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小时得释放》第五章 魔鬼的彰显(3)——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邪灵能居住的理由? 

       一,我们西方的世界观是提供邪灵能以大肆运作的主要原因。我们的社会对于魔鬼存在的无知,甚至否认,让牠们能悄悄地进行任务。要想解决问题,首先要承认有问题,然后找出问题

我们西方人自认是「受教化的」,关于魔鬼或其他任何灵异物体的想法,一概归类至「未受教化」之蛮荒部落社会才有的东西。西方人把这种人视为无知之徒,受控于迷信和虚构的传说故事。每每听到万圣节时候,那些暗夜四处徘徊的精灵、鬼魂和妖精的故事,我们总是一笑置之。对于童话故事中出现的精灵,我们当成是专为儿童设计,想象力十足的内容。

       许多西方人,包括基督徒,对于宣教士所讲述异地之古怪信仰和事件,都抱持半信半疑的态度。他们认为,那些所谓的灵异事件,一定有理性、非超自然的解释。甚至有些神学家与讲员,被认定为正统圣经派别的,对于圣经所记载的各种灵界活动,也是抱持不理会或强加辩解的态度。万一在教室或会堂里,某个着魔者身上的魔鬼突然开始彰显,那些人多半会不知所措。

       直至今日,西方基督徒已发展出各种不同理论,全都不想认真看待灵体世界方面的事情。有些认为耶稣在世时,已经一劳永逸地除掉所有魔鬼。其他人则相信,虽然魔鬼在其他社会里非常活跃,但是我们「基督徒」的社会可就完全不受魔鬼干扰。

许多牧师、圣经学校与神学院教授,甚至整个教会宗派,都在教人们相信一个神话,就是基督徒绝对不会被魔鬼附身。当然,只要曾和魔鬼交手过的人都知道,那是骗人的。即使他们当中有人相信着魔是存在的,也不会让其他人知道他们的想法,免得被人当作疯子。

       很多教会和基督徒培训中心似乎都接受这种西方来的世俗理论,即「凡是肉眼所不能见的,要不是不存在,就是不太重要」,以及「只要能从自然界的角度来解释的,就没有神或撒但的存在」。我们声称拥有合乎圣经的世界观,实际却投靠了西方观念,否认圣经中描述的各种属灵实境。

       虽然在耶稣的公开服事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是为人释放赶鬼,西方教会和培训机构却对这个主题不愿多做教导,更别说释放人脱离魔鬼辖制。对于耶稣如此看重的事情,我们难道不该花点时间和心思吗?

       不幸的是,许多非西方人士,因为在学校接受了西方世界观的理论,如今也否认或忽略这些属灵事实。一旦我们敌挡超自然知识,撒但的特使就能毫无忌惮地在我们面前工作,因为确定不论牠们做什么,我们要不是没有察觉,就是找一些借口解释。最有效率的敌人就是那些不被侦测到的。因此,在西方社会,甚至在某些非西方社会的族群里,只要魔鬼能获得合法的管道,几乎能为所欲为,而且完全不被发现。

       二,我们对于仇敌做工方式的忽视,是让魔鬼能够驻足不走的一大助力。基督徒即使相信魔鬼的存在与活跃,仍对牠们运作方式非常无知。结果是,许多基督徒里面有魔鬼居住,却丝毫不知情。对于生活中发生的一些困难,他们会以自然的角度解释,彷彿灵界和属灵争战是不存在的。最后他们会很灰心,因为找不到任何答案。

       三,不少人从未处理他们内在的垃圾。即使是基督徒,很多人还是常觉得他们的人生就是那样了,命中注定的。他们从未尝过自由的滋味,更不知道如何获得。而且从教会听到的答案,往往都是一般世俗的看法。对于神医治的大能所知甚少,教会的牧者领袖也建议有问题的人去寻求世俗的咨询师或使用世俗咨询方法的基督徒,但他们不像内在医治服事者会使用祷告的能力。结果,垃圾和魔鬼都没有得到有效的处理。

       感谢神,已有越来越多咨询师,不论受过专业训练与否,都开始学习使用他们的恩赐,使用耶稣的大能来服事(「附录二」列有部分人名与机构)。然而,这种服事者的需求量远远超过现有的人力。

       四,有些人怀疑自身有魔鬼,却得不到帮助。他们可能会找他们的牧师,结果发现牧者们无能为力。不幸的是,我们的牧者和其他教会领袖,通常在处理情感垃圾和着魔这类问题上,他们的能力非常令人泄气。那些懂得处理这些问题的人,则是操劳过度。

