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1章 当真有撒但和黑暗使者吗?(2)——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但是,圣经上也清楚记载耶稣和门徒都没有低估恶灵。他们不害怕恶灵,承认牠们的存在,且使用圣灵的能力攻击牠们。四福音里一再提到恶灵和撒但的国度。举例说,马可福音中耶稣的各种事奉,有大半以上是与赶鬼有关的。

似乎没有人怀疑这些圣经记载的恶灵和超自然界是不存在的。只是当时批评耶稣的人怀疑祂的赶鬼权柄从那里来?(路十一14~22)他们不像现代被西方世界观所影响的人(参阅作者《满有能力的基督教》一书),他们从来没怀疑过恶灵可以内住且会伤害人。我自己的成长经验也教导我,他们的想法是对的,而保罗写在以弗所书的一句话也很有见地,他说:「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六12)。

圣经明言,撒但拥有一个强大的国度,每个基督徒都必须处处留心。况且,我们亦生活在这国度中——在仇敌的领土上居住。要了解鬼附人这现象,我们一定要了解撒但的国度,以及这国度如何运作。在保罗的时代,他能说:「我们并非不晓得撒但的诡计」(林后二11),在我们的时代,就须要学习知道仇敌的手段,以备作战了。 

撒但的国度

撒但的国度是怎样的组织呢?最上面自然是撒但自己。牠应是以前处高位的天使(也许和米迦勒及加百列同级或相差不远),牠显然故意与神为敌,而变成一切良善、正直和属神者的仇敌。以赛亚书十四章12至15节和以西结书廿八章11至19节两段经文所指的,虽然是巴比伦王和推罗王,但似乎描写的也是撒但在天庭失去地位的那一幕。

以西结书里有一段话说的很可能是撒但:「你无所不备……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后来又在你中间察出不义。」(结廿一12、15)以赛亚书另有一段描述「明亮之星」(撒但),说牠「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与至高者同等。」(赛十四13~14)两段经文都说撒但因叛逆而被摔下去受羞辱。

很多人认为撒但堕落时带了大量天使同去。有些人解释启示录十二章4节,认为撒但的天使是所有天使数目的三分之一。虽然我怀疑这个解释不太合理,但世界上似乎真的有庞大数目的恶灵。到了末了,牠们全数都会和撒但一起被摔出天国外(启十二7~9)。

可是,在新天新地之前,撒但和牠的黑暗使者(又称鬼或恶灵、邪灵)仍可在地上活跃。据圣经多段记载,恶灵能够住在人里面(例如可一21,五1~20,七24;徒十六16)。在牠们之上、撒但权柄之下的,似乎是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等等诸层结构(弗六12)。这组织使邪恶灵物听从上头能力更大者的吩咐。因此,牠们的任务只能由上头恶灵或神的大能所撤消

每种具破坏力的人类行为,都有邪恶的灵物参与其事。牠们能够阻碍地上的活动,甚至拖延祷告的回复(但十13)。牠们似乎也有权力控制一处地方或地区,如建筑物、城镇、庙宇等。再者,牠们似乎也有权柄控制社会团体和机构,以及影响犯罪行为如同性恋、毒瘾、贪婪、乱伦、强暴、谋杀等。

我们称之为鬼或邪恶的(我不区分两者)堕落使者似是最低层的地面「步兵」,有别于高层「在天空」执政的和掌权的(弗六12)。属灵争战中最常遇上的就是牠们。圣经上说恶灵寻找寄居的人(太十二43~45),显然牠们很嫉妒我们的身体。除了性情不一样之外,牠们亦具破坏力(可九17~29),且能力和邪恶的程度各不相同(可五4,太十二45)。

撒但有别于神,并非无处不在。虽然牠能够快捷地从一地往他地,却只能存在于一个时空之内。因此,在世界各地执行牠的计谋的,是组织里其他成员,包括恶灵在内。除了一般性的任务之外,恶灵的目的明显地是要骚扰人,特别是骚扰基督徒撒但讨厌神所喜悦的一切。因此牠专挑神喜爱的受造物,再分配给牠的手下去逐一骚扰

 

我们可以假设,那些可能防止撒但掌管这世界的人和事都是恶灵决心破坏的首要对象,若可能的话,将摧毁灭尽牠们枪炮瞄准的首要目标是那些谋求神心意成就的个人、团体和组织等。牠们在人的思想中、甚或在其他方面,制造「坚固的营垒」(林后十4)。牠们攻击基督教事工,是离经叛道的始作俑者(提前四1),牠们攻击人的健康(路十三11),也许也破坏天气(路十一22~25),甚至是「掌死权的」(来二)。只是,牠们拥有的是神容许的能力而已。 

