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黑暗使者》第02章 有关鬼附之十二个迷思(2)——Charles H. Kraft(查尔斯·H·柯瑞福)

(音频在最下方)

迷思之四:所谓鬼附,其实只不过是精神病

自由派(Liberal)的基督徒一般以为,圣经中耶稣赶鬼的记载只不过是祂应付精神病的方法而已。他们说:「耶稣只是顺应当日流行的观念,才以恶灵为祸首。其实那时就知道我们今日的知识了,亦即所谓鬼附其实只是重量级的精神病个案罢了。」

可叹的是,连福音派中间亦流行类似说法。以自然法则为依归的西方世界观(见作者《满有能力的基督教》一书),使深受此影响的人不易相信超自然界是真实的,亦不信撒但和恶灵的存在。在成长过程中,总被老师灌输「眼见就信」、「眼不见即不存在」等理念。带能力的隐形生灵在童话里就没问题,却万勿当作是真的。

尤有进者,我们对西方科技成就(包括心理学)是如此佩服,就不难想象,科学家也不一定能正确解释这种现象。若说今日的科学家、学者解释鬼附现象不见得比一世纪的人出色正确,大多数西方人恐怕不会接受。若碰到有人的行为像四福音记载的被鬼附者一般,我们便会带这人见心理医生。虽然晚近的研究亦怀疑心理辅导对严重个案不会奏效,我们还是习惯性地去找心理医生。

于是,我们怀疑鬼附现象的「属灵」解释,却从不怀疑我们的西方世界观正确不正确。然而,我们这群从自然法则世界观的前提中「炸」出一条路来的人,却不能将鬼附现象简化成心理现象。同样亦不能视所有心理病为鬼附所致。精神病和鬼附是不相同的事,若混为一谈,就坠入迷思里去了。 

迷思之五:所有情绪困扰都是恶灵惹的

戳破迷思之四的人,相信恶灵的存在,却会走上另一极端。他们相信所有情绪困扰(别的问题亦然)全都是恶灵引起的。很多五旬节派和灵恩派就属于这种「疯狂边缘」的立场上,使大批信徒及非信徒望而却步,不肯考虑恶灵存在的可能性以及牠们的活跃非常。

虽然我坚持鬼附是很普遍的现象,我却也清楚情绪困扰极少由恶灵铸成的。这些困扰有别的成因,举例说,若有小孩被虐待,虽然有恶灵驱使虐儿者动手,但是,引致小孩产生问题的,不在于恶灵,而是他被虐待之故。

小孩可能会,亦可能不会因被虐待而招鬼附。情绪受伤害是一回事,若又被鬼附是另一回事了。我曾辅导过好些儿时被严重虐待过,却没有被恶灵侵袭的人。我也辅导过受恶灵侵袭的人。

讨论下一个迷思时,我会谈到,撒但和恶灵是不能繁衍创造的,因此不能从无中生有牠们只能附于某些已有的事物上。某问题是否为恶灵所依附,就得由试验中知道了。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所有问题都是由恶灵制造的,这过于简化了。

我不清楚恶灵究竟参与多少百分比的问题。印象中,虽然恶灵至少间接地有份于大多数问题,牠们却不是制造者。不管这印象正确与否,我都可以设定恶灵参与很多事,在外或内行事。第五章还会讨论到牠们的工作,大多数是在人外面进行的。

我相信牠们制造情况的能力,是在牠们对人对事有影响力的范围内。不过恶灵也是见风转舵的。所以,若虐待不是恶灵引发的,牠们就会来落井下石。或者有人万事顺利,牠们就会尽其所能,推使这人或忽略或夸大或逆转顺利的情况。

因此我们必须透过牠们存在的事实和牠们的策略及限制来看恶灵。我们常会提到两个限制,就是神的大能和人意志的坚韧。牠们无法抗衡神那施展中的大能和人坚强的意志。当人的意志坚强,又有神的大能加力攻击恶灵时,牠们就赢不了

