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史》第十六篇 其他殉道者的轶事和言论(1)——John Fox(约翰•福克斯)

(音频在最下方)

第十六篇 其他殉道者的轶事和言论

当布拉格的耶罗被判刑后,兵丁们把一顶一公尺高,上面画着红色恶魔的纸帽交给他,他立即将自己的头巾解下,丢在高级教士们中间,并且把纸帽戴在头上说: “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在为我这个罪魁死的时候,头上曾经戴着荆棘冠冕,我也愿意为他戴上这顶纸帽,作为我的冠冕。”康士坦斯,1416。

圣彼得学院的校长到牢房中看望卡本特乔治,并且对他说:“乔治,我的朋友!你难道真的不怕即将面临的刑罚和死刑吗?你难道不渴望被释放,再回到你的妻子儿女的身旁,与他们共享天伦吗?”

乔治说:“如果我真的能再重获自由,我当然要立刻回到家里,与我所挚爱的妻子儿女们欢聚一堂。”

校长说:“那么撤回你的文章和论点吧!这样你就能重获自由了!”

乔治答道:“即使给我巴伐利亚公爵的所有财富和产业,我也不愿放弃我所爱的妻子和儿女,但是为着爱我的主,我甘愿舍弃一切。” 慕尼黑,1527。

比逊安东尼在火刑上伸开双臂拥抱十字架,并充满喜乐地说:“我最亲爱的妻子,我多么欢迎你。今天你我要在神的平安和大爱里结婚。”他又抓起一把稻草放在头上说:“这是神的草帽,我何等喜乐,像个基督的精兵戴着它。只有藉着基督的功劳,今天我才能进入他的喜乐中。”温莎,1543

当帖门吉尔斯被押进火刑场时,他看见刑场上堆了许多木材,就要求把大部分木材分给穷人,他说:“何必浪费这些宝贵的木材?何不把木材分给穷人御寒呢?只要少量的木材就足够把我烧死了。”他又把鞋子脱下来,送给一位赤足的穷人, 并且说:“我的鞋子与其烧掉,还不如送给他,免得他因无鞋而冻伤。”

帖门站在火刑柱旁,刽子手正准备先将他绞死,但是他非但没有要求减轻任何痛苦,反而说:“我不怕火,你就照你所受的命令行刑吧!”于是这位蒙福的殉道者就在烈焰中举目望天而死去,所有围观的百姓,无不痛哭失声。 布鲁塞尔, 1544

密辛斯彼得被关在城堡里的一个地牢里,地牢里满是癞蛤蟆和其他各样污秽的毒虫。当他受审讯时,议员提出一些问题,询问他对信仰的看法,可是当他正要一一作答时,他们又无理地打断他的话,命令他只许用“是”或“否”两个字作答。

密辛斯说:“对于这样重要的事,如果你们不许我完整地作答,那还不如把我送回地牢里去,至少癞蛤蟆和毒蛙不会阻止我和我的主讲话。” 道内克,1545

文菲尔特长老对克贝说:“火焰何等恐怖,烧在身上又是多么痛苦。我们应当看重我们的信仰,却不要尝试去承担过重的担子。生命多么宝贵,为什么不给自己留条生路呢?趁着还有机会,及早接受怜悯吧!免得一开始好像什么都不怕,到头来后悔就来不及了!”

克贝答道:“哦!文菲尔特长老!当你看见我站在火焰中时,你会说那站在火里的,真是基督的精兵。我深知无论是火、水或是刀剑,一切都握在神手中,他不会把过重的痛苦压在我身上,他必赐我力量能够忍受这一切。” 易普威治,1545

奥特白脱安在圣米迦勒节前夕的星期六被送到火刑场。她称那捆着她的带子为她和基督的婚礼带,而且说:“我和我的丈夫结婚是在星期六,现在与基督结婚也在星期六。”奥尔良,1549

大约十点钟左右,警卫长率领着大批的绅士和士兵,往火刑场而去。维德克里斯多夫被反绑在马背上。他旁边站的是通勃里奇的波利玛哲丽,他们两人正合唱着一首圣诗。当玛哲丽看见远处的火刑场上聚集着大批的群众时,她就对维德说: “维德,你应该觉得高兴,因为有这么多人聚集要看你的婚礼。”

到了火刑场,维德走向火刑柱,拥抱它,亲吻它,然后背靠它站在柏油桶上。他昂首望天,举起双手,高声地背诵诗篇第八十六篇第十七节:‘耶和华阿!求你向我显出恩待我的凭据,叫恨我的人看见,便羞愧,因为耶和华你帮助我,安慰。’警卫长非常生气,一再打断他的话说:“维德!住嘴!忍耐着等死吧!”维德说:“警卫大人,请别动怒。感谢神,我是因信他而死。”

