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小时得释放》第二章 要处理的问题(1)——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第二章 要处理的问题

       艾瑞克来找我,他有一些男人的典型问题。艾瑞克充满愤怒。多数男人有愤怒的负面情绪,但是我们的社会可以接受,艾瑞克察觉到自己的愤怒。他没有察觉到的是自己的恐惧、羞愧、罪恶感和被拒绝的感觉。随着我们深入了解他的过去,这些问题开始浮现。他的父母比较疼他的哥哥和妹妹。艾瑞克的求学过程并不顺利,但是从中学到大学,他在足球和田径方面都表现优异。

       艾瑞克从大学毕业后,很快就和海娣结婚,生了两个小孩。不幸的是,因为艾瑞克经常爆发的愤怒,海娣一直生活在恐惧中。他从来没有对妻小暴力相向,但是他们很怕他,只要他在家,他们就会胆战心惊,如履薄冰。

       艾瑞克在工作上很顺利,和家人每周固定参加教会聚会,看起来就是模范先生和父亲。但是他的妻子和小孩都知道他的另一面。直到海娣威胁除非他愿意寻求协助,否则要离开他。这不是海娣第一次这么说了,然而不知怎么的,这次她说的方式似乎让艾瑞克警觉事情的严重性。而且,艾瑞克本身也希望能够控制自己的愤怒,挽救他的婚姻。

       艾瑞克用电子邮件跟我预约咨询时间,我安排2个小时的时间约谈。我们谈到他的童年,艾瑞克就说他父亲的脾气很坏,不管艾瑞克怎么表现,他父亲就是不满意。他是老二,总觉得他父母比较疼姊姊。我也问他认为父母是否想要他这个孩子。我们还讨论了一些导致艾瑞克觉得他不被接纳的指标性事情。

       然后,我请耶稣带艾瑞克回到他在母腹的时候。在那个练习里,他有点不太自在,而且觉得自己根本不该来到这个世上。所幸这么做对他还是有帮助,让他在出生前的记忆里见到耶稣,然后听到耶稣告诉他所有被拒绝的感觉都是父母的问题,和他无关。

耶稣向他保证我的话非常正确,就是他的出生不是错误,耶稣一直与他同在,他也不需要为了父母对他的失望而自责内疚。那是他们的问题,不是他的错。接着,我开始对那个幼小、尚未出生的艾瑞克说话,让他知道他的出生是耶稣的心意,他会长大成人,然后他母亲会再生一个小孩,那会是他父母想要的女孩。

       接下来,我问艾瑞克是否愿意饶恕他的父母。艾瑞克代表他那未出生的部分表示愿意饶恕他父母一直希望他是个女孩这件事。然后我开始按照下面几章所分享的2小时服事的步骤服事艾瑞克,他终于自由了。

在我们进行2小时的服事当中,有更多问题浮现,而每个艾瑞克的内在小孩都要饶恕他父母和其他人。这些内在小孩就把他们的愤怒、羞愧、恐惧和被拒绝交给耶稣。在服事中,艾瑞克清掉他的垃圾,以截然不同的生命回到他的家人身边。虽然他还有一小部分积习已久的癖性要改变,但再也不会骤然发怒,让家人害怕。

属灵的要素

       在进到深度医治之前,先要处理的是找出导致深度伤害的那些问题。生命中的情感和属灵两个层面相互交错,当其中一个层面出了问题,就会影响到另一个。属灵方面的缺陷可能会产生情感方面的状况,或者至少表面很像情感的问题。可能的话,我们会试着把这两个层面的因素区隔出来,虽然它们往往纠结不清,错综复杂。造成属灵缺陷的因素至少有七个,这七个因素都会以情感方面的症状表现出来

第一,罪是导致属灵伤口的首要因素

       我前面有提到来找我服事的人大多都很认真对付罪的问题,可是我们仍然不能忽略这一点。圣经告诉我们,我们充满各样的罪(参考加拉太书五章19〜21节);我们堕落的人性(亦称肉体、血气)极为败坏(参考耶利米书十七章9节;罗马书七章18节)。所以我们自然就是会做错事,我们的灵人和肉体持续在争战;每次我们向自己的肉体臣服,就削弱我们的属灵生命。因此我们与神的关系受到破坏,除非我们承认自己的罪,接受祂的赦免(参考约翰一书一章9节)。

