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1章 当真有撒但和黑暗使者吗?(1)——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第01章 当真有撒但和黑暗使者吗?

使徒保罗在以弗所书中所表达对灵界真相的看法,大概连美国最虔诚的基督徒都会觉得奇怪陌生。他说:「因我们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六12~13)                                                       

我们发现保罗所描述的这种真相,大部份都是用不容易的途径学习到的——全靠自身经历。我的朋友艾德•莫腓(Ed Murphy)就是个好例子。有一次他家中发生一件事,叫他如坠五里雾中,一时解释不出事情的原委。 

莫腓教授一改初衷

「爸爸,我不知道怎么了,体内有时候好像有东西在控制我,要我做些很怪异的事情。爸爸,帮帮我,我怕死了。我爱耶稣,我想走不偏不倚的正路,但是我到底出了什么毛病?」

说这番话的是嘉露莲,莫腓的女儿。莫腓自己是备受尊敬的基督徒领袖,海外十字军的副主席、前Biola大学教授。时至今日,艾德•莫腓的赶鬼事工遍布全球,已有一段日子了。

但这事发生在六〇年代。那时他虽到过南美洲宣教,对于恶灵的存在却只是头脑上的思考而已。他又怎会相信,信主热切的基督徒如十四岁的女儿竟然会被鬼附呢?在《葡萄园事工杂志》第四卷一期(一九九〇年冬,页27~29)中,他撰文忆述女儿被鬼附身的经过。

那时,他原本离家出游。但太太频频催促他回家,便马上赶回去找女儿谈话。他回忆道:「那只不过是一瞬间的恶梦。」

她原本甜美的性情变了。目露异光,向着我尖叫,说不要管她。她眼中出现的邪恶,是怎么也否认不了的。女儿和我都跪下来,流着泪求主破除压制她生命的邪恶。  

几星期前我曾注意到她戴了一条项链,吊着个小小圆形的坠子,当时我不疑有他。但我们一起祷告时,我却猛然注意到这坠子(那是朋友送她的礼物。那人名义上自称基督徒,却活得不像个虔诚的信徒)……

查问过后,原来坠子上的星星是个五角形、邪教世界的象征。我便对女儿说:「除非你丢掉这个坠子,和离弃与这象征有关联的邪恶势力,否则就不会从恶灵中得到完全的释放。」

她马上就答应了,并把项链扯下来,丢在地上。又认罪悔改,离弃对邪教「无知」的参与以及对邪恶的摇滚乐所产生的兴趣,她甚至认罪说自己的态度自私叛逆,就在此刻,我们当场就面对面地与恶灵冲突起来。

「爸爸,牠们缠着我不放,我很害怕。」

我命令说道:「滚出去,她已经和你们绝裂了。走开!不准再找她!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已胜过你们的主人。我奉主耶稣之名,吩咐你们离开嘉露莲,不准再回来!」嘉露莲终于慢慢地安静下来,快乐地赞美主释放她了。邪恶之灵都走了,我们在主面前又哭又欢喜,因为祂恩惠常在。

这次之后,还有一点未了之事。原来嘉露莲参与嬉皮邪教次文化活动的程度,比她先前所承认的还要深入。但是,只要放弃参加他们的活动,并认罪和毁灭一切那种邪恶生活的象征(包括「符咒」和重摇滚乐歌碟),这样,就可以重获因容许仇敌引诱而失去的那份基督里的自由了。 

莫腓的灵界观彻底易位

艾德形容这次经历是「我基督徒生命中最重要的世界观易位」,不单是让他相信了以弗所书所描述的黑暗使者之真实性,并且也明白到就算是基督徒也不一定能对牠们的入侵免疫

过去艾德的看法和大多数福音派信徒一样,虽有以弗所书和圣经其他章节书卷的警告(彼前五8~9:你们要谨守、警醒。你们的仇敌魔鬼,好像吼叫的狮子走来走去,寻找可以吞吃的人;你们要用坚强的信心抵挡他,因为知道你们在世上的弟兄,也经历过同样的苦难。雅四7:你们应当顺服 神,抵挡魔鬼,魔鬼就逃避你们。约壹五19:我们知道我们是属于 神的,而整个世界是伏在那恶者手下。),还是认为撒但既被击败了(西二15),牠就不能影响基督徒于分毫,他们因此决定大可不必理会撒但了。

