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小时得释放》第二章 要处理的问题(2)——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第五,撒但的搅扰造成属灵的生病

       宇宙中似乎有个定律来赋予仇敌一些权力。如果一个人的生命里有属灵、情感或精神上的问题(我们称之为「垃圾」),仇敌就可以攻击那个人

那些问题不是仇敌制造出来的,牠只是利用那些问题罢了。就像老鼠喜欢垃圾堆,那些已经存在的创伤也会吸引仇敌靠近。我们的创伤就是那个垃圾堆,魔鬼就是老鼠仇敌喜欢利用既有的问题,例如恐惧、罪:恶感、愤怒和贪欲等,来搅扰我们。牠在攻击这些问题时,就会打断我们的睡眠和其他正常功能,例如祷告、敬拜和读经。

       有些攻击可能和咒诅或誓言有关。箴言二十六章2节说到,没有任何原由的话,咒诅是无法临到人的身上或是成就。意思:就是,只要有理由,咒诅就会发生作用。我相信有很多咒诅是在平常生活中发生的,例如说气话(我好讨厌我的臀部),黑暗权势就对那些字句赋予能力有些咒诅则是透过某些正式的程序或仪式产生,这种咒诅的力量就比较大。不论是哪一种,只要咒诅击中它们的目标,感觉起来就是撒但的攻击。好消息是我们只要奉耶稣的名制伏它们,废除咒诅,通常很容易就能断开这种咒诅。     

       人们很气自己的时候,往往会说这种话「我真讨厌自己(或我讨厌我的身材,我讨厌我的名字),我真希望我(某个部分)不要这么___。」或是「我发誓我绝对不要像我爸爸。」或「我发誓绝对不要像我妈妈。」每当我们说出这种排斥自己的话语,就发现仇敌会溜进来,赋予那些话能力,然后变成咒诅或誓言。结果牠就有权来搅扰

       断开自我咒诅或誓言其实相当容易,通常只要说:「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断绝所有我对自己或我任何部分说出的咒诅,或我说过的任何被撒但赋予能力的誓言。」发出咒诅或誓言的本人有权柄废除那些话

       我们通常能断开来自别人的咒诅,只要说:「奉耶稣的名,叫这个咒诅转为祝福,回到发出咒诅的人身上。」主吩咐我们要祝福那些咒诅我们的人(参考罗马书十二章14节)。如果这样还不能断开那个咒诅,就需要找那些懂得这种服事的人来帮助我们。

第六,恶魔的工作,有邪灵住在那个人的里面

       在深度医治的服事里,对付住在人里面的魔鬼算很平常。请注意我用的不是「邪灵附身」这个误译的词,那个翻译没有任何依据,在新约圣经里,用的字汇仅指「有邪灵」。

       身上原本有魔鬼的人,一旦信主以后,魔鬼必须离开他们的灵人,但是可以落脚在其他地方。当初信者持续在信心里成长,并且处理属灵和情感的垃圾,亦即魔鬼喜欢落脚的地方,魔鬼的权势就会越来越弱,无法发展,牠们对宿主的影响力也随之缩小。但是直到把牠们赶出去,牠们才会完全离开

虽然很多基督徒都曾顺利地靠自己把住在他们里面的邪灵赶出去,不过最好还是藉助其他深谙此服事的人。我们会在第五章讨论这个重要的主题。

第七,恶魔的工作也可来自世代的灵或咒诅

       在我们出生前,祖先所立的誓言或接触的邪灵会延续到我们身上。出埃及记二十章5至6节可运用在属灵产业方面,指出对罪的惩罚可以传到第三、第四代的子孙。假如第5节意味着历代的灵,那么它也暗示着那些灵的影响只能到第三或第四代。在我过去所赶出的世代的邪灵中,有许多自称已经在那个家族里超过三、四代以上了。

       事实上,凡是透过个人的意愿参与密教邪术组织而着魔的人,会把那些魔鬼传递到他们的儿女身上,然后透过他们不断传到下一代。共济会、山达基教(或作科学教)、新世纪等的信众,以及其他邪术信徒会咒诅自己和他们的家庭,好教恶魔的侵占能代代相传下去。另外,前几代的婴儿献祭带来的家族之灵也会传递下去。

