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小时得释放》第一章 一切的起头——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第一章 一切的起头

珍来找我咨询,她的问题是我常听到的:「我知道我应该更亲近耶稣,」她说,「但是无论我多努力,似乎都达不到那个标准。」

珍说她有固定读经祷告的生活,也固定参加聚会,她很喜欢敬拜。但是在敬拜时,好像有个东西挡在中间,总是令她非常挫折,而且觉得一定是自己有什么问题,因为其他人总是能够亲近耶稣,尤其是在敬拜的时候。对珍而言,敬拜聚会所留下的只有失望与内疚。

在我深入了解珍的生命之后,不难知道她已经对付罪的问题。她所能想到的罪行与态度都已经认罪悔改,也接受了神在约翰一书一章9节所应许的赦免。此外,她还尽可能地回想有哪些人是她需要饶恕的,她都照主的吩咐饶恕了(参考马太福音六章14〜15节)。不但这样,前面提到她在个人与群体的属灵生活上都很认真追求,却缺少约翰福音十五章提到的亲密关系。

我照着下面几页分享的服事原则为珍服事,结果发现珍的内心有许多破碎的部分,我后来把那些破碎的部分叫作「内在小孩」,她内心充满伤害,并且害怕亲密关系。那些破碎部分,亦即内在小孩,在珍的成长阶段中一直被忽略或凌虐。现在,这些内在小孩感到被珍拒绝,即使珍根本不知道有她们的存在。 

虽然长大的珍很努力去饶恕孩童时期每个忽略她或错待她的人,可是在她那个年幼的内在部分,仍然存留许多没有宽恕的情感与伤害,那些部分并不因为长大的她已经饶恕而消失。所以珍的成人部分饶恕了,孩童的部分却没有。结果这个状况拦阻了她和耶稣的亲密关系。她有点象是被隔离的俘虏,虽然活着,却没有自由。

战俘营

我相信有许多基督徒像珍一样活在属灵的战俘营。耶稣说,祂来是要叫我们得生命,一个成熟、充实且完全的生命,或作丰盛的生命(参考约翰福音十章10节)。许多人回应了耶稣的邀请,藉着相信祂而得着永生。但是,那个「完全的生命」没有发生,那是因为「完全或丰盛」需要有自由的元素。对多数人而言,自由比救恩更难获得。

当我们来到基督面前,得到的是一个新生命,或说新造的人(参考哥林多后书五章17节),这里所指的「新」,就是我们最深层的内在经历转变,亦即我们称为「灵」的部分。圣灵来住在我们里面,那是非常美好的一件事,我们现在和永恒都得到了救赎。

那是个大好消息,但也有坏消息。我们来到基督跟前时,其实还有四个部分可能不会转变。大部分的人都需要在身体、心思、情感与意志四个部分费尽心力,以获取转变,所谓的罪、伤害、非基督徒的态度与习性,都是驻留在这四个部分,即使在信主后也没有离开。这几个部分即便会经历一些改变,但是鲜少会达到我们灵人所转变的程度。

不幸的是,这种令人沮丧的经历在基督徒当中极为普遍,以致被视为常态。但是耶稣的心意是基督徒能有更丰盛的生命,一个完全且充实的生命,没有伤痛,不会因为不能经历经文应许的信仰生活,以致终日引颈等候死后上天堂的日子。

人人都有问题

是的,人人都有问题,而大部分的问题是属灵和情感方面的我们多半都擅长向他人、甚至自己,隐藏这些问题,但是它们是存在的,而且它们让我们得不到所企盼的内在自由,也不能经历经文所说与基督的亲密关系。

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我们可能会认为「结果子」指的是领人归主。但若细读约翰福音十五章全文,便知耶稣是说,一旦除掉内在的障碍物,便可得到一个充实有意义的生命

后来耶稣对天父祷告:

「正如祢父在我里面,我在祢里面,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我在他们里面,祢在我里面,使他们完完全全地合而为一,叫世人知道祢差了我来,也知道祢爱他们如同爱我一样。」(参考约翰福音十七章21〜23节

耶稣的目标是我们和祂能像祂和天父一样地亲密。但是这需要自由,而生命中的伤害和过犯阻挡着我们。我们已经凭信心来到耶稣面前,所以我们的永生毋庸置疑。不过,大多数基督徒和珍一样,生命是封锁住的,虽然得救,却不自由。