加上有些人在对付魔鬼时,既喧噪又夸张古怪,以致很多需要帮助的人也拒绝找上门。即使他们去了,可能会受到非常糟糕且尴尬的对待,结果整个过程是相当负面的经验,更糟是,他们仍旧没有得到自由。

       五,有些身上有魔鬼的人,选择留住魔鬼有时,魔鬼会给人某些特殊能力、知识或掌控力,或是让人相信牠们有特殊的保护能力。如果魔鬼所依附的宿主想要摆脱牠们,就会听到诸如:「一旦摆脱掉我,你控制人的能力也会消失,或是再也无法获知一些奥秘」、「如果离开我,就会失去所有的保护」,或是「你的愤怒就是你力量的来源」此类的谎言。

       有一次,有人找我服事一位女孩,在此称她吉妮。吉妮具有特殊能力,能叫她高中游泳队的某个队友生病。除非这个比她有资格的女孩无法参赛,吉妮就不能入围参赛。可是,她发现她可以发愿叫那个女孩生病。后来,吉妮果真取代那个女孩去参赛。我告诉吉妮,她的能力是属撒但的,只要除掉牠,她就能自由。她却拒绝了,而且说:「我不但不想除掉那个能力,我还很享受那个能力。」

对很多人而言,要放弃那种能力是很难的抉择。所以,就像吉妮,他们宁可留住魔鬼。看到人们愿意为了测试魔鬼预言的真实性,而放弃获得自由的机会,真的令人难过。如果遇到有人是这种情况,我们需要引导受辅者明白,没有任何魔鬼的能力、知识或保护,会比在耶稣里的自由更加美好

魔鬼永远都是次要问题 

       我所使用老鼠与垃圾之关系的比喻,目的是表达主要问题与次要问题分别为何。假如老鼠是依附在垃圾上,那么垃圾就是主要问题。老鼠在此为次要问题,是因为垃圾给了牠们合法居住的管道。一旦清除那些合法管道,就能轻而易举把老鼠赶出去

       也就是说,那些先攻击魔鬼(亦即,在处理垃圾之前)和牠们争战,试图把牠们赶走的人是白费工夫。由于我们对属灵世界的认识是如此贫乏,所以只要有魔鬼出现,立刻推断牠们是主要问题。这大错特错。

真正的主要问题是提供魔鬼合法管道的东西,而非魔鬼。不过,要处理那些东西,可就不像和魔鬼展开大斗法般地引人注目了。因而一些想出风头的释放赶鬼专家,会渐渐偏向对付魔鬼,对于垃圾部分则不太理会。

       我曾几次受邀为电视台录制释放赶鬼课程的节目。面对每一次的邀约,我都会事先告诉制作人,他们多半不会看到任何惊人的景象,因为我都是先处理垃圾问题,最后魔鬼所剩能力不多,也就不太能够上演引人侧目的镜头。

结果,只有一组制作群仍觉得不妨试试,于是带了所有器材来录制一段释放课程。虽然那次课程非常真实,但是电视制作组发现,他们实在找不着任何值得放到他们节目里的片段或镜头。

咨询师时而认出问题 

       不论是受辅者告诉我,他们是由专业咨询师推荐找我做医治释放,或是咨询师亲自找我,询问我建议的还算不少。这是因为专业咨询师一旦发现,他们对于驱魔赶鬼这种事一点办法也没有,就会找上我。一种是他们怀疑受辅者可能身上有魔鬼,或是,他们听过有人无法从一般咨询解决问题,却藉由深度医治服事得到自由。也可能是担心万一被发现他们竟然在驱魔赶鬼,会引起他们的指导长官或咨询协会之类的注意。

       令人惋惜的是,由于一些专业人士承认他们无法处理某些特殊状况,不论是属灵或情感的,使得部分人士转而投靠新世纪运动的方法。他们深知,虽然他们在分析方面拥有一身技巧,在技巧运用上也表现得相当称职,但是那些能力在处理魔鬼这件事上依然无法发挥功效。他们需要更多能力。有些受辅者曾向我抱怨说,他们的咨询师竟然劝他们去找灵媒或去学习一些新世纪运动的方法,以解决他们的问题。

