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小时得释放》第四章 内在自我(1)——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第四章 内在自我 

       爱蜜莉来找我,因为她在管教小孩时突然大发雷霆,无法控制自己。她告诉我,她可能会更失控。她非常自责,因为她知道孩子们不该受到那么严厉的教训。尽管如此,她发现她就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气。

       我按着往常的方式,先请圣灵带领爱蜜莉回到她脑海中所储存有关她还在母腹中几个月的记忆。我发现一个人现有问题的根源,经常是储存在他出生前的记忆里。爱蜜莉的母亲当年发现怀孕时,她和丈夫两人都不想要这个孩子。因为他们家境清寒,光是要养活已有的两个小孩就很难,所以最不想听到的消息就是怀孕。

       我带着爱蜜莉从母亲怀孕时期开始,逐月寻找记忆,结果爱蜜莉感受到她母亲曾有堕胎的意图(这件事后来得到她母亲的证实)。当我们进行到怀孕期的第三个月,爱蜜莉开始全身颤抖,同时不断喃喃地说:「捶它,捶它,捶它。」

她对堕胎意图所产生的反应是我们要处理的一部分垃圾,如此才能让她得到医治。在她三十五年的人生中,爱蜜莉一直对她的父母怀有一股莫名却深沉的愤怒。但是,她内心某个部分其实记得那件事,如今藉由圣灵的搅动,才浮现出她整个愤怒的根源。

       我们还必须处理爱蜜莉对于自己管教孩子的方式所产生的罪恶感。这个罪恶感是造成她情绪垃圾的一部分,此外,她所经历到那个又深又痛的羞愧,而且试着隐藏她在受孕,及出生时不受欢迎的事实。那个罪恶感与羞愧让爱蜜莉相信魔鬼为她设计的一套谎言,就是关于她的身份以及她存在的权利。这一切导致她对自己的感觉非常糟糕,同时,她找不到任何方法把她所知道自己在耶稣眼中的价值,用来修正她对自己的负面感觉。

       不仅如此,为了遵照她华人社会的传统,爱蜜莉一出生就被献给家族祭拜的神祇,这成了属灵垃圾,除了既有的情感垃圾,简直是雪上加霜。而且,她还要解决人生中一连串不愉快的经验,包括父母、老师、同学、恋爱对象、同事、丈夫、婆婆、儿女等。爱蜜莉从来没有遭受暴力或性侵,不过我们还是发现了一些造成她情感创伤的经历,而且从来没有得到医治。简单地说,她一身满载着情感与属灵垃圾,迫切需要深度医治。

       好消息是神在祂的恩典之下医治了爱蜜莉,将她从存在已久的属灵与情感捆绑底下释放出来。从此,她可以自由地以公正的方式管教孩子,而且按照她所知道耶稣爱她的方式来疼爱自己

不受欢迎的小孩

       有一个相当常见的典型问题,就是许多人都在对抗负面的自我形像,这源自出生前的经历,因为他们的父母打从发现怀孕开始就不想要他们

我们很多人属于这一族群。可能我们的父母当时未婚,也可能当时怀孕的时机不恰当,或者父母期待的是另一个性别的孩子。父母不想要有孩子的原因很多。不幸的是,那个感觉会直接传达到肚子里的孩子,造成创伤,然后让孩子觉得自己活着是个罪过。这种情形通常会造成羞愧、拒绝自我、自卑、没有价值和不够资格之类的感觉。

       我曾经服事一位师母,她没来由地就是憎恨自己。安洁莉告诉我,她觉得自己有点「尸位素餐」——占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位置。她在他们教会弹奏管风琴,但因为她对自己深感羞愧,所以只要有人坐在教会靠中间走道的座位上,她就不敢从当中走过去。她总是悄悄地溜到最旁边的座位,然后上去弹奏管风琴。聚会一结束,她就又溜回到旁边的座位,希望在无人注意之下离开教堂。

       安洁莉一直找不出她恨自己的原因,直到我们开始仔细探究她父母对待她的方式。他们没有期待她的出生,也从未重视她。这种自己是多余的认知,从她还没出生就已经深深植入记忆中,这个认知虽然躲在她潜意识深处,却一直在影响她当下的态度和行为。尽管藉着某个心理学家的协助,她认出那个表层的自我恨意,但是始终不知其所然,也无法得到医治。

       在服事的过程,我们邀请耶稣陪着安洁莉一起回到出生前的那段记忆,显明祂的同在,并且祝福怀孕期每个月的记忆。随着她在受孕期每个月的记忆里,经历耶稣的同在,她开始快活起来,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当安洁莉想象耶稣抱着刚出生的她,那股轻快愉悦的感觉就不断滋长,尤其当她看见成人的自己手中抱着那个刚出生的小娃儿。我们继续在她儿时记忆中看见耶稣的陪伴,然后是青少年时期,一直到她成人阶段。

