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小时得释放》第三章 事情储存的方式:记忆(1)——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第三章 事情储存的方式:记忆

       史蒂夫遇到大麻烦。他希望当个新好男人,但是他的暴躁易怒让自己非常灰心。他的妻子玛丽正考虑带孩子搬回娘家住一阵子,直到史蒂夫寻求协助为止。他们是基督徒,非常爱主,甚至希望有一天能到海外宣教,只要史蒂夫能控制他的脾气。

       史蒂夫和玛丽从没料想到情况会演变成这副模样,虽然他们两人都来自不健全的家庭,但是信主后,两人都认为只要找对了结婚对象就不会有问题。史蒂夫经常性的暴怒不仅让那个美梦化为幻影,而且让他们两人的关系象是航行在没有方向的汪洋大海上。

       他们的牧师建议史蒂夫寻求基督徒咨询师的协助,解决他的问题。史蒂夫的确从那里得到某些程度的帮助。咨询师把问题追溯到他的成长时期,他父亲总是藉着大发脾气而为所欲为,尤其是在他喝酒的时候。而史蒂夫的母亲总是默默忍受丈夫的脾气,丈夫爆发时,她就逆来顺受。

      玛丽可就不像史蒂夫的母亲那么逆来顺受。她的家庭总是很平静,虽然充满恐惧和不信任。她父亲生气的时候,是用一种静默的方式来控制自己的怒气。他不会对外宣泄他的愤怒或大声叫嚣,直到那可怕的一天,他终于爆发了,他离家出走、抛弃家人。玛丽从来没有碰过人大发雷霆的样子。她很害怕史蒂夫会像她的父亲一样,抛弃她和孩子,每次史蒂夫一发脾气,玛丽就落入恐惧和不信任的情绪。

       咨询师建议史蒂夫一发觉自己怒气逐渐上升,就立刻制止自己,然后做个深呼吸,并且祷告。偶尔几次史蒂夫成功地做到了。但是他发现通常在气头上,自己很难帮上忙,也无法让神帮助他。如今,孩子越来越大,正是需要父母管教的时候,史蒂夫变得更无法控制。玛丽为了保护孩子和自己,在心灰意冷之余,甚至开始考虑一件难以想象的选择——离开史蒂夫。

       虽然这不是真实的故事,史蒂夫和玛丽非真实人物,但他们的案例却很典型,实际状况也一样,就是我们日复一日去找咨询师解决我们的问题。愤怒的问题很常见,就像恐惧、自我拒绝、羞愧以及其他各样情绪问题,通常都源自小时候的经历,然后阻碍我们成人的生命,要不是使我们绑手绑脚,就是使我们一蹶不振。

当个基督徒还不够

       每当问题越来越浮到台面上,我们得到的建议通常就是找个咨询师,因为他们应该是这方面的专家,擅长分析这类问题,必定能帮我们妥善解决一切。可是已经有好几百人(一点也不夸张)告诉我,虽然他们从专业的咨询师那儿得到一些帮助,特别咨询师是基督徒的话,但是他们仍然没有得到医治。

       咨询师一一解析他们的问题,却没有真正解决问题。基督徒不免要问,医治究竟在哪儿?当耶稣说:「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翰福音八章36节)祂所应许的自由在哪里呢?

       即使是基督徒也有情感和属灵的问题,这没什么好稀奇的。我常不懂为什么有这么多信徒看不到这一点。他们是基督徒,通常都非常追求信仰的成长和经历,但他们似乎就是无法藉着做那些叫他们信心成长的事情来解决他们的问题。

       因为有些牧师会误用腓立比书三章13至14节的经文,所以常让他们感到灰心,那段经文是使徒保罗激励我们要把过去的种种抛到脑后,朝着耶稣在前面为我们预备的奖赏奋力前进。但是那些误解保罗的意思是只要忘记过去一切悲痛的遭遇就会没事的牧师,其实误用了那段经文。从前后文可看到保罗所指的是我们不要提过去的光辉历史,那些让我们自豪的成就。就像一个赛跑选手,他若想得到这次的奖牌,就不能沉迷于以前得过的那些奖杯。如果竞赛到一半,我们不再看终点线,反而开始炫耀起我们以前的成就,就必输无疑。