       人们想要得到自由和医治,一定要对付罪的问题。然而,罪的定义比我们一般所以为的来得广泛。罪的本质是不顺服神。不顺服神,就是顺服神的仇敌,撒但。亚当和夏娃没有顺服神,顺服了撒但,因此丧失他们的自由。同样地,当我们不顺服神,就会进入那个我们称之为「没有自由」或被掳的景况

       在接下来的一些讨论里,我会广泛地处理情感部分的问题,例如愤怒、羞愧、罪恶感、拒绝自我、自杀念头。如果我们让自己沉溺在这些情绪里,那么它们就和其他明显的罪,如:说谎、淫乱和拜偶像没有两样。但是,大家常常误解神学用词的「罪」,所以我会比较谨慎使用这个字眼。我宁可选择专注在特定明确的现象上(愤怒、淫乱、罪恶感等),也不想有被误解的风险。

第二,轻忽我们与神的关系也会削弱我们的属灵生命

       神为了与我们建立关系而创造我们。与神有亲密关系,表示我们花时间和神在一起。耶稣是我们的榜样,祂经常从人群中抽离去与神独处(参考马太福音十四章13节;马可福音一章35节)。如果耶稣都需要花时间与神独处,我们当然也要。因为这么做会喂养我们的灵人

       花时间亲近神的一种典型方式是每天排出一段时间,研读默想经文,然后祷告。我也建议大家多用图像,我会在后面讨论图像的助益。先这么说好了,图像是一种让我们能更具体经历耶稣同在的方式。祂无所不在,并且应许会永远与我们同在(参考马太福音二十八章20节),所以当我们以图像来想象祂在我们身旁,是按着真理想象。

       我们可以想象耶稣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或是想象我们出现在圣经中的各个事件,也可想象耶稣出现在我们未来所做的计划里,只是事情还未发生

       另外一种花时间与耶稣独处的方式是敬拜。耶稣非常喜欢我们的敬拜,撒但却很讨厌。现代式的敬拜赞美运动,大大地帮助了我们把对耶稣的情感更贴切地表达出来。

第三,对神的误解会导致属灵疾病

       有些人因为自己的父亲非常严厉,所以他们认为神也是。他们觉得只要生活中稍有闪失,神就会立刻猛扑过来。我服事过一位姊妹,她说每当她想象耶稣,就会看见耶稣手中拿着一根棍子准备要教训她。

       有些人则对神非常生气,因为他们认为在他们遭到虐待时,神应该出面阻止,但祂却没有。还有些人觉得神离他们很遥远,也不关心他们。

       这类想法其实参杂了撒但的欺骗,把耶稣当成是和我们对立的,尽管祂为我们牺牲这么大。耶稣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参考罗马书八章31节)。祂为了对付我们的罪,以及处理我们在情感与属灵上的创伤,献上自己的生命

而错误的认知导致对神的诠释有了缺陷,所以基督徒才会在面对人生时有那么多困难。有这类想法的人忘了一件事,就是当神把自由意志赐给人类,同时就对祂自己有某些限制。而且,祂从来没有应许我们天色常蓝,不过祂应许在风暴中与我们同在(参考马太福音二十八章20节;约翰福音十六章33节;使徒行传十四章22节;腓立比书一章29节)。

       我们可能无法明白耶稣为什么容许某些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但是我们绝不能指控祂抵挡我们,或是不关心我们。如果做出这种控告,我们就犯了非常严重的罪

第四,对神的错误观念通常导致对神不满

       人们通常认为神既然无所不能,祂可以随时随地做祂想要做的事。决定论的神学观,如喀尔文教派(Deterministictheologies)通常会造成这种错误。受到这种神学观影响的人,不明白神把自由选择意志交给人类之后,我们做的每个选择就是最后的裁决。因此,神并不总是得到祂要的。

举例来说,祂不愿一人沉沦(参考彼得后书三章9节),但是许多人最后仍然选择背离祂,不顾祂的旨意。神若真为所欲为,所有人确实都会得救。但是神允许让人做出最后决定,不论那个决定是让他上天堂或下地狱

       神除了祂自己以外,没有任何事物能限制祂,所以祂是全能的。但是,祂可以限制祂自己。祂在赋予人类自由意志的时候,就选择限制自己祂的旨意是拯救人,但是祂只会拯救那些愿意的人那些拒绝祂好意的人,祂也尊重他们的选择。祂似乎为自己订了一套规矩,就是那些不愿意选择祂的人,祂也不会拣选他们。