邪灵的依附与力量 

       魔鬼对牠们宿主的影响力各有不同,魔鬼界中也有功力深浅之分。基本来说,家族性魔鬼和异端邪术性魔鬼的能力,比情感的魔鬼来得强大。因为家族魔鬼是代代相传而来,透过新生儿的献祭而取得牠们的地位。而异端邪术的魔鬼则藉由其中的仪式,和对组织的献身来取得力量。最常见的情感魔鬼,是从人们对人生中发生的事件所引起的反应而取得立足之地。对于这类魔鬼,我们会按牠们的作用起名,例如:愤怒、羞愧、惧怕、拒绝等。

       不论是什么东西,只要能为魔鬼提供合法住进人心的管道,牠就会从其中取得牠的能力,例如,把小孩献祭给邪灵;紧抓负面情绪;从加入异端组织或其他宗教的父母身上继承而来;发誓愿、咒诅等。在对付魔鬼之前,我们需要先找出牠得以在宿主身上驻足的原因,然后透过内在医治,除掉那个原因。

       如先前所说,最大的问题就是饶恕。只要心怀不饶恕、愤怒、苦毒和其他负面情绪,或者当事人在色情、性虐待方面曾经涉入很深,魔鬼的权势就会非常强大。假如当事人继续抱持这类态度和行为,魔鬼的力量也会日渐增强

倘若是由人主动邀请魔鬼进入生命,牠们对此人的掌控力就非比小可,除非那个人亲自解除当初的请求,并且废除当初给予魔鬼的所有权柄。不过,即使这么做了,魔鬼很少会主动离开,这一点和某些论调不太一样。其实我们需要主动把魔鬼赶出去

       当宿主在属灵和情感方面持续成长,即使魔鬼在他身上,牠们的能力也会渐渐削弱我问过许多很挫折的魔鬼,牠们说牠们之所以不能为所欲为,是因为牠们的宿主「太过亲近耶稣」了。曾经有一个欲念的邪灵告诉我:「我就是没办法叫他转过去看。每次我带一个漂亮女郎从他面前走过,他就把头转向另一边。」

       我把魔鬼的依附在人身上的力量,按强弱从零到十级来区分最弱的是从零至三级,中度能力是四至七级,最强的则是八至十级削减魔鬼力量的方法就是处理垃圾问题当我们着手处理垃圾,立刻就会看到魔鬼的力量减弱

有时我在服事的时候,会问那个魔鬼的能力有多强。有一个曾说:「大约七级。」在进行了一段内在医治之后,我又问同样的问题。这时答案是:「只有二级。」一旦魔鬼的力量降到零,我就会把牠赶出去。这种服事方式是把赶鬼当作深度医治的一部分。

       虽然持续成熟长大的基督徒,他们里面的魔鬼即使力量很弱,仍然能制造搅扰、困惑、罪恶感和许多扰人的问题能力较强的魔鬼则能瓦解一个人的生命,即使是那些一帆风顺的基督徒。我最近为一位男性基督徒赶出一个能力强大的愤怒之灵,牠的任务是竭尽所能破坏那名男子的婚姻。

       对于魔鬼所施予的压力,每个人的容忍度似乎有所不同。有的人能承受极大的逼迫也面不改色;也有人只是碰到个小魔鬼,就很被搅扰,无法承受。

别害怕 

       很多人一听到魔鬼,就很惊慌,尤其在我们明白人们很容易招引魔鬼上身之后,但是我们不该如此。大象看到老鼠会害怕吗?我们是属灵的大象我们所拥有的无限能力,远超过魔鬼当我们和魔鬼争战,牠们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宇宙万物之神的全能是属于我们这一方的。魔鬼不过是堕落的天使而已。

       话虽如此,我们却不当忽视牠们,因为牠们一直忠于职守,不断在搅乱人们的生命人们若想得到自由,便要切断和魔鬼之间的牵连,同时处理自身的情感与属灵垃圾

       在赶鬼方面需要协助的人,我在「附录二」列出相关服事的个人和机构之连络方式。「国际释放事工」(InternationalSociety of Deliverance Ministers)是其中最大的一个机构。协会里有数百位成熟老练的释放赶鬼服事者,大部分的人都了解,要使人得到完全的自由,就需要做内在医治。「附录二」的其他单位,也都有平衡的教导和方法。

       接下来,当我们进入「2小时得自由」,目标就是对付魔鬼。不过,还不会立刻开始,首先我们要拿走赋予牠们权利的事物。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