兵丁把芦苇堆在维德身上,维德用力将芦苇分开,把脸露出来,好让百姓能听见他说话的声音。虽然刽子手一再把芦苇丢在他身上,刺伤了他的脸,但他仍一再用手拨开芦苇,对群众说话。当火烧到他身上时,他不断地向神呼求:“主耶稣!接收我的灵魂。”他在火焰中仍然坚定不移,没有任何无法忍受的表现,直到离世与主同在。达福德,1555

行刑的时间到了,罗杰兹长老从新门监狱被押至斯密士菲尔德。吴德罗夫走到他面前,问他是否愿意撤消他对祭坛上圣餐的邪恶意见。

罗杰兹长老答道:“我要用我的血来见证我所传的道。”

吴德罗夫长老说:“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传异端者”

罗杰兹长老说:“当审判之日,事实必要显露。”

吴德罗夫长老说:“既然如此,我永不再为你祷告。”

罗杰兹长老答道:“但是我却仍要为你祷告。”

罗杰兹长老的妻子和十一个孩子,其中有一个尚在襁褓之中,在通往斯密士菲尔德的路上守候,想要见他最后一面。

骨肉分离原是人世间最大的惨事,但罗杰兹长老却视死如归,毫不动摇。当火焰包围他的肩和腿时,他似乎未觉剧痛; 当火焰舐及他双手时,他仍作洗手状,好像置身于凉水之中。斯密士菲尔德,1555

警卫长把虔诚的殉道者卡德梅克长老和华恩约翰押到刑场。警卫长吩咐士兵先把华恩用铁链拴在火刑柱上,再将木材和芦苇堆在他的身旁。随即将卡德梅克长老带至一旁,低声与他谈话。

当火刑的准备工作都已完成后,卡德梅克长老和警卫而长仍然说个不停。这时站在前面的百姓似乎听见卡德梅克宣布放弃信仰,这使得百姓们感到极度的悲哀和沮丧,他们彼此窃窃低语,深信他是看见华恩的遭遇而临阵退缩。

最后,卡德梅克长老离开警卫长,身穿平日所着的长袍缓缓走向火刑柱,跪下来安静地祷告。百姓看见他未被铁链拴住,兵丁也不曾将柴火堆在他身旁,就更加失望,肯定他必是放弃了信仰。卡德梅克长老祷告后站起身来,脱下长袍,然后伸开双手拥抱火刑柱,并且亲吻它,他又用手拉住华恩,衷心地安慰他,然后才充满喜乐地被绑上火刑柱。

百姓看到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深知他们所敬爱的长老对主仍是忠贞不渝,就大声喊着说:“神是配受赞美的!卡德梅克,主必加你力量,主耶稣必接受你的灵魂!”斯密士菲尔德,1555

义人怀特罗斯林在前往火刑场的路上,突然看见他可怜的妻子和孩子正在路旁号啕大哭,这使他的心如刀割,不禁泪流满面。但他随即知道这是仇敌藉着他肉体的软弱,想要欺哄他

他就用手抓胸说:“肉体阿!你以为你可以妨碍我吗?你以为你可以胜过我吗?你以为你可以为所欲为吗?靠着神的恩典,你在我身上毫无地位!”他充满喜乐地向前走去,坦然地将背靠在火刑柱上,再无半点迟疑。加地夫港,1555

贺克多马被绑在火刑柱上,熊熊的烈焰在他身上乱舞,但他仍然大声地传讲真理, 直到他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为止。围观的群众看见他的皮肤皱缩变形,手指也被烧光了,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突然,这位蒙福的神仆居然高举双手过头,离开火焰,伸向天上的神,似乎充满了狂喜,并且连拍三次手,才安然去世。这是他预先和好友们议定的:若他能受得住火刑的剧痛,那么在断气前,他就要将双手高举向天。 考捷歇尔,1555

布雷德福约翰的一封信,给我亲爱的父亲们,克兰麦博士、黎德利博士和拉提默尔博士:

“今天,我们亲爱的罗杰兹弟兄已勇敢地打破了坚冰,进入安息。我想最晚是明天吧!亲切而忠诚的胡伯长老、桑德斯和泰勒都要结束他们的人生旅程,向主预取那永不衰残的冠冕。至于我,每一分钟都在期待狱卒打开牢门,让我跟随他们进入那我久所渴望的安息。

