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小时得释放》第六章 2小时得释放(3)——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内在成人

       很多青少年时期的问题对成人关系重大。只是,现在要加上婚姻方面(或是未婚),以及事业上的问题。性方面问题可能仍然很突出,包括对自己身体外观的态度。

处理的方式都一样:找出每个年龄与每个受伤经历的内在自我,帮助他们经历耶稣,然后把伤痛交给祂。通常在这个阶段不会逐年检视,因为这个阶段的问题比较是按类别成群聚集,所以这能让我们依类别来处理,而不必找出特别的事件。

内在自我经历的总结 

       当我们检视各个不同阶段,处理每个阶段的问题,我们发现每个内在自我都开心起来。当他们把各自的重担交给耶稣,他们就得到释放。成人部分会看见他们坐在耶稣腿上,或是在耶稣身旁跳舞玩耍,或是与耶稣一同处在某个快乐的环境里。

       当我们把这部分的服事做个总结时,我会邀请所有的内在自我出列,不论是环绕在耶稣身旁的,或是任何还不能自由地在祂身旁跳舞、站立或坐着的内在自我。当那个成人看着这幅景象,我会问,是否还有哪个内在自我在挣扎,如果有,他们会举起手,让成人看得见。

一旦受辅者看见有人举起手,我们就走向那些仍在挣扎的内在自我,找出他们的问题所在,然后彻底处理。直到没有任何内在自我举手,而是所有人都与耶稣一起欢乐庆祝时,我知道这个部分的服事已经完成了。

把老鼠赶出去

       在服事的最后半小时,我会转为着手对付魔鬼。记住,魔鬼有如老鼠,老鼠专捡垃圾吃。魔鬼只是次要问题。当我们处理了首要问题,即垃圾,魔鬼就丧失牠们的能力,即使最后多半仍要靠我们把牠们驱逐出去。现在,垃圾已经处理妥当,装满垃圾的背包也已经放在耶稣脚前。现在就是把魔鬼赶出去的时候

       当我引导受辅者检视人生中不同阶段里所发生的各种事件,我同时也记录下可能的魔鬼嫌犯。一旦我们熟悉一些规则,通常不难预料出魔鬼的存在。因此,当内在医治进行到这个阶段,我会取得受辅者的同意,然后向那些我确定存在的魔鬼提出挑战,牠们的名字甚至都写在我的笔记本上。

       一个基本规则就是,只要人紧抓着某个受伤的情感,魔鬼就取得一个合法管道,依附在那个情感上面。多数来找我做深度医治的人,都沉溺在一个或多个受伤的情感里,所以身上都带着魔鬼。

不过有很多案例,因着受辅者在基督的信心里持续成长,以致魔鬼的势力渐渐减弱。他们生命的成长加上内在医治,这些通常能大大削弱魔鬼的能力,因而牠们几乎没有多余的力气来干扰或发生暴力冲突。

命令他们出去

       最常出现在我的笔记本上的魔鬼是愤怒,而牠最典型的帮手是苦毒、怨恨、忧郁,有时是暴怒。牠们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们紧抓不放愤怒的情绪,以及前面所提的各种感觉。我把依附在这些情感上的魔鬼,按照那些情感的名称来称呼牠们。也就是,如果抓着的是愤怒的情感,吸引的是愤怒的魔鬼,我就称牠「愤怒」。

       以弗所书四章26至27节告诉我们,我们如果含怒到日落,就会有给撒但留地步的危险。这些经文告诉我们,我们会生气(即使耶稣也会生气),但只要不抓着不放,就不是罪,魔鬼就无机可乘,无法住进我们里面。反之,我们若紧抓着怒气,魔鬼就有了合法权利,进入我们生命。如同所有负面情绪,抓着不放,魔鬼就能进来

       有了这个认知,当我聆听受辅者的垃圾,根据他们对所遭遇的事件产生的情绪反应,通常都能轻易列出一些嫌疑犯。

其他常见的魔鬼有羞愧(伴随罪恶感、欺骗和谎言的灵)、惧怕(伴随的是担忧、焦虑和恐慌)、被拒绝(和被遗弃、被忽略一起)、憎恨(自我憎恨)、欲念(相伴的是色情、幻想和淫乱)、死亡(相伴的是自杀、死亡念头、体弱多病以及各样会攻击身体的灵、毒品的灵、厌食症、暴食症、酗酒、尼古丁和其他把人逼向死亡的灵)、异端邪术的灵(如新世纪、灵应盘、算命)、异教或宗教的灵(如共济会、摩门教、回教、山达基教、佛教)

