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小时得释放》第六章 2小时得释放(2)——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出 生 

       下一阶段,我会让受辅者想象耶稣抱着刚出生的他。问他们有什么感觉,他们的回应多半很正面,尤其如果他们能看见耶稣的脸庞。有的看到耶稣的脸充满慈爱和接纳,有的则只看见祂的手或手臂抱着那个小婴儿。有些人则怎么也看不到耶稣,不过他们依然能感受到在祂怀中的平安和安全感。

       这个服事阶段的目标,是帮助他们感受到耶稣随时在他们身旁,所以很安全。当我问他们被抱在耶稣怀里有什么感觉,他们的回答多半是很有安全感、温柔却有力量以及快乐。因为他们知道并且感受得到耶稣对他们的关爱

       然后,我会请他们想象自己从耶稣手中把婴儿接过来,抱在他们自己怀里。这对多数人而言是很特别的经验,对那些有自卑感的人来说是有点困难。有名男子看见自己把婴儿抱过来之后就把他摔到地上!我通常要他们对那个婴儿说话,表达爱、关心,并且承诺会好好照顾他,不论在人生的旅程上遇到什么挑战在这个时候,如果有任何负面感觉,一定要处理,因为这些经历对后面所要进行的步骤是重要的基础

       如果曾有一些问题或事件阻碍受辅者和他们年幼的自己结合,这个服事阶段的目的就是协助他们能再次连结上。令人惊讶的是,许多人和自己年幼的部分之间一直存在极大的鸿沟。对于一些从未爱过自己的人而言,他们可以从这里开始学习。

       有时,魔鬼会藉着制造痛苦、颤抖或一些令人讨厌的彰显,试图干扰这个部分的服事。牠们很清楚,一旦这些早年的问题获得解决,自己的能力就会变弱。如果发生这种状况,我通常会命令牠们退到一旁,等到后面再对付牠们

       一般来说,牠们都会听从,不过也有拒绝的时候,以致必须在这个服事阶段就要处理。若是这样,我就问牠们是和受辅者生命的哪个部分有关系。牠们若回答我,我们就会处理(多半是受辅者需要饶恕某个人)。假如行不通,我会断开从家族来的权势与现在的咒诅,包括自我咒诅,以及除掉那个魔鬼的任何必要手段

内在自我 

       紧接着「回到母腹期」的服事,我通常会把童年的记忆到成人时期整个检视一遍。我发现把这些记忆当成人们的内在自我时,就能帮助这些内在自我在记忆里经历耶稣。帮助人得医治的最佳「武器」就是:(一)让人们在每个状况里经历耶稣的同在;(二)在每个人生的阶段,向内在自我保证我们知道他们的未来,因此他们绝对会渡过难关

       我按着每个阶段接触他们的内在自我,找出受伤的经历,然后与耶稣分享。我要求我的受辅者,通常是闭着眼睛,在记忆里经历耶稣,并且把他们的伤痛交给祂。我要求每个内在自我饶恕凡是伤害过他们的人通常,他们也需要饶恕自己和神。如同情感和属灵的医治,不饶恕是最有害的态度,需要彻底解决

       饶恕的第一步。首先,我认同受辅者对那些伤害他们的人所拥有的负面感觉的真实性。我常这么说:「你有权利生气,甚至恨他们,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来报复他们。但是不管你做什么,都不能真正地报仇。如果你真那么做,宇宙中有个定律告诉我们,你会成为那些感觉的奴隶。惟有耶稣,就是神,能向那些伤害你的人报复。所以神在罗马书十二章19节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把他们交给神,祂会使你得自由。」

       接着,我请受辅者在伤害发生的年纪,饶恕每个需要饶恕的人。如前面所说,我发现由年少的内在自我做出饶恕,会比他以现在的身份所做的,带来更深度的饶恕

       除了不饶恕之外,还有许多问题要交给耶稣。很多人有愤怒、沮丧、羞愧、罪恶感、惧怕、担忧、拒绝、自我仇恨、欲念与其他性的问题,参加异端、咒诅,以及对生命经历的反应所发展出各式各样的情绪问题。这些都需要在以下各个年龄层中妥当处理。

学龄前内在小孩 

       从婴儿被抱在大人怀里开始,我就请受辅者将自己看为那个婴儿,一只小手有耶稣牵着,另一只则是他们成人的部分牵着,一起教孩子走路、说话。多数人无法在意识里想起这些记忆,但是通常可以用想象的,而且我们知道那是实情。