       另外,祂在人类身上的工作似乎也有另一个规矩,就是少了人类的合作,祂就不会在人类的活动范围内动工。这一切完全在乎人类选择与神同工,或与撒但合作当我们与神同工,祂的工作就得以成就如果我们不与神同工,祂的旨意就不会实现

当人们与撒但合作,他们会用自己的自由意志去伤害其他人。因此,我们不能把所受到的伤害归咎到神身上。这个责任全是在那些误用神所赐予的自由意志的人身上

       撒但必须遵照同样的规矩来做。牠会怂恿人们和牠合作,以达到牠的目的,而那多半对人类具毁灭性。凡是被那些与撒但合作的人伤害过,往往会觉得被神遗弃或忽视。这种错误的想法会让人们陷在对神的愤怒、苦毒和不饶恕里面。

       即使神最终会成就祂的目的,人们依然常常忘记祂总是要人类参与在祂的计划里。例如罗马书八章28节,留意经文说的:「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祂不会全靠自己完成祂的计划。当人们与祂同工,祂的计划就能进行。然而,当祂希望有人和祂合作,朝最后的胜利迈进时,往往事与愿违。因为很多人用他们的自由意志去顺服撒但伤害人,而非顺服神去帮助人。所以当人们选择和撒但合作,是人造成伤害,不是神

       人类已经让神失望,包括祂的百姓,次数多到超乎我们所能想象。而这让人们觉得祂根本不在乎,因为祂没有阻止人们互相伤害虐待的行为。要向受伤的人解释神如何限制祂自己,以及祂和人类、撒但之间的关系,真的很困难。

即使仇敌的目标是毁灭我们,但是神仍然在背后工作,限制仇敌的活动,好让我们有存活的机会。我们希望情况能有所不同,希望能看见神更公开地为我们争战。但是祂选择用祂的方式,在那些挑战里与我们一同受苦,并且在背后限制撒但或人们对我们伤害的程度以致情况不会按照撒但所计划得那么恶劣(参考哥林多后书十章13节)。

第五,撒但的搅扰造成属灵的生病

       宇宙中似乎有个定律来赋予仇敌一些权力。如果一个人的生命里有属灵、情感或精神上的问题(我们称之为「垃圾」),仇敌就可以攻击那个人

那些问题不是仇敌制造出来的,牠只是利用那些问题罢了。就像老鼠喜欢垃圾堆,那些已经存在的创伤也会吸引仇敌靠近。我们的创伤就是那个垃圾堆,魔鬼就是老鼠仇敌喜欢利用既有的问题,例如恐惧、罪:恶感、愤怒和贪欲等,来搅扰我们。牠在攻击这些问题时,就会打断我们的睡眠和其他正常功能,例如祷告、敬拜和读经。

       有些攻击可能和咒诅或誓言有关。箴言二十六章2节说到,没有任何原由的话,咒诅是无法临到人的身上或是成就。意思:就是,只要有理由,咒诅就会发生作用。我相信有很多咒诅是在平常生活中发生的,例如说气话(我好讨厌我的臀部),黑暗权势就对那些字句赋予能力有些咒诅则是透过某些正式的程序或仪式产生,这种咒诅的力量就比较大。不论是哪一种,只要咒诅击中它们的目标,感觉起来就是撒但的攻击。好消息是我们只要奉耶稣的名制伏它们,废除咒诅,通常很容易就能断开这种咒诅。     

       人们很气自己的时候,往往会说这种话「我真讨厌自己(或我讨厌我的身材,我讨厌我的名字),我真希望我(某个部分)不要这么___。」或是「我发誓我绝对不要像我爸爸。」或「我发誓绝对不要像我妈妈。」每当我们说出这种排斥自己的话语,就发现仇敌会溜进来,赋予那些话能力,然后变成咒诅或誓言。结果牠就有权来搅扰

       断开自我咒诅或誓言其实相当容易,通常只要说:「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断绝所有我对自己或我任何部分说出的咒诅,或我说过的任何被撒但赋予能力的誓言。」发出咒诅或誓言的本人有权柄废除那些话

       我们通常能断开来自别人的咒诅,只要说:「奉耶稣的名,叫这个咒诅转为祝福,回到发出咒诅的人身上。」主吩咐我们要祝福那些咒诅我们的人(参考罗马书十二章14节)。如果这样还不能断开那个咒诅,就需要找那些懂得这种服事的人来帮助我们。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