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小时得释放》第六章 2小时得释放(1)——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第六章 2小时得释放

       我将在这一章分享我做深度医治服事时最常用的方式,期盼藉此能为大家提供一个模板。我深信,耶稣要祂的门徒们去使被掳的得释放。不过,从事这种服事对多数人而言,似乎不那么容易,有鉴于此,所以我想提供一个模板,让大家在深度医治服事上能有个起头。

       通常,我服事的时间大约2小时。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2小时之后完全得医治,不过令我吃惊的是,我的受辅者多半能在2小时的服事后完全得医治。所以我会安排2小时的疗程,按照以下介绍的模式,有系统地逐步探究他们的生命,结果我发现很少人需要安排第二次的服事。

       2小时的服事大致分成三小段前20至30分钟是暖场,让双方彼此认识,填写我准备好的问卷(参考「附录一」),若有任何问题,这时可提出来讨论。接下来的1小时,我通常会请圣灵带领受辅者回到母腹期然后按着记忆,逐年回到现在的时间。最后半小时用在驱逐魔鬼。我会在接下来的几页详细介绍每小段的内容。

彼此认识

       在彼此认识的时段,我的目标有两个:(一)建立和谐密切的关系;(二)了解对方的期待,对我个人是否有任何有利或不利的想法

所谓建立和谐密切关系,目标是认识对方,让他不论遇到哪种奇怪的状况,都能觉得自在安心。我也希望我的受辅者信任我,并且能放心地向我开诚布公。视情况所需,我也会分享我个人或事工的事情。

       我经常问的问题是:「是什么状况让你来这里?」或「关于我的服事,你听到哪些评语?」或「你和耶稣的关系如何?」或者,我会从问卷上面挑几个问题来问:「你会怎么描述自己的童年?」我在这个阶段不会进入太多细节,不过我会从这些回答当中,找到一些值得注意的部分,等我们进入他的人生经历时,就会在那些特定的部分花工夫。

       有时在彼此认识的阶段里,我发现有些东西若不立刻处理,后面就会造成拦阻。在最近一次的服事,这名女子在彼此认识的阶段告诉我,她做过三次堕胎,其中两次的受孕是被人强暴造成的。显然堕胎造成的罪恶感使她无法喘息,以至于很难集中精神在其他事情上。所以我决定先解决这个问题之后,才进行内在医治。

       我请耶稣让她看见每个孩子的脸庞,好让她能猜测他们的性别,然后一一为孩子们命名,抱着他们、疼爱他们(她看到的都是男孩),并且为堕胎向他们道歉。她很开心地知道耶稣在看顾她的孩子们,有一天她会在永恒里和他们相聚,生活在一起。然后,她终于能够完成她努力多年的一个部分,就是饶恕自己,并且钟爱地把每个孩子交到耶稣手里

于是我们就能开内在医治的疗程。一直依附于堕胎的死亡之灵,牠的能力在这个阶段被大大削减,所以我可以等到要对付其他魔鬼时再一并处理。

回到母腹期 

       和受辅者比较熟悉之后,我会为神在他生命的工作,做个感恩的祷告,并且祈求神在我们的服事期间,带领他进入新的自由。我会邀请圣灵掌权,并禁止仇敌扰乱耶稣要在他生命做的一切工作。然后,我会请他闭上眼睛,带领他接受圣灵的引导,回到母腹期的记忆

选择耶稣所选的

       很多人对自己非常不满,所以我一定会先确认他们做出和耶稣同样的选择。我相信以弗所书一章4节的含意之一,是神(我以耶稣来表现)拣选了相配的精子和卵,在我们母亲的腹中结合。祂亿中选一地挑中一个精子,又从数百个卵里面选出一个卵子,就这样奇迹的受孕发生了。