耶稣说祂来,是要传好消息给贫穷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参考路加福音四章18节)。自由是祂服事的一大主轴:被掳的与受压制的都要得自由。至于耶稣说的贫穷人,指的是那些觉得神没有站在他们那一边的人,觉得神忘了他们或者神在惩罚他们的人。

当我们到基督面前领受救恩,所得到的永恒属灵自由是生命中最具价值的一件事。但是对许多、甚至可说大部分的基督徒而言,当初被吸引与耶稣建立关系时,所听到的救恩的自由却与亲身经历大相迳庭。事实上,有相当多重生得救的基督徒仍然在属灵和情感上是被掳的,他们活在战俘营里面。一直以来,持续有像珍一样委身的基督徒来找我服事,他们的难处都是他们感受不到自由,觉得耶稣很遥远,即使祂为他们成就多事。

我在服事这些人的时候,都会找到造成他们情感与属灵创伤、同时俘虏他们的事件。假如这些是身体方面的创伤,医生会先处理伤口,然后打上石膏或用绷带包扎起来。可是,我们在处理情感或属灵问题时,通常没有先处理伤口,就直接打石膏,贴上绷带。就如身体受伤或生病,患者若要完全痊愈,非得处理病痛的根源不可。不理会根源或是只做表面的处理,是不能治愈病患的,因为没有处理病灶

前来寻求协助的人,有些问题的原因是罪。不过多半还是因为情感方面的伤害所造成的问题,往往发生的时间点都在早期,因此他们很难想起是哪些事件。虽然确实有人犯罪伤害了我的受辅者,但是罪不是重点。情感和属灵上的损伤才是真正的问题。

多数人都需要深度的医治,因为他们在人生的过程中,曾经遭受内在情感与属灵上的损伤。不幸的是,在教会里面很少人会想处理这类问题。世俗的咨询所能提供的医治又非常有限,而且一般费用高昂。

答案

我相信答案就是大家所说的「内在医治」,我个人比较偏好「深度医治」这个名词,因为我们试图把医治带入人们最深层的内在部分。而最深层的那个部分就是情感和属灵

深度医治的定义是在圣灵的大能里,做到全人医治的服事;包括灵、身体、心思情感和意志。由于最深层的伤害会存放在记忆里,那就是我们的焦点,将耶稣的大能运用在当事人的病根上。

通常深度医治都会牵扯到邪灵的问题,所以我们也要使他们在那部分得到自由。不过邪灵只是次要的,真正重要的是他们所背负的垃圾。因此,我们的方法是先处理属灵和情感的根源问题,削弱它们所牵连之邪灵的力量,最后将邪灵一次赶出去

我们不会因为魔鬼是次要问题而忽略牠们。或像某些事工教导,只要解决内在问题,魔鬼就会自动离开。这种情形很少发生。我们一定都是处理垃圾之后,接着着手对付魔鬼,像耶稣一样把牠们赶出去。好莱坞电影里头经常出现的那种邪灵彰显,我们倒是很少见。

耶稣已经把权柄和能力交给我们,和祂同工,叫被掳的得释放(参考路加福音九章1节)。因此我们相信,深度医治的服事是耶稣要教会做的首要服事。

谁需要深度医治?

需要深度医治的人和他们的问题可分成几种类型。第一类是那些对别人、自己或神抱持消极态度而犯罪的人。最终,罪仍然是问题的主因

然而,要能适当地处理我们生命中的罪,我们对罪的定义就得先修正,变得更广泛一些。它应该包含紧抓的情绪反应,如不饶恕、愤怒、怨恨、苦毒、恼怒、恐惧、羞愧、罪咎、拒绝自我、仇恨自己、死亡宿愿,许多影响我们和神的关系的负面态度。

当我们被得罪伤害想有所反抗时,这种负面态度通常就会出现。一个人遭受身体、情感或性方面的侵害,自然出现的反应是愤怒。但是这样的反应不是罪(参考以弗所书四章26节)。当他紧抓着愤怒不放,让愤怒转为不饶恕时,那就是罪,而且对内在有极大的损害。如果忽视这种情绪反应,它们会开始溃烂化脓,最后造成比原先更严重的伤口。而且伤口会受到感染,不易清除。

不论这些人是有意或无心地怀有这种态度,他们都需要从自己造成的内在伤害中得到自由。举例来说,一个人如果长期怀恨在心或不愿饶恕,他的情感就会遭受相当大的破坏,除此之外,还会受到魔鬼的骚扰。