在受辅者的同意之下,我命令所有仇敌的灵加上牠们所有的助手,全部站在耶稣面前接着,我会请天使(或耶稣)预备一堆上锁的盒子,用来收集那些魔鬼。我会分门别类地把牠们收集到上锁的盒子里,然后全数一并交给耶稣

       因为很多受辅者有自我形像方面的问题,源于羞愧的心态(对自己不满),所以我往往会先对付羞愧。牠的助手,罪恶感,会依附在人们自秽于过去某些作为上;牠们的另一个助手,欺骗,专长说谎,误导牠的俘虏抓住羞愧和罪恶感

如果这些问题能在内在医治阶段处理好,通常可轻易地命令「欺骗」重复牠对受辅者说过的谎言。我通常会鼓励这个邪灵说出一些谎言,让受辅者能认出牠们的根源。接着,我就捆绑这三个灵(羞愧、罪恶感和欺骗,加上说谎的灵),命令牠们进去一个上锁的盒子里

如果有一个或多个邪灵不愿进去,我们可能要回到某些生命的经历,帮助受辅者把他们的感觉交给耶稣。这么做之后,魔鬼的能力被拿走,也被赶到盒子里,就可交给耶稣了

       把一组邪灵赶到盒子里后,我就转向下一组,例如,惧怕和牠的虾兵蟹将,担忧、焦虑和恐慌,重覆上面的步骤,最后把牠们放到另一个盒子里。接下来,我可能会处理愤怒和牠的帮手,苦毒、怨恨、忧郁和暴怒。

如果这些魔鬼不轻易离开,多半是受辅者还需要饶恕某个人。每每在命令愤怒的灵时,牠会说出受辅者需要饶恕的人。一旦饶恕了,愤怒和牠的同伙通常会乖乖离开。

我会按照我的笔记,一组一组地处理。直到笔记上的东西都处理完了,我会请天使们围捕住我们没发现的任何漏网之鱼,在数到三的时候,强制牠们进入另一个盒子。我不懂为什么,魔鬼似乎在我还没数到三时,早就逃进去了。

把他们送交耶稣 

       一旦所有魔鬼全部进入盒子里,我就请天使们把所有盒子交给耶稣,并请祂处置那些盒子,东离西有多远,就把它们送到离受辅者远远的地方

同时,我会请耶稣让受辅者看见祂如何处置那些盒子,他们就知道盒子都被丢掉了。人们通常看到盒子全化为乌有,或被丢到大海里、烈火里或是无底洞里,等到那些装满魔鬼的盒子消失无踪,我会请耶稣把祂的十架与空坟墓设立在受辅者和魔鬼之间,并禁止魔鬼永不得回来或派其他魔鬼过来

       接下来,我请耶稣把魔鬼离开后留下的所有空处,用祂的平安来充满。我通常会(代表耶稣、受辅者本身、其他人)用爱、忍耐、力量、喜乐,或其他我想得到的福分,来祝福他们。有时,我会请耶稣为祂所成就的工作封上印记,以防止任可完成的部分被撤销

到此,整个服事就结束了,除了另外要处理的个人习惯之外,那是第七章要介绍的。这2个小时几乎是所有接受我服事的人所需要的时间。他们可以回家自行着手改变习惯的部分,有时会需要专业咨询师的协助。

然而,有些人需要不只一次的服事,在处理的那2个小时中可能错失的一些问题,或许是他们没有提到的事情,或我们忽略的一些魔鬼。如果他们有异端邪术的背景,可能就需要几次的服事

       但是对大多数的人,2小时的服事已经足以让他们迈向全新的自由领域。我对圣灵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所成就的,真是感到惊奇不已。虽然我从未调查这个服事的果效,但是我的感觉是至少九成的受辅者都朝着正面方向有很好的改变,而至少七成五的人有巨大的转变。因此,基于受辅者给我的回应,以及我个人的观察,我相信这些数据应该会和调查结果很接近。

实际的问与答

以下是很多人提出的一些很实际的问题

问:每个人都能在2小时内完成这个服事吗?