然而,这意志虽有接受神赐能力的潜质(每个基督徒都有这潜质),若人对这方面没有认识,邪恶的仇敌仍可玩弄这意志,让人自以为没有能力处理引诱和攻击的。

忽视恶灵的工作是愚笨的是,信牠们过于所当信的,也是愚笨的。 

迷思之六:这些问题的性质若不是被鬼附了,就一定是情绪困扰

美国人都有「非此则彼」的心态,也倾向于找寻容易解释的答案。这很多人以为,我们讨论的这些症状,原因若非被鬼附,则是情绪受困。因此,持「自然律管理」心态者便倾向情绪困扰的解释。而较清楚灵界存有者,则想怪罪于恶灵。相信问题既可以是被鬼附,亦可以是情绪困扰的却想将两者清楚划分、互不相干。

可是,以为这类问题可以清楚地井然划分,本身便是个迷思。这类问题是不能整齐地二分为情绪困扰或恶灵影响的。根据经验,我总结出以下两点:⑴人可以有情绪问题,却没有被鬼附的现象。⑵人可以有情绪的、身体的或属灵的问题,而且有恶灵依附其身。

恶灵无法从无变有。牠们像撒但一样,是不能繁殖的,牠们只能在已有的事物上工作这些情绪或属灵的问题就是「引来老鼠的垃圾」。但是,不是所有的情绪困扰都足以引来「老鼠」的。因此,很多有情绪疾病病症的,只是患了情绪病而已。但是,有人有类似病症,却可能是生了情绪病,又被鬼附所致。

既然如此,我们要谨记,不要只寻找恶灵就算,或是找到了恶灵对付完了就算。医治的目的是要在任何有需要的层面上使病者康复。如果问题只是情绪性质的,就只处理情绪问题好了。但如果情绪之外尚有被鬼附的问题,就得两者兼治。

不管有没有恶灵作怪,情绪上的问题总是最主要的。被鬼附是次要的问题,就像老鼠之于垃圾是次要的一样。如果只是赶走老鼠而留着垃圾,那人仍在危险在线。但如果垃圾倒空了,就自然影响到老鼠。因此,不管有恶灵与否,我们追踪处理的主要问题是——属情绪的或属灵的垃圾

所以,有别于其他赶鬼作法,我不会将人分成两类,被鬼附的和情绪有病的,然后用不同的方法处理不同的类别。反之,我认为情绪的问题就以处理情绪的方法去做,先不理是否同时有恶灵,这是应做的首要一步。如果后来发现那人也被鬼附了,可以等待恶灵的「食物」(那些情绪问题)大大削灭之后再处理。到了那时,仍然依附的恶灵比起当初是软弱多了。这样做,是因为认识到人被鬼附,真正的原因无论如何都不是恶灵在主导,而是恶灵依附着那些深层情绪衍发出问题。

因这做法,我们从不认为自己的事奉只是一种「赶鬼事工」。赶鬼从来都不是件「简单」的事,不是只赶出恶灵就了事,因为「重要的」是让恶灵进入的情绪创伤。将内在医治祷告、赶鬼和基督徒健康辅导合并使用,就是被鬼附者得整全医治的锁钥。这方面对那些被严重虐待过的,如撒但教祭礼虐待的受害人,特别有效。 

迷思之七:美国鬼附现象不多见

常有教牧同工问我,为什么美国信徒需要了解鬼附的种种?他们相信,基督教影响美国既如此透彻,仇敌断不能在这里做什么工作。不同于一般美国老百姓的是,这班人相信恶灵存在,只是他们仍然在别的方面被蒙骗了。

首先,他们以为基督教在美国的影响力足以阻止鬼附情况。第二,他们以为鬼附有明显的现象。第三,既然鬼附可清楚看出,那么只有鬼附明显可见的地方才有鬼附,就像其他社会那样。他们又以为撒但这么聪明,怎敢到基督教盛行的美国进行鬼附。但他们却未想到,撒但有足够的才智,懂得使用隐藏的方法,那是远比他们想象的更隐密了