曾有一个案例,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她大半生都活在对父亲强烈的恨意底下。那股恨意(是她父亲应得的)不但让她罹患严重的糖尿病,导致失明,还有消化问题,甚至需要做人工肛门手术。

第二类需要深度医治的人,是那些对自己怀有负面态度的人。许多人受到自我定罪、自我拒绝和自我憎恨的残害。不论神如何看重我们,我们往往只有头脑知道那个价值,心里对自己的感觉却非常负面。

这类态度多半源自孩提时期的拒绝。以珍来说,她的自我拒绝来自她母亲怀她时的态度。幼儿或青少年时期的虐待都是怨恨自己的根源

第三类是对神生气的人。这些人也需要深度医治。他们认为既然神是全能的,那么神会让他们遇到坏事,就表示神不爱他们。就如约伯,他的朋友们觉得神很不讲理,而且善变任性。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当神把自由意志授予人类和撒但时,就限定了自己的能力

魔鬼的存在

需要深度医治的另外一些原因,则是出于魔鬼在人类身上的活动。我们在第五章会有更详尽的叙述,但是这里要说的是,魔鬼特别喜欢藉着人们在情感和属灵上的垃圾,依附在它们身上,然后利用它们

最后它们也变成情感和属灵的垃圾,需要被处理干净。魔鬼最重要的工作是吸附在人们的垃圾上,进而让一切变得更糟糕。牠们会尽其所能地使人失去生活能力,也会不断骚扰那些无法让魔鬼得逞的人

牠们尤其喜欢破坏或骚扰基督徒,惟恐我们发现神已赐予我们的能力,以致威胁牠们的各样活动

除了情感和属灵的垃圾会吸引这些邪恶鼠辈外,它们还会从祖先传给后代。很多人在他们的祖先中,有人曾经透过参与密宗邪术的机构,或是透过献身给神明或给他们的祖灵,而把自己献给撒但。祖灵和其他邪灵经常会从血脉关系传下来。以我做过赶鬼服事的人来看,我估计大约一半的人,至少有一个邪灵是从祖先传下来的。

近来,有一个人数持续增加的族群,这些人自愿加入新世纪运动或其他密宗而献身给邪灵。这些人也需要深度医治。

另外,有许多人曾经被下咒或自我咒诅。我和很多宣教士同工服事,经常发现在他们服事的地区里面,有人对那些宣教士下咒。还有一些父母不想要的孩子,他们身上通常会有「自己是多余的」咒诅,那是父母有意或无意对孩子发出的

自我的咒诅多半发生在青少年时期,因为对自己的身材或长相不满意。「我讨厌我的___。」这句话就是一个咒诅,而且光是这句话就能让魔鬼有足够的理由进入那个人的生命,并且居住下来

来寻求自由吧

来找我服事的人,大多能察觉自己的罪,至少依照大部分基督徒所定义的罪的标准。他们对神承认了他们的罪,有时会感受一些释放,但多数时候很少有感觉。他们都知道他们已经蒙赦免,却感觉不到一丝自由。原因通常是出在他们的创伤有情感或属灵方面的毒根,那些根不会因着认罪悔改而消失

在服事里面,我要对付处理的就是那些根源。我认为眼前的状况通常源自早期的问题,如果能够医治那些根源的问题,就能正面地影响现在的感觉和行为。

约有一年的时间,爱丽变得非常消沉。她的状况甚至严重到要被撤离宣教工场,回家休养。我们后来发现她从很早开始就得担负起大人的责任,结果使她对人生和权柄都产生很深的怨恨。因为这样,她一直都很怨恨她的家人、差会和生命。她却不知道那股怨恨是从哪里来的,直到我们邀请耶稣进到她童年的记忆。

当我用脑中的图像,带领爱丽感受耶稣深深的爱与照顾,她就开始感觉到某种不同的东西。那是自由,但是她没有立刻分辨出来。爱丽终于把身上一直背负的重担交给耶稣,但是那股新的感觉对她而言非常陌生,让她以为自己又回到忧郁的状况。虽然她在多年以前就把生命交给耶稣,却是在此刻才真正经历了自由。

我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为了像爱丽这样的人。我的约谈每次都是2小时,我会带他们回到童年的记忆,而且是从受孕的时候开始。我会要他们来见耶稣,在美好的回忆里与祂同乐,然后在不好的回忆中,把他们受创的感觉交给耶稣。耶稣会把他们从那些情感和属灵的累赘里面释放出来,那是他们以前无法独自胜过的。就这样,2小时,通往自由!