       接着,我请他们把所能想起最早的记忆,用图画想象出来,并且看见耶稣与他们同在。那个记忆可能很正面,那么我会要他们与耶稣一同欢乐庆祝,甚至跳舞。如果记忆是负面的,不论那个记忆所伴随的是多么不舒服的感觉,我会请他们交给耶稣,然后让耶稣拥抱他们

       在这时候,需要把所有的不饶恕交给耶稣。如果能让成人的他们看见自己拥抱那个小孩也会很棒。一般来说,经常做这个动作,能帮助一个人更爱自己。

       每个人最早期记忆的时间点各有不同。许多人对学龄前时期的记忆要不是很少,就是完全没有;有些人因为这段时期的记忆太过痛苦,所以把它封锁住;有的纯粹因为那些时期的经验没什么深刻印象,所以不在他们的意识里。不论记得多少,我会按他们的记忆来做,因为我知道通常到了后面就会想起来,尤其如果有需要被医治的东西。

小学时期的内在小孩 

       上学第一天的经验可能很糟糕,尤其如果没有哥哥或姊姊陪他们上学的话。所以,我们会从幼稚园,一路追溯至小学每个年级,和耶稣一起处理每个经历,从师长、同学朋友,一直到家人,只要这个时期会牵涉到的人。我试着在每个年级里,找出至少一个内在小孩(虽然很少出现很多个),帮助他们在记忆里经历耶稣,把所有问题全交给祂

       这些内在小孩随着他们长大,个个都需要许许多多来自耶稣和成年的他们的拥抱。有时,我会叫一些背包装满负面情绪的孩子们,把背包放在耶稣脚前。我也会鼓励他们要想象那些正面的经历,也在那些情景里接受拥抱。

       在每个记忆的经历里,我会对内在小孩说话,彷彿他们真的存在。通常,他们在当事人内心里是很真实的,而且还能彼此互动,分享他们的感觉。当伤害得到医治,通常成人的自我会看见自己的姿态有所改变。他们变得快乐,会经常看见自己手舞足蹈,或是和耶稣办派对。

       所要寻找的关键事物,是父母与师长对待孩子的方式(如:管教、批评或鼓励),尴尬难堪的经验(如:尿湿裤子、不及格的成绩单),搬离原有的朋友、转学、被霸凌、和人打架、被朋友遗弃或出卖、看到父母吵架、迷路等各种不同的经历

内在青少年 

       我们是两性动物,所以绝不可忽视我们在这部分的经验。从我们进入小学或中学开始,就经常面对青春期方面的问题,尤其是女孩子。通常是在这个时期,小孩与父母之间容易在彼此的认知上发生裂痕,即使是那些关系良好的家庭也免不了。我所服事的人多半没有很好的家庭关系。所以我继续逐年检视,虽然不是每一年都会找到内在小孩,但在某些多事之年,甚至会出现好几个内在小孩。

在这个阶段的内在自我需要细心呵护,当我们看着他们在面对身体所产生的种种变化,女孩经期的开始,如波涛般的性冲动,往往被更强壮的成人(与教会)抑制下来,只好藉着自慰来发泄,诸如此类的变化都需要大量的关爱、体谅与拥抱。

       青少年面对自己的身体时,常觉得尴尬、不满意;同伴之间搞小团体和冲突;性方面的实验,往往带有情感与性方面的虐待;尝试毒品;探究异端邪术的内容和仪式。很多人会咒诅自己的身体,或特别咒诅身体的某个部位,可能用言语或透过厌食和暴食来咒诅。有些则是自残,思忖或甚至试图自杀。

对于内在青少年感受从成人来的接纳是非常重要的。许多成人对于自己在青少年做过的糊涂事觉得很羞愧,所以不愿回想青少年时期的记忆。一旦透过内在自我的想象来处理这个问题,很多人发现比较能够面对过去一些不好的回忆。当那个成人看见自己拥抱青少年的他,并且饶恕他,或是青少年的内在自我得以饶恕那伤害过他的人,这时候常会发生奇妙的事情。

       一般来说,对内在的青少年说话,产生互动,会比对一个内在小孩来得容易。我后来发现青少年经常隐瞒一些事情,所以我会鼓励他们勇敢说出来,分享他们心中的秘密,我们才能一起解决那些问题。

       对很多人而言,和青少年的对谈与互动,比起内在小孩部分还重要得多。因为这个时期的问题往往比较严重,也比较会隐瞒一些重大事件,以至于产生较大的抗拒心态,不愿处理问题。如果受辅者在处理孩童期的问题时非常顺利,那么他们的内在青少年多半比较愿意敞开,把事情摊在阳光下。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