我感谢神,因着他极大的慈爱,在千万人中拣选了我,让我为他受苦。啊!我是谁?主阿!你竟看重我这个曾经那样卑鄙、丑恶的人?按着你的旨意,你真的要差遣你的火车火马来接我这个伪君子到你那要去,就像当年你以火车火,将以利亚接去一样吗?哦!亲爱的父亲们,感谢你们为我祷告,使我还配受此尊荣。至于你们,也要预备好,因为‘羔羊的婚筵已经预备好了,来赴婚礼吧!’”斯密士菲尔德,1555

当撒母耳罗伯特被押至火刑场时,他讲述了他在狱中所见的奇迹:

他饿了两三天后,就因累极而睡着了,在半睡半醒中,他似乎看见一位身穿白衣的站在他面前,安慰他说:“撒母耳!撒母耳!要大大地欢乐,要刚强壮胆,从今以后,你将永远不再饥渴。”

然后他看见有三把梯子,梯顶通天,其中有一把比其他两把稍长,但是最后这三把梯子连成了一把。

在撒母耳前赴刑场的途中,有一位名叫诺丁汉露丝的女子拥抱他的颈项亲吻他, 不料被人看见。第二天,官长就派人去捉拿她,要把她关起来,并处以火刑。但是因着神奇妙的保守,露丝在小镇躲藏了一段日子后,终于逃离了魔掌。

然而,另外两位虔诚的妇女却落入仇敌暴烈的迫害中:她们是酿酒人之妻波顿安和易普威治的鞋匠特伦希菲尔德米迦勒的妻子特伦希菲尔德琼,安及琼和露丝熟识,露丝曾劝她们最好躲藏起来,但她们回答说:“我们相信逃走是合法的,但是你可以逃,我们却没有办法就此一走了之,我们不但受丈夫的束缚,家中还有幼儿要照顾。若神真的要接我们去,为了基督的爱和真理,我们情愿为他而死。”

在撒母耳殉道的次日,安和琼就被逮捕,并且被下在监里,由于妇女天然性格和身体原本较为脆弱,她们在开始时几乎无法忍受牢狱之苦,尤其是安更是陷入极大的痛苦之中,但是主看见了他使女的软弱,就赐下足够的恩典来扶持她们,终于使她们也成为蒙福的殉道者

毫无疑问的,她们两人就是撒母耳所看见的三把梯子中的另外两把,如今他们已在基督里合而为一,而且到主那里去了。诺威治,1555 一 1556

主后一五五六年,在德贝镇,年仅二十二岁的威斯特琼为主殉道。

琼是贫苦的理发师威斯特威廉的女儿,一生下来就双目失明,但是她在十二岁就开始学习编织袜子、袖套和绳子,而且手艺高明,竭尽她所能的赚钱贴补家用。

在英王爱德华六世时,她天天去教堂听道,向主的心极为热切,虽然她眼瞎又无学问、但因着内心向主的渴慕,她把编织绳子赚得微薄收入积凭攒起来,用来买了一本新约圣经。

然后恳求赫特约翰念给她听;赫特是个年约七十岁的老人,因负债而被单独囚禁在德贝镇的普通大厅;在琼的恳求下,赫特答应每天为她读一章圣经。

有时赫特病了,或是没有空,琼就以一、两个便士为酬,请人读圣经给她听,或是接着下面读;或是指出某一章让人为她诵读。她因眼瞎,若无人领路,就无法去教堂或其他任何地方;但因她对神话语的渴慕,逐渐地,她也能背诵许多新约的章节,并且能适时提出适当的论点,与人谈论有关罪、因信仰受凌辱等等问题。

当英国绝大部分的百姓在古老的罗马天主教的阴影覆盖下,对真理的认识已模糊不清时,这位穷苦的瞎女却能按着她的良心,仍然持守纯正的真理信仰。德贝,1556

两位主教极为忍耐地听泰斯威廉连续讲六、七个钟头的话后,一位主教怜悯地对他说:“啊!义人,你是勇敢的,你有一个善良活泼的灵,我们希望你在灵里有学习。”

泰斯答道:“主教,谢谢你们。你们两位是有学问的,我倒希望你们有一个好的灵来学习。” 伦敦,1556

莱福洛克休是位跛足的老人,他和瞎子爱普位斯约翰一起被关进马车,押送至斯特拉福德勒勃行刑。莱福洛克被绑上火刑柱后就丢掉拐杖,并安慰一同殉道的爱普拉斯说:“我的弟兄,要大得安慰,因为主是我们的医生。他很快就要来医治我们,医治我的跛足和你的瞎眼。”他们在火中十分安静,不住地赞美神,将他们的灵魂交在主的手中。斯特拉福德勒勃,1556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