       我后来发现几乎每种邪灵都会透过继承代代相传这类邪灵的彰显通常是在人们表现出与祖先相同的负面情感特质,这些特质都是从邪灵传下来的。另外也发现那些延续而来的灵,如恐惧、死亡、色情、拒绝、仇恨、暴怒、同性恋、癌症和糖尿病,会依附在人类的任何一种问题上

       另外,家族中也有捆绑,有时(或是总是)由魔鬼加以强化的,因此某些特定的罪或冲动会出现在每个世代身上。对于这类案例,不论这类捆绑是在自己或别人身上,我们都有权柄废除这些捆绑

当代或世代的咒诅、自我的咒诅、与权柄有关所带来的我们所称的「魂结」,都会让人落入撒但的捆绑。这些源自具有撒但权势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某一方会被另一方控制,或是与另一方发生婚外性行为。

       很多非西方人士(包括美国原住民)都习惯在小孩出生前或出生后,把他们的小孩献给帮派或部落的神祇和灵。中国、韩国和日本的父母与祖父母,传统上都会拿着新生婴儿的生辰八字到寺庙,祈求神明的祝福,并把婴儿献给那个神明。他们的用意是为了孩子的平安和福气,结果反而把孩子交在邪灵的权势之下

情感因素

       属灵和情感这两种因素虽然没有非常明显的差异,以下列出的是一些情绪性反应,姑且不管它们是否也是属灵方面的。

一,首先要认清的,是人们的反应比其所受的伤害更该是注意的焦点因为那往往是造成最多损伤的原因 

       不论是身体上、情感上或性方面的虐待,都会造成一个人很大的伤害,但是他对那个虐待的反应通常更具杀伤力。例如,一个人如果小时候受过身体上的虐待,尤其是被他父母,那个虐待会衍生出一些显著的创伤,因此需要医治。但是,他在情感和属灵上的不饶恕反应,很可能是更严重的问题。

       就这一点而言,值得注意的是耶稣只要谈到处理生命中的伤害,祂的命令总是要饶恕饶恕就是我们放弃对那些加害者报复的权利。耶稣不变的一个信息就是饶恕人,然后把报复的事情交给祂。保罗在罗马书十二章19节说到,报复是神的特权。在登山宝训和那个不饶恕的仆人的比喻里,耶稣令人恐惧的教训说,如果我们不饶恕伤害我们的人,神就不会饶恕我们所犯过的罪(参考马太福音六章14〜15节,十八章32〜35节)。

       不可避免的是我们一定会对生命中发生的事件有所反应。人生不容易,即使对那些出生名门的人也一样。人会生病,可能得不到父母的照顾,他们可能是私生子,或者像艾瑞克,生错了性别。不管有多不幸,都要处理人们的反应。  

       伤害发生时,我们的回应通常是压抑情绪,包扎伤口,以为这样就没人看见。但是伤口没有清理干净的话,就会发炎化脓。过了一段时间,伤口会开始流脓。这会让多年前的经历影响我们现在的生活。   

       负面的人生经历尤其能深刻地影响一个人的身体、情感和属灵的健康状况。它们通常会大大影响一个人与神、与自己和其他人的关系。然后在撒但强烈的影响之下,这些人会为所遇到的困难怪罪自己,即使根本不是他们的错。受害者几乎都会为他们的问题而归咎自己。

二,仇敌待别喜欢煽动的一种反应是叫我们敌视自己 

       当伤害是来自亲密的人,出现的反应往往是对自己有负面的态度。例如,小孩子会认为他们的父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所以如果感觉到他们做了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便推断是自己的错。直到我们年纪增长之后,才知道父母对待我们的方式可能是因为他们自己本身的问题。我们因为怪罪自己,结果变成使自己痛苦的元凶。

       许多人不喜欢自己,甚至憎恨自己。我曾有这个问题。这种状况通常可从一个人「自言自语」看出来。当我随时随地对自己说「真笨」、「你真蠢」、「你将来绝不会有出息」、「你不可能做好」或是「你看你又做错了」,负面态度必定会深刻影响我们的内心。

诸如此类的话通常会变成自我咒诅。而那些话常常是其他人习惯对我们说的。另外还有一些常听到的字眼,如「你好丢脸」、「你应该觉得羞愧才对」!我们只是接了别人的话,继续对自己说罢了。