虽然是我们的父母选择时间和地点发生受孕的行为,却依然是耶稣的选择,透过人类的性行为使我们诞生也是出于祂的拣选,用一个独特的精子和一个独特的卵,造就我们每个人

       明白这个真理后,我会请受辅者想象耶稣站在他们面前,伸出双手,让他们看见祂一只手心上放着一个精子,另一只手心则放着一个卵。然后,我问他们是否同意这个结合很棒

受辅者常常内心深处一团乱,有的是因为对父母怀了他们,有的则因耶稣给他们的性别。他们心中可能对神怀有很深的愤怒,以致拦阻得自由和医治工作的进行。所以我会陪着受辅者,帮他们选择耶稣所选择的,即使和他们的感觉相抵触,仍要他们做出选择,才能和耶稣站在同一阵线,和祂合作,走向自由

当他们看见耶稣把双手相叠,产生他们这个胚胎时,他们的态度往往会有很大的改变。终于,他们能在非常基本的感受上和耶稣一致。

       他们对自己的不满,通常是从他们父母的态度所投射而做出的选择,我们要断开父母态度所衍生出不自觉的属灵权势。通常,父母在这个阶段还不想要怀孕,或想生小孩,不过期待的是另一个性别。若是如此,在母腹的胎儿是知道的,而且从整个怀孕过程直到出生,他都知道自己不是父母所要的

       在此,非常关键的是要受辅者违背心中那个没有人要他们的感觉,以及他们父母的感觉。做出选择,同意与耶稣的想法一致,就是他们是耶稣所期待的生命。当他们看见自己把耶稣的双手放在一起,他们便做了选择,承认他们对耶稣来说不是个错误,同时祝福他们的受孕。

       如果受辅者方面没有任何不满,我们就会为着他们与耶稣的共识来庆祝感谢耶稣的选择,为着祂成就受辅者的孕育,保守他顺利诞生而欢喜快乐如果我们知道,而且感受到我们是被期待的,就很容易祝福我们的受孕

       如果受辅者有些不满,我会破除那个「拖油瓶」的咒诅父母不想怀孕,希望小孩是另一个性别,或想藉着堕胎结束那次怀孕,这些都会造成咒诅,所以我会说:「奉耶稣的名,我破除任何『拖油瓶』的咒诅。」之类的话。 

       这个部分可能有举足轻重的重要性,尤其对那些自卑的人,因为他们的自卑可能源自这个「拖油瓶」的咒诅。我碰过一些受辅者,非常瞧不起自己,甚至无法看见他们把耶稣的双手放在一起。然而,一旦他们能刻意做出选择,按照耶稣所选择地接纳自己,就会看见属灵和情感上的突破。这么一来,就可断开仇敌藉着当事人对自己的负面态度而施展的能力

祝福第一个月 

       我会以平安来祝福受辅者在母腹成为胚胎的第一个月,那个平安(在记忆中)是他们稳妥待在耶稣为他们安排的地方;是他们父母遵行神的旨意,成就了他们的受孕;是知道他们一定会平安地渡过怀孕期、童年,进入成年,而且知道耶稣会一路陪伴他们

我通常也会以喜乐、兴奋来祝福他们所展开的人生旅程,并且予以确据,不论人生会面对何种困难,他们都会安然渡过。我们能这么有把握,是因为我们知道他们的未来。

       在这时候,或稍晚一点,我通常会告诉那个孩子,他在母腹里一点也不孤单。因为诗篇一百三十九篇13至16节说,神与我们同在。诗人如此宣扬:

       「我的肺腑是祢所造的;我在母腹中,祢已覆庇我。……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那时,我的形体并不向祢隐藏。我未成形的体质,祢的眼早已看见了……。」

       神对耶利米说:「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耶利米书一章5节)