       随着安洁莉回忆人生中各式各样的经历,然后感受耶稣在每段记忆中的同在,她开始能够把每个状况下所受到的痛苦交给耶稣。当我们按照惯有的深度医治步骤进行,在耶稣的慈爱和大能之下,她终于明白并且从内心深处接受一个事实:就是耶稣,即神,远在万物受造之前,就已经计划和拣选她的生命(参考以弗所书一章4节)。

透过在这些早期的记忆里经历耶稣的同在,安洁莉明白耶稣接纳她,虽然她是在自己父母意料之外,对耶稣却不然。因此,她必须做出抉择,让自己继续被她父母的态度操控她的人生,或者用耶稣珍视她的眼光来看待自己。当她选择接受耶稣对她的看法,安洁莉的生命有了巨大的转变。

       我会在下面几页更详细地描述整个过程。在此暂且先说的是,每当人们在过去一些事件的记忆中经历到耶稣的同在,就会有奇妙的事情发生。既然祂无所不在,所以我们知道事发当时祂也在现场。所以我不是把我的受辅者引入某种凭空想象的心灵意象,他们乃是想象真理的景象,是他们从未见过的真理,是带来医治的经历性真理。

创伤

       除了不受欢迎,还有很多原因会造成创伤。比方说,小孩身体出了问题,被迫要住院一段时间,离开父母的照料呵护。这会产生被遗弃和恐惧的感觉,这种伤口来自小孩没有能力了解事情的究竟。或者,言语、身体的伤害或性侵,也会让孩子受创,使他们想与世隔绝,不想与人往来。这类伤害向孩子传达的讯息是,他们没出息,于是鞭策自己要有更好的表现,以赢得父母的肯定,或是其他在他们生命有重要地位的人。

       因此,我们的心灵会在孩童时期受到很多伤害,而且通常都认为是自己的错。不论是在母腹中或是摇篮期,我们都不了解大人们会有问题,他们对我们的感觉或态度是根源于他们自身的问题,而非我们。结果,一旦受到伤害或虐待,我们随即推断是自己的错,便讨厌拒绝自己。

       从小到大,我一直觉得我父亲讨厌我。我认为父亲之所以不爱我、不要我,是我的错,于是我很厌恶自己。我不断努力表现,试图赢得父亲的肯定,然而,在我达到目标之后,内心依然觉得自己失败了。我觉得我所有的成就根本是个错误。

       后来,在我约五十岁的时候,我妻子推算出我母亲在怀我的时候还没嫁给我父亲。而我现在已经了解一个母亲的感觉会如何影响未出生的小孩,我就明白我厌恶自己的根源,于是邀请那个未出生的我来了解这件事,并且饶恕他们。结果,这释放我能够开始学着爱自己。

       可能有人会提出这个问题:「我们能否运用这些技巧,不藉助他人,为自己进行医治?」答案是有可能的,而且有很多人独自(当然与耶稣一起),或在一位「非专业人士」的陪同下,确实替自己达成部分、甚至是完整的医治。

我最喜欢的例子是一位女性,她在读完我的一本书之后,打电话给我。因为她清楚自己应该永远没机会找我服事她,因为她住在东岸的巴尔第摩(Baltimore),我则住在西岸的加州。于是她替一位朋友也买了同一本书,然后把那本书给她,请朋友按照书中的指示,帮助她得到医治。她电话上说,她朋友把那本书当作指导手册,在没有任何经验下,不但服事她,而且让她获得自由。接着,她们互换角色,结果她也同样服事她朋友,使她的朋友得到医治。

       当我们藉由回到旧时的记忆来进入当时的状况,经历耶稣的同在(无论是否有他人的协助),我们就要面对那些伤口,而且果敢处理问题,不要企图忽视问题。创伤的记忆在我们里面其实非常鲜活,不管我们是否认清这个事实。但藉着耶稣的帮助,我们有途径达到这些记忆里面,然后医治它们。一旦它们得到医治,耶稣会把创伤转为疤痕。我们仍旧可以认出那些伤疤,记得那些伤害。但是,伤痕只是一种提醒,却不再疼痛。

人的肉有许多部分

       每个人都有一个可辨认出的内在实体,暂且称它为「内在部分」。当我们自言自语,那有点像我们某个部分在对另一个部分说话。我们在某个情况下采取的行为,有别于其他状况,彷彿我们扮演了一个不同的角色或人物。随着不同的场合和环境,我们好像千面女郎,会有不同的面貌出现。

       这通常是件好事。如果我在我孙子们面前呈现的,是我在富勒神学院和所教授的那群硕士班学生之间的样子,相信他们一定不太知道该怎么和我相处。事实上,我生命中的这两个角色截然不同,所以不仅是我的孙子们,连我的学生都不知道我在另一个场合是什么模样。偶尔遇到我的学生到家里来找我,而我们正巧有家庭聚会,学生们都说我与家人相处的模样,和在上课时就像两个不同的人。