然而,类似艾德的经历却教训了很多福音派信徒,对于仇敌和牠的黑暗使者,他们的保守想法显然与事实不符。虽然他们希望这不是事实,只是他们也发现撒但仍活着且十分活跃,并且曾在他们亲爱的人身上依附着。 

赶鬼事工非我计划的一部份

莫腓和我从没打算过要像耶稣那样,向恶灵真实挑战,将牠们赶出去。我想没有谁会在做生涯规划时,将这个也算进去吧!那时我甚至连牠们存在与否都不敢肯定,所以没有比赶鬼更不可想象的事了。

在我的宣教士事奉初期,有一位尼日利亚教会的领袖询问我这个问题:「你信不信有恶灵?」我虽说「我信,」以求自保,却不知道自己真的信还是不信。不过,他和其他同工似乎不知怎的,觉察到我对这话题不太自在,所以也不常提起。我在尼日利亚的头五年中,也着实没有碰到一定得对付恶灵的情况。

但是反复思索他的问题时,我想起以前神学院的神学教科书中有论及撒但和恶灵的一段。不过我想我们是跳过了那段。因为时间紧迫,那教授给我们神学生一个印象,认为耶稣既打败了撒但,且羞辱了牠(西二15),牠们就仅有供历史研究的价值了。因此,我们虽接受了撒但和恶灵的确存在的事实,却不太关心牠们的活动。

然而,在一九八二年,主却开始向我启示新的看法(见作者《满有能力的基督教》一书)。为了预备自己迎接必来之事,我开始阅读一切有关书籍和细问任何参与这事工的人。我读过Hammond and Hammond的《Pigs in the Parlor》,Bubeck的《The Adversary)和《Overcoming,the Adversary》,Harper的《Spiritual Warfare》Penn-Lewis的《War on the Saints》,和McAll的《Healing,the Family Tree》。虽然我读了不少书刊,却没有任何经历来凝聚理论。

一九八六年初,第一次真实地遇见恶灵的机会出现了。那是在富勒神学院上完「神迹奇事」的课之后,有一位神学生来找我为另一位年龄较大的妇女祷告,她叫做嘉尔(化名)。有人为她祷告,她整个人都僵硬起来了,而且失去理智。我抵达现场时,发现她早已「不辨东西」了。

我将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对她说:「平安。」这么做是想将她带入清醒之中。但不久她又开始全身强烈地颤抖,我奉耶稣的名驱赶恶灵。如我在书本上谈到的做法。那天晚上,我们从她身上赶出十九个恶灵。隔两天在我的办公室又赶出了一个。嘉尔本来就是一位虔诚、被圣灵充满、事奉又积极热心的信徒,现在却生活在前所未有的自由中。

就这样,赶鬼便成为我事奉的一部份。

目前每周平均有几次的赶鬼辅导工作,每年都带领几次研讨会。除了这些之外,还履行身为富勒神学院教授的职务。这都不是我自行安排的!是神要我做的事。与圣灵同工,辅导过两百位基督徒得自由之后——在过程中对付过几个恶灵——我相信现在和大家分享神所教导我的功课,该是时候了。因为神希望读者中能有多人参与这样的事奉。

圣经列举的恩赐中没有举出赶鬼。但我们各人都必须去做(路九1:耶稣召齐十二门徒,给他们能力、权柄,制伏一切鬼魔,医治各样的疾病)。只是我们大多数都不晓得这是基督徒的权利和责任。没有几个信徒尝过见到人得释放的喜乐。