神的手在那里,创造每个部分,把我们每个人联络得宜后,放在母腹中,认识我们,在我们出生前就看着我们,温柔地照顾我们,确保每个部分长得妥当,爱着我们,直到我们出生

胜过列祖权柄

       当我们专注在母腹期的第一个月时,我会宣告耶稣的权柄胜过他们列祖的权势包括父母双方。我会处理从献祭、咒诅、罪行或其他方式而进入他们家族的任何仇敌的邪灵

       我大致如此说:「奉耶稣的名,我废除约翰父系家族中的献祭、咒诅、罪行或任何其他方式而给与仇敌权利进入他的家族,以致临到约翰身上的一切合法管道。我从他受孕那一刻破除那个权势。」接着会为母系家族那边做同样的祷告

       前面提到,邪灵从家族代代相传下来是很常见的,尤其在亚洲、非洲、美国印第安人,以及其他非基督教之宗教下成长的环境里。我们有权柄废除牠们的能力,不论在这个时候,或是稍后要特别处理家族邪灵时都可以这么做

受辅者在此时可能会感受到一些释放,也可能不会。但是,只要知道我会再回来处理这个部分,他们似乎比较放心,我不太注意这个状况究竟会怎么样。我不太了解为什么这个部分的服事能够释放一些人脱离家族来的邪灵,却对某些人毫不管用

祝福每个月

       在这个阶段,我会祝福受孕期的每一个月,大致是这么说:「我以平安祝福第二个月。」随着我们进行的状况,我会用平安或其他特定的恩赐祝福每个月,或给一个普遍性的祝福(例如:我祝福你的第五个月)。

       祝福第三个月之后,我通常会暂停一下,问问他们的感觉。他们的回答多半都是很平安。不过,有些人会感觉到一些负面情绪,如愤怒、惧怕或羞愧。倘若如此,我会试着找出导致那个情绪的源头,然后医治那个部分。往往,在母腹中的小孩需要把那些感觉交给耶稣,或是饶恕他们的父母

有时,我会对那个记忆中的胎儿说话,说明他们父母的童年很艰困,而且一直没有从他们的障碍中走出来。所以受辅者所面对的问题,其根源是父母所犯的过错或选择,而不是受辅者本身的行为。「不论你的问题是什么,」我会说,「你都会安然渡过。我们知道你的未来如何。而且你能够饶恕你父母,把他们和你受伤的感觉都交给耶稣。」

       依据他们填写的问卷,以及服事前做的面谈,我对受辅者父母在怀孕期间彼此的关系如何大致有个概念。如果我推测他们之间曾有很大的冲突,就会对那个出生前的记忆说话,彷彿那个记忆是个可以听见我说话的人

我会安慰那个胎儿,并且告诉他不论外界发生什么事情,那都是大人要操心的,不是他要烦恼的。孩子在耶稣的手中很安全,整个怀孕期间到生产都会非常顺利。简短说的话,就是:「小宝贝,你很安全,你会顺利出生的。只要安息在耶稣怀里,让大人去处理就好。」 

       这么做通常能让受辅者平静下来,并且回复到出生前一个婴孩应有的平安。如果当事人无法平静下来,我们似乎也找不出原因,那么我会继续下去,直到出生。希望在服事中某个阶段,能够发现真正的问题。

       我按照这个方式逐月进行通常会在第六个月再暂停一次,确认那个「记忆婴孩」安然无事到了第九个月,我多半会再次说出一些明确的祝福(如:平安、喜乐、开心),然后邀请那个胎儿出生

       偶尔魔鬼会试图中断我们的服事。牠们知道,一旦我们清掉垃圾,牠们的能力就会减弱。万一有魔鬼出现,我会命令牠退下,禁止牠妨碍耶稣的工作。这通常很管用,如果没用,我就会驱逐魔鬼,降低或断开牠的能力。 

我会废除所有咒诅,并且除掉魔鬼透过家族而取得的一切合法管道。我会让当事人宣布中止凡是我们能想到的、给予魔鬼能力的把柄。通常这个做法就足以削弱魔鬼的力量,让我们能继续先前的服事,并且不再受干扰,完成整个步骤。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