属灵争战之真实

我们处在属灵的争战中!新约里几乎每一卷信息都指出这事实。身为基督徒的我们,不管喜欢与否,都是天国和撒但国度争战的参加者。我们生活在仇敌的领土上,可喜的是,我方是胜利者

对于这结果绝无置疑的余地,不单只仇敌和牠的黑暗使者给打败了,牠们更饱受凌辱,因为耶稣复活,把牠们掳来,在胜利游行中「明显地给众人看」(西二)。

我的朋友浦勤(Ken Blue)写道:「争战是真实的。基督透过十字架和复活而得胜,这是不争的事实,只是目前还未完全实现。在基督带着荣耀回来之前,邪恶仍可运用牠那受制、却蛮可观的能力。」

为什么我们仍在打仗?我也解释不来。但胜利和最后大扫荡之间存着时差,也不是在历史上无先例可援的。举例说,虽然一八六三年的解放黑奴宣言使近四百万奴隶在法律中自由了,但还得渡过两年血腥战争,他们才能真正在一九六五年取得自由。

二次大战也有过类似的延宕。一九四四年六月,盟军成功登陆欧洲大陆,决定了希特勒部队的败亡。虽然D-Day决定纳粹党的溃败,但是战争要等到十一个月后的一九四五年五月,轴心联盟正式签署无条件投降书,大战才告完全结束。虽然胜利可期,但在这十一个月间的欧洲死亡的盟军士兵,比起二次大战前期所有死亡人数还要多。

第三个例子引自以色列历史,也许在某种程度上更切题。即使在以色列人进入应许地之前,神已将该地赐了给他们,那是他们的土地,神已应许给亚伯拉罕了。祂的应许一再地重新立定,而神就拣选了摩西和约书亚带领以色列人入迦南。但土地却被仇敌占据着——那些都是可畏的仇敌,在那地居住多年,若非动用武力驱赶,他们是不会走的。

土地虽属以色列人,但过约旦河占领土地时,前面却有争战等着他们。神一将土地给了他们,他们就得到了土地,但却要等候些时日,须再渡过不少争战,他们才会真正拥有土地。

正如解放黑奴宣言,D-Day和神赐予土地,耶稣的死亡和复活也一样——胜利是肯定了,仇敌却仍逍遥。事情的总结、仇敌的降服、释放余下的战俘,及封锁仇敌等,仍有待发生。我们生存的世代是介乎耶稣的解释宣言和战俘得释之间。

上列每个例子的中场时期都用来作不断直捣仇敌腹地之举。拥有土地契约不等于已占领了土地。在中场时间里一方有土地契约,另一方占领了土地。拥有契约一方的挑战,是如何攻取法律上原属他们的东西。但这却等于说明战争要继续下去。战争还待进行,土地还待占领,囚犯还待释放。

所以,我们基督徒活在属灵争战的世代里,得要谨记这点,且装备自己打仗。我们不敢像部份人那样,假设已夺回失地了,且粉碎了仇敌的能力。

耶稣说过:「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约二十21)所以祂征召所有跟随者加入祂的决心,使「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路四18)祂说,时候到了,要进入仇敌领域,宣告神要拯救心爱的人(路四19)。

我们要像耶稣一样,以圣灵的能力与仇敌争战。而最重要的是,我们须以耶稣的理由才争战——为要顺服天父

如是,圣经向我们启示一个似乎矛盾的真理:我们虽得胜,却仍生活在「输家」——有相当能力的撒但世界里。恶灵仍自由自在地滋扰人,邪恶继续遍布全地。

常有人问我:「为什么仇敌仍有这么大的能力控制人,连基督徒都可以控制?这不太公平啊!」日复一日,总有被仇敌损伤的人来找我。我经常辅导那些情绪、肉体和性方面饱受虐待的人,还有被鬼附的儿童——都是被仇敌「毒打」一身的人。眼见神的子民忍受深重的痛苦和伤害,使我难过愤怒。

我虽不明白为什么神给撒但这么长的锁炼(解释不出来也常使我生气),但我却清楚属灵争战是真实的我决意要奉耶稣的能力打赢这场仗,叫人从仇敌掌握中释放出来。我们基督徒是被拣选蒙祝福站在得胜的一方的!胜利是肯定的,只是我们仍是属灵争战里尚未完成的一部份。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