       事实上,研究指出,即使我们尝试忘掉过去的不堪,那些经历的图像仍然留在我们的记忆里,而且会在出其不意的时候造成破坏。我们或许能埋藏那些记忆,其实我们对于眼前一些事情的反应,经常源于我们过去处理事件的态度和方式。那些伤害教我们痛彻心扉,难以忘记。尽管我们把记忆不断堆积填塞,以为那样就不会影响我们,那是因为记忆不是出现在我们的思绪中。

但是它躲在角落里,在我们毫无防备的时候,就偷袭我们,在无意间迫使我们做出令人尴尬的行为,最后留下我们独自思索那些反应的成因是什么。

       那些叫人难堪的行为多半和我们现在生活所发生的一切无关。人们从小耳濡目染,从他们父母身上学会发脾气,成年以后却发现连自己也无法预期哪个时候火山会爆发。心理学家告诉我们,现在发生的某件事会牵动记忆中发生过的另外一件事,因此以前的回应方式会提醒我们现在要如何反应。

记忆与它的重要性 

       一些在记忆这块领域颇有研究心得的人士,对于人们从过去的辖制得到自由这件事,提出几个相当中肯的重点。我从他们的著作中做了以下几点摘要,特别是两位作者——丹尼尔•夏克特(Daniel Schacter)的《寻找记忆》(Searching for Memory,中文暂译),与亚伦•白德列(Alan Baddeley)的《你的记忆》(Your Memory,中文暂译):

       一.许多人相信人类从受孕的六至八周起,大脑就开始记录发生在自身的所有大小事情。

       二.有人说我们对所遭遇过的事件,是以图片而非词句的方式记忆。这称作非连贯式的记忆。

       三.有人说人类比较容易记住惨痛的教训,而非愉快的回忆。

       四.不仅如此,那些惨痛的经历对我们依然历历在目,美好时光反而记忆模糊。

       五.我们的记忆虽然不能精准地记录事件发生的每个细节,却也相差不远。

       六.我们所谓的健忘,其实是想不起来发生什么事。那些记忆还存在,只是我们不能唤醒那些记忆

       七.一个事件在我们心中留下的印象,其深刻程度大大左右我们对记忆的意识和准确度。以后我们碰到下一个事件时,过去所遗留的印象就会因着我们的预期而更加深。

       八.我们的记忆其实会丧失,这和一般的说法恰巧相反。不是每件事情都会在我们的脑子里留下记忆

       九.记亿不代表事实。很多记忆已被近期所发生的事件影响,甚至有些记忆比较象是梦境,而非实际发生的状况。

       十.圣灵可以帮助我们找回我们想不起来的记忆

       十一.凡是以像储存下来的记忆,只能靠图像方式来医治。图像式记忆无法单靠话语得到医治,它必须用医治的图像才能达到。

       十二.最有效的医治式记忆,是回想当时令人痛苦的场景,然后想象耶稣也在现场耶稣无所不在,所以我们知道祂必定在现场。因此当我们以图像看见耶稣也在那个伤痛的记忆中,我们是在描绘真理。然后祂会从那个记亿里面来医治。

       如此精辟的洞悉对我们深度医治事工有相当大的意义。首先,记忆从很早期就已开始这件事实,告诉我们在服事时,需要探究出生前的记忆,以找出当前问题的根源。另外,我们的大脑几乎能记录下所有事情,姑且不管我们是否想得起来

这表示我们只要找到那些记忆,然后和耶稣一起回到造成现在种种行为和态度的记忆根源,我们就等于拥有一项带来医治的强大工具。还有另一项事实就是,我们记住的几乎都是坏事、艰难时期和创伤等,这项了解使我们在医治旧伤上面,占了不少优势

       最后,印象的影响力和我们回忆事情的能力,这两者之间的关系说明为什么有些人能如数家珍般地想起很多事情,有的则绞尽脑汁,什么也想不起来。

三种长期记忆 

       《寻找记忆》的作者丹尼尔•夏克特,也是哈佛心理学主席,提出短期记忆或运转的记忆与长期记忆的论点。在情感医治这部分,我们的焦点是放在长期记忆上。夏克特又说,长期记忆分为三种。