耶稣的大能可以使人自由

不论是源自情感、属灵或邪灵的问题,每个人都需要自由。不幸的是,因为西方基督教对属灵的盲目,以致对这方面议题没有太多助益。许多牧师和基督徒领袖,已经习惯把这些在情感方面有问题的人推给专业咨询师处理,即使他们是基督徒,但他们多半是照世俗的咨询方式进行。有些人可以从这些咨询师获得帮助,绝大多数的人却很失望,因为世俗的咨询仅有些微医治的力量,甚至根本没有。他们往往学会那些问题的专有名词,也学着与他们的问题共存,但是因着他们与耶稣的关系而期待得到的医治和自由却很少发生。

只要看看那些在心理学圈子里的人所做出的研究报告,就能证明专业咨询其实没有功效。部分的研究指出,专业咨询比较擅于在人们面对他们的问题时给予支持,却很难治疗问题本身。很多找我咨询的人都证明这一点。我相信那是因为心理学的咨询技巧没有足够的医治能力,不论它的知识和技巧有多令人钦佩。惟有耶稣才能给我们获得真自由所需的能力

世俗的咨询师所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我在「前言」中提到的,如果他们被发现在处理邪灵的问题,他们的咨询师执照就会被吊销。因此即使有些咨询师相信邪灵的存在,也会因为害怕美国心理学协会找麻烦而避开这个部分,或是因为他们没学过怎么处理邪灵,就索性躲开。

我个人对心理学和专业咨询师非常敬佩。但是长久以来,不断有人在专业咨询室里花了许多金钱和时间之后,对结果感到失望而来找我。他们大多都很感谢所得到的协助,尤其如果咨询师是基督徒,却也抱怨他们没有得到医治,他们的问题仍然存在,虽然有受到较好的控制。

圣灵能够也会让基督徒使用世俗的咨询方式。但是我的受辅者对于那种方式的效果有所存疑。而他们在我这里花上2个小时或更多一点时间之后,很少再有同样的怨言。最典型的反应就是因着新发现的自由而雀跃不已,即使过了几个月或几年之后也一样。

或许这时候应该提到一点,有些人的问题确实属于精神方面(这和情感与属灵上的问题完全不同)。虽然偶尔神会直接医治这种人,不过几乎很少是透过内在医治得到帮助。他们的问题是生理方面的,因而大大降低他们处理情感和属灵问题的能力。这些人需要专业的协助和药物来使他们稳定,他们才能应付生活中的大小事情。如果当事人的神志还有部分能力,可以允许我们处理他们的情感和邪灵的问题,否则内在医治对他们的帮助不大,他们必须寻求相关方面的专家来解决他们的问题。

多数人的问题是情感和属灵方面的,比较不是生理精神上的。他们需要自由,而耶稣命令教会要带下那份自由(参考加拉太书一章4节,五章1节)。我的目标是在这本书里说明如何透过深度医治处理这类问题。

这本书也是一本指导手册,是为了那些想要帮助别人得到自由的人而写的。但是,毫无疑问地,有些人读了这本书后,自己也想得到医治。虽然深度医治比较不适合自己进行,但我相信本书会帮助那些需要医治的人更了解自己的问题,尤其对于经历神赏赐的自由会重获盼望。因为他们的缘故,我在「附录二」里面列出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内在医治服事机构。这份名录也能让那些从事同样服事的人有机会连结其他人。

这本书的章节就是按照我的「2小时得自由」的服事概要而编写,所以第二章我首先会详述情感与属灵的问题也是我们要处理的。在第三章,我会来探究人类记忆方面有某些迷人之处,而我们如何把那些部分加入医治的过程。第四章,我会将焦点放在与我们的内在合作,那也是储放伤害的地方。

接着在第五章,我会转到魔鬼和邪灵工作的议题。汇整这几章之后,就到第六章,即我们的主题「2小时得自由」,我会分享我平常服事的方式(你会在「附录一」看到我在服事之前要当事人填写的问卷,也会把「附录二」的那个名录给他们)。最后一章,是检查我们个人的习惯,这是在一个很深的痛楚得到医治后必须做的跟进。

我深信你会读这本书是因为你想看见透过圣灵的大能,在人们身上发生真实而且长久的改变。现在,当我为这带来转化的2小时事奉开始打根基铺路,我邀请你和我一起与圣灵同工,不论我们是否拥有惊人的恩赐,我们都能带领人走向自由。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