       我们的自尊心是仇敌攻击的主要目标之一。那也是牠集中火力之处。牠不要我们明白自己的身份。仇敌总是竭力不让我们感觉到或是让我们知道:我们是按照神的形像样式造的(参考创世记一章26节);如果我们住在基督里,就是住在神里面。(参考歌罗西书三章3节);我们被赎了(参考加拉太书三章13节);是个新造的人(参考哥林多后书五章17节);神的儿女(参考约翰福音一章12〜13节;约翰一书三章1节);是有君尊的祭司(参考彼得前书二章9节);是圣洁的(参考哥林多前书一章2节);与基督同作后嗣(参考罗马书八章17节);是天国的百姓(参考约翰福音一章12节;以弗所书二章6节;腓立比书三章20节);有圣灵住在里面的圣徒(参考加拉太书四章6节)。

仇敌想从我们身上偷走这些身份。牠总是伺机摧毁我们,牠最常用的手法就是让我们不断地认为自己罪孽深重、很胖、太痩、很笨、很懦弱、很丑、很可悲或很绝望。

       当年撒但试探耶稣时,用「如果」这个词质疑耶稣,试图破坏耶稣的自我形像。牠说了两次「祢若是神的儿子……」(参考路加福音四章3、9节),要让耶稣怀疑自己的身份。撒但也挑衅耶稣来向自己和其他人证明祂的身份。

       研究发现,人们对负面事件的记忆比对正面事件的记忆更准确。在这个发现之前,大卫•西门(David Seamands)就曾写道:

       「人对于一句伤人的批评会耿耿于怀,对一串的赞美反而充耳不闻。而且他们比较在意的是别人对他们这个人的评价好或不好,反倒不太在乎关于他们行为的评语。由此便知轻蔑的话语为什么会如此摧毁我们的自尊心。」

       这个问题有一部分是因为我们的潜意识就像个新闻记者,只管记录接收到的所有讯息,却不管是否属实。然后因着我们在自己脑海里一次又一次播放那些讯息,那个虐待就一直持续着,等到我们长大成人,就非要藉由深度医治来改变这一切。

三,在我的服事中,有一些值得注意的情绪反应会不断出现 

       首先是愤怒人在受到伤害时,多半以愤怒、怨恨和报复的想法来回应。这些反应帮助他们渡过那段伤害时期。这种反应合情合理,但如果当事人一直紧抓它们不放,这些反应就变成问题。它们通常转为苦毒,甚至沮丧忧郁,这些态度会造成大量先前提到的垃圾。我再次强调,事件本身的严重性,通常不如它所引发出的反应。那些态度会导致人的各种疾病,它们也会为魔鬼的骚扰和入侵提供绝佳机会

       神给我们愤怒的情绪作为释放管道。愤怒本身不是罪。只有在我们不愿放掉愤怒,才会有危险。我们在使徒保罗写给以弗所的书信中可看到这一点:

       「生气却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也不可给魔鬼留地步。……一切苦毒、恼恨、忿怒、嚷闹、毁谤,并一切的恶毒,都当从你们中间除掉;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以弗所书四章26〜27、31〜32节)

       所以,问题不在愤怒这个反应,乃是我们是否一直心怀怒气。耶稣本身不只一次生气(参考马太福音十一章20〜24节,十六章23节,十九章,二十一章12〜23节,二十三章13节;约翰福音二章13〜27节)。但是祂不会紧抓着愤怒。祂不让魔鬼有丝毫机会利用持续的愤怒和不饶恕来增加垃圾

       神很了解我们如果一直抓着愤怒不放,那会对我们造成何等破坏所以祂要我们饶恕,放弃我们报复的权利。保罗写道:「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马书十二章19节)的确,没有饶恕就没有平安

       一旦我们决定放掉愤怒,仍然要建立适当的态度,才能保守我们的心思。仇敌对我们的心思意念发出各式各样的攻击,试图让我们停留在负面的事情中产生各种反应,并且不让我们想到好的一面。经文却告诉我们:

       「弟兄们,我还有未尽的话:凡是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清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若有什么德行,若有什么称赞,这些事你们都要思念。……赐平安的神就必与你们同在。」(参考腓立比书四章8~9节)

       我们在分析完整个事件,也决定采取何种行动(如饶恕)之后,就一定要向前看。流连于负面思想当中是许多人必须断除的一种习惯。完整的医治意味只要我们掉入负面的思想,就要立刻转念,直到我们不再出现负面思想为止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