       第一种,他称作「程序式记忆」(procedural)。这是我们储存有关肢体动作、反应能力等方面的信息

这个「程序式记忆」使我们能做出各样身体活动的技能,如走路、开车、骑单车;还有像情感的反应能力,在日常生活中反应出的情绪,如愤怒、恐惧、羞愧、罪恶感等等。也就是这块区域的记忆所写下关于情感方面的反应活动,对我们想要提供的深度医治特别有帮助。

       第二种长期记忆,夏克特把它叫作「语义式记忆」(semantic)。这种记忆储放的是事实、资料,以及其他以文字与逻辑为基础的东西

求学过程所学习的,从新闻媒体得到的各类信息都属于这个记忆区块。生活中不论遇到什么状况,我们就会从这个储存区取出需要的资料来协助我们。这种记忆很重要,也是学校和教会都看重的一种。然而大部分的人不是活在这块区域里面。

       对我们的生活影响最巨的是第三种记忆,也就是夏克特所谓的「片断式记忆」(episodic)。这种记忆是以图像为基础,不是文字

这是我们记忆感觉、情绪、人际关系和个人经历的地方,也是我们生活的领域。它是我们储存伤害的地方。我们把伤口锁在这个房间内,所以如果要完成属灵和情感的医治,就要进入这个房间才可以。因此我们对这个区块大感兴趣。当然,如果想要看到人们健康起来,我们使用的方法就必须要能够进入人们这部分的记忆

埋藏的记忆

       心理学家告诉我们,人类习惯把自己无法接受的感觉埋藏起来。这个能力通常是件好事,因为它能帮我们在面对一些非常伤痛的情况时存活下来,不致崩溃。只是为了存活,通常是需要付点代价。因为伤害虽会过去,我们的反应却不会消失不见。相反地,那些反应会和记忆一起储存下来

       我们的生命就像一口深井。当我们往下探那口井,只能看到它的表面。如果要深入井底,就得要有一些方法才能进入井内的记忆。这就是我们需要圣灵的地方

祂能把我们里面那口深井移转到祂里面,再让我们看清楚,同时处理从那口井涌出的记忆,包括那些储存在大脑里、却想不起来的记忆。

出生前的记忆在那口井里,幼年时期的记忆也在那里,即使我们无法觉察到的记忆也是。圣灵有办法进入那些我们无法想的记忆,甚至那些我们费力要压抑的记忆,只要我们愿意给祂才会。不论祂会不会把记忆带到我们的知觉里,反正祂都能挖出最深处的记忆,最后医治我们

       假如用另外一种方式说明,我们把记忆想象成一颗颗的胶囊。每颗胶囊里存有一张图像,所记录的是某个事件的相关事实,加上事件发生时我们的感觉。然后那些胶囊就像游泳时抓在身边的浮球。如果要把浮球压到水里,就要花些力气才能让它停在水中。有时候,浮球会漏气。那就是我们现在所遇到的事件,勾起以前某个不愉快的回忆,因而引发原本埋藏在记忆胶囊里的反应行为,然后从裂缝冒出气泡来。这会导致我们凭着过去的经验来反应,而不能依照眼前的现况来行动。如果过去的经验是发生在幼年时期,那么我们可能就会表现得像个小孩一样,即使我们已经是成年人。

       假使我们把这些胶囊或浮球里的「空气」,看成那些我们试图覆盖住的感觉,那么要想得到医治,就必须弄清楚胶囊内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不能改变已成的事实,但是,藉着圣灵在我们里面动工,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感受

只不过要处理感受的部分,首先要打开胶囊,让自己重新感受当时的情境,这样才能对症下药。我们需要在耶稣的慈爱和大能里处理它们,认清耶稣当时也在场的实情,以图像看见祂的身影,和我们一起经历那个遭遇,而且愿意把我们那个受伤的反应行为全都承担下来。我会在第五章更详尽地介绍这个方法。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