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1章 当真有撒但和黑暗使者吗?(3)——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为什么务要了解被鬼附身的现象?

我所拣选的禁食……是要松开凶恶的绳,解下轭上的索,使被欺压的得自由……你若从你中间除掉重轭,和指摘人的指头,并发恶言的事,你心若向饥饿的人发怜悯,使困苦的人得满足,……你的幽暗必变如正午……你必称为补破口的,和重修路径与人居住的。」(赛五八6、9~10、12)

神希望基督徒和祂同工,服事那些被掳的和受伤的。受压制的得释放了,撒但的「领土」就被占领了,神和我们这些有份服事的,都会分享到受压制的人得释放的喜乐。正如上面经文所应许的,周围的幽暗要变成光明,我们「必称为补破口的,和重修路径与人居住的。」以神赐予的能力来释放被鬼附的、医治受创伤的,是我们做神儿女的部份产业

带着兴奋的心情,我邀请你参加这行列,学习奉耶稣的名,把恶灵赶走,释放人。让我引用浦勤的话,指出三个原因,解释为什么我们该服事被鬼附的人:

刚开始的时候,我学习怎样医治病人和赶鬼,目的是要证明福音真确无讹,和更有效地牧养羊群。但过了不久,就有别的动机加入了。我发现,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关怀是推动人为病者祷告的主要原因。同时,能成为神医治人的器皿,自是使人兴奋不过。为病人祷告直到起色,也是使人满足的事。

渐浙地,我找到了推动我为病人祷告的最大动力。我读圣经已有十五年了,却从没留意到,当耶稣吩咐门徒传讲天国之时,祂也吩咐他们医治病患,赶出恶鬼(路九1~2,十8~9;太十7〜8;可六12~13)。

我因见到耶稣吩咐我们讲道,我就讲道。今日我却明白了,祂也同样吩咐我医病赶鬼。不管医病是否有助福音广传或是否好玩、是否具效,我都一心一意继续做下去。现在我知道,耶稣吩咐为病人祷告,我再不能敷衍了事或视而不见了。

浦勤的三个理由是:爱心,个人的满足感和顺服神。让我们从顺服神谈起——

一、神预期我们释放人

我前面提过,争战是真实的,也知道基督徒是处于胜方。但是,我们每一个都蒙呼召去服事被鬼附的人吗?我们都被呼召,去医治受创伤的和释放被掳的吗?如果我们追求成为神预定我们的样式,和做祂要我们做的事,那么答案就是「都有」!

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约十四15)和「你们若遵守我的命令,就常在我的爱里面,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常在祂的爱里。」(约十五10)耶稣的事奉是从顺服天父而来的。祂为门徒提供三年课程,以身作则地教导他们怎样效法祂那样顺服地跟随神。所以祂说:「父怎样差遣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约廿21),祂便差遣门徒,靠着圣灵的能力进入世界(徒一8),效法耶稣自己所说所作的榜样。

祂教导门徒的功课之中,以权能事奉神。祂赐给门徒「能力、权柄,制伏一切的鬼,医治各样的病」(路九1~2)。祂也吩咐门徒要教导往后的门徒「遵守凡我教训你们的」(太廿八20),包括将这个人从仇敌手中释放出来的事工。

但是你也许会问,恩赐呢?首先,经上并未记载有赶鬼的恩赐。明显地,每个信徒都得了能力(在没有特别的恩赐下)赶鬼。另外,哥林多前书十二章所列举的恩赐中,有一项是「医治各种病症的各种恩赐」(第9节。译注,圣经原文乃多数,作者此处亦强调不只一种医病的恩赐,故不作和合本译。)因此,若我们顺服耶稣的吩咐,就会发现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医病恩赐,好服事耶稣带来的不同病人

过去几年我观察以顺服出发事奉的人,就得到这结论。那些为病得痊愈而祷告的人,发现神在背后支持他们。不过他们的治病效果因情况而异,有些病痛医治的效果的确较其他病痛好些。