但愿这本书能提供足够的数据安抚你向仇敌挑战的恐惧,同时增加你对神大而可畏的能力的信心,充满勇气放胆与神同工,赶鬼释放人;鼓舞你以祂交给我们的权柄和能力(路九1)去做耶稣应许信徒的事(约十四12: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些更大的,因为我往父那里去),以及在赶鬼的过程中,使你和耶稣的联系更深更亲密

你能成为释放人的器皿——耶稣说你能。

很多人常问我享不享受这种事奉?似乎问的人都以为赶鬼是「打倒、折磨」,使每个人都受创而返的事。「享受」这样的事奉对他们来说有点自虐狂,所以他们猜疑我会不会也是这样。

我享不享受呢?唔,大概真的乐在其中吧,但乐的却不是过程本身,而是结果。公开地战胜仇敌自然也是很大的乐趣,但整个事奉的核心其实是神爱人之心大大彰显无遗。祂爱世人,必要成全圣工

这成就就是祂的子民尝到耶稣在马太福音十二章28节(我若靠 神的灵赶鬼, 神的国就已经临到你们了)中所应许的一切,即保罗在加拉太书五章1节(基督释放了我们,为了要使我们得自由。所以你们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役的轭控制)提到的自由,和哥林多后书五章17节(如果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经过去,你看,都变成新的了!)的新造的人。

赶鬼的目的就是这样:带领祂的选民进入耶稣应许的灵里自由。 

圣经并不轻忽撒但和恶灵的工作

莫腓、我和多人的个人经历印证了我们所遵奉的典籍——圣经的话。

当耶稣刚开始出来事奉时,祂借用以赛亚书六十一章1至2节来肯定撒但黑暗使者的存在。「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路四18~19)

耶稣来,是要使被掳的得释放,不再受仇敌压制就是这世界的王(约十四30)所强加的捆绑仇敌辖制人的目的,就是要拦阻那些与神有个人关系的人,使他们经验不到祂赐下的自由。但是,救主早已在十字架和空坟中击败了仇敌,祂为什么仍容许撒但继续折磨信徒呢?这却是我完全猜不透的谜。

耶稣实在是肯定了整本旧约的一贯观点。在整本旧约中,我们都感受到邪恶国度经常在背后作祟,左右人类世界的活动。

仇敌在伊甸园的活动是再明显不过的,在约伯记里,撒但再次公然挑战神的权柄。以色列每次战争都是远离神而拜偶像,仇敌或明或暗的干预都清楚易见。

在新约里,希律等设计谋害仍在襁褓中的耶稣,我们也见到撒但站在背后(太二16~18)。耶稣在旷野受试探,和每次赶鬼场合中,撒但的活动就更明显了(路四11~13)。

在犹太领袖反对耶稣的声浪中,在随之而来的审判里,以及祂被钉十字架等事件,都可见到撒但隐藏在背后作梗。至于使徒行传,也记载不少撒但插一脚的事迹,例如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徒五1~11)和那被鬼附的使女(徒十六16~18)。另外,新约书信中也有所记载,如鬼的筵席(林前十21),被弄瞎眼的不信之人(林后四24),听从邪灵鬼魔的事(提前四1)。而启示录整卷信息都有撒但活动的记载。

撒但对耶稣说:「这一切权柄、荣华,我都要给你。这原是交付我的,我愿意给谁就给谁。」(路四6)牠这样说其实也是肯定了牠掌世界之大权,耶稣因此称牠为「世界的王」(约十四30),保罗则称牠为「在空中掌权的」(弗二2),彼得又说牠是「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吃之人」(彼前五8),约翰说「全世界都握在那恶者之下」(约壹五19)。

虽然这些话都表明仇敌的地位可观,但耶稣和众多新约人物中,无一人被牠的活动吓倒。他们泰然面对恶者的活动,因知道神的能力远远超乎仇敌之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