我们在面对不同角色时,许多人的一些内在部分可能是叫作「可怜的我」部分,或是「听我说,我才是老大」的部分。或者,我们会有个部分叫「我是个失败的人」,或叫「我永远都不会做好」。还有一个部分是许多人都有的,叫作「装个样子,摆个笑脸,即使你一点也笑不出来」。有些人有性欲或贪欲的部分,小男孩或小女孩的部分。沉默受苦的部分,一个爱抱怨的部分,或者「你既然伤害我,我就要你好看」的部分。或是像查理布朗(漫画史奴比中的某个男孩)的部分,总是说「对我来说,事情出错是正常,万一没出错,那才不正常」。

       我个人虽已辨认出我生命中的几个内在部分,不过多年以来一直主控我生命的那个部分,总是不断对我说:「你一定要进到球队里,要不就在学业或事业上有优异的表现,证明给你父亲看。」

       这时我们要关心的部分,是那些称为「内在小孩」或「内在大人」的部分。这些部分按照年龄区分,对过去的经历藏有相当重要的记忆。只要现在发生的事情触动了某种记忆,这些内在部分就会出现而主导全局。它们多半以小男孩或小女孩的形态出现,因此我们称它们作「内在小孩」。不过,有些是代表成人时期的部分,这时我们就把它叫作「内在大人」。

       有一个很好的实例,来自我服事吉姆的经验。当时,我请圣灵帮助他,想象自己回到小孩的模样,独自在家。于是,吉姆看到三、四岁的自己坐在客厅地上哭闹着,因为看见妈妈从家门走出去,就这样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他母亲说她很快就会回家,但是对幼小的吉姆而言,时间彷彿过了大半辈子,母亲却还没回家,他担心害怕,以为母亲就这么一去不回了。

       所以在吉姆的想象中,他看见自己坐在地上哭泣,深深觉得被人遗弃和拒绝。虽然他母亲只是离开对大人而言的一小段时间就回家了,他却从此留下一种被人遗弃和拒绝的感觉,结果这个感觉在他成人时期开始造成阻碍,包括与妻子、家人和同事之间的关系。

       吉姆一直以为自己早就忘了那个记忆,但是事实上,他是因为太痛苦而压抑了那个记忆。而且拥有那个记忆的部分,好像完全不记得母亲确实回家了。反倒是那个三、四岁大的内在小孩,一直紧抓着被遗弃的感觉,彷彿他母亲再也没回来过。因此,每当某个有特殊意义的人离开他,他立刻觉得类似的遗弃和拒绝又要发生。

       为了医治吉姆那个幼小的部分,我用了一个后来发现非常有治疗效果的方式引导吉姆。首先,我征求吉姆的同意,让我能和他在记忆中所看到那个三、四岁小孩的他说话。得到他的同意后,我告诉那个幼小的吉姆在当时的场景里寻找耶稣的身影,一边向他说明,因为耶稣无所不在,所以祂当时一定也在现场,即使那个小男孩没有在那时候认出祂的同在

圣灵立刻让小吉姆看见在他哭泣时,耶稣就站在身旁。于是我问那个小男孩是否愿意让耶稣给他一个拥抱,他说他愿意。吉姆马上就看到耶稣紧紧抱着他那个内在小孩,而小孩得到安抚,就不再哭了。

       接着,我对吉姆的幼小部分说话,让他知道当年他母亲确实有回家,所以他大可把所有恐惧和疑惑全交给耶稣。显然,对于母亲回家这件事,并不像母亲离开留下同样鲜明的记忆。但是,当吉姆看见耶稣也在那里,并且拥抱他,他就能够把那些被遗弃的感觉都交给耶稣,同时饶恕他母亲当时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

       事情的结局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得到医治。处理的方式是找到吉姆内在中拥有那些被遗弃的感觉的幼小部分,然后藉由认出那些感觉,帮助那个幼小的他处理那些感觉,最后,饶恕他的母亲,把所有感觉交给耶稣

       我参与过数百件医治服事,都是采取这个模式。先假定根源的问题被存放在某个记忆区块,然后透过内在小孩方式取得那个问题的记忆,我已经看到许多人得到最深度的医治。

       如果把记忆想象为储存在胶囊里面,胶囊有两个部分:一个是人所记住之事件的实情,加上事件发生时引发的各种情感。对年幼的吉姆而言,是他的母亲把他独自留在家里。不过,还有另一个事实,就是耶稣当时在他身边陪伴他,虽然那时他还没有把生命交给耶稣。我们希望幼小的吉姆能觉察到这个事实,然后把他的伤痛交给耶稣,最后,转换那个记忆所引发的感觉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