这个迷思极普遍,破坏力亦极强。仇敌见到这么多基督徒长执、教会和信徒接受牠的谎话,牠高兴得不得了。但真相其实是——离开完全没有鬼附的情形,美国还远得很。愿意开放自己看清仇敌的,就会见到牠的指纹到处都是。

有眼可看的就留意看下列各点:

几乎所有美国城市都设立了邪教组织组织里用的是撒但的能力透过看手相、占卜的、心灵感应的、读tarot card(—种预卜未来用的一组牌)、占星的等等人物,把能力传送出去通灵的、科学宗教信奉者(scientologists)和心灵感应的都会在传媒上卖广告招揽顾客

此外,微通派庙宇(Masonic Temples)、基督徒科学宗教教堂(Christian Science)、摩门教和耶和华见证人的聚会地点等等,这些成立较久的组织都易使人得到恶灵依附。佛教和伊斯兰教庙宇林立。空手道和太极拳教练都定期将自己和门徒委身于恶灵之前。

很多时候,基督徒圈子对于恶灵的真实,知道得似乎比世俗更少。时代杂志曾专题讨论邪恶(一九九一年六月10日)和非正统的医药人员(一九九一年十一月4日)。十一月这期介绍了几种邪教的治疗法,它们多半会演变成被鬼所附。

真的,新世纪运动(New Age)、冥想和类似的邪教作法,对治病影响至巨。有那么多的健康食品店感染到恶灵,每次进去都求神的保护是个好作法。再者,有些小学的课程还教导小孩怎样和灵界引导或和恶灵接上关系。

报刊和电视电子新闻媒介都经常轰炸读者或观众,大肆报导邪教祭礼和虐待人实况,如连环杀手李察•蓝玛滋(Richard Ramirez「夜行杀手」)的撒但教象征对象和语言;参加撒但崇拜的李察•波高唯滋(Richard Berkowitz「森之子」)和亨利•李路加斯(Henry LeeLucas)等都曾大屠杀过;

另外脱口秀Geraldo的撒但教徒;被控诉在托儿中心性侵犯儿童的;以及在德州墨西哥边界地区全家被献祭而死,这些都使我们耳朵竖了起来,究竟还有怎样可怕的事未传开呢?撒但教徒骇人的活动(见Larson的《Satanism》)和新世纪运动信奉者的手段(见Groothuis的《Unmasking the New Age andConfronting the New Age》及Chandler的《Understanding the New Age》),这些都应使我们留心注意,并做些事来挽救狂澜。今日美国人无知地愿意被鬼附的,大概是前所未有之急剧增加了。

詹姆斯.费信(James Friesen)是位基督徒心理医生,专攻多重人格分裂症。他在近着《Uncovering the Mystery of MPD»》一书中,提供好些发人深省的统计数据。他报导说,美国起码有十万以上的国民是儿时受过撒但教祭礼虐待的

更叫人震惊的是,洛城对抗祭礼虐待行动组(Los Angeles TaskForce on Ritual Abuse)发现,超过一百间加州学前儿重中心都曾参与祭礼虐待。费信又引用了其他数据说:「单单由学前儿童中心的庞大数字所示,美国儿童似乎正大批被灌输撒但教教条。」然而,绝大多数这类罪行罪犯都未受处分(费信记录了几宗例证),基本上是因为好人都不会相信这种事竟发生了,亦不会采取行动。

美国各区都有恶灵活动。再者,一般人发现参与撒但教和邪教活动的人其实都不是典型的「帮派匪徒」。这些人在日常生活中的行为多数很正常,而且不少人还是社会显贵,如医生、教师、律师等,有时甚至利用教会的场地来办祭礼仪式

报导这类资料,起码有三个充分的理由支持。首先,这类虐待活动在美国正大规模地进行,美国人必须调整信念系统来接受这事实。其二,成人参与这种祭礼或小孩在这种祭礼中被虐待,都会被鬼附。其三,耶稣基督的教会得苏醒过来,行使神独特的能力,释放受害的人。鬼附的问题不是只有在海外事奉的宣教士才要面对,「全世界都握在那恶者手下」,美国亦不例外(约壹五19),正如费信所言:「好人,若罢手,邪恶就散播开来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