答:可能不行,至少不是一开始就行。大家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累积经验,最后才缩短至2小时。在你早期的服事里,很可能无法掌控时间,但最后就能学会控制

我们很容易让受辅者滔滔不绝讲他们自己的故事,或是天南地北地谈。你必须让他们专注在主题上,处理感觉,而不是只想着或谈论它们。这是一个倚靠经验的服事。(参考下一题)

问:这个服事和专业咨询之间,最基本的差异是什么?

答:这个服事属于实务型,不单是理论和知识。人们不会藉着谈论他们的问题得到医治。他们惟有藉着在当年伤害发生的事件中经历耶稣的同在,才能得到医治(当然是透过图像);而且通常很难让人们从原本熟悉的方式,即思想和谈论,转变以图像和感觉来经历。专业咨询有时又称作「谈话治疗」,因为它专长于谈论问题。谈论或许很具启发性,却不能医治。惟有经历耶稣才能医治。  

问:看不见图像的话该怎么办?

答:其实这种人(包括我自己)是出乎意外地少。女性和右脑思考的男性,通常最容易做到。男性与左脑思考的两性至少在刚开始的时候,多半比较有困难。我会试着让他们先有感觉,然后随着我们回溯记忆,分享他们的感觉。

我曾成功地让一些人单靠思想就完成整个服事,我把焦点放在与耶稣一起重新经历当年的事件。通常他们会在某个阶段就开始看到图像。在对付魔鬼时,若能看见魔鬼被丢到盒子里交给耶稣,往往很有助益。

问:恩赐部分呢?

答:我相信属灵恩赐,但透过我个人的服事,我能证明这个服事不需要特别的恩赐。我个人没有我所谓的「惊人」的恩赐。我鲜少领受知识言语,而且几乎从未看到图像或领受预言。我就是有系统地按部就班进行,宣告耶稣所应许的圣灵同在与大能(参考约翰福音十四章12节),神就会有奇妙的作为拥有惊人的恩赐很好,但是如果不够谨慎,也可能变成你的阻碍

问:不是应该以团队方式服事吗?

答:没错。但大多时候我是独自服事,我并不以此为傲。可是,人们多半是透过预约到办公室找我,所以临时组团队可说不够切实。我个人喜欢三人一组的团队,一个带领,另一个代祷,第三个做笔记。尤其在你服事的初期,尽可能以团队方式服事。这样能提供你非常多元的观察和恩赐。

问:可以单独服事异性吗?

答:尽可能避免单独服事异性。这对团队的服事就不是问题。因为我是个人服事,所以我会请女性受辅者偕伴同来。她们多半都会照做。如果没有的话,我就会非常谨慎。我很感恩的是现在的我已年过半百,比起年轻之时,比较不被诱惑影响。

问:如果魔鬼攻击身体,该怎么办?

答:我们有规矩,其中一点是不和魔鬼在身体方面交手,因为那会演变成肉体的争战我们的能力来自圣灵,透过话语释放能力

曾有几次魔鬼用身体向我挑战,但我拒绝在这个部分和牠交手,只愿意用话语对付牠们。甚至曾有一位受辅者手里握着一把剃刀,往自己身上划下去。在我不断命令下,她终于丢掉手中的剃刀。另一次是我无法叫魔鬼让我对受辅者说话,于是我和我的团队一起出去吃午餐。

回来时,魔鬼已经不再握有大权,我们终于能对受辅者说话,处理他的垃圾,取得我们需要的能力,最后成功地把魔鬼赶走。

问:万一状况失控或是超过我能力所及该怎么办?

答:那就先结束服事。要规定自己每次服事时间绝不可超过3小时如果问题出在魔鬼,就命令牠们进到盒子里,再一次奉耶稣之名来对付,然后结束那次的服事。之后,寻求一位比你更有经验的人帮助你。这些人都列在「附录二」。

请参考我另一本书《征服黑暗使者:破除信徒生命中恶灵的辖制》(台福传播中心),里面有更多的问与答,特别谈论到有关魔鬼的手法。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