必帮助你。”菲尔波特长老在官兵的簇拥下走进斯密士菲尔德火刑场,两名军官把他领到火刑柱前,他很喜乐地说:“我虽已走到人生的尽头,但我的心何等喜乐。我仿佛看见我的救赎主为我钉在十字架上,因着这么大的恩典,我岂不能轻看这火刑的痛苦吗?

说完话,他对军官们说:“你们还要我作什么?”他们说没有了,菲尔波特却把自己仅剩的一点钱都分给他们,然后才在烈火中,把自己的灵魂交给全能的神。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