基于圣经的教导,和我的观察和经验,总结来说顺服必先于恩赐。我们当效法耶稣和门徒的做法,顺服神的呼召,将人从仇敌压制下释放出来。于是,在顺服中我们才会发掘出自己的特殊恩赐。在我们顺服时,神才将必需的权柄、能力和恩赐交给我和同工,使被恶灵辖制的得释放。那些只是旁观而未踏上顺服之路者,永远都不会找到神所赐予的权柄、能力和恩赐。只有与神同进出才会拥有这一切。

二、赶鬼的第二个动机是爱心

在世界各地或美国,鬼附都是很普遍的现象。仇敌和牠的爪牙都很活跃,且能成功地进入人里面。来找我和我同事的人,常是一个跟着一个来,使我们应接不暇。悲哀的是,这些人都是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来的,连教会、心理医生和专业辅导员都帮不了他们。原因不是教会和辅导员不肯相助,而是不知如何相助,或是太害怕了不敢插手。

不幸的是,有很多教会和专业辅导员引导会众相信现在再也没有鬼了。他们让被鬼附折磨的人以为自己疯了,或是犯罪太深所致,这使他们受更多的伤害和背负更多的罪咎。常有被鬼附的人问我:「你说我是不是疯了?」不少的情形是,他们所求助的牧师或专业辅导员,不是放弃理会他们,就是即使没有用,仍继续让他们来面谈。他们通常都不再寄望耶稣能带来医治和释放。

这方面的统计数字很令人深思,尤其见到这些人之中,信徒与非信徒各占半数。据估计,约五成三十岁以下的美国年轻一代,童年时曾受身体的虐待。而三十岁以下女性则有超过四成曾被性虐待过。「瘫痪」的家庭变成常态。大部份的牧师和宣教士,尤其是较年轻的一辈,大有可能也是来自这种瘫痪的家庭。

更使人惊骇的是,新时代运动(New Age)、撒但教(Satanism)和各种邪教在美国迅速崛起。整片美国土地都遍布新时代运动中心,旅游胜地就更多,如圣塔菲、新墨西哥、歌罗拉多山脉、费芝他英、亚利桑纳州和加州多处(可想而知)。

很多学校课程都被新时代思想所渗透。举例说,最近洛杉矶市曾在三年级学生做过一个试验,教导孩童如何呼叫灵界导引来帮助他们。幸而在压力之下,这试验终被放弃。小说家培拉第曾以小说形式描述类似事件及其结果(见Frank Peretti的《Piercing the Darkness》

警方亦越来越注意到不同形式的血祭那些参与血祭的,不管是不是罪犯,通常会严重被鬼附。可悲的是,警方对这些的关心和了解,远胜于牧师和教会长执。警方大多相信在帮匪犯罪和运毒的背后,有某种「恶者」作祟。

有些悔改而成为基督徒的,具有邪教背景。他们经历过奇异的得救,使他们在教会中寻求慰藉。但是,早期教会的净化传统我们不再传承了,不再为新信徒去除恶灵依附的余势。这些新信徒常带着或部份或全部、那些以前服事过的恶灵进入教会虽然恶灵因失去那人的灵魂中心,而被削弱了,但还是能依附于思想、身体、情绪和意志多方面(见第三章)。处于这些位置,恶灵就能妨碍人的生活,干扰与他接触的人了。

无论是源自一般的家庭瘫痪,或有份于异端,神的儿女内心都淌着血,破碎了。他们过去一生屡屡受仇敌击打,仍有很多是被鬼附着的。我们基督徒不可以叫他们走开就算了,当效法耶稣怜悯他们,以祂的爱和权能来医治释放这群人。今日,或许比以往更迫切地,当把耶稣的光和能力带给周围痛苦和有需要的人。

三、赶鬼事工会增加你对耶稣的信心

我们每一位朝这方向行进的,都经历到属灵生命的重大复兴。时常做一些明知做不来的事,真是好得不可思议。我们不能靠着自己赶鬼如果圣灵不「现身」来作工,那我们就沉船了!因此,恶灵之被赶出、不得返回,经常会使我们谦卑下来、兴奋不已,且获益匪浅。

每次主倾吐出圣灵来医治病者,祂也把赐福向四周的人溅泼,就好像太靠近瀑布一样!只要你在那里,就会被水溅湿。

透过这事奉,我的生命戏剧化地改变了,而神也变得比想象中大得多。我第一次体会到,保罗的祷告在我的生命中应允了。他为众圣徒祈求,愿他们都经历到「那无可比的大能」,已经交给「我们信的一群」了(弗一19)。因我尝试顺服与神同行,祂就来带领我,使我越来越亲近耶稣,越来越为我们的关系而兴奋

这样的结论该不是料不到的吧!神不是常常这样子作工吗?主关心的,不光只是我们为祂做了什么事。正如当年祂拣选使徒,祂今日拣选我们「常和自己同在」,而也只有如此,我们才可以出去做见证和赶鬼(可三14、15)。祂关心的首要事务,是我们与祂的关系

所以,走出来,以顺服的心「松开凶恶的绳,解下轭上的索,使被欺压的得自由,折断一切的轭」(赛五八6)。你若如此行,就会得到无比的赐福,「那时你求告,耶和华必应允;你呼求,祂必说:我在这里」(赛五八9)。从这事工受益的不只是被鬼附的人,你也得益!耶稣渴望你经验到无可比拟的喜乐,亲眼见到祂透过你来运用大能。 

怎样开始赶鬼事工?

这本书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协助大家开拓这重要的事工。今日需要释放的基督徒数目已到了令人惊异的地步。我实在不清楚若作较正确的估计,信徒被鬼附的比例会有多高?但我宁愿接受批评,还是想提出,大部份教会的会众,起码有三分之一是被鬼附的。

我的估计是太高呢?或太低?要有几个鬼附的人才可以破坏教会呢?半数信徒?未必!在长执会有一、两个?差不多够了。是牧师?或是诗班指挥?从经验所得,我们相信很多教会领袖都曾被鬼附,因为有不少领袖来找过我们。

假如你是撒但,你会怎样花时间来摧毁教友的生命和事奉?撒但会觉得这事或轻或重呢?我相信牠相当重视这事,因为这群人若得了释放就能反击撒但的国度

我的论点是,对于今日「以色列家迷失的羊」(太十五24),仍有太多的工作要做。如果教会要成耶稣预定的样子,就一定要有多数神的子民学习怎样将自由带给他们。

真要开始这事工,请参考以下我和同工采用的步骤:

⑴我们用祷告开始,让神知道无论祂叫什么事发生,我们都以开放的心态来接受。也祷告求主让我们有机会参与耶稣释放人的事工,以及必须的引导、权柄和能力

⑵我们读一切与此相关的书、听录音带、参加研讨会并向一切有经验的人请教。现在我们仍继续这样做,因为还有许多功课要学。

⑶我们也主动争取机会和参与赶鬼事工者合作,从观察和协助中学习。即使我们已开始独立事奉了,也仍继续与人合作。让合作的人主领,让我们不断地互相学习。

⑷跟着我们会在不同的教会开研讨会,与他们分享我们学到的功课。到目前为止,一直是我做主要导师,但其他人现在也教得成效不错了。我们的教导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讲授与实践并行。把人带到基督里得自由和教授带人的方法,两者均建立于效法基督。不光会说,也会实行。

举办研讨会,我们是采用团队事奉的模式,虽然只有一位或几位同工讲,但每一位都服事有需要的人。其他参加者便观察,并尽可能地参与。我们希望学习的人都学会做耶稣和我们都能做的事,而不只是讨论而已。

(5)无论在研讨会上或个人事奉之中,我们都定期切磋所学。现在我们各自建立起个人风格,且都在圣灵带领下各自在不同的范畴中工作。这样,我们便可以互相提供洞见、互相学习。 

下一步呢?

你继续读完这本书,就会发现神教导我们学会的东西了。你也要多看别的书(见参考书目),听录音带——由我讲授的或别人主讲的都可听。然而,却不要有限眼界只看赶鬼的书。记住,赶鬼只是全人医治中的一部份而已,全人医治是包括肉体、感情和灵魂等方面的

所以,有下列词句的书都应该尽量看:内在医治、医治过去创伤、祷告事工、祷告辅导和深度医治。别让外界对这事工的批评而阻止你与神同工,将自由带给祂的子民。仇敌可高兴你不干呢!

与广泛地阅读并进的,就